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骑马时要了你 |恋老**宾馆遇见老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吃烧烤


    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接通了郭文娟的电话,她的声音随即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


    “喂,初九,你现在在不在店里?”


    “我在店里啊,郭委员您有什么指示?”我问道。


    郭文娟说道:


    “我今天和杨蕾一起参加了一个活动,回来的时候正好经过谷谷县,所以就打算来找你一起吃过晚饭,你不会不赏脸吧?”


    “没问题,你们来店里,我请客,待会儿我喊上蒋超,咱们一块。”我说道,既然老同学都来了,哥们儿咱也不能小气。


    必须安排。


    “成,你在店里等着我们啊,估计最多还有二十来分钟我们就到了。”郭文娟说道。


    “好,那我先挂了啊,到了你们打我电话。”我说着挂断了电话,然后拨通了蒋超的手机号码。


    电话一接通,手机里面传出那震耳欲聋的哭声差点儿没把我直接给送走!


    此起彼伏的哭声听的我头皮阵阵发麻。


    “初九,什么情况?”蒋超大喊着问道。


    “你这么晚还在干活呢?”我问道。


    “正哭着呢,这户主家要求特别高,必须得哭到周围住户都听到,给我哭的嗓子都压了,要了老命了!难怪我师父他自己不来!”蒋超说道。


    “行吧,你先忙,等你忙完了再跟我说。”我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蒋超既然来不了,我就只能自己带着他们去吃饭。


    我正想着呢,郭文娟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初九,你准备好,我们马上就到了。”


    挂断电话后,我来到店门口,没一会儿的功夫便看到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在店门前停了下来,随之郭文娟和杨蕾从车上走了下来。


    “欢迎,来来来,里面坐,茶都给你们泡好了。”我说着迎了上去。


    杨蕾下车后,看到“秦记棺材铺”这几个字后,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我问道:


    “初九,你所说的高级家具定制不会是棺材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


 文学

    “我当时是冲着毕建业说的,你们别当真啊,我就是在这个棺材铺打工看店的。”


    郭文娟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


    “我倒是把这事忘记提前告诉你了,杨蕾,你要是忌讳的话……”


    杨蕾连忙打断了郭文娟的话:


    “没事儿,我才不忌讳这个呢,走,我们先进去坐会儿。”


    郭文娟和杨蕾俩人走进了店里,我招呼她们坐下,先让她们喝点儿热茶。


    杨蕾打量着整个棺材铺对我问道:


    “初九,你在这棺材铺上班有多久了?”


    我想了想说道:


    “得有两个月了。”


    杨蕾接着凑了过来,压低声音继续问道:


    “初九,你在棺材铺里干了两个月,有没有遇到过什么特别诡异可怕的事情?”


    对于杨蕾所问的这个问题,我想了想说道:


    “怪事儿的确有,但其实最终问题还是出在人身上。”


    “那你有没有遇到过鬼啊?”杨蕾看着我好奇的问道。


    对于她的好奇心,我并不打算满足,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想到这里,我便对杨蕾说道:


    “没有,这还真没遇到。”


    郭文娟看着杨蕾说道:


    “杨蕾,咱们在棺材铺里就不要说这些鬼鬼神神的,你看外面天都已经黑了,老话都说了,这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


    杨蕾听后笑着说道:


    “好好好,那就不说了,对了初九,咱们过会去哪吃饭?我对你们谷谷县和不熟悉。”


    我说道:


    “咱们现在就出发吧,我带你们去吃一家味道还不错的烧烤店。”


    “没问题。”杨蕾说着起身就要出发。


    “你们先等我一会儿,我得去跟我师父请示一下。”我说着来到了秦老的房门前,轻轻敲响了他的房门。


    房间里面马上传出了秦老的声音:


    “去吧初九,好好跟你同学们聚一聚,记得早点儿回来。”


    “我知道了秦老。”我说着同郭文娟和杨蕾一起走出了棺材铺,朝着谷谷县我和蒋超之前去过的那家烧烤店走去。


    上次我和蒋超去吃烧烤的时候,还跟几个混混打过架,最后全都给抓了进去。


    来到烧烤店门前,我看到里面早已经坐满了人,老板娘看到我来了后,连忙迎了出来:


    “小师傅,你来了,屋里面满了,你们在外面找张空桌随便坐,今天厨师请假,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我们三人在靠近门口的一个空桌前坐了下来,老板娘马上拿来菜单让我们点菜。


    “初九,你喝酒吗?”郭文娟看着我问道。


    “我就不喝了,吃完饭我还得回去打扫店里的卫生。”我说道。


    杨蕾笑道:


    “这么辛苦,工资应该不低吧?”


    “没有,现在就是当学徒,自己赚个零花钱,没什么工资。”我如实说道。


    “哦,那也挺好的,年纪轻轻学个手艺,以后不怕没饭吃。”杨蕾道。


    郭文娟和杨蕾倒是一人点了两瓶啤酒,在等待上菜的时候,老板娘端来了一大盘水煮花生对我们说道:


    “来,这个是免费送给你们的,先吃着啊,待会儿马上给你们上菜。”


    看到桌子上这一大盘水煮花生,郭文娟四处看了看,发现其他桌子上并没有,于是对我问道:


    “初九,你从实招来,是不是跟这位老板娘有什么关系?怎么不见她送别桌这么大盘水煮花生?”


    “郭委员,你可千万别乱说,这位老板娘的丈夫是名边关军人,我们以前就认识,所以她才给我们送了一盘花生。”我解释道。


    杨蕾听后说道:


    “其实我小的时候,就特别崇拜军人,而且上学的时候还幻想自己以后能够嫁给一位军人呢,现在想想其实当军嫂是最苦的,一年都不知道能够团聚几天。”


    这时老板娘过来上菜:


    “你们先趁热吃着,有什么问题随时喊姐啊。”


    “我尝尝这位老板娘的手艺。”郭文娟说着拿起一串五花肉放到了嘴边。


    “嗯,味道还真不错,比我之前常去的那家烧烤店还好吃,可惜这里太远了,要不然以后可以经常来吃!”郭文娟和杨蕾都对老板娘的烧烤手艺赞不绝口!


    就在我们吃的起劲的时候,一阵摩托车的巨大轰鸣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冲动的代价


    我听到声音后,转头看了过去,在路灯的照射下,我看清楚了从摩托车上面下来的那几个人。


    他们正是之前跟我和蒋超打架的那几个混混,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碰见他们了,还真是冤家路窄!


    走在前面的大摇大摆的那个胖子,一眼就认出了我,于是带着人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当是谁这么面熟,原来是上次那个小兔崽子,上次被我给揍的鼻青脸肿,哈哈哈……”


    我虽然不怕他们,但今天在我身边毕竟还有两个女孩,所以我并不打算去搭理他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听到身后有人在骂我,杨蕾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对我问道:


    “初九,你认识他们?”


    我摇了摇头:


    “不认识,之前跟他们发生过矛盾。”


    杨蕾听后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这时那个胖子见我没搭理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他开始打量起了坐在我多面吃烧烤的郭文娟和杨蕾。


    “你这两个马子不错啊,年纪小,长得真水灵,美女,一起进屋陪我们哥几个喝几杯??”胖子盯着杨蕾色眯眯的问道。


    杨蕾看都没看身后的胖子,冷声说道:


    “滚蛋!”


    好家伙,杨蕾也是个火爆脾气。


    胖子听到这里,顿时就火了:


    “我说别给你脸不要脸,你再骂一句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让你们三个谁也走不了?!”


    杨蕾冷笑一声,转过头盯着胖子大声喊道:


    “我让你滚,听不清吗?!”


    我听到杨蕾这么说,此时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我是真没有想到杨蕾现在的性格跟上学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简直判若两人!


    杨蕾的喊声将在屋子里忙活的老板娘惊动了,她看到外面的情况后,连忙跑出来劝解。


    “几位大哥,快快快屋里请,今天你们兄弟几位的消费我来买单!”老板娘看着胖子等人劝道。


    胖子则一直盯着杨蕾:


    “小姑娘,我告诉你,别给自己找不自在,老子像你这样的货色见多……”


    “啪!!”的一声脆响传来。


    我看到杨蕾起身,抬手就给了胖子一个大耳光:


    “别一口一个老子的,赶紧给我滚蛋!”


    胖子挨了打,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冲上去就要对杨蕾动手。


    我在一旁早已做好了准备,顺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准备动手的胖子就是一脚。


    这一脚直接把胖子给踹翻在地,这时跟在他身后的三个小弟也骂骂咧咧的扑了上来。


    对面人多势众,真要打起来我们这边肯定要吃亏,必须先下个狠手镇住他们!


    要不然以后也会麻烦不断。


    想到这里我心一狠,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热水壶,用力砸在了那三个小弟身上,滚烫的热水一下子就从水瓶里炸开,杀猪般的嚎叫声顿时从他们三人嘴里发出。


    被我一脚踹倒在地的胖子这时也爬了起来,我看到桌子上有几根吃剩下的钢签子,拿起来朝着胖子跑了过来,对准了他的大腿就用力扎了下去。


    又是一声刺耳的惨叫,胖子双手捂住自己的大腿,直接跪在了地上,疼的他哭爹喊娘。


    “初九,够了,别打了!”杨蕾这时从后面追了上来,用力抱住了我。


    老板娘也跑了过来,挡在了我身前,她见那胖子流血过多,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救护车的电话。


    周围在看热闹的群众也有人报了警,几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路边。


    警察过来了解完情况后,先是让救护车把受伤的四个人全部带到医院救治,然后把我单独带上了警车。


    在我被带走之前,杨蕾和郭文娟以及店里的老板娘都追过来帮我求情,结果可想而知,我直接被带到了拘留所的审讯室,并且没收了随身携带的手机和钱包。


    在拘留所里,笔录取证刚刚结束后,门外便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其中一个民警起身开门,门刚一打开,我便看到秦郁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秦郁走近审讯室后,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后,马上对那两名负责笔录民警说道:


    “两位同志,我跟你们队长打过招呼了,我单独跟他聊几句。”


    “好的,同志你一定要注意时间。”两名民警说着便走出了审讯室。


    此时审讯室里面就剩下了我和秦郁俩人。


    秦郁盯着我看了许久,一直都没说话。


    我只好先开口问道:


    “秦警官,你怎么知道我进来了?”


    秦郁听后连续几个深呼吸才开口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跟人打架的事情都在网上传开了,现在半个谷谷县都知道了,我还能不知道?!初九,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怎么前嘴刚说,后脑就忘,你知道你这次要承受多么严重的后果吗?四个人,一个重伤,三个轻伤,人家要是死咬住你不谅解,都够你蹲好几年监狱了!”


    其实不用秦郁提醒我,在打架以后我冷静下来,自己也后悔了,本来我只想下手重点儿,没想到自己一上头下手太重,现在所要承担的后果让我悔不当初。


    不过话说回来,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后悔也没用了,只能去接受它。


    “秦警官,你别这么激动,就怪我自己当时太冲动了,其实也我后悔。”我看着秦郁说道。


    “你啊你,初九,你到底让我说你什么好……唉,算了,赶紧想办法吧,到时候我帮你联系一下秦老和你师父,看看能不能找找关系,给那几个伤者经济上面的赔偿,只要你能够获得他们四个人的谅解书,一切都好办了……”秦郁说着拿出了手机,在手机通讯录上面不断翻找着。


    我自己也在心中暗想,那几个混混现在对我肯定恨之彻骨,想要获得他们四个的谅解书谈何容易,他们要么会在赔偿上面狮子大开口,要么干脆把我给弄进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正想着,秦郁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让我等她一会便走出接电话了。


    十多分钟后,秦郁带着两名民警走了进来,他们把我带到审讯室最后面的一个房间里,让我在里面好好休息。


    “初九,什么都别乱想,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休息,一切等到明天再说。”秦郁说着便帮我关上了房门,我随机听到外面有上锁的声音。


    我打量着这个小房间,发现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外,什么都没有。


 第一百一十五章 谅解书


    我一个人躺在硬邦邦的床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心里不断回忆着今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


    对于我自己的性格,我有着充分的了解,按照常理来推断,在之前那种情况下,我肯定不会下如此重手,完全失去了理智,而且不计任何后果,自己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越想不明白,我心里就越着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一直熬到天蒙蒙亮,困意袭来,我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我感觉自己刚睡着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强打起精神,刚从床上坐了起来,便看到两名警察开门走了进来。


    “张初九,走,现在跟我们去一趟调解室。”其中一名男警察对我说道。


    当我听到“调解室”这三个字的时候,心头就是一动,去调解室那就是证明对方想跟我和解,至少没有达到不可调解的地步。


    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突然想要主动跟我调解?


    我带着满脑的疑惑,跟随警察的脚步来到了审讯室,刚走进审讯室,我便看到了坐在审讯室里有些失魂落魄的那三个被我打伤住院的混混。


    胖子的大腿上面甚至还绑着绷带。


    看到这一幕后,我完全愣住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他们强忍着身上的病痛,一大早就赶来拘留所的调解室找我调解?


    三人见我走进调解室以后,齐刷刷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我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恐惧。


    我看到那三个混混的眼神,心中的疑惑更加强烈,三个人一大早上到底是抽的什么风?


    “警官,他们三人让我来调解什么?”我问道。


    其中一名警察从三人手上接过了三张白纸,然后仔细翻看后,放到了我面前。


    我低头一看,这三张白纸居然是他们三人所写下的谅解书,他们在谅解书上面不但原谅了我所有的过激行为,还主动放弃追究我的刑事责任,甚至不要求我赔偿他们一分钱。


    看到这里,我觉得要么是自己还没睡醒在做梦,要么就是对面这三个混混脑子里的弦搭错了地方。


    “这是他们三名受害者所签下的谅解书,虽然他们全部都放弃追究你的刑事,但我们拘留所也要按照你们此次的综合案件情况来做出进一步的审理。”站在我身旁的警察看着我说道。


    “没问题,我完全配合。”我点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胖子却突然开口问道:


    “警察同志,你刚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三个人都写了谅解书,已经完全原谅了张初九先生对我们的所作所为,难道他还不能立马出去吗?”


    警察摇头:


    “你们所写的谅解书,只是一定程度上大大降低他免于刑事处罚,但具体的情况还要我们做出案件的综合整理跟调查,一定程度上给予他相应的处罚……”


    “不行,绝对不行!”三个混混听到这里,全部着了急,其中那个胖子一瘸一拐的冲到警察面前说道:


    “警察同志,我们都说了,不追究张初九的任何责任,受伤挨打的是我们,又不是别人,我们全部都原谅了,你们要抓着他不放干什么?”


    警察听完胖子的话,一脸疑惑地瞅着他问道:


    “我说胖金龙,你这是什么情况?你来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受到某种势力的打压故意逼着你们这么干?在这里你们不用害怕,都给我说出来!”


    胖金龙连连摇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警察又看向另外两名混混问道:


    “你们确定没有受到其它势力的逼迫?”


    两名混混同时摇头:


    “没有!”


    警察看到后,转过头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张初九是吧?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找的什么人,能在谷谷县有着如此通天的本事,今天你可以逃过一劫,不过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够给我挺清楚,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你若是再敢在谷谷县犯事,我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把你身后的保护伞全部都揪出来!”


    我听后尴尬的说道:


    “警察同志,不管你信不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哼,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了,赶紧把这签了去办取保候审!”警察盯着我冷冰冰的说道。


    我没有在说什么,拿起笔在和解书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中午,办理完所有的手续,我独自一个人从拘留所里走了出来,刚走出拘留所的大门,我迎面看到胖金龙那三个混混朝着我这边快步跑了过来。


    看到他们后,我心中顿感不妙,在一瞬间我似乎想通了他们为什么会签下谅解书主动要求拘留所放我出来,原来他们是想报复我!


    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却看到胖金龙三人停下了脚步,其中胖金龙看着我伸手说道:


    “初九兄弟,你别紧张,我们兄弟三人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而是来给你接风洗尘的。”


    我疑惑的看着对面胖金龙以及他身后跟着的那两名小弟,彻彻底底被他们给搞晕了。


    这三人葫芦里面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胖金龙,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不得不警惕起来。


    胖金龙则是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初九兄弟,之前都是误会,所谓不打不相识,咱们兄弟完全是属于大水冲了和尚庙……不对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谁跟你是一家人!”我盯着胖金龙打断了他的话。


    “好好好,不是一家人,初九兄弟是说什么都对,我们兄弟三个在这里可等了你半天了,就等着你出来帮你接风洗尘,请你好好去搓一顿,你可千万别不给我们兄弟三人这个机会。”胖金龙看着我笑眯眯的说道。


    “鸿门宴”这三个字就在此时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


    于是我盯着他们三人严肃的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主动写下谅解书?”


    胖金龙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终还是胖金龙说道:


    “初九兄弟,实话跟你说吧,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不应该去调戏你朋友,更不应该去找烧烤店老板娘的麻烦,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你就跟那个……那个谁说一声,让他晚上别来找我们了,我这胆子可再经不起吓了……”


    我听到这里好奇的问道:


    “你所说的那个谁是谁?”


    胖金龙看着我说道:


    “还能是谁,烧烤店老板娘她那过世的丈夫,他昨天夜里的鬼魂来找我们,逼着我们去把你给放了,要不然就要拖着我们兄弟三人跟他一块儿下去,不怕兄弟你笑话,哥哥我早上起来裤子都湿透了……”


    听到胖金龙所说的话,我顿时全都明白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期待


    原来是烧烤店老板娘丈夫的英魄回来了,我开始还以为这三个混混脑子抽了,这下事情总算是弄清楚了。


    “初九兄弟,你就赏个脸,让我们兄弟三个好好请你吃一顿,我们再当面给你赔礼道歉。”胖金龙看着我一脸唯诺,说话的声音都不敢抬高。


    “吃饭就不用了,你们以后记住了,不要再去欺负人,踏踏实实的做人,烧烤店老板娘丈夫的魂魄也就不会再去找你们。”我看着胖金龙他们三人说道。


    三人听后连连点头,满口答应,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了。


    “行了,你们赶紧走吧。”我对胖金龙他们三人说完后,拿出手机刚准备给秦郁打电话,突然听到了汽车的鸣笛声。


    我抬头看去,只见秦老的车子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副驾驶的玻璃放了下来,秦郁探出头看着我满脸震惊:


    “初九?你……你怎么出来了??”


    我说道:


    “对面三人都签下了谅解书,并且强烈要求拘留所放人,所以我就出来了。”


    秦郁听后下车,看着我双眼当中都是质疑的神色:


    “那三个混混我比你更加了解他们,他们肯定不会主动签下谅解书,初九,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这时秦老也从车上走了下来:


    “初九,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便当着秦郁和秦老的面,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说完后我还对秦老补充了一句:


    “对了秦老,您还记得上次有顾客定下那口四十万的金丝楠木棺材吗?就是那位烧烤店的老板娘给她在边防牺牲的丈夫所买的。”


    秦老听后,长叹一声:


    “初九,既然是英烈的家属,就给她个成本价,到时候她若真要买的话少算五万。”


    “没问题秦老。”我点头说道。


    秦郁听后也忍不住感叹道:


    “这四十万可能是她一辈子的积蓄,为了自己的丈夫,她愿意付出一切,这样的女人同样值得我们尊重。”


    秦郁说的没错,烧烤店的老板娘即便是自己的丈夫已经不在了,她依旧愿意为自己丈夫付出一切,她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棺材里入土为安。


    回去的路上,秦老和秦郁都没有说话,车里气氛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秦老先是开车将秦郁送回到了交警队,然后开车带着我往棺材铺赶去。


    “初九,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秦老看了我一眼问道。


    “打算?”我想了想说道:


    “明天我要先去完成一个一级二星的阴阳任务,后天早上我要按照约定等烧烤店的老板娘才取走金丝楠木棺材,接下来所有的时间我都会努力修炼,同时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找到害死我父母以及我们整个张家的真凶。”我将自己最近的一下计划说了出来。


    秦老听后点头:


    “棺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眼下最为重要的就是先靠自己完成那个一级二星的阴阳任务,我听你师父跟我说过了,这个任务虽然看起来难度不高,但你依旧不能放松警惕,以防发生变故。”


    “我记住了,秦老你尽管放心。”我连连点头。


    ……


    回到棺材铺,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里刚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给我打这个电话的正是杨蕾。


    “喂,杨蕾。”我接通了电话。


    “初九,你现在在哪?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我现在正在帮你找律师,你放心,你为我们出头,我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杨蕾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听到杨蕾在我遇到事情的时候能够这么说,我心里倒是非常欣慰:


    “杨蕾,你别担心,我现在没事了,已经出来了。”


    “啊?你现在已经出来了,初九你别跟我开玩笑,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来!”


    手机里杨蕾的声音充满了惊讶,她完全无法相信我刚刚所说的话。


    “真的,要不然我现在还能接到你电话吗?你要是实在不相信就来棺材铺看看我在不在不就知道了吗?”我笑着说道。


    杨蕾听到我这么说,立马就挂断了电话。


    不到半小时,我便听到秦老在外面喊我。


    “初九,初九,赶紧出来,你同学来找你了。”


    听到秦老的喊声,我连忙下床,打开房门刚走了出去,便在店里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的杨蕾。


    杨蕾看到我从房间里走出来后,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看着我脸上浮现出了无法相信的神色:


    “初九,你……你还真出来了,你当时跟我说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打伤了对面三个人,而且他们都住院了,我觉得你肯定是要负刑事责任,所以可我给吓坏了……不过见到你没事我心里面就踏实了。”


    我看着杨蕾笑着说道:


    “老同学,现在你看到我放心了吧?”


    杨蕾点头:


    “放心了,你现在忙不忙,不忙的话姐请你去吃好吃的,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的仗义出手。”


    秦老也在这个时候走过来对我说道:


    “去吧初九,今天店里也没啥事。”


    虽然我和杨蕾是同学和朋友的关系,但是单独两个人出去吃饭还是不太好,于是我又喊上了蒋超一起。


    蒋超到达棺材铺后,我们三人一同往镇上最大的一家火锅店走去。


    来到火锅店后,杨蕾点了一桌子肉,蒋超看着满桌子肉,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


    火锅店里,我们三人边吃边聊,话题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蒋超的身上。


    “对了蒋超,你和柏画眉进展的怎么样了?”杨蕾看着蒋超问道。


    蒋超一边用筷子涮着毛肚,一边开口说道:


    “发展的还不错,过两天我和她一块儿去市里看电影。”


    “蒋超行你啊,没想到你们发展的这么快,好好把握,柏画眉可是个好姑娘。”杨蕾说着又看向了我:


    “对了初九,你呢,怎么从没有听你说起过自己的女朋友?”


    “我当然没女朋友,我有媳妇儿了。”我看着杨蕾说道。


    杨蕾听后甚是惊讶:


    “什么?!你、你已经结婚了?”


    “是啊,刚结婚不久。”我点头。


    “你法定结婚年纪还不到吧?”杨蕾问道。


    “对,所以先举行的婚礼,还没有领证。”我说道。


    “你媳妇儿她应该也在谷谷县吧,你怎么不喊上她一起出来吃饭?赶紧让你媳妇来我也认识一下。”杨蕾看着我眼神当中充满了期待。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万圣节之夜


    听到杨蕾的话,我和蒋超对视了一眼,蒋超连忙帮我对杨蕾解释道:


    “杨蕾,初九的媳妇儿不再谷谷县,现在在娘家呢。”


    杨蕾听后对我问道:


    “初九,你媳妇老家是哪的?”


    “呃……她老家是燕京市的。”我随便想到一个城市,脱口而出。


    “燕京?那可是大城市里的姑娘,你可得好好对人家。”杨蕾说道。


    “必须的,我肯定会一直对她好。”我嘴上说着,心里却想到了自己鬼媳妇岳采灵现在的处境。


    她的魂魄被封印在了麓山九岭坡,我想要跟她团聚,就必须前往麓山九岭坡解开岳采灵的封印。


    好在秦老和我师父已经开始规划,我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变强。


    杨蕾看到我心不在焉的样子,于是对我问道:


    “初九,你一个人在哪里想什么呢?眼神就直了。”


    听到杨蕾的话后,我回过神来后连忙说道:


    “没……没想什么……”


    蒋超在一旁笑着说道:


    “初九肯定是想他媳妇了……”


    我们三人在火锅店吃晚饭后,杨蕾便先回去了,告别了杨蕾后,我和蒋超俩人结伴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蒋超一直在用手机跟自己的女神柏画眉聊天。


    “初九,你说我现在去创业怎么样?”蒋超放下手机看着我问道。


    我被蒋超这突然的一句话给问住了:


    “你没事怎么突然想到创业了?”


    “我跟柏画眉聊天的时候,知道她现在开了一家装修公司,目前生意还不错,你再看看我,非但一事无成,我到现在都不敢跟柏画眉坦白自己的职业,要是她知道我是个哭七关的人,恐怕立马就得把我给拉黑。”


    蒋超说着说着,眼神当中的光芒逐渐散去。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在这一刻显得格外刺眼。


    “蒋超,柏画眉她父母之前就是做生意的,所以她做生意没有任何压力和阻碍,甚至都没有风险,但是我们跟她不同,我们做生意的经验几乎为零,而且最重要的是做生意需要本钱,你现在哪来的钱做生意?”我看着蒋超说道。


    蒋超想了想道:


    “我可以去摆地摊,甚至去卖水果,前期不用投资多少钱,只要我肯吃苦,一定会越来越好。”


    “那你师父呢?你师父那边你打算怎么跟他说?”我问道。


    蒋超听后长叹一声:


    “唉……这就是最让我头疼的事情,我师父这个人虽然严厉,但对我还不错,就跟他的亲生儿子一般,无论到哪都带着我,我实在是不忍心开这个口……不过,我又不甘心一辈子跟着他哭七关,赚不到钱不说,这职业说出去都不好意思开口。”


    我能够理解蒋超现在的心情,不过蒋超这么突然的确有些着急了,于是我便对他劝道:


    “蒋超,你现在不妨跟柏画眉实话实说,真诚一点儿没什么不好,她若是真喜欢你,肯定不会介意你的职业,咱们不偷不抢,虽然赚的少,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而且你要是真想跟人家好好处对象,肯定是不能骗人的,你说呢?”


    蒋超听完我说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算了吧,我还是别说了,至于创业的事情我再想想。”


    “行了,决定权在你自己手里。”我点头道。


    我俩聊着聊着便回到了棺材铺,蒋超在棺材铺里跟我又继续聊了会儿天后,便回去了。


    蒋超刚走,我便看到师父刘文刀从店门外面走了进来。


    “初九,你现在准备一下,带好东西,我送你去恐龙乐园,今天晚上万圣节之夜的活动正式开始。”


    本来我正愁自己是不是要打车去恐龙园,现在师父来送我正好,于是我连忙起身回到房间里收拾随身携带的物品。


    我整理来,整理去,看了看自己房间里能够随身携带的物品只有升棺印和八卦伞,这两件物品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无法使用,即便是带上它们也只是累赘。


    我目光又扫到一旁,床边的包里放着《青鸟风水术》以及《张家升棺术上册》,这两本书对目前我的而言,有着非常大的帮助作用,于是我将这两本书装进了随身背包里。


    看来得问师父暂时借点儿防身驱邪之物了。


    想到这里,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来到师父刘文刀面前直接了当的问道:


    “师父,你手里有没有驱邪的符纸和桃木剑?”


    刘文刀看了我一眼说道:


    “桃木剑没有,符纸倒是有两张,走吧,先上车。”


    我跟在师父身后来到停车场,坐进车里后,师父刘文刀递给了我两张黄色的驱邪符:


    “就这两张了,省着点用啊。”


    我点头收了起来。


    刘文刀刚准备发动车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在自己车子里的扶手箱里翻来覆去找了半天,从里面翻出了一颗佛珠递给了我:


    “这颗佛珠开过光的,关键时刻你把它拿出来能帮到你。”


    “谢谢师父。”我说着从师父刘文刀手里接过了佛珠,小心的放进自己衣服口袋里。


    “跟师父我不用这么客气,到还钱的时候都给你算在里面。”刘文刀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车子驶出了谷谷县,师父带着我上了高速公路,赶在下午五点之前,到达了安来市的恐龙乐园。


    因为今天恐龙乐园里面正在举行为其三天的万圣节之夜活动,所以前来游玩的顾客特别过。


    更为要命的是,恐龙园为了增加万圣节之夜的气氛,只要是身穿万圣节服饰的游客,门票全部打五折。


    我看着自己身边来回走过去的僵尸、厉鬼、贞子、吸血鬼,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甚至还有葫芦娃、奥特曼、秦始皇、整个人一下子就凌乱了……


    要我在成百上千的“妖魔鬼怪”里面找到真正的冤魂,无异于是大海捞针,难如登天啊!


    看来我完全低估这次的一星二级任务了,它远比我之前想象当中的更加困难!


    “兄弟让一下,我这手里的镰刀有点儿长,别碰到你了。”


    身后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我向旁让开路,然后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位身穿黑袍手持巨大镰刀的死神从我和师父刘文刀的身旁擦肩而过……


    死神都来了,那阎王爷、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些还远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骑马时要了你 |恋老**宾馆遇见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