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

年底了,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

一辆被淘汰的二八大杠,运到非洲,就成为一件扎实的生产工具。

一个叫马卡拉的大叔,想给一家老小盖间房,计划着房前要种苹果树,右边要种芒果树,后面要种棕榈树防风,再搞个池塘养鸭子。

他为赚房钱天不亮就要出发,去50公里外的镇上卖炭,十几麻袋炭,运输工具只有一辆自行车。

乡间土路崎岖不平,遇上大坡得咬紧牙关发力才能把车推上去。

路上还碰到几个“炭友”,大家都骑同款自行车,摞着比人还高的木炭。

就靠这样一辆辆皮实耐用的二八大杠,他们赚了钱,买了食物,盖了房屋,过上了还不错的日子。

自行车到了非洲,俨然有五菱宏光小货车的气质,能载客能送货,养家糊口都靠它。

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图1)

很多被淘汰的国产二八大杠,运去非洲,受欢迎程度不亚于超跑在国内的地位。

超跑只能炫富,聪明的非洲人靠自行车致富。

在布隆迪,自行车是香蕉运输工们的好伴侣。500斤香蕉挂车上,动辄要骑十几公里。

中国载重自行车,在非洲成了超级疯狂自行车,扛500斤香蕉还狂飙100码下坡,刹车只是摆设,因为他们觉得这违背了骑士精神。(危险,请勿模仿)

卢旺达的居民也用自行车来运水。博主@小龙闯非洲就曾在卢旺达看到一辆运水的自行车,车胎快磨平了,车座和脚踏板也没了。但硬是能运。

聪明勤劳的非洲人还用自行车拉客赚钱,他们为乘客安装了舒适坐垫。起步价1块,每拉一趟活至少能赚2块钱,就这样一点一滴撑起了一个家。

二八大杠这么好使,上哪去弄一辆?

有的非洲公司把二八大杠当年终奖发,领到自行车的员工会引来街坊邻居的围观。

更多人得自己掏钱买。在非洲,买辆新车不便宜,二八大杠要1000-1300元人民币,相当于当地人3-4个月的工资。就是二手山地车,也得800元人民币。

这么贵的车,也得按照非洲老乡审美来,买来接着就是一顿爆改。

黑黑的车身太不靓了,立马刷上新漆,大红大绿配色搞起来,青春洋溢。

除了造型要出众,功能上也得艳压群车。

转向灯、雾灯、大灯全安上,闪闪惹人爱。闪还不够,再安个喇叭,滴滴一阵响,倒车镜上留下路人羡慕的脸。

这么多自行车,难免有点磕磕碰碰,非洲的自行车维修业可真是片蓝海。在卢旺达,补一次车胎要5-10元,修车行一开门就从早忙到晚,老板也是从早赚到晚,盆满钵满。

一些小桥下面还有自行车洗车场,服务相当到位。洗车工把车身洗得一尘不染,链条和齿盘也要刷得干干净净。

洗车场的员工大多是小孩,洗一辆赚三块多,有些来讨生活有些来赚学费。

在非洲,有钱买辆自行车就能赚钱,没钱修理、清洗自行车也能养家。二八大杠,就是非洲人的财富密码。

他们能把自行车用出花来,得益于咱中国制造的超高性价比。

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图2)

自行车这个舶来品,初到中国时可是件洋货。溥仪16岁那年收到一辆自行车礼物,从此成为自行车狂热粉。

为了骑车方便,他下旨锯掉了宫里几百年的门槛,御花园也改成车棚,放他后来收藏的20多辆自行车。

1950年,天津自行车厂研制出新中国第一款国产自行车。当时工人们心里憋着一口气,四亿人口的大国,不能连辆像样的自行车都造不出来吧

第一批十辆试制车下生产线,为测试新车好不好骑,工人们负重200斤骑着车从天津往返塘沽。没想到新车又轻又快,蹬起来俩轮子像翅膀在飞,于是他们给新车起名叫“飞鸽”。

北方有飞鸽,南方则是凤凰和永久的主场。

当时上海结婚彩礼讲究三转一响,其中一转就是凤凰牌自行车。新娘子要坐在后座上,再带块手表风风光光嫁过去。

初代自行车车轮直径是28英寸,有高高的横梁,所以叫它“二八大杠”。

1957年,永久公司研发出第一辆26英寸自行车,车身小巧还没了横梁,姑娘们穿裙子也能骑车了,很多女性开始学自行车。

不过在当时想买自行车不容易。光有钱不行,还得有票,竞争程度不亚于如今的北京机动车摇号。自行车属实太金贵,买完得抓紧去派出所备案,万一丢了好找回来。

王连增老人是位票证收藏爱好者,除了常见的粮票布票,还有稀罕的自行车票、缝纫机票,加起来有两万张。

老人1954年参加工作,到1965年工作了11年才分到一张自行车票,攒了小半年工资终于买上自行车,这辆车他骑了20多年。

自行车之于国人,曾经也是谋生手段。一辆自行车,见证一代人的奋斗史。

90年代东北下岗潮,有些工人改行蹬倒骑驴拉活。正常三轮车人在前厢在后,改装后的倒骑驴厢在前人在后。

不止能拉货、载人、搬东西,还能摆摊卖烤鸡架和小吃。在那个年代的东北,一辆倒骑驴养活一家子人。甭管多苦多难,蹬上自行车日子就得朝前看。

白衣飘飘的年代,大家都有太多与自行车相关的美好回忆。

2019年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出现一支自行车方阵,屏幕前好多八零九零后脚跟一疼,无数回忆被唤醒。

后来自行车越做越轻便,成为学生上学必备的交通工具。

放学路上,男孩子弓着腰站起来疯狂加速,肥大的校服被风灌满后背鼓起大包,这里面装着的大概就是少年气吧。同学间还会炫耀:“我的死飞比你的山地更酷。”

随着时代发展,大家对速度的要求越来越高,单车变摩托,出行开汽车。

但自行车学会了就忘不了,骑自行车的感觉爱上了就放不下。

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图3)

新中国成立时,自行车年产量不到两万辆,截止到2020年,中国生产了7527.5万辆,其中6029.7万辆出口到世界各地,全世界70%的自行车都产自中国。

疫情期间,欧洲的ian villa从电商平台下单了一辆中国自行车,不到10天就拿到了货。

收到自行车他很惊喜,产品质量好物流配送快,他感慨说这不是运气,是事在人为。

没错,远在亚欧大陆另一端的义乌商贸城,商家为让世界人民尽快骑上自行车,忙得不可开交。

傅强老板手机里的信息像狂风暴雨一样袭来,订单一条接一条。自行车厂里500多个工人加班加点,开足三条生产线组装出口用自行车。

从浙江义乌到西班牙马德里,60多个中外司机合力连接起13052公里的距离。

路途虽遥远,但没有中国自行车到达不了的地方。

自行车是代步工具,也不止是代步工具。60年代它是美好生活的象征,80年代它是青春的符号,现在它以中国制造的身份在海外翻红,伸手能赚到外汇,反手能交到朋友。

在我们吱扭扭的自行车年代,提案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23个国家中,有11个来自非洲。

如今咱们高铁总里程世界第一,中国速度令世人惊叹。一带一路这条致富高速路上,咱也没忘了带上非洲兄弟。帮兄弟们骑上自行车,追汽车赶火车。

从小家,到大家,非洲朋友的致富路上,从来少不了中国自行车。

事实上,非洲大地上的中国元素远不止自行车,20年间里,中国在非洲建设超过13000公里公路铁路,距离相当于从漠河到三亚跑3趟不止。

非洲自行车是咱造的,自行车跑的路也是咱建的。

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图4)

风雨同舟,守望相助。相信不远的将来,非洲朋友们也要自行车换成大摩托了吧。

毛豆课代表: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上的我,简直是整条街最靓最幸福的崽。欢迎和我们分享你与自行车最难忘的回忆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中国中产在为年终奖焦虑,非洲中产在为攒一辆自行车钱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