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深喉 小嘴 女秘—— 赏给你们了就在这办了她军机

第105章 软柿子这回硬起来了


    “人心难控。”严诏背手而立,睨着李锦的面颊。


    方才周正神神秘秘地跑来,严诏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可现在,看着李锦这一股无名邪火烧得杀气腾腾,他背手而立,蹙眉站在他面前。


    还真是个大事情。


    “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严诏憋着笑,“只许你靖王拿捏别人,还不许软柿子反抗了?”


    李锦坐在书案后,双手撑在台面上,抬眉睨着严诏的面颊,心里堵得厉害。


    “你现在,竟然还有空在这里坐着。”见他如此沉得住气,严诏走到一旁的小桌子前,拨弄着桌上的盆栽,轻笑一声,“来的时候,正好瞧见云飞带着她,说是请她吃点好的。”


    严诏边说,眼角的余光边瞧着他的面颊。就见李锦双唇紧抿,不为所动。


    他顿了顿,补了一句:“倒也般配。”


    这话,莫名地拨动了李锦的神经,他深吸一口气,带着一股火气站起来,大跨步地就往外走。


    严诏也不拦他,只在他迈出门槛的一瞬,声音稍稍大了几分:“你要是把我这宝贝徒弟给弄没了,我可要你好看。”


    李锦一脚迈出门槛,闻言,滞了一下,回过头看着严诏的背影,抿了抿嘴,有些诧异地说:“……她会走?!”


    眼前,严诏一本正经的转过身,在跳动烛火的映衬下,严肃地看着李锦的面颊:“将心比心,换了你,你走不走?”


    一句话,李锦被邪火烧迷糊的脑袋,终于清醒了几分。


    他站在那,看着严诏拨弄盆栽的模样,半晌,点了下头:“我知道了。”


    说完,消失在屋外的夜色里。


    “你就别去了。”严诏没有回头,唤住了刚要追上前去的周正的脚步,“有白羽暗中护着,不会有什么意外。”


    他叹一口气:“有些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面对面,才能顺利地解决。”


    严诏看着面前枝繁叶茂的盆栽,看着墙壁上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子,看着窗外星辰满布的天空,手指轻轻婆娑,一向严肃的面颊上,荡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你去帮我送两封信。”他回过头,“要避人耳目的,送到上书房里去。”


    就凭李锦自己那情动而不自知的模样,严诏就有必要先做好万全的准备。


    人心难控,情爱是如此,动而不知,仇恨亦是如此,发觉的时候,便已是不能回头的地步。


    李锦这么多年,控着仇恨不曾外露,可不代表,他也能将情爱藏于心底,不为所动。


 文学

    严诏轻笑一声,自嘲一般摇了摇头。


    还想什么不为所动,这模样,哪里像是不为所动了。


    那晚,云飞纯粹躺枪,他仅仅只是见到金舒状态不好,心中放心不下,便送了她一程而已。


    站在金舒的小院门口,云飞看她心情好了些许,迟疑了许久才说:“近来朝野对殿下施压,殿下一己之力与他们周转,情绪不佳也能理解,先生切莫往心里去。”


    看着他端方雅正,含笑的面颊,金舒点了点头:“多谢云大人,金舒不要紧。”


    说完,勉强地笑了笑,推开了院子的门。


    她说不出口。


    万千委屈卡在喉咙里,但说不出口。


    害得她祖宅没了,无家可归,逼着她来京城,将她安排在六扇门的是他。


    帮她给金荣找最好的老师,帮着她度过大仵作的考核,让她有机会接触到这个时代最强仵作的也是他。


    给了她成就自己舞台的是他,让她一旦暴露便面对着诛九族风险的也是他。


    那个笑着说“一切有我”的是他,那个半夜三更偷了金荣玉佩的也是他。


    她念他的好,也因他的无理取闹而焦躁。


    关好门,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的一瞬,愣住了。


    李锦不知何时,就那么站在她的身后。两人之间,月下屋檐洒落一条清晰的线。


    金舒在里面,李锦在外面。


    他不似往昔,面颊上的笑意被一抹愁容取代,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金荣今晚在我王府留宿,暂时不回来。”


    金舒愣了一下,看着他擅自决定的模样,上前两步:“您怎么能擅自做这种决定?!”


    却见李锦从怀中拿出两块佩玉,在月光之下,那佩玉润泽通透,好似带着细腻的光泽。


    他看着金舒带怒的神情,蹙眉:“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


    说完,又怕金舒赌气离开,愁容满面地看着她的面颊,带着一抹恳求的意味,小声补了一句:“真的很重要。”


    他说不出求这个字……


    垂眼,淡黄色的衣衫在月下格外耀眼,仿佛带着鎏金的色彩,在金舒的眼眸里,汇聚成叫做“孤独”的情愫。


    她冷笑一声,嘴里嘟囔了一句:“谁要听。”


    而后,跟着他走到了石桌旁。


    两个人,月色之着金舒的面颊,郑重其事地说:“我希望你,能将金荣交给我。”


    金舒一愣:“将金荣交给你?”


    “嗯。”李锦点头,“交给我,你和他都更安全。”


    院子里,夜风习习,轻轻吹拂着金舒诧异的面颊,她心里的委屈,因为李锦这一句话,终于化作了愤怒的模样:“凭什么?!”


    她看着李锦的面颊:“凭什么你将我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之后,还要将金荣的人生也搅得一塌糊涂?!他什么地方入了你的眼?我们改还不行么?”


    一向是不愿意掀起波澜,看起来不慌不忙,仿佛很好忽悠的金舒,在此时此刻,带着尖锐的质问,站在了李锦的对立面上。


    这个女人,蛰伏着,隐藏着,收敛起全部的锋芒,只是因为那些事情她不在意,她可以退让。


    “金荣的事情不可以。”金舒摇了摇头,“我可以不做这个仵作,我可以不要那些银子,我可以回到定州从头开始,但我不可以将他交给任何人,包括靖王殿下您。”


    她说得那般干脆,丝毫不见犹豫。


    李锦看着她决绝的模样,了然地点了头。


    他知道会这样。


    夜风中,影影绰绰的树影下,李锦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如果我告诉你,他是大魏的世子,是李氏王朝的正统血脉,是我哥哥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呢?”


    金舒一滞,面颊上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神情。


    “如果我是他的叔叔,而他是我的侄儿呢?”李锦缓缓睁眼,看着她错愕的神情,“这样,你还要带走他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深喉 小嘴 女秘—— 赏给你们了就在这办了她军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