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前男友是恐怖游戏boss /小岳岳去你的吧

第101章 出神入化的审讯技巧


    国子监,南监宿舍。


    李锦大马金刀地坐在正堂圣贤挂画前面,看着手里两份沈文送来的信函。


    调查刘琦的,写了厚厚一摞,他仗着家里有些势力,这几年在国子监里,没少干坏事。


    拉帮结派,孤立学子,成绩一般般,所有的事情都有他父亲出钱为他摆平。就如同梵迪所言的那般,是个不折不扣的混子。


    此刻,被国子监祭酒好言相劝,才一副大爷做派,吊儿郎当地站在李锦面前,他双手抱胸,满脸不屑。


    尤其是眼里瞧着李锦宽肩窄腰,一身淡黄色的衣衫,左右看起来都一股奶油小生的味道,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没本事,容易摆平,这是李锦给刘琦的第一印象。


    瞧着刘琦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国子监祭酒慌了,赶忙上前扯着他:“你干什么呢?这是靖王殿下,你倒是行礼啊!”


    谁知刘琦一声冷哼,双手抱拳,看都不看李锦的面颊,敷衍地唤了一声:“靖王殿下。”


    说完,歪了歪嘴。


    不过就是个闲散王爷,没什么话语权的那种,跟自家太子太傅的实力,完全没得比啊!


    李锦睨着他面颊上的神情,也不气,也不急,就只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纸,一条一条地念给他听。


    “带人殴打幽州贡生,拔光衣服,打至颅脑出血,而后将人书本衣衫都扔进池子里。”他抬眼,睨着刘琦,“你父亲花了白银两百两,就这么摆平了。”


 文学

    眼前的人不为所动,面颊上腾起一抹疑惑。


    “在太学里收所谓的保护费,一个监生每月一两银子。”李锦轻笑,“收到的银子,竟然被你和几个小弟拿去青楼挥霍,一掷千金的打赏花魁。”


    “强占良家女,绑回家里做妾,对方如果抵死不从,你就将姑娘卖到烟花之地去。”


    李锦念到这里,抬眉,看着他那张脸,语带讥讽:“刘琦,你可真厉害。”


    那一瞬,他身上难掩的威压感,让刘琦愣了一下。


    原本吊儿郎当的模样,稍稍松动了些许,面颊上闪过转瞬即逝的惊异。


    也就是一瞬。


    “王爷要是来秋后算账的,那来晚了,这些事情,银子到位了,那些人都老实了。”他一边说,一边骄傲地仰起头:“大魏律令有言,民不报官,疑案不究。”


    眼前这个地痞流氓一般的监生,属实是开了众人的眼。


    他咧嘴笑着,挽起袖子,十分镇定:“再者,就算他们拿了钱继续告,也是告到京兆府去,关六扇门什么事?”


    他说这些的时候,话里话外皆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金舒站在李锦身旁,睨着他这嚣张跋扈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


    民不追,官不究,如此片面的解读,竟然被他拿在手里当令箭。


    李锦睨着他,改变了策略,单刀直入地问:“如果本王告诉你,苏子平的案子,也能用钱摆平……”


    金舒倒抽一口凉气,诧异看着李锦的侧颜。


    只见这个男人露出一副纨绔模样,叹息的摇了摇头。


    “想必你也知道,大魏最穷的地方,就是六扇门了。”他唰的一声甩开扇子,目光落在刘琦的面颊上。


    “苏子平死前一天,你和他爆发了不小的争执,那之后,有人看到你去了药铺,也有人看到你鬼鬼祟祟从他屋里出来……”李锦笑起,“你都这么有经验了,摆平了不是一次两次,本王都把你喊到这里来了,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不用本王教你吧?”


    十足的奸商做派。


    此刻,金舒都找不到词来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撼了。


    她渐渐有些理解,为什么这个一表人才,心思缜密,运筹帷幄的男人,在朝野之中是纨绔子弟,闲散门主的评价了。


    李锦如果演起来,一般人还真看不出破绽来。


    他是直接将刘琦放在了不聪明的评判之下,利用了他的傲气,降低自己的层级,而后顺着他的思路找破绽。


    审讯技巧的一种,没想到被他玩出了新花样。


    按理说,寻常人不太容易上这种当。


    就算案子是自己做的,心里多多少少都会对六扇门和刑部发怵。


    只有早已经习惯了抄近道,走近路,将用钱摆平一切,当成是理所应当的这一类人,才会在当下,用惯性思维的方式,咬上李锦的鱼饵。


    刘琦只要上钩,那他接下来说的话,都会是真话。


    时间点点滴滴,李锦一边笑意盈盈地摇着手里的扇子,一边瞧着刘琦的面颊上的神情,从不屑渐渐变成惊讶,而后陷入深思。


    他沉默得越久,说明背后的事情越大。


    李锦不急,不催。


    一盏茶,一刻钟,就坐在那里,等着刘琦一个人权衡利弊,而后得出来一个依然可以侥幸逃脱的结果。


    眼前这奇怪的对峙,让国子监祭酒,以及站在周正身旁的陈惜,完全不明所以。


    两人对视了很久,也猜不透李锦的用意。


    直到刘琦目光转向别处,抬手挠了挠头,李锦眉头才稍稍动了一下。


    鱼上钩了。


    刘琦抿着嘴,看着他的面颊,小心谨慎地问了一句:“殿下当真可以摆平?”


    李锦点头,看着他的面颊:“你摸着怀里的银子,想想有什么是它摆不平的?”


    他勾唇浅笑:“你们家游离朝野之外又不是一天两天,本王方才说的是真是假,你不是早就已经尝到了甜头了么?”


    李锦抬手,指着眼前的刘琦:“你出钱。”


    而后,又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心口:“我办事。”


    他笑起:“天经地义!”


    话虽如此,但李锦捏着扇子的力道重了几分。一把黑扇,在他手里越摇越慢。


    刘琦越是犹豫,越是蠢蠢欲动,李锦眸子里的光越是炽热,越是吸引。


    面上,他笑得和风细雨,璀璨温暖如天光拂面,但只有金舒和周正明白,此刻的李锦,怒火中烧,箭在弦上。


    他几乎不怀疑,就是眼前这个要学识没有学识,要本事没有本事的人,在国子监里兴风作浪,干出毒杀同窗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来。


    原本应该是大魏最高学府的地方,原本应该为天下培养人才的地方。


    短短六年而已,竟然让太傅苏宇,搞成了这一副乌烟瘴气的模样。


    半晌,刘琦终究是抵不过这如此简单就能脱罪的好事儿,站在李锦的面前,点了点头:“言之有理,言之有理!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人,那我便放心了。”


    “没错,我买的钩吻,我放的钩吻,他就是我毒死的。”他搓了搓手,“他家要多少钱,我出双倍,事成之后,许给六扇门白银万两。”


    说完,刘琦还不屑地摆了摆手:“我不缺这点钱。”


 第102章 杀人藏尸为所欲为


    刘琦的话,没能将李锦激怒,倒是让金舒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你!”


    见她火上心头,李锦猛然抬手,拦在金舒面前。


    那自下而上投来的警告目光,只一瞬,便让金舒恼怒的情绪咽了回去。


    她咬着唇,看着刘琦,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你以为六扇门,是万两白银能打发的么?”


    李锦一愣。


    刘琦也愣了一下。


    他看着金舒确实愤怒的模样,笑了起来:“没想到啊,六扇门的胃口还挺大的啊!”


    意识到自己没控制住情绪,险些坏了大事的金舒,深吸一口气,往后又退了一步,退到了周正的身后。


    她压低声音,凑在周正身旁说:“周大人,你得拦着我。”


    周正点了下头,小声回应着:“你若是再激动,我就用手刀打晕你。”


    一句话,让金舒的怒气消了一半,瞧着他一本正经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抬着眉头赶忙摆手摇头:“大可不必,大可不必!”


    可周正满脸都写着大义凛然:“没事,就一眨眼的功夫,不疼。”


    “醒来疼啊周大人。”金舒蹙眉,叹了口气。


    身后这一来一回几句话,让坐在那,原本也已经怒火烧到头顶的李锦,吭哧一下就笑了起来。


    转过脸,瞧着身后两个人,嫌弃地瞪了一眼。


    好在效果是好的,见李锦放松地笑了,刘琦当真坚定不移的信了他的鬼话,也咧着嘴笑了起来,一副“都是自己人”的模样,大手一挥:“那就白银两万两!”


    “倒是大气。”李锦拿出一副兄弟情谊,收了扇子,探身向前问道,“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杀他,总有个由头吧?”


    “说的仔细点,我也好作假绕过去。”


    说到这,刘琦从一旁自己搬了把椅子,直接坐在了李锦的面前,也学着他探身的样子,手肘撑在自己的膝盖上,嫌弃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就前几天,我们两个去了一趟太傅的府里。”说着,刘琦呸了一声,“太傅出了几道题,说是天下实事,让谈谈看法。”


    “他苏子平,一个小小商贾的儿子,居然也敢在太傅面前高谈阔论,头头是道,什么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吹得那叫一个不着边际。”


    刘琦一声冷笑,睨着李锦:“你我都是京城出身,虽然我不是皇亲国戚,但都是根正苗红,我跟太傅的儿子,那都是一起吃过饭,一起读过书的兄弟,他苏子平算个屁啊!”


    “一点小小的能耐,就在太傅面前班门弄斧,还得了太傅的赏识。”他顿了顿,“呸!什么玩意!”


    眼前,李锦依旧笑面如花,他点着头,轻笑着问:“所以,你就把他杀了?”


    却见刘琦嘿嘿一笑,一副骄傲的样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杀了。”


    他丝毫不见丁点的懊悔,反而是一副荣耀的姿态,向面前的所有人展示着他的功勋:“这种平日里手脚不干不净的人,怎么能让他呆在太傅的身旁呢?光是想想,我就觉得恶心。”


    听了他的话,李锦坐正了身子,深吸一口气:“你是怎么把钩吻放进药包里的?”


    “那简单。”他笑起来,“王爷运作的时候,这个地方可以放心。”


    瞧着李锦稍显冰冷的面颊,刘琦还以为他是不信,忙说:“嗨呀,其实就是那家伙平日拿药的药铺里,抓药的学徒,我给了他十几两银子。他就‘恰巧’看错了药,‘恰巧’手一抖,‘恰巧’放成了钩吻。”


    刘琦咧嘴一笑,嘴里啧的一声:“就这么‘恰巧’,他死了!”


    睨着他的面颊,李锦了然地点了下头:“那藏尸呢?”


    说到这里,刘琦明显滞了一下,面颊上荡过一抹疑惑的神色:“这事情说来也怪啊,他吃了药之后,那天没去上课,我怕事情暴露,我也同先生称病,去了他南监的破窝棚。”


    “那时候他已经死了。”刘琦冷哼一声,“这个人平日里手脚不干不净的,我们都知道他偷东西,还在院子里埋个箱子藏着。”


    “我就顺水推舟,把他箱子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倒出来,把他放了进去。”他歪了歪嘴,“就是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死了两天的还挖出来挂起来,我听说的时候吓一跳,还以为他诈尸了。”


    李锦看着他得意扬扬的模样,半晌,深吸一口气:“行了,我知道了。”


    他摆了摆手:“你走吧。”


    那模样,自然而然,让屋子里除了周正之外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就连站在一旁许久的陈惜,也有些站不住,他满脸诧异地刚要上前,就见周正抬起手,拦在他身前。


    陈惜面颊上格外不解,他抿了抿嘴,不顾周正的阻拦,依旧往前走了半步:“靖王殿下!”


    他错愕,震惊,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做,为何与父亲心中写的那个靖王李锦,有如此差距?可谓是判若两人。


    李锦却头也不回,捏着自己的鼻子根,闭着眼冲着刘琦摆了摆手:“走吧。”


    而刘琦迟疑了一下,拱手,笑嘻嘻行了个礼:“不瞒殿下,我当时藏好了尸体,出来的时候,正好被梵迪那崽子给瞧见了……”


    “本王会处理,你不用管。”李锦放下手指,睨着刘琦谄媚的笑脸。


    仿佛是吃了定心丸一样的刘琦,此刻忍不住喜上眉梢,腰弯成了九十度,嘴咧得老大:“有劳靖王殿下了。”


    那礼节,比来的时候标准多了。


    看着他嚣张跋扈就要离开的背影,陈惜抿了抿嘴,推了一下周正的胳膊,目光依旧落在李锦的侧颜上:“殿下,您……”


    话音未落,刚刚迈出门槛,迈了一步的刘琦,被自天而降,带着面具的白羽一掌劈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白羽将挂在身后的绳子取下,冷哼一声,三两下就给了刘琦一个五花大绑。


    这一幕,让屋内还想要据理力争一番的陈惜愣住了。


    “抬给冯朝,让他送到天牢里,好好伺候伺候。”李锦看着地上的刘琦,冷冷地说。


    而已经习惯了这种出其不意的金舒,直到现在才忍不住吐槽出两个字来:“腹黑。”


    李锦扫了她一眼,也不气,淡笑着将目光落在了焦急万分的陈惜身上:“陈大人,梵迪在何处?”


    陈惜一愣。


    “这案子,没完。”李锦说。


    他的手边,沈文打探了一整晚的,有关梵迪的那一页上,写着清楚明晰的四个字:查无此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前男友是恐怖游戏boss /小岳岳去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