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的爱已能够让你一个人--那晚他让我欲罢不能

“人皇,贫道选择留下!”    最终,    羽翼仙还是做出了选择,随后他解释道:“贫道深知人皇的本事,那截教赵公明道友、三霄道友都是因为人皇而做出的突破!”此时正值高峰期,其他车厢上车的乘客比较多。

  唯独那个年轻少fù所在的这个卧铺车厢却比较冷清,因为是新加的车厢,反而却没有什么人购票,只有零星的两三个人上车之后就消失在了自己的小单间内。

  本就格外关注少fù的老李,自然知道她进入了哪个车厢,在进行完正常的巡视任务之后,老李朝着少fù所在的车厢走了过去。

  “来,过道的乘客把腿收一收。”老李好不容易穿过了拥挤的硬座车厢之后,顿时眼前一亮,扑面的异味也消散一空,来到了清爽的卧铺车厢。

  整个车厢的走廊空空dàngdàng的看不到一个人影,仅有的几个乘客也在自己的铺位上休息,安静的氛围与隔壁的硬座车厢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应该是在这节车厢吧?”老李嘴里嘀咕着,一路朝前走去,目光不断的在各个单间中不断的徘徊,寻找着那个少fù的身影。

  “放开我,求你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难道不在这里?”已经走了一半的车厢,依旧没有发现少fù的身影,老李有些疑惑,却是在这个时候,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单间传了出来,似乎是那个少fù的声音。

  “不要...”随后便传出了少fù有些低沉的哀鸣声,还伴随着沉重的呼吸。

  听到动静的老李头脑一热,连忙轻声的朝着传出动静的单间移动了过去。


 文学

  在这期间,少fù的声音愈加低沉,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让她发不出声音。

  只见这个单间的下铺上,少fù被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牢牢的压在身下,身旁的地板上散落着被子和少fù的几件物品。

     “臭女人,你最好老实点乖乖就范,要是让人听到了....嘿嘿嘿...”

  说罢,老李就看见男子的手直接覆在了少fù饱满挺翘的胸脯上,狠狠的揉捏了一把,惹的少fù惊叫了一声,脸上满是惊恐,随后便紧紧的用银牙咬住自己的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看少fù受了自己的威胁,男子便更加的大胆,伸出手直接就扯向少fù的三角内裤,瞬间就将之褪到了腿根,露出了下面的光景。

就连少fù光洁的大腿上,也因为男子粗俗的动作印下了几个鲜红的手指印。

  “啊。”事情到了这种境地,少fù显然容忍不了,疯狂的在床上挣扎了起来,可愈是挣扎,便愈是惹得男子更加兴奋,伸手就要褪去自己的裤子。

  无意之间,少fù的目光与老李的视线对在了一起,瞬间她的脸上涌出了惊喜的神情。

  “救我...”

  听到少fù的话之后,老李这才从刚才的刺激场面中回过了神,先不说救她是职责所在,看着少fù委屈可怜的眼神,老李更加心软,不能让人把她给糟蹋了。

  “咳...”

  老李一声中咳,直接把压在少fù身上的男子吓了一跳,直接从她身上翻了下来,滚落在了地板上。

  这个时候老李才看清楚男子的样貌,长得一般,但脸上却是有一道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凶悍异常。

  看到老李是列车员之后,男子慌张的连裤子都来不及拉上,从地上翻了起来。

  “赶紧滚蛋,如果你不想让我报警抓你的话....”

  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老李也不是被吓大的,直接出言威胁。

  刀疤男狠狠的瞪了一眼老李,甚至都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床上的少fù,提着裤子就离开了这个车厢。

  “需要我帮你吗?”老李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才许下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少fù低头看到老李的裤子,微微吃惊,刚才被调戏过后的身体还没有彻底平息下来,少f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彻底填满自己内心的需求。

  “不用...不用....谢谢,谢谢....”少fù脑海中的想法一闪而过,立马夹紧了双腿,但两腿间的黑色还是被老李捕捉到了,顿时心脏一阵窒息。

  看着少fù穿上了小内裤,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坐在那里,老李心里止不住的失望。

  “算了,这个车厢没有什么人,不安全,你被他们盯上了,我带你去值班室吧!”

  “好,谢谢。”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少fù没有了之前的高傲,又是因为被老李救下,心里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随后老李就把少fù安排在了值班室,便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老李走后,少f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这才松了口气,感受着下身的泥泞,眼眶不由的红了起来,刚才的经历让她羞愤难耐。

    常年得不到满足的身体让她的内心被空虚逐渐填满。

  白嫩的小手逐渐覆盖在了神秘的花园上,纤细的手指忙碌起来。

  “嗯,用力……..”

 老李匆匆完成工作,就转回了值班室,那里还有个娇嫩的少fù在等着他开导。

  没想到向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老李再回来的时候,就听见了值班室里奇怪的声音。

  老李走到近前,透过值班室窗户向里看去,眼前的画面让他的那物再次起立。

  “咳咳………”老李假装咳嗽了两声,推门进去。

  少fù吓得干满抽回了手指,但是手指上的晶莹却是明晃晃的提醒着老李刚才发生的事情。

  老李看着少fù脸上的慌张,知道机会来了,可以趁虚而入,迫不及待地将她搂进怀里,“别怕,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

  “嗯……”

  少fù刘诗感受到老李的束缚,先是一惊,可她听到老李说出的话,内心放松了许多,并没有立刻挣脱老李的拥抱,而是感受到老李怀里的安全感,连她自己都很惊讶,被一个陌生男子抱着,会产生这种感觉。

     刘诗看着老李脸上流淌出来的歉意,并没有怀疑他说的话,而是相信他了,默默的点头说,“没事儿,你先松开我吧!”

  “好。”老李看到她没有太大的警惕,知道还有机会,想到值班室等会有人来,不太方便,当即便是开口道,“妹子,这里是值班室,等会有人过来不太方便,会打扰你休息,要不我带你去卧铺车厢,你看怎样?”

  刘诗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点头。

  老李大喜,随即领着她一起离开值班室。

  经过几节硬座车厢和一节餐车之后,老李将刘诗领到了一节卧铺车厢。

  刘诗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节车厢里的铺位上都睡着人,显得比较安静,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这节车厢是我们乘务员的休息室,”李大柱向刘诗解释一句后,把她的行李箱放到行李架上,然后指着一个上铺,说道:“这个铺位是我的,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你把铺位让给我了,你睡哪里啊?”刘诗抬头是看到老李的脸色有点dàng漾,又开始犹豫起来了,建议道:“要不,我把补卧铺票的钱给你,你看怎样?”

  “你先别急。”李大柱在她挺翘的胸部上扫视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到时候,我会找你要的……”

  “那……好吧!”刘诗没有注意到老李眼神里的意味,还以为只是补个票的事情,转身伸手抓着扶梯往上铺上爬。

   忽然,列车晃动了几下,刘诗一个踉跄,差点从上面摔下来。

  老李赶快用手扶着往上推,感觉好软,好有弹xìng,只可惜时间太短暂了,还没有细细体验,看清她的裙内风光,刘诗就已经爬上去了。

  刘诗到了上铺后,脸红仆仆的,就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

  因为,除了刘诗的老公和刚才与她坐在一起骚扰她的那几个猥琐男外,还没有其他男人碰过她的屁股,经李大柱这么一模,还真有点异样的感觉。

  刘诗怕李大柱看见她的窘态,赶紧拉上帘子。

  这时候,车厢里灭灯了。

  与此同时,列车进入了一个很长的隧道,到处黑漆漆的。

  借着黑暗和列车的轰鸣声声,李大柱趁机爬到上铺,见刘诗仰躺在上面,按捺不住地压到了她的身上。

  “我……我要你!”李大柱盯着她的眼睛,向她表白说:“你在上车的时候,我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就答应我吧!”

  “不行,”刘诗继续挣扎着说:“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就稀里糊涂地给了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你放心好了,我是一个好人,我只是喜欢你,对你一点恶意也没有,我只是想和你亲热……”

  李大柱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双手拿住她的两手,嘴对着她的嘴就亲。

  “你起来,不要这样!”刘诗一边转着头,不让李大柱亲她,一边使劲挣扎着说:“放手,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你喊吧,”李大柱不肯松开她的双手,厚颜无耻地说:“这是我的铺位,如果被人听见了,我就说是你主动爬上来找我的……”

  刘诗听了,身体就是一僵……

  李大柱看刘诗停止了反抗,以为她想通了,大手慢慢的松开了刘诗的双手,向着饱满处摸去。

  揉捏了一会,李大柱觉得不满意,又开始撕扯起刘诗的衣服,渐渐地刘诗的白嫩皮肤完美的展现在了李大柱眼前。

  刘诗就那么静静的躺着,两眼无神的看着头顶,任由老李摆布。

  老李看着刘诗的样子,更加助长了他内心的火焰,大嘴覆盖在了刘诗的柔软之上,尽情的享受着期盼已久的美味。

  刘诗虽然停止了反抗,但是身体还是诚实的,不一会,白嫩的皮肤就变成了粉红色,身体开始轻轻的颤动。

  老李察觉到了刘诗的变化,大手开始向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摸索。

她内心是抗拒的,但是身体的选择让她本能的迎合着老李的动作。

  过了一会,刘诗感觉自己的内裤正在被老李一点点脱掉,刘诗想要张嘴拒绝,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口。

     刘诗在老李的笑声中有了一丝丝清醒,,正想开口阻止老李时候,老李却往前一顶。

  “啊……..”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刘诗轻呼出声,但是马上刘诗就发现老李好像并没有进去。

  原来是铺上没有灯光,在黑暗中,老李并没有看清楚,但是老李的火热也是顶到了刘诗娇嫩的相思豆上,所以刘诗才有了那么大的反应。

  老李刚想继续,隔壁铺上的人翻了身,哼唧了两声,吓得老李赶紧趴在了刘诗柔嫩的娇躯上,一动不敢动。

  过了一会,发现那个人只是在做梦,老李才慢慢起身。

  这是刘诗已经恢复了意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结婚了,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情!”

  “嘿嘿,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你跟你老公之间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的和谐,你也感受到了,只有我能满足你,我会好好爱你的!”老李并不理会刘诗的请求,反而一本正经的解释。

  其实老李本身也不想霸王硬上弓,要是身下的少fù配合,那真是不要太舒服了!

  刘诗刚想再解释,老李直接挺动身体,突如其来的饱胀让她瞬间闭上了嘴。

  老李的宝贝实在是太大了,跟她老公的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虽然只是进去了那么一点点,但是那种强有力的充实感让她逐渐迷失其中。

  并且刘诗感觉老李好像并不满足于此,还在一点点的前进,想要完全深入进去。

  老李现在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动,没想到刘诗最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竟然还保持着如此紧致的触感,这种体验绝对是让他终身难忘。

  老李伸出手握住了刘诗丰满的高耸,一点点的压了上去。

  “

  啊…………”

 “老李,你看小电影能不能小点声!”刘诗的喊声吵醒了隔壁正在睡觉的同事。

  老李吓得赶紧捂住了刘诗的小嘴。

  隔壁的同事嘟囔了两句,又打起了呼噜,老李这才慢慢放开了刘诗。

  刘诗一把推开了老李,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下了床,逃离了休息室。

  站在门外,刘诗大口喘着气,胸前的宏伟不停的起起伏伏。还没等她把气喘匀,老李跟着走了出来。

  “你……你要做什么?”刘诗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丰满的双峰。

  饱满的双峰被胳膊挤压的更加突出,深邃的沟壑吸引了老李的目光。

  老李摇了摇头,“这么多人我能干什么!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不会做什么了!”

  刘诗眼中充满着惊恐,真要是回去,可能直接被老李吃干抹净了。

  老李看出了刘诗的担忧,上前抓住了刘诗白嫩的小手。

  “放开!我要喊人了!”刘诗拼命的挣扎。

  老李并没有说话,拉着刘诗走到了餐车,找了个位置让刘诗坐在那里。

  刘诗看到老李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静静的坐在餐车的座位上,看着老李。

  “你应该也快要下车了,在这里将就一下吧!”老李递给了刘诗一瓶没开封的水。

  刘诗犹豫了一下接过了水,她刚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一口水都没有喝过,确实有点渴了。

  粉嫩的樱唇含向瓶口,小口的喝了点水,这才彻底平静下来。

  老李走到刘诗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这一动作让刘诗又绷紧了身体,但是老李坐下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就安静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会,刘诗看见没什么动静,偷偷侧头看向老李,发现老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吓得她赶紧转回了头。

  “你真漂亮!谁要是娶了你真的是太幸福了!”老李感叹道。

  女人的xìng格都是一样的,有人夸她漂亮她就会很开心,刘诗也不例外,俏脸红了红,低声说道,“也没有,你太会说话了!”

  “刚才真是对不起了!你跟我的亡妻长得太像了,我才忍不住的,希望你能原谅!”老李突然说道。

  亡妻?刘诗的小脑袋充满了疑惑。

  看出了刘诗的疑问,老李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照片。

  刘诗接过照片一看,老李跟一个女人站在一起,两人看起来很亲密,那个女人果真跟自己有几分相似。

  “那你妻子……….”刘诗刚想问问老李妻子的情况,火车的汽笛声打断了她。

  向窗外望去,发现自己已经到站。

  老李站了起来,主动帮刘诗拉起了行李,送刘诗下了车。

  刘诗下了车以后送了口气,终于是到地方了,这趟列车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虽说老李后来跟她解释了原因,她也相信了,但是她仍然不能原谅老李对她做过的事情。

  出了站台,刘诗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了司机的地址,就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了后排。

  但没一会,刘诗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睁眼一看,发现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从后视镜里观察自己,两人的目光对视,司机还冲她笑了笑,发黄的牙齿让刘诗一阵恶心。

  她渐渐发现,司机的目光并不是集中在她的脸上,而是在她的胸部,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连衣裙在胸口的地方被撕裂了一些,雪白的柔软大片的暴露在空气中,她这才想起来她的衣服刚才被老李撕坏了,她赶忙双手抓住了衣襟。

  “美女,你说你穿成这样不就是让人看的么,有什么害羞的!”司机看到刘诗的动作意犹未尽的说道。

  “不……不是的。”刘诗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她总不能直接跟司机说自己在火车上差点被人吃了吧!

  “看你这样,是来这边下海的吧!打算去哪里啊!回头我去照顾你生意!”司机猥琐的说道。

  刘诗气的说不出来话,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幸好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出租车司机将刘诗载到她家所在的那条小巷的巷口,刘诗飞快的逃离了出租车。

  刘诗拐了几个弯,走进到一段狭窄逼仄的巷子,这里两边的房子靠得很近,月光七拐八拐地照进来,在石条地上映出惨淡的蓝光。

  刘诗犹豫了一下,看到前面有个房间似乎透出了点灯光,心里想反正路也不长,很快就可以走出去了,于是她快步走了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的爱已能够让你一个人--那晚他让我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