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黎明之剑真相:女的下面扒开灌啤酒

第九十八章 冲突


    妇女一只手牵着孩子,另外一只手拿着手机,她再次仔仔细细的围着金丝楠木棺转了一圈儿后看着我问道:


    “小伙子,我口棺材我要了,定金多少钱?”


    眼前妇女的话,一下子把我给惊到了,这女人是什么家庭?四十万的棺材打一个电话说买就买?


    据秦老跟我说,这口金丝楠木棺他一直放在棺材铺当镇店之宝,十多年了都没卖出去,秦老还经常跟我开玩笑,说这口棺材可能要留着他自己用了,没想到今天还真就卖出去了。


    “美女,你确定要买吗?”我再次问道。


    妇女点头:


    “确定,定金多少钱,我付给你。”


    “这个……我得打电话问问老板。”我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秦老的电话。


    过了一会儿,手机里传出了秦老的声音:


    “喂初九,什么事?”


    “秦老,店里来了位客人,说要买那口金丝楠木的棺材,问我要付多少定金。”我说道。


    “什么??你价格跟顾客说清楚了没有?”秦老听后也是极为震惊。


    “说清楚了,四十万,而且不还价。”我说道。


    秦老听后沉默了一会儿道:


    “定金就收个一万吧,你告诉客人一周内都可以反悔,即便反悔咱们也全额退定金。”秦老说道。


    “好嘞,我知道了,先挂了啊秦老。”我说着挂断了电话,然后对妇女说道:


    “老板跟我说定金一万,一周内您要是后悔的话,我们定金可以全退。”


    妇女点了点头,让我在店里等她一会儿,便转身走了出去。


    顾客走后,一旁的蒋超连忙走过来对我说道:


    “初九,这有钱人的世界我真看不懂,下葬用的棺材就花四十万,那举行一场葬礼还不得花好几百万?”


    我看了一眼蒋超说道:


    “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很快妇女再次回到店里,这时刚才的小男孩没有跟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块的现金递给了我:


 文学

    “小伙子,你帮我开个单子,我大约一周后来去棺材,然后跟你们结清尾款。”


    “没问题,你稍等一会儿。”我收下现金,来到柜台处先把一万块现金放进了抽屉里,然后拿出纸笔开始写定金单:


    “美女,请问您贵姓?”我问道。


    “哦,免贵姓杨。”


    我写好定金单,盖章交给了杨女士,然后将其从到门口。


    送走了顾客后,蒋超又跑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初九,你今天可算是做成了一个大单,这四十万秦老得给你提多少钱?反正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你得请客。”


    我笑着说道:


    “请客没问题,等咱们到了商场想吃什么跟我说。”


    ……


    一整个下午,店里没有再来顾客,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应该下班了,于是让蒋超来帮忙,将店门外的花圈和纸人全部都收进店里。


    关店锁门后,我和蒋超徒步往谷谷县里最大的一个商场走去。


    与其说那是个商场,还不如说它是一个大点儿的超市更加贴切,里面卖什么的都有,基本上能够满足整个县城人民的日常所需。


    我俩来到超市二楼,开始挑选衣服,蒋超很快便挑选完毕,一件外套,一条裤子,一双休闲鞋和一件毛衣,总共花了一千多一点。


    我自己就挑了一件外套,花了三百。


    买完衣服后,我俩到超市对面的烧烤店吃饭,因为今天是周六,店里的人不少,但只有两个带着口罩的女人在来回忙活着。


    我坐下后,店里老板娘走了过来,她看了我一眼,似乎认出了我,连忙将视线移开,一边帮我们擦桌子一边开口问道:


    “这是菜单两位想吃什么随便点,点好了喊我。”说完老板娘接着忙活去了。


    我看着老板娘转身的背影,似乎有些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她。


    “蒋超,刚才那个帮我们擦桌子的老板娘你觉得面熟吗?”我看着正拿着菜单点菜的蒋超问道。


    蒋超听后扭过头看了一眼道:


    “没见过,咱们是第一次来这家烧烤店,不过我听说这家味道不错,你看这么多人就知道了,初九你想吃什么?我你帮点上。”


    点好烧烤,老板娘开始帮我们上菜的时候,突然坐在我们身后那桌有人开口大声喊道:


    “喂,美女你什么意思?我们比他们先到,为什么先给他们上?”


    老板娘听后连忙解释道:


    “实在不好意思,这桌客人点的有凉菜,凉菜是我们提前加工好的,就直接给他们上了,你们别着急,我现在再去帮你们催一催。”


    在我们身后那桌说话的男人开始得寸进尺:


    “那也不行,出门在外就得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我们弟兄几个肚子还饿着呢,你们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我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我们身后桌上的人共有四个男人,大秋天个个都穿着短袖,露出胳膊上的纹身,其中开口说话难为烧烤店老板娘的正是一个五大三粗的胖子。


    老板娘此时明显有些慌乱,她连忙说道:


    “都是我不对,要不然这样,我给您这桌免费送两个凉菜让你们先垫垫肚子。”


    “砰!”胖子用力一拍桌子,用手指着女人吼道:


    “你特么怎么说话的?!拿我们兄弟几个当要饭的?两个凉菜就行打发我们?!”


    蒋超这时忍不住了,他转过头看着那个嚣张跋扈的胖子说道:


    “喂,哥们儿,差不多就得了,人家都答应给你们送两个凉菜了,你还想怎么着?”


    蒋超的这句话,直接将那胖子激怒,他胖子起身用手指着蒋超喊道:


    “你个小崽子别在这里没事找事,好好的日子不想过了是不是?!再特么多嘴老子抽你!”


    蒋超从小都是个暴脾气,他这性子就没怕过谁,通俗的说就是性子有点儿虎,所以蒋超听到那胖子骂人倔脾气也上来了,一下子从桌前站了起来:


    “你特么动老子下试试?!”


    对面那四个社会人一同往这边走来,我将实在劝不住蒋超,只能起身选择和他并肩作战。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老板娘突然挡在了我和蒋超面前:


    “别冲动,别冲动,大家有话好好说……”


 第九十九章 负重前行


    四个社会人哪肯就此善罢甘休,直接将拦住我和蒋超身前老板娘给推到在地,冲了上来。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完全豁出去了,和蒋超扑上去就跟四个壮汉厮打了起来。


    我和蒋超都有些功底,而且体力和耐力都比较好,再加之我俩打起来都比较凶猛,四个壮汉硬是没有把我们的给放倒。


    一直扭打到警察来,这场混战才被彻底分开。


    虽然我和蒋超没有败下阵来,但彼此的脸上都挂了彩,特别是蒋超左眼被打成了熊猫眼。


    警察将我们打架的六个人全部都带回了派出所,我在派出所给秦老打了个电话,好在秦老认识人,让人带着钱将我和蒋超给捞了出去。


    我和蒋超刚走派出所走出来,便看到秦郁从对面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初九,蒋超,你们还真长本事了,学会打架了是不是?!”秦郁看着我俩数落道。


    蒋超听到后连忙说道:


    “秦警官,这不怪初九,都是因为我,要不是因为我那冲脾气,他也不会跟别人动手。”


    秦郁瞪了蒋超一眼道:


    “你们以后少惹事!对面都是些什么混账你们不清楚吗?万一你们有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办?!”


    “那几个混蛋太不要脸了,四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蒋超说道。


    “行了,那也不是你们应该打架的理由,有什么事情可以报警,找警察,动手就是你们的不对!”秦郁说着又把目光看向了初九:


    “初九你也是,不劝着点儿蒋超,我本来你以为你挺成熟的一个男孩,怎么也这么冲动。”


    我笑着说道:


    “秦警官,我们以后肯定不会在打架了,让你担心了,我在这里跟你赔个不是。”


    秦郁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你们一定记住了,千万不要和那些道上的混混打架,真要结仇了他们可没工作,有的是时间,以后天天纠缠着你们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对,我们记住了。”蒋超听后也连连点头,此时经过警察和秦郁的说教,蒋超已经深刻的反省过了。


    “行了,看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先去值班了,你们早点儿回去,晚上别在街上到处乱逛。”秦郁看着我和蒋超说道。


    “知道了,秦警官你也注意安全。”我说道。


    告别了秦郁,我和蒋超徒步往店里走。


    在经过之前那家烧烤店的时候,我转过头看了一眼,此时夜已深,烧烤店已经准备关门了,正在打扫卫生的老板娘摘下了口罩。


    她抬起头往门外看的一瞬间,正好被我给看到了。


    “原来是她!我说怎么这么眼熟!”我看清楚了烧烤店老板年的样貌后,连忙带着蒋超往烧烤店里走去。


    老板娘看到我和蒋超走过来后,她转过身想要避开,但想了想,最终还是留在了原地。


    “老板娘,你不记得我了?”我推开门走进了店里。


    老板娘犹豫了一会儿,缓缓转过头看着我和蒋超说道:


    “小伙子,我怎么能不认识你们呢?今天谢谢你们,伤的疼不疼?”


    这个老板娘正是之前去秦老棺材铺里预定那口四十万金丝楠木棺的妇女。


    所以我在看清楚她的容貌后,心中大为吃惊,因为能够花四十万买那口棺材的人非富即贵,我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是一家小烧烤店的老板娘,这让我感到特别的疑惑和不解。


    我真的无法想明白,她为何要买如此之贵的棺材?


    因为在我们谷谷县,大部分都是固定的人口,人流量有限,而且烧烤店也多,像她这样的小店,一年到头忙来忙去也赚不到太多的钱。


    “老板娘,那口金丝楠木棺材您真的要买?”我问道。


    老板娘冲着我点了点头:


    “要买,小伙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一周后把尾款结清。”


    “冒昧的问一句,您买这口棺材是要葬什么人?”我见店里没人,小声问道。


    老板娘叹息一声,在这一瞬间,她那漆黑的双眼当中充满了悲伤:


    “我的丈夫,刘成业。”


    老板娘说完后,看着我和蒋超接着问道:


    “你们是不是特别疑惑,疑惑我为什么会花那么多钱给自己的丈夫买那口棺材?”


    我和蒋超同时点头。


    “你们跟我来。”老板娘说着放下手中的拖把,带着我和蒋超往后屋走去。


    穿过一条走廊,我们来到了老板娘自己所休息的后院,在后院的其中一个房间里,我们在里面看到了老板娘丈夫的遗像。


    那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军人,他笑得特别灿烂,看得出来他生前应该是一个阳光正直的军人。


    “他就是我的丈夫,在国家的边疆付出了自己五年多的青春,本来今年是他为国家服务的最后一年,却在一次和国外军人边境冲突的时候发生意外,中枪身亡。”老板娘说话的时候,已经满眼泪光,她看着自己丈夫的遗像,柔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神当中充满了无尽的思念和悲痛。


    她开始轻声抽泣了起来:


    “他的班长跟我说,我丈夫临走的时候,一直喊着我和孩子的名字……”终于老板娘在说完这句话,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掩面痛哭。


    我和蒋超站在后面,看着这位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遗像,眼中满是敬重和钦佩。


    过了许久,等老板娘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后,她起身看着我和蒋超问道:


    “你们说,我丈夫他值不值得那口棺材?”


    我点头:


    “你丈夫是个英雄,再贵的棺材他都值得!”


    老板娘看着我笑了:


    “小伙子,谢谢你……我这辈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一定会为我丈夫举行一场最隆重的葬礼!”


    老板娘在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时候,眼神当中充满了坚定和信念。


    恐怕就是这种信念,一直支撑着她。


    告别了老板娘,我和蒋超从烧烤店走了出来,刚才所看到的一幕让我俩都极为震惊,我不由地想,眼下的安乐和太平,不都是守护在边疆的军人默默付出吗?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和蒋超分开后,我回到了店里,将自己受到的红包以及韩笑给我的那张卡里面的钱全部都整理出来数了一遍,足足有三十多万。


    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不还师父的钱,将这三十万另作它用。


    第二天一早,秦老才赶回来,秦老回来后显得特别疲倦,跟我打了声招呼便回到自己房间里睡下。


    一直到中午我喊他吃饭这才起来。


    吃午饭的时候,我和秦老说自己晚上和蒋超有个同学聚会,经过秦老同意后,我刚准备出门就碰见了来喊我出发的蒋超。


 第一百章 装这一次


    蒋超走进店里,先是跟秦老打了声招呼,然后接着对我问道:


    “初九,咱现在出发去买车票,我早上问了,县里的车站刚刚通了新的城乡干线,咱们去做19路长途汽车,全程高速,不到四个小时就到宁乡市了。


    “行,秦老,我们先走了。”我背着包回头对秦老说道。


    “走吧,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儿回来。”秦老点头答应道。


    出了棺材铺,我和蒋超一同朝着客运站走去。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本来人口就不多的县城,路上的行人变得更加稀疏。


    我俩来到客运站,买好车票后,便在候车厅等待发车。


    二十分钟后,我俩准时验票上车,等待人齐后,司机启动车子,朝着南面的高速入口快速开去。


    在车上蒋超从背包里拿出了零食分给我吃。


    蒋超吃着吃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用力一拍自己的大腿对我说道:


    “卧槽,差点儿给忘记了!”


    “什么忘记了?”我看着蒋超疑惑地问道。


    蒋超拿出手机对我说道:


    “我忘记把你给拉进咱们这次同学聚会的小群里,我现在邀请,你同意一下啊。”


    我点了点头,打开手机,点开蒋超发给我的群邀请通知,加入了群聊。


    刚一进群,我就看到一个网名叫“沙漠之鹰”的人发了一个红包,我顺手点开,居然抢到了十多块。


    我发了个“谢谢老板”的表情后,蒋超马上在群里说道:


    “欢迎初九进群,热烈欢迎!”


    郭文娟也随即发出了一连串鼓掌的表情,同时接着说道:


    “初九,你总算来了,这次聚会的同学就缺你不再群里。”


    我发了一个笑脸后,便没在说话,我本就不太喜欢在群里聊天。


    倒是一旁的蒋超在群里和老同学们聊的不亦乐乎,有时候聊开心了还会跟我说他在群里了解到的一些趣事。


    “初九,快点儿,抢红包,毕建邺又发红包了!”蒋超激动的对我说道。


    我笑着拿出手机,点开群里的红包,这次的红包更大,我抢到了二十块钱,而运气最好的同学则是抢到了五十块钱。


    我看了一眼发红包人的网名,还是之前的“沙漠之鹰”,原来他就是毕建邺。


    上学的时候他就坐在我后面,特别调皮的一个人,那时候他还调戏过同学杨蕾,被杨蕾的爸妈知道后,直接告到了校长那里,然后他就被劝退了,劝退之后毕建邺就了无音讯,没想到这次聚会他也在。


    回忆着曾经的往事,我点开群成员,一共有九个人,都是熟悉的名字,而且有趣的是,这九个人里面还有杨蕾。


    杨蕾在群里始终都没有发言,而“沙漠之鹰”毕建邺则是异常活跃,聊天的同时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一个大红包。


    “我说初九,群里都说毕建邺这小子这些年做生意发财了,又是买宝马又是买豪宅,自称是咱们同学里目前混的最好的,这事你怎么看?”蒋超看着手机对我说道。


    “挺好的。”我说道。


    蒋超听到我说的话后,疑惑地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初九,难道你真相信他这么年轻就赚到这么多钱?”


    “万事皆有可能,这世界上不缺年少有为的人。”我说道。


    蒋超点头:


    “的确,这世界上的确不缺有能力的人,但是我觉得毕建邺肯定不行,你看他在群里那嘚瑟劲儿,一会儿发一下自己宝马的方向盘照片,一会儿又发自己刚买的劳力士手表,就生怕同学们不知道他发财了一样,本来好好的气氛都被他给搞砸了……唉,他又发红包了,初九你赶紧抢!”


    我笑了笑,并没有去抢红包,而是觉得我们这次同学聚会有些变味了……


    不知不觉中,长途车下了高速,顺着国道一直开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宁乡市,我和蒋超在宁乡市的客运站下车,看时间快五点了,马上打车前往约定好的酒店。


    到了酒店大门前,我和蒋超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从我们后方响起:


    “初九!蒋超!”


    我回头看了一眼,朝着我们走过来的正是老同学毛丹和司马杰,我看到他俩手牵手,心中极为震惊,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成了一对。


    “司马杰,毛丹,你……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蒋超看到他们俩人出现后,也是满脸震惊。


    我们俩之所以会如此惊讶,是因为在上学的时候,毛丹曾经和司马杰的好兄弟在一起,这万万没想到他们俩最终会走到一块儿。


    毛丹走过来打量着我和蒋超问道:


    “你们俩打车来的?”


    蒋超说道:


    “对,打车方便,又不用自己找停车位,你们怎么来的?”


    毛丹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司马杰说道:


    “我老公开车,对了,你们从哪里过来的?”


    “从谷谷县来的。”我说道。


    听到我说的话,司马杰看着我和蒋超说道:


    “谷谷县?最北边的一个小县城,自己开车的话赶过来也得四五个小时,你们那么远都是打车过来的?”


    我解释道:


    “不是,先是坐长途车,到了车站然后再打车。”


    听到我这句话,毛丹看着我问道:


    “那你和蒋超怎么不自己开车来呢?毕竟这么远的路回去也不方便。”


    我刚要开口,蒋超却抢在我前面说道:


    “我和初九的车子送去4s店保养了,所以就没开车。”


    毛丹点点头:


    “哦,原来这样,那我们走吧,一块儿进去。”


    进到酒店,蒋超低声对我说道:


    “初九,你今天可千万不能什么都实话实话,咱们得装起来,要不然容易被别人看不起,而且我还得追柏画眉呢。”


    我看着蒋超认真的说道:


    “蒋超,你要真想追柏画眉,你就实在一点儿,实事求是,有什么说什么,不要去整那些虚头巴脑的,最后反倒更让人瞧不起。”


    蒋超看着我说道:


    “兄弟,就算你今天帮帮我,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无论如何我都得在柏画眉的面前树立成功人士的形象,要不然以她那眼光,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


    我看着蒋超这幅为了自己感情而变得可怜兮兮的模样,动了恻隐之心:


    “行,我就陪你装这一次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黎明之剑真相:女的下面扒开灌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