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娇妻白嫩肥臀高高翘起——重生之暖暖的幸福叶穹

第62章 你一笑女儿身的痕迹就很重了


    案子结了,本该皆大欢喜。


    但却因为李锦这一句“好好聊聊”,让金舒提心吊胆,心中不踏实。


    李锦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回到六扇门后,竟也不再提这聊聊的事情了。


    他看着金舒整理好的案件纪要,将它放进了自己身后的博古架里。


 文学

    抬眉,睨了她一眼:“随我来。”


    金舒怔愣片刻,跟上了他的脚步。


    院子里,众人的目光之中,严诏背手而立,严肃的气息恍若一道气浪,灼灼逼人。


    六扇门暗影,七个带着相同图案的玉佩的人,在金舒的眼前站成了一排。


    严诏一脸严肃地,从李锦的手里接过一个扁平的盒子,看着恭敬立在面前的金舒,将盒子,与仵作房的一大串钥匙,一并交到了金舒的手里。


    在金灿的阳光之下,她看着扁平盒子里全新的,精致的,刻着“尸语者”几个字的一套工具,在众人的掌声中,正式成为六扇门仵作房的“金先生”。


    严诏睨着她带笑的面颊,却凑在她耳旁,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别笑,你笑起来的时候,女儿身的痕迹就很重了。”


    一句话,金舒仿佛被人噎了一嘴,当即白了脸,什么开心,什么欢乐,顷刻间荡然无存。


    她抿着嘴,带着惊恐的神色,抬眼瞧着严诏,这个一向是冷着面颊,严肃得仿佛冻结了空气的老者,脸上写满了“别以为你能忽悠住我”的友善字样,微微仰头,勾唇浅笑。


    看着他的笑容,金舒都要哭出来了。


    反转来的太快,简直猝不及防,她本以为是开开心心的入职招待,没想到转眼就变成了修罗场。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她是怎么寒暄着同这群人打招呼的,金舒都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自己扯了个借口,慌忙溜回了仵作房里。


    小河流水,池塘碧波荡漾,严诏站在池塘边,悠闲地喂鱼,瞧见她走进来,也不回头,清清淡淡地说了几个字:“回来了?”


    金舒抿了抿嘴:“嗯,回来了。”


    而后,五米的距离之间,再听不到半个字眼。


    严诏不急,一点一点地喂鱼,等着金舒先开口。


    他这个样子,让金舒心中格外忐忑,踟蹰了又踟蹰,思量了又思量。


    这种事情该怎么问?她翻遍了脑海里的各种戏本,也没找出来个范文的。


    干脆,直接问算了!


    在严诏手里最后一点鱼料都投下去之后,金舒皱着眉头,磕磕巴巴地开了口:“大人……那个,还、还、还有谁……”


    严诏睨了她一眼。


    这金先生,面对死人的时候口齿清晰,干脆利索,怎么当着他这个活人的面,就突然秃噜起来了?


    他笑起,睨着她的脸:“没了。”


    金舒一愣。


    她看着严诏拍了拍双手,把鱼料的残渣擦掉,一语双关般的感慨:“没了啊。”


    严诏稳如磐石,不慌不急。


    金舒七上八下,心中咆哮。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闲工夫双关!


    见她欲言又止,严诏恢复了往昔那张冷面孔,轻笑一声:“别担心了,没有人。”


    “你得感谢你自己足够优秀,才保住了你的脑袋。”说完,他转身往里走,“跟我来。”


    听到这句话,金舒深吸一口气。


    她可从没有如现在这样感谢上苍,让她喝了一碗兑水的孟婆汤。


    这要不是因为自己那法医学学的好,恐怕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古人诚不欺我,学好数理化,吃遍这天下。


    可就算如此,被严诏看穿身份的金舒,依旧是霜打了茄子,呲牙咧嘴的跟在他身后,迈进了正堂的门。


    谁知,这个不苟言笑的大仵作,将桌上一提包好的点心,伸手递给金舒:“御膳房的点心,拿去!”


    依旧是那张严肃的面孔,依旧是那冷飕飕的模样。


    金舒愣了许久,才明白这点心的用意,她咧嘴一笑,抬手接过:“谢谢师父。”


    却见严诏挑着眉头,嫌弃地咂嘴:“不都说了,别这么笑,当心身份暴露。”


    说完,又加了一句:“放心地吃,你弟弟的那一袋在这里,别老想着给他留,小孩子甜食吃多了坏牙。”


    眼前的金舒,嘴里一边嘟囔知道了,脸上却依旧是笑成了花。


    站在仵作房的院子里,吃着手里御膳房的点心,她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


    金舒决定将这些日子里的所见所得,写一封信,带着她的感激与思念,寄给曾经给了她无数帮助的定州知府刘承安。


    决定归决定,她屁股还没坐下,就被周正喊走了。


    门主院里,李锦看着桌上大宣纸上,十二个不同的图案,凝重成了一尊石像。


    鸟的图案下,写着刑部尚书许为友的字样,可除了许为友,那还剩下十一个不明身份的存在。


    李锦目光盯着眼前的图,犀利得如一把刀。


    看着李锦一个人较劲,金舒站在那,半晌,抬手轻咳一声:“属下有些见解。”


    李锦闻言,头也不抬:“讲。”


    “方青一案,他夜晚送出的信去了哪里,以及梵音一案,水银的来源至今不明。再加字条上所言的有人在指引,我觉得方青和梵音的案子,有并案侦查的可能性。”


    方青案门口的“序”字,梵音案盒子里的“十”。


    以及穿在这些案子中,若隐若现的印花图案,都在提示着她和李锦,这可能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连环案。


    他们查到的只是表象,他们尚未深入里象。


    李锦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金舒说的这些,他已经隐隐有了自己的推测。


    这张网上的人,虽然被他抓到线索的还不多,但都无一例外的指向了一个方向:六年前的案子,以及现在的太子。


    李锦深吸一口气,左手捏着那张图纸,往右一推。


    那纸仿佛有灵性一样,卷成了筒,滚下桌子,落在一旁地上一大摞的图卷里。


    他拍了拍掌心的灰:“我们走。”


    他说:“夏小武的案子还没完。”


    闻言,金舒诧异地抬头:“没完?”


    “案子是结了,但收尾的事情还得做。”


    金舒诧异:“我去就好了,门主没有必要亲自前往。”


    寻常收尾,不过就是向被案件波及到的其他人,简单描述一下案子的模样,消除担忧,令生活回到正轨。


    这些事,金舒也能做。


    可李锦一脸笑意,从书案后转了出来,手掌拍在她肩头上三下:“我们是搭档,你别想着擅自行动。”


    他睨着金舒的面颊,嘴角扬起,笑得特别真诚。


 第63章 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这话,倒是把金舒给说懵了,她有些不解,睨着李锦的背影,脱口而出:“门主,您该不会有断袖之癖吧?”


    李锦一滞,愣愣的回过头。


    断袖之癖?


    周正的呼吸都卡住了。


    李锦嘴巴一张一合,震惊的看着金舒天真的模样,眼角一个劲地抽抽。


    他本意是让金舒跟着自己,这样能避开六扇门的一众高手,不至于暴露了身份。


    怎么到了这个女人的耳朵里,就歪成了这个模样?


    李锦抬手,垂眸,揉着自己的鼻梁根,语重心长:“金先生,你是不是没有朋友啊?”


    见金舒愣在当场,李锦一声长叹,摇了摇头,甩开扇子先走了。


    迷迷糊糊的金舒,瞧着他的背影,抬眼扫到了周正那诧异的模样。


    “周大人?”她唤。


    猛然被拉回当下的周正,拧着眉头,清了清嗓子:“没事,没事。”


    “你也觉得门主怪异吧?”金舒歪了下嘴,埋怨道。


    “嗯。”周正点了下头,“我也是第一次见,说王爷断袖之后,全身而退的。”


    金舒一愣:“还有大卸八块的?”


    就见周正若有所思,面色凝重:“想来,坟头草已经两米高了。”


    他边说,边抬手比划了一下草的高度。


    京城嘉惠坊,夏府。


    金舒将前因后果一一讲给了夏开诚,坐在一旁时不时补充一两句的李锦,自始至终都没有表明自己的王爷身份。


    他就那样看着不善与人打交道的金舒,磕磕巴巴地将案子讲出来。


    与金舒认识了两个月的时间,她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李锦一清二楚。


    而这个不擅长当中,尤其不擅长被人注视,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


    李锦看着杯子里的毛尖,听着她费尽心力的叙述,不知为何,心底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


    一股“谁让你说我断袖之癖”的报复感。


    从夏府出来,已经是夕阳西下,大片的火烧云下,是被夕阳淡红的光芒笼罩的京城大地。


    繁华闹热的京城西市,与这里仅仅隔了一个坊墙的距离。


    拜别了夏开诚,金舒仿佛卸下了压在胸口的巨石一样,长长的出了口气。


    “先生这样不善言谈,日后会讨不到媳妇欢心的。”李锦调侃着,心情大好地往车边走。


    金舒白了他一眼。


    说什么讨不到媳妇欢心,这话从没媳妇的人口中说出来,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周正的马车停在门前,李锦还没来得及上车,就听见了咯噔咯噔的马蹄声。


    掺杂着叮当作响的清脆铃音,吸引了李锦的目光。


    他回过头去,看着街角的另一端,渐渐行驶过一辆穷奢极欲的夸张马车来。


    他蹙眉,有些好奇的望过去。


    却见这辆车,渐渐放缓了前行的速度,慢慢的停在了李锦的车旁。


    大红的车身,垂遮帷帘,绣云锦图案,四周垂缀丝穗,就差把“有钱”二字,硬生生写在上面了。


    他诧异地瞧着,就见车里的人撩开垂帘,也诧异地望着他:“靖王殿下?”


    “宋甄?”


    绛蓝色衣衫的宋家公子,滞了一下,探头瞧了一眼夏府的匾额,目光在周正和金舒身上扫了一圈,眼眸微垂:“殿下可是为了夏家老爷,凭空多出来的那个娘亲一事?”


    李锦眉头微皱,没有回答他的话。


    这个宋甄,怎么连六扇门办什么案子,都了如指掌?


    他沉默片刻,问道:“宋公子之后有约?”


    此刻,宋甄已经从马车上下来,向着李锦恭敬地行了个礼:“有约,殿下可否送我一程?”


    说完,他摆了下手,那穷奢极欲的马车,便从他的身后缓缓而行,消失在前面的街巷里。


    这一番操作,便是有话要同李锦讲一讲的意思了。


    睨着与自己一般年岁的宋甄面颊,李锦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就好似照镜子一般,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他睨着远去的马车,笑道:“宋公子品味倒是独特。”


    看着马车消失在拐角,李锦撩开车帘,转身往车里进:“既然如此,公子便上来吧。”


    “到东市便可。”宋甄恭敬笑言,“再往里,人多眼杂,于殿下不利。”


    李锦轻笑一声,人多眼杂,原来如此。


    看来宋甄是要去见特殊的人,谈特殊的事。并且,那个人还与李锦有些关系,有些牵扯。


    “本王倒是小看了宋家,竟与大魏各路官员都有些交集。”


    车内,宋甄儒雅地坐在靠车帘的位置,笑意盈盈:“小人手里产业颇大,京城业态,有半数均有涉足,其中有不少是贡品,便与官员们有些熟识。”


    “太子呢?”李锦摇着扇子,眼眸笑成弯月。


    “也熟。”宋甄颔首,如实作答。


    李锦瞧着他这儒雅书生的模样,体会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感。


    像极了他自己。


    那股不那么真实,带着一张面具,看似亲近,却若即若离,拒人千里之外的“假”的感觉,虚假的假。


    宋甄微微垂眸,看出了李锦心中所想。


    他思量片刻,拱手,郑重其事地直说:“小人世代经商,见过的皇家子弟也非寥寥几人。”


    对李锦这样不会轻易拿出信任的人而言,直截了当的谈利益,才是上上策。


    宋甄轻笑:“但小人手里的筹码有限,要谨慎押注才行。”


    马蹄声清脆明朗,车轱辘悠悠向前。


    李锦收了扇子,双手抱胸,话里有话:“宋公子与本王两次相见,竟次次都在避重就轻,一句真言也没有。”


    说完,他睨着宋甄,勾唇浅笑,不再开口。


    谁知,宋甄不疾不徐,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他注视着李锦,满是赞许:“小人可是相当看好靖王殿下,若有必要,小人会助靖王殿下一臂之力。”


    若有必要,也就是说,眼下没有必要了。


    李锦一点都不客气,抬着眉毛瞧着他:“是太子殿下给的优惠不够?还是宋公子想把京城的产业再吞一半?”


    “都有。”宋甄丝毫不避讳,看着他,眼眸中透出一抹光亮。


    与方才那假惺惺的样子不同,这一刻,宋甄的欣赏与期望,是发自内心的。


    以至于在李锦试探他是不是太子党羽的时候,他竟然丝毫不见迟疑,直接承认了。


    瞧着他真诚的样子,李锦怔愣的片刻,竟不知下句话怎么开口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娇妻白嫩肥臀高高翘起——重生之暖暖的幸福叶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