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皇帝不择手段得到女主 %下面好紧好滑好爽

第一章 美梦业务


    “大哥哥,我害怕护士姐姐,我怕打针。”


    公园里,牵着彩色气球的小女孩摇晃脑袋,羊角辫来回甩动。


    “可是,你真正的梦想是成为护士呀。”


    将十多张简陋的传单放在花坛边,温久蹲下身。


    视线所及,小女孩身后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年轻女生形象,穿着标准的护士服,眉宇和女孩有七八分相似。


    这是唯有温久才能看到的影像,名为…


    替身使者!


    开玩笑的。


    美梦神赐福,温久能看到他人纯真理想的具象化,称之为美梦形象。


    眼前这位在公园玩耍的小女孩,美梦形象是护士,说明她再怎么畏惧打针,最清澈的理想就是成为护士。


    孩子的思想较为纯粹,稍稍提点,她就能和自己美梦形象相见,更加认可自己,坚定人生方向。


 文学

    温久循循善诱,“想想看,如果你成为护士,会得到什么?”


    清透的瞳眸眨巴,小女孩在短暂的迟疑后,表情从迷茫变得雀跃。


    “我知道了,我要勇敢成为护士姐姐,就能拿针扎那些欺负我的男生了!”


    “啊?!”


    温久还没从离谱的无忌童颜中回过神,面前的小女孩心有所感,缓缓回头。


    白色雾气翻涌,眉宇和她有七八分相似的漂亮护士姐姐俯下身亲吻小女孩的额头,喃喃传达心意:


    护士,是为了守护生命而存在的,并非拿针扎坏孩子。


    恍惚间,美梦形象在拥抱小女孩后散去,真就像一场梦。


    “大哥哥!我知道了,我要成为一个温柔的护士,守护生命~”


    远处有妇人的声音呼唤,母亲喊女儿回家了。


    “大哥哥,我先走咯,你的美梦侦探所一定会很~出名的。”


    “是美梦事务所…”


    小女孩已经跑远,温久无奈笑着起身,手中传单上有鲜明的标题:


    ‘美梦事务所,让你遇见美梦。’


    意念一动,温久的脑海中浮现出简单的游戏界面,文字提示框弹出:


    美梦积分,+3。


    魂穿异世界,温久独有的特殊之处便是美梦神赐福的能力,以及一个奇怪的口袋妖怪游戏。


    脑海中,游戏主界面是个异常简单的游乐园,只有一个摩天轮,可以看见向尾喵、小海狮在排队乘坐。


    (↑此处有配图,宝可梦和游戏道具的配图我会尽可能发在本章说里。)


    确认美梦积分,暂时关闭游戏界面,说回现实。


    没有工作、积蓄少之又少的温久得先解决生计问题。


    利用美梦神赐予的力量,可以让人认知自己的美梦形象,起到相当于强化版心理治疗的作用。


    在陌生异界,身体原主人没留下多少记忆的前提下,温久手中的王牌只有这份赐福。


    “前辈子我能从小乡村考试逆袭到一线城市,在异世界照样可以…啊——”


    帅不过三秒,壮志凌云的话语才说一半,深冬寒风吹得温久睁不开眼。


    手中十多张传单“哗哗”作响,其中一部分脱手飞出,好死不死糊在一个骑电动车经过的中年人脸上。


    温久好不容易在寒风中睁开眼睛,看到连人侧翻的小电驴,一边默念药丸,一边冲向前方。


    啪——


    动静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中年男人驾驶技术熟练,稳稳刹车,只是倒在路边,摔了个跟头。


    电瓶车侧面有点损坏,幸亏人没事。


    “抱歉,抱歉,刚才我的传单被大风吹走了。”


    “嘶,好疼——”


    中年人甩甩手,只有手臂酸麻,其余部分无碍,但依旧气得不轻。


    “臭小子!你干什么呢?!”


    扶起电瓶车,温久连忙道歉,“不好意思,风把传单吹跑了。”


    “可恶,给我赔钱!陪我电瓶车!”


    “电瓶车没坏啊。”


    对方有蛮不讲理的趋势,温久淡定得很,道歉之余不能让人得寸进尺。


    “风吹传单糊脸,纯属意外,你哪儿受伤了吗?”


    中年男人气头一滞,“没事,就是手有点麻。”


    得到确切答复,温久松了口气,真要赔整辆电瓶车的钱,再交个房租可能就断粮了。


    “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对方这模样没法骑车,温久干脆推起电驴。


    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意外的比例确实比较大,中年人压着怒火。


    “算我倒霉,我就住附近,是对面街小超市的老板,姓张。”


    张老板面色低沉,深深叹了口气,“先把车推去修。”


    默默观察,温久愈发觉得不对,张老板心事重重,不像单纯意外摔倒导致暴怒。


    八成有其他心事。


    将受伤的电驴交给修理店,师傅说小毛病,一两百就能修好,待会儿过来取即可。


    事情告一段落,温久试探性开启话题,“张老板,你心里是否有其他不痛快?”


    “怎么?你懂心理治疗?”


    “呃。”


    还真没法跟对方解释超能力,温久挥动着剩下寥寥无几的传单。


    “我是美梦事务所的人,可以帮助你见到理想中的自己,算是一种心理治疗。”


    “呵?”


    张老板有些不信任眼前年轻人的能力,他心目中的心理医师得是穿着严整制服,兼有律师和医生风格的人物。


    至少不能是穿着旧衣服的年轻小哥。


    “张老板,请相信我。”


    温久的请求不止基于弄坏别人电驴的愧疚,还有一些私心。


    小超市老板算是熟人社会中人脉偏广的位置,和他搞好关系,美梦事务所将多一个有力的宣传渠道。


    “来我店里坐坐吧。”


    “嗯。”


    张老板在前边走着,温久跟在身后,此时没有一丝白色虚影浮现。


    通常情况,需要对方亲自委托,温久才能看到美梦形象。


    要说例外,小朋友的思想非常清澈,偶尔能在无委托情况下直接看到美梦形象,比如先前的小女孩。


    旧街区小超市二楼,张老板进入办公室,身上的气息陡然改变,略带些暴躁。


    “不怕告诉你,我的理想就是成为大富豪,让家里人过上富贵日子!我儿子一定也这样期盼!”


    张老板一摔桌面上的账单,“但是业务扩张不开,反而因为常乐市新开的商业广场,客人少了,你说怎么办吧。”


    听这口气,简直是要把商业决策踢给对方。


    温久心里清楚得很,自己是来解决心理问题的,不是跟他一起钻牛角尖的。


    “张老板,出于职业需要,我得走个流程。”


    咳嗽清嗓,温久有模有样摆着架势,“由我来让你见到美梦中的自己。”


    张老板满脸狐疑,下意识点头。


    美梦委托达成,淡淡的白影在他身后凝聚成形。


    那铠甲、那披风,他的梦想是…


    假面超人?


 第二章 假面超人


    “我都说了,我的梦想是大富豪!你倒是让我看看梦想中的自己啊!”


    张老板暴躁地捶着办公桌,“你说的事务所不是能让人见到梦想中自己的形象吗?业务能力呢?!”


    “你先消消气。”


    办公桌对面的温久满脸郁闷,先稳住顾客即将爆炸的心态。


    打开游戏界面,略带像素风格的背包栏里空得凄凉,仅有一个游戏道具:


    新月之羽。


    基于美梦神的赐福,温久能看到其他人理想中的自己,或者说是梦想中自己的形象。


    眼前四十来岁的张老板,他口口声声说着梦想中的自己是大富豪


    可是,温久视野中,对方身边半透明的美梦形象是


    假面超人啊。


    正义感十足的硬朗面罩,全套紧致战斗服外带护肩、护膝、护腿战靴等零部件,背后披风飘荡。


    非常鲜明的假面超人类型英雄形象,孩子们甚至成年人都喜欢的英雄角色。


    也就是说,张老板再怎么强调想要暴富直到四十岁,心中最纯粹的美梦也是成为假面超人。


    要么…使用新月之羽吧。


    这东西在正常版本的口袋妖怪中是重要道具,不会被消耗掉,作用是驱散噩梦。


    当前版本,新月之羽后边标明数量“3”,属于消耗品。


    作用是将温久看到的美梦形象的能力细化。


    以前没用过,温久估摸着所谓的“细化”应该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意思。


    比如说这个假面超人形象,用新月之羽看他的真面目,其实是个私底下喜欢玩正义英雄游戏的富豪?


    猜测有点离谱,没办法,先得拿下有结交价值的第一个客人,不然以后生意没法做了。


    用意念点击游戏界面,玩家确认使用新月之羽,背包栏里对应的道具数量减少。


    赶紧转回注意力,温久凝神盯着客人身后的假面超人。


    感受到不同寻常的认真目光,大叔停下满口抱怨,表情疑惑。


    温久死死锁定半透明的假面超人形象,在新月之羽的作用下,他


    假面超人…他摆了个变身动作?!


    仿佛“kg”的一声音效,假面超人身上的铠甲更华丽了。


    二段变身?!


    温久张大嘴巴,这就像动画里英雄角色被反派压制,附近有小朋友加油,然后假面超人拿出二段形态,暴打敌人。


    “温先生。”


    原本暴躁的中年人被温久丰富的表情变化吓到。


    换做正常人,发现温久先是用深邃的认真目光看着对方身后,对方转身却发现空空如也,再看温久变为又一副惊到的表情


    确实吓人,听着像什么阴阳眼之类的怪谈。


    局面僵住。


    温久不知道怎么解释,消耗新月之羽提升读取美梦形象的能力,结果还是假面超人。


    意思是对方最纯粹的梦想中,自己应该成为正义的英雄。


    “张老板。”


    对方是一家小超市的老板,姓张,温久所在的地方其实是超市后边,他们家仓库顶楼的生活区。


    “咳咳,我确认了你的美梦形象,是”


    “是什么?”


    “假面超人”


    温久浑身肌肉绷紧,生怕挨打。


    没办法,美梦神说过,人要想见到理想中的自己,必须认可、意识到自己纯粹的梦想。


    所以只能把实话告诉张老板。


    “哈哈哈哈”


    张老板仰天长笑,正当温久以为他大彻大悟时,对方口中蹦出非常现实的回答。


    “我信你个gui哦!”


    温久扶额,没办法,尽力了。


    “算了算了,怪我时运不济,怪我自己倒霉,所以到处撒气。”


    小超市的生意多年无法扩张,张老板心情跟着差,加上今天有惊无险的小电驴翻车,已经没精力和眼前莫名其妙的年轻人闹腾了。


    “哎,我就不该和小年轻一般见识。”


    温久心知理亏,“张老板,要不这样吧,作为补偿,我跟你一起去把电动车推回来。”


    电动车已经送去修,修车行距离小超市不远,张老板的手还麻着,不好握住车把。


    “行吧,我也不要求你赔钱了,但是啊,年轻人。”


    走出超市门外,张老板语重心长告诫着,“年轻人要脚踏实地,搞什么美梦事务所,你看得见别人梦想中自己的形象吗?!”


    温久有苦说不出,咱真看得见呀。


    街道比来时热闹很多,下午17点,附近的小学下课时间。


    张老板还在嘀咕,“年轻人真是一根筋,我直接告诉你,我的梦想是大富豪,你还回答说假面超人,骗人都不会骗。”


    “张老板,我可真没骗你…”


    温久再次确认,张老板身边神采奕奕的半透明假面超人摆了个发射光波的姿势。


    “呵。”张老板摇摇头,“我孩子在附近上小学三年级,你说这话也就他会信。”


    “哎。”温久放弃解释。


    不能坦诚面对内心纯粹的梦想,就见不到自己的美梦形象。


    “张老板,现在是下课时间,要不我陪你多走一段,去接孩子吧。”


    “不了,去年他二年级就自己上学、放学了,我赚钱忙着呢,不成为大富豪怎么能让孩子开心。”


    张老板的话语略显沉重,温久不好评价别人家的事情,只得默默在修车行推出电动车。


    “爸爸!”


    孩童清爽的喊声传来。


    音源方向,背着书包的小不点男生脸上满是惊喜,飞奔而来。


    “爸爸,你今天来接我了呀?”


    小男孩趴在父亲腿上,脑袋堪堪贴上大腿,仰头嘻嘻笑着着。


    张老板下意识想实话回答,温久连忙咳嗽,提示他改变话锋。


    “我,哦,哦…我今天刚好有空,就来接你了。”


    爱怜地抱起儿子,张老板亲昵贴着小男孩稚嫩的脸蛋,“我们回家。”


    “嗯。”男孩回过身,“大哥哥呢?”


    “他呀,他是…爸爸的好朋友。”


    父亲抱着儿子走在前边,温久默默推着车,只觉得小男孩非常单纯,没有对于金钱的概念,更多是对父亲的依恋。


    路过转角的动漫屋,落地橱窗展示着手办和模型,小男孩看着其中的假面超人,眼神发直。


    张老板心有亏欠,笑着询问,“儿子,要不要爸爸给你买一个假面超人?”


    孩童清澈的眼神在橱窗上停留,又很快转回,抱住父亲的脖子。


    “不要。”


    “为什么不要?”


    “爸爸就是我的假面超人呀。”


    那一刻,张老板的身体僵住,温久也停在一米外。


    三秒后,眼角略带泪光的张老板心中感受到某种呼唤,转过头。


    半透明的假面超人形象做了个胜利手势,一甩披风,潇洒飞向晴空。


    就像小时候张老板,尽管只有一条破浴巾披在身后,也觉得自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第三章 美梦乐园


    游戏界面弹出文字提示:


    美梦积分+13。


    温久关闭文字提示框,游戏界面显示着最基础的模样。


    场景中央是Q版像素风格的游乐园,及其简陋的游乐园。


    唯一的摩天轮看着还很旧。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游乐设施,几只野生精灵打打闹闹,玩得不亦乐乎。


    “温先生。”


    前方传来张老板的声音,温久将注意力从游戏界面抽离。


    “嗯?”


    “是我眼拙,你有真本事…哪怕到四十岁,夜深人静时我也会看些英雄题材的动漫,期许自己是里面的正义人物。”


    张老板面带羞愧之色,不清楚他是因为误会温久感到懊恼,亦或是大马路边承认有点幼稚的纯粹理想而感到不好意思。


    “这样就好。”温久扶着电瓶车,“我的传单惊扰到张老板,让你见到美梦形象算是补偿。”


    孩童稚嫩的声音响起,“爸爸,什么是美梦形象。”


    “就是爸爸的梦想呀。”


    “爸爸的梦想是什么?”


    “成为假面超人!”


    “哈哈哈。”小男孩被逗乐,紧紧搂着父亲的脖子,“那爸爸早成功了。”


    送张老板和孩子抵达超市,温久将电动车停在仓库边,转身道别。


    Nice!


    街道外头,温久一握拳,行得通!


    拥有特殊游戏赋予的能力,总得想办法发挥出来。


    所谓的“美梦事务所”正是如此,真要把让人看到纯真理想的业务拓展开,能赚大钱。


    “再说吧,先回家咯。”


    站在大街上玩游戏不是好习惯,温久认清方向,朝着大杂院前行,街道由宽变窄,街景愈发破旧。


    分叉的小路尽头,一栋带院子的小楼房颤颤巍巍立着,斑驳的墙皮在一月寒风中犹如打满补丁的破衣衫。


    江郎才尽大杂院…也不知道谁起的这破名字。


    上到三楼,温久进入回到出租屋。


    极为普通的单身公寓,没有客厅,好在带有小厨房和独立卫浴。


    镜子里形象有几分陌生,毕竟穿越过来才三天。


    拧开莲蓬头,水流冲刷身体。


    “今天算是迈出美梦事务所的第一步…”


    前辈子过得挺不错,从小乡村考入一所小有名气的大学,然后…为了救助落水公交车上的乘客,温久不幸遇难。


    灵魂飘飘然期间,见到美梦神-克雷色利亚。


    温久当时的理解是所谓好人有好报,获得美梦神的眷顾,并穿越到当前世界。


    然后就穿越到一个极度抑郁,抑郁致死的心病患者身上。


    最夸张的是几乎没获得多少记忆,甚至因为原主人长期家里蹲,没留下多少世界常识。


    对于现在的温久来说,整个常乐市像个完全未开启的地图。


    回忆随着淋浴结束而结束,温久打开游戏界面。


    游戏里可开发的内容是异世界闯荡的底牌,每天看看来来去去的精灵,也显得不那么孤独。


    “话说这游戏应该是口袋妖怪的分支小游戏吧…不能收集精灵对战吗?”


    研究美梦乐园三天了,听着时间很短,但游戏里的地皮P点大,单一个屏幕的范围,周围全是树,下方一条走不出去的小巷,仅此而已。


    没看见和战斗有关的线索,倒是经常有精灵进来玩。


    此时,售票台前耸动着粉色的小耳朵,一只向尾喵支起身体,小爪爪按在桌台边缘。


    【咪。】


    “行行行,我知道啦。”


    玩家启动升降杆,向尾喵进入美梦乐园,直奔唯一的摩天轮去了。


    刚才那是野生精灵,野生的向尾喵没有钱,买不了票。


    玩家所在的售票台上写有乐园规则,第一条明晃晃写着:


    野生宝可梦可以免费入园游玩,不得强制收费。


    简直像某个人专门为野生精灵建造的乐园。


    远处,穿山鼠犹犹豫豫踱步,不太敢过来。


    “进来吧~”


    温久能将想要表达的内容通过意念传达进游戏界面。


    升降杆抬起,穿山鼠挪动圆溜溜的身体跑来,在经过售票点时微微鞠躬,一溜烟去往摩天轮边上。


    简陋的美梦乐园仅有一个娱乐项目,能让野生精灵开心也不错。


    美梦乐园售票台前,玛丽露蹦蹦跳跳。


    水鼠玛丽露只有04米高,够不到桌台。


    “你也要进去玩吗?”


    【嗯,但是我…】


    “没钱没关系的,进来玩吧。”


    玩家通过意念和精灵交流,意念传达给美梦乐园里的精灵,它们的回应同样传回温久的脑海。


    打开升降杆,玛丽露乖巧挪动步子进入美梦乐园。


    在温久没看游戏界面时,美梦乐园里玩家扮演的园长会处于类似“托管”的自动模式,见到野生精灵来玩,自动放行。


    整个美梦乐园只有园长一人,光杆司令温久。


    让野生精灵免费玩没问题,问题是资金。


    点击菜单节目,两个选项分别是玩家“温久”的信息,以及背包界面。


    同时显示当前游戏金币。(宝可元)


    【-831】


    负数,倒扣的831游戏金币。


    美梦乐园需要日常支出可能是水电之类的费用,因为不收野生精灵的钱,所以没法盈利,只能欠着。


    温久不知道欠到最后会怎么样,-9999?


    【喵。】


    有喵喵站在正门想要进来玩。


    “来吧,不用门票,没关系的。”


    【不差钱。】


    喵喵不知从哪里摸出20游戏金币放在售票台上,这是温久在游戏中第一次收到钱。


    “真不愧是喵喵。”


    游戏中,喵喵一家才能自然领悟技能:聚宝功。


    每使用聚宝功攻击一次,获得使用者等级五倍的游戏金币。


    难怪野生喵喵买得起门票。


    加上喵喵给的20游戏金币,玩家当前游戏金币依旧是负数:-811。


    “也不知道前任园长是哪位,留给我一个拖欠水电费的乐园。”


    关闭游戏界面,游戏里的角色不会饿死,现实中的温久会饿死啊。


    得先想办法打点零工,维持生活,然后利用美梦神的力量赚大钱。


    意念一动,新月之羽出现在温久手中。


    这东西剩下两个,如果用完了,可以拿美梦积分找休息室里的美梦神雕像祈愿,50美梦积分换一个新月之羽;


    100美梦积分能进行一次抽奖,具体奖品不明。


    完成张老板任务获得13点美梦积分,浪费了一个新月之羽,而且没有挣到半毛钱。


    “但愿这是将来获得收益的第一步”


 第四章 超市大厨


    “破墙又掉灰…”


    刚刚洗完澡,打开窗户透气的温久觉察到墙体掉灰。


    迟早要给墙面贴个厚墙纸,换个干净的地毯。


    在那之前,要先…活下去。


    今天出门时,温久用查看了原主人的银行卡账户余额。


    1000b刚刚好。


    异世界的货币单位“b”,温久不知道一个月房租水电需要多少b,看着悬得够呛。


    这幅身体原主人的父母是对极为潇洒的恋人。


    给上高中的儿子留下够用到成年的钱,然后奔着自己的爱好,去世界不知名的角落研究古代化石了。


    因此当前年龄18岁的温久无法从他人那儿白拿金钱,全靠自己挣。


    “出去买点东西回来煮吧,再怎么交不起房租也不能直接饿死。”


    正要出门,放在桌上的手机微微震动,铃音想起。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刚才新加的张老板。


    “温先生。”


    “张老板叫我名字就行,熟人这样称呼怪别扭的。”


    “好的,温久啊,我给你找了单业务。”


    “嗯?!”


    温久顿时来了精神。


    和张老板认识的契机是美梦事务所传单被风吹起,糊在他脸上。


    所以张老板提及的业务只能是关于美梦形象的委托。


    “在哪?我马上过去。”


    温久不清楚是否有能力完成,但现在没有条件挑活儿干,来什么就得努力做什么。


    关上窗子出门,江郎才尽大杂院三楼,一大块区域连同上到天台的通道都由房东太太居住,是个独身的中年妇女。


    此时她的表情异常诧异,少见温久如此频繁出门。


    顾不得别人怎么看,获取生活来源要紧。温久快步离开小巷,十分钟后再次出现在张老板的别墅外头。


    先前道别正值下班高峰期,此时恰好饭点,附近街道的餐馆、小摊飘荡着熟食香味。


    喉结滚动,温久压下情绪,朝远处的张老板打招呼。


    “张老板,我来了。”


    “哈哈,刚好,一起进来吃点东西。”


    温久精神一振,不管委托成不成,先赚一顿饭…


    “温久,来坐,别客气。”


    张老板招呼着客人入座,和仓库相邻的住房客厅里,圆形餐桌边坐着个彪悍的络腮胡男人。


    一月的常乐市天气湿冷,因为湿度重,夜里正常10度硬是让人感觉在5度以下。


    而眼前的络腮胡只穿着简单的粗布衬衣,袖管挽起,异常粗壮的手臂爬满浓密毛发。


    “这位是我们超市熟食区的一把手,王彪,王大厨!”


    张老板的超市有早餐服务,晚饭饭点也会出熟食,熟食方面的材料和资源由王大厨一手调配。


    “哎,老张瞎说什么,我就是个粗人。”


    王彪摆摆手,“真是的,我们哥俩喝酒,你叫个小娃儿过来,搞得我都不敢撒开膀子。”


    “呵,你王大厨子啥时候会不好意思啦?”


    张老板介绍着,“温久,你先坐。”


    “哦哦哦。”


    温久面色严峻,当前面对的挑战实在太强烈了。


    肚子饿到要抽筋,偏偏张老板桌面上放着下酒的酱牛肉、酱排骨,还有作为主食的大肉包子和生煎包。


    香味扑鼻…


    麻烦在于接下来要谈正事,温久不能摆着饿狼姿态盯着别人家餐桌,只能强行正襟危坐。


    好在张老板本着喝酒聊天的把势谈生意,“温久,别客气,先吃点东西,我们边吃边说。”


    “嗯!”


    得到认可,温久强行控制住猛扑上餐桌的冲动,斯斯文文夹起肉包子咬了一口。


    嚯。


    皮薄、馅大、调味鲜香可口。


    温久可以肯定不是自己太饿以至于啥都好吃,是肉包子水平真的高。


    “来来来,再试试生煎。”


    “嗯嗯嗯。”


    张老板和王大厨吃东西动作不拘小节,温久也得以放开大口大口进食。


    “怎么样?”


    “这是我到这个世界来,吃得最好的一顿。”


    吃的太爽,一时口快,温久才发现讲得内容有点不对劲。


    张老板愣住,王大厨险些把酒杯打翻。


    眼前的年轻人说话太心塞了,看他满脸幸福的吃相,似乎话头属实。


    温久确实没夸张,穿越到当前世界3天,账户上那么点钱。


    对于小乡村出来的学生,1000b在大学勉强用两个月没问题,那是因为学校有食堂、不用按月交房租。


    现在面对陌生世界,条件艰苦,温久的穿越三日只敢买些便宜的蔬菜和打折肉。


    “咳咳,确实很好吃。”


    “那多吃点。”张老板手中酒杯对着王彪,“都是王大厨的手艺。”


    被人夸赞总归开心,尤其温久朴素又坦率的表现,搞得王彪有几分不好意思。


    “随便吃吃,不是什么好货。”


    几番客套,温久吃得三四成饱,张老板恰好提及正经事。


    “温久,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谈谈王大厨的心病。”


    “什么心病,别说得那么严重。”


    王彪摆摆手,又觉得稀奇,“这么小的娃儿也懂心理咨询?”


    “不不不,他应该是懂看相望气。”张老板拍着胸脯,“我前一阵子郁郁寡欢,其实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全靠温久小兄弟三言两语点破。”


    吃包子的温久差点给噎住。


    搞了半天,张老板把美梦事务所的业务理解为神棍算命了…


    可把温久郁闷的哦,如果对外宣传是心理医师、治疗师,听上去多暖心。


    问题在于当时温久没怎么像心理咨询那样攀谈,而是直接点破张老板的本心,还说什么美梦形象。


    真的像神棍。


    “温久小兄弟是吧,你们算命事务所怎么收费的?”


    王彪手中有一张传单,廉价制作的美梦事务所宣传单,也就是今天早晨糊在张老板脸上那一张。


    “收费…”


    温久突然犯难了。之所以则认为遇见美梦的服务像是看相算命,因为二者同样玄乎,且很难定价。


    路边一次问姻缘可能收个三五十b,帮大户人家看个孩子面相,说些吉利话也可能收几千上万b。


    “这样吧。”温久咽下口中酱牛肉,“我先给你治疗试试,不行不收钱,行的话…给我300b吧。”


    “300b,你可别做亏本生意。”


    王彪打听过,心理咨询师按时间算钱,多去几次上千b算便宜了,算命那更是漫天要价。


    “我们是熟人,外人就收高了…”


 第五章 碗中圆团


    面对第一个能开价的顾客兼街坊邻居,温久对自己的业务水平没底,不敢乱喊价。


    “王大厨,说说你的心事吧。”


    如今委托没有达成,除非王彪的梦想极端纯粹和强烈,否则温久看不到美梦形象。


    “我其实没啥心事。”王彪喝下一口闷酒,“都是老张他们瞎操心。”


    “嗨,我们搭伙五六年了,还有超市里面的老伙计们,大家天天在一起,怎么会看不出你有心事。”


    张老板今早因为温久的指点,心情舒畅,吃饭都香,也希望老朋友解开心结。


    “行行行,小兄弟,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哪儿难受,就是心口闷,莫名紧张,医院检查一切正常。”


    听这描述,温久总觉得像高考、考研、司考等考生的考前综合症。


    不管怎么样,委托条件达成,美梦神赐予的能力触发,温久视野中,王大厨身后浮现淡淡的白影,逐渐凝聚为实质。


    那是一个旧式的白瓷碗,普普通通的白瓷勺,碗里一颗颗圆溜溜的球形物体泡在少许汤水中。


    汤圆?!


    王彪的理想是成为汤圆?!


    温久差点没坐稳。


    不对,不对。摇晃脑袋冷静下来。


    虽然只在穿越过来的三天尝试过美梦神赐予的能力,但温久依旧有经验累积。


    比如说美梦形象未必是本人自己成为的模样,有可能是一种标志性的事物。


    其实假面超人也算一种非现实的事物。


    两天前温久见过一个小男孩,孩子的想法单纯且坦然,不用委托就看得见,他的美梦形象是一只长毛大型犬。


    并非小孩要变成德鲁伊,有可能是他想要这样的宠物,或者长大想成为兽医之类。


    一个鲜明标识而已。


    王彪的汤圆形象也是一种内心深处的纯粹的美好标识,比如说和家人团圆?


    那直接显示一家人就是了,哪这么意识流。


    温久陷入沉思,两位大叔同样保持沉默,握着酒杯不敢入口。


    “我说个关键词,王大厨你想想看有什么线索。”


    “行,小兄弟尽管说。”


    “汤圆。”


    “嗯?”


    “汤圆。”


    停顿几秒,王彪答复,“我不爱吃甜食…”


    真的尴尬。


    想到汤圆有可能象征团圆,温久旁敲侧击聊起和家人相关的话题,王彪的神情没有多少变化,依旧自如。


    不行,情报太少了。


    温久心知今天没法搞定,美梦委托不是简单活,也就纯真的小孩子可以在稍稍提点的情况下很快认知本心。


    推杯换盏,三人边吃边聊,很快熟络起来。


    越是关系熟络,温久越容易突破对方心理防线,触碰尘封的美梦。


    好在张老板和王彪将美梦业务误解为“看相算卦”,破出灾厄的事情不可能药到病除。


    也就不急于一时。


    倒是温久意识到张老板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明明只有两三个小时没见,他从原本的憋屈、焦躁,变得开朗、和蔼。


    看样子见到自己的美梦形象,坦诚认知自己、安抚心灵的效果比想象中更强。


    嗝——er~


    回家的路上,温久不由自主打了个饱嗝。


    “舒服,穿越过来第一次大肉大碳水吃这么饱。”


    王彪的事情没有解决,温久知道难度大。


    作为成年人,心里藏着的东西实在太多,尤其王彪背井离乡来常乐市,据说许多年了。


    人们担心受伤,把干净单纯的梦想保护在心灵角落,带上现实的面具。


    久而久之,面具摘不下去;梦想浮不起来。


    张老板是个很鲜明的例子,他亲口承认,哪怕四十多岁也爱看些英雄题材的热血作品,喜欢阳光灿烂的正义。


    但就是没法真真正正坦率面对自己,以至于温久消耗新月之羽没完成委托,幸亏他们家孩子触动到父亲内心深处的柔软。


    有过第一次的经验,温久知道让人坦率看清本心是很困难的事情,不可能机缘巧合王彪当场被某样事物触动。


    美梦委托要是真这么简单,每个人都能和自己交心,天下得太平许多。


    回到江郎才尽大杂院,温久上楼时房东太太恰好丢完垃圾,走在前边。


    原主人的记忆零零散散,导致温久甚至不知道房东太太是什么样的人,只好稀松平常打着招呼。


    “晚上好。”


    简简单单的招呼把房东太太吓着了,那眼神像是看到了外星人,和她印象中的温久天差地别。


    “你好…”


    相互间气氛诡异,温久刻意放慢脚步,双方间拉开半层楼的距离,走到二楼转角,已经听到楼上进屋的关门声。


    吱——


    老旧的木门再次开启,温久踏上三楼最后一级阶梯时,房东太太的探出半边身子,手里提着塑料袋,里头隐隐约约能看见一次性餐盒。


    “我今天多买了份饭团,冷了不想吃,丢掉可惜,你要就拿去吧。”


    “嗯?哦,谢谢房东太太。”


    话说…什么叫饭团冷了,饭团冷食貌似是主流。


    “我回来了。”


    打开出租屋的门,温久象征性喊上一句,明知无人回应。


    不过,在陌生的异世界并不孤独,游戏界面有个美梦乐园,能和精灵们交流。


    打开游戏界面,里头同样变为夜晚场景。


    夜里来的精灵和白天不太一样,猫头鹰夜带着年幼的咕咕在售票台降落。


    它们知道不用买票就能进美梦乐园,还是会在售票台前降落,跟园长打个招呼,得到许可再进去。


    远处圆溜溜的一大排粉色球形靠近,八只胖丁排队在桌台前蹦蹦跳跳。


    胖丁只有半米高,看不到里头的玩家。


    像人家地鼠,就02米高,而且不能跳,怎么办嘛。


    温久尝试控制游戏角色,真的可以伸手去摸胖丁,传达来的柔软触感直接作用到意念中。


    “哇,舒服,以后不能白让野生精灵到美梦乐园玩,怎么着也得摸一下。”


    正说着,百足蜈蚣也来了。


    “woc,不摸了,不摸了,这个真的不摸了。”


    抬起升降杆,胖丁排队入场,百足蜈蚣按照先后顺序跟在最后边。


    唯一的摩天轮坐完,它们围成一圈。


    胖丁唱起歌谣,按照图鉴所说,它的歌声悦耳动听,让人极其容易入睡。


    温久观察着游戏界面,未知的音符在脑中回响,精神一阵阵舒缓,睡意涌上心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皇帝不择手段得到女主 %下面好紧好滑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