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睡完就跑……走动时还恶意地在体内顶弄

侯庆接了这个差事,一跑就是六年,一直到前段时间,齐王来到村中招募护卫,只要成为了齐王的护卫一个月就是有五贯月饷。


    五贯呀,那就是五千文,那就是五百次的往返,侯庆心动了,和侯庆一样心动的还有他们整个村庄中的青年,跟着一群青年就结伴来到了长安城前应募那位齐王的护卫。


    而那位齐王选拔护卫的方式很奇特,居然就是跑步,留下跑得最远和最持久的五百人,说真的,这个侯庆在行呀,所以侯庆成功的排名第一百三十二位,光荣的成为了齐王五百护卫中的一员,而侯庆的村子中也就只有侯庆一人成为了齐王护卫。


    齐王为人真的很好,被选上之后,齐王就直接发了一个月的月饷五贯钱,当侯庆将这五贯钱送回家之后,整个村子的人都投来了羡慕的眼神,这让侯庆一家感觉自己的腰杆都直了一些。


 文学

    不过,来到了敦化坊护卫营的侯庆,一开始也是不适应的,怎么说呢累倒不是很累,早上出来跑个步,跟着回去吃早餐,早餐吃完就是训练,训练也不是很累,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要动一动,就会有教官用小树枝抽你一下。


    疼还是挺疼的,但是最要命的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呵呵其实一动不动就站军姿,要知道,站军姿那是军人的第一课,而且军姿可以说它是一切军事动作之母。同时,军姿中也蕴含了很深的意义。


    只是这站军姿是真的很痛苦,军训过的兄弟们一定清楚,全身哪里都难受,所以这第一次站军姿侯庆就快有点忍受不了了。


    而让侯庆忍受下来的不是别的,是中午的伙食,羊肉,猪肉还有骨头汤,吃完之后还会给一个水果,我的天呀差点没有让所有的护卫都给幸福死都是农家子弟,自己家过年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呀!


    所以虽然站军姿很熬人,但是为了这一顿午餐和晚餐,就是死在这里也是值得的。


    好在很快侯庆就开始适应了这里,训练也从站军姿开始慢慢的变化,弓箭,刀枪,战阵也开始一一的训练,甚至有的时候,侯庆不感觉自己是一名护卫,而是一名军人。


    只是这个想法仅仅只是在侯庆的脑袋中一闪而过,因为侯庆只想按照现在的生活来,至于是护卫还是军人,和他有关系么?


    木哨之声刚刚响了不到三分之一柱香的时候,五百名护卫已经全部都穿好了衣服来到了场地之中,薛仁贵微微得点头表示了自己的满意。


    随后火生大喊一声:“跑!”


    跟着五百名的护卫开始绕着敦化坊跑了起来,这是早餐前的运动,等跑完了之后,吃过了早餐,今天的训练才会正式开始。


    于此同时,我们的齐王殿下,也终于从床上醒来了,今天的李佑本来的行程是要去马蹄窑看烧砖的,不过李佑却不会想到,他很快就要被请到太极殿了,一个莫须有的栽赃,今天要刷新李佑的三观。


    李佑还真的没有见过自投罗网来找死的家伙。


    李佑的大唐


 第一百七一章 邵秋生告御状(求订阅)


    “磕碰!”


    一声清脆的声响响起,一辆马车从大理寺前面呼啸而过,跟着一个男人从马车中骨碌了下来,那声脆响就是男子和大理石地面亲密碰撞的声音。


    男子摸着生疼的膝盖,然后从地上努力的站了起来,起身之后男子就看到了大理寺盘的登闻鼓。


    跟着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不用猜也知道,这为从马车上滚下来的男子就是那个号称《寒菊》是李佑抄袭他的邵秋生,这位邵秋生也是倒了霉了。


    昨天晚上被人恐吓了一顿,那些人告诉邵秋生,让邵秋生去敲登闻鼓去告李佑,当然了,邵秋生也可以不去,但是那些人却将邵秋生的父母家庭住址全部都说的清清楚楚,邵秋生瞬间就清楚了对方的意思。


    此时的邵秋生才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此时的邵秋生对这些人说,自己其实刚刚都是撒谎的,那邵秋生知道,自己那是必死无疑。


    所以邵秋生唯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硬着头皮去敲登闻鼓,如果李佑的《寒菊》真的是抄袭,那么邵秋生也许还能搏一个功成名就,将《寒菊》据为己有,更重要的是,按照邵秋生的分析,这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这位齐王,邵秋生也是知道一些的,浪荡子,长安纨绔并没有说他诗词有多厉害,这也是为什么邵秋生会在小兰面前吹牛的原因。


    “咚咚咚!”


    邵秋生没有再想其他的,直接将大理寺的登闻鼓给敲响了,而登闻鼓一下,马上就大理寺的差役出来查看,随后骑快马飞速入宫禀报李世民。


    宫中大殿之上,李世民正在和朝中百官商讨这国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房玄龄在大殿上和李世民说了一件“枨枨“(g)杀人的事情。


    “枨枨“是民间传说中一种专门取人内脏的恶鬼,据说它们穿着狗皮,有着一副铁爪,每当国家动荡不安,政局混乱的时候,就会出来兴风作浪。


    一开始李世民还不知道枨枨是什么,随后长孙无忌出班向李世民上表。


    “陛下枨枨杀人在《南史·梁纪上·武帝》有记载


    上面曾写:“夏六月,都下讹言有枨枨,取人肝肺及血,以飴天狗。


    说的是梁武帝萧衍这个人比较复杂,他的前半生很有作为,国家大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受到了百官和百姓的一致称赞。


    可是到了执政的后期,他却变得疑神疑鬼,整日怀疑有人要害他,对国家大事也不放在心上。他开始笃信佛教,最后更是到了痴狂的程度。


    他先是出家当了和尚,随后又让大臣们花重金把他赎回来。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渐渐把朝局搞得一片混乱,老百姓身上的赋税越来越高,惹得所有人怨声载道。


    天监十三年,南梁在萧衍的折腾下,已经变得民怨沸腾、叛乱不止,恰在此时“枨枨“出现了。”


    说完,长孙无忌笑道:“鬼神之说向来是荒诞之言,这个“枨枨“当然不可能真的存在,那么到底是谁编造了这个谎言,他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呢?这个谎言出自何人之口,还需要陛下派人去调查!”


    本来房玄龄说出枨枨杀人还让殿中百官有些惊吓,但是长孙无忌一番分析,马上就戳破了枨枨杀人的真假,将鬼神变为了人为,让本来惊吓的百官再次全部恢复正常。


    李世民也马上让刑部联合大理寺调查,就在枨枨杀人事件结束的时候,忽然,大殿外走进一名百骑躬身喊道:“陛下,有书生敲响登闻鼓!”


    “有人敲响登闻鼓?”李世民大惊,跟着连忙喊道:“速速召见。”


    半柱香的时间,邵秋生被带到了太极殿之中而当邵秋生一进入殿中,那边的马周连忙一个惊讶的喊道:“邵秋生!”


    “马师傅!”邵秋生连忙对着马周一个躬身。


    “你怎么敲了登闻鼓?”马周诧异不已。


    看到马周和来人有些相熟,李世民坐在大殿上问道:“马爱卿,你认识敲响登闻鼓之人?”


    马周连忙躬身回道:“陛下,这位是臣在书院认识的一位学生只是不知道他有和冤屈,居然要敲响登闻鼓?”


    “人现在已经来了,问问就可以了!”李世民看向邵秋生问道:“这位学子,你到底有何冤屈要敲响朕的登闻鼓。”


    “陛下!”邵秋生‘扑通’一声的跪倒在大殿之上恳切的喊道:“请您一定为学生做主,学生是真的没有办法经过自己良心的谴责,所以才想着敲响登闻鼓,求陛下个学生一个公道。”


    “朕就在这里,你说吧你到底有何冤屈?”李世民再次问道。


    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邵秋生把心一横道:“陛下,学生于前段时间参加了芙蓉园的游园踏青的诗会,其中学生写了一首诗作,可是让学生没有想到的是,一位皇子居然强抢了学生的诗作。”


    “蛤!”就在邵秋生说完之后,一边的李治看了看邵秋生道:“哎我记起你了,你不就是上次五哥让我将你们喊到我帐篷中的书生不对呀那一次的诗会,就我和五哥是皇子呀,我和五哥可没有抢你的诗作!”


    李治说完,大殿上的李世民就喝问道:“这位学生,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要知道这里可是大唐朝堂,你要是敢在这里信口开河,可知该当何罪。”


    “欺君当诛!”邵秋生此时也只能背水一战,只见邵秋生慢慢的直起了身子道:“陛下,这次学生要告的皇子就是齐王李佑他的那首《寒菊》其实根本就是强取了学生之作,齐王李佑抄袭了学生的《寒菊》!”


    此话一说,朝堂之上嗡嗡之声响起,一些还将李佑停留在以前的那些官员都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哎哟我就说嚒,什么时候浪荡子也会写诗了,原来是抄袭别人的。”


    “是呀,真没有想到,浪子回头都是装的。”


    “这叫什么事情,我还以为齐王真的变好了,不过,这次齐王太着急了,居然强抢别人的诗词。”


    “我就知道是这样,《寒菊》写的这么好,怎么可能是齐王写的。”


    就在朝堂上窃窃私语的时候,李世民则是眼神微微一凌,恶狠狠的看向了邵秋生。


 第一百七二章 李世民的难


    邵秋生诬告完李佑之后,全朝堂就响起了对李佑的质疑之声,没有办法,李佑以前的形象是真的不太好。


    但是李世民和朝堂身上几位知道李佑才华的人,却已经露出了不善的眼神。


    “胡说八道!”


    此时的吏部侍郎权万纪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出来大骂一声,跟着慢慢的走到了邵秋生的面前厉声问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栽赃齐王殿下?”


    “这位官爷我邵秋生敢对天发誓,一字一句都是真实的,如有半句谎言将天诛地灭,没有人指使学生,学生只要一个公道。


    齐王漠视王法,欺压学生,所以请陛下和各位相公一定为学生做主。”


    “好一个天诛地灭!”权万纪微微的摇头道:“这位书生,你会为你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说完,权万纪一个躬身对着李世民道:“陛下这次的事情其实很好解决,只要宣齐王上殿,微臣可以保证,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会真相大白!”


    “哦权爱卿有办法证明齐王无罪?”李世民问道。


    “有!”权万纪十分自信。


    而自信的权万纪则是让一边的邵秋生微微有些皱眉,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官员如此的笃定,难道自己这边有什么纰漏,可是这抄袭的事情,只是两人之间的事情,只要自己死死的咬住,应该不会有什么纰漏呀。


    即使这位权万纪将当时和自己的另外三位读书人给找来,证明自己没有写出《寒菊》,可是自己只要一口咬定自己的这些好友都被李佑给威胁了来做伪证,那也可以浑水摸鱼,所以这位权万纪到底为什么如此的自信?


    只是这个时候思索已经没有意义了。


    很快,就听李世民下旨道:“召李佑进殿!”


    下完旨意之后,李世民宣布休息一会,随后就下了大殿,官员们都来到了大殿外的走廊中,邵秋生也跟了出去,马周将邵秋生叫到了身边。


    “马师傅!”邵秋生一脸委屈的看着马周。


    马周则是看着邵秋生问道:“邵秋生,你和我说实话,那首《寒菊》到底是不是你写的?”


    “马师傅,你要相信我,那首《寒菊》确确实实是我写的,当时写出之后,正好被齐王给看到了,所以他就找了一个借口将带到帐篷中,给了我一百贯,让我将《寒菊》给他,我虽然不舍,但是却不敢忤逆齐王。


    只好将《寒菊》双手奉上。”


    “可是不对呀,我读过你写的诗,要知道你以前写得诗词,可一点都没有《寒菊》的气节呀!”马周眼神微微一凌。


    “这这!”邵秋生有些慌乱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镇定了起来:“那是因为我努力的改变了以前的写法,这首《寒菊》也是耗尽了文气才偶然写成!”


    跟着邵秋生看着马周道:“马师傅,这位齐王不学无术,是整个长安都知道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文采可以写出那样的诗句。


    对了,我那天还不明白为什么晋王殿下会邀请我们去他们的帐篷,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位齐王的诡计,他就是想要抄袭我们的诗句。”


    “这!”马周也疑惑了起来,虽然说马周听说了李佑的文采变好了,但是马周却并没有见过,所以马周对李佑的印象,依旧也是不学无术,所以他对邵秋生的话语有些动摇了,难道真的是李佑抄袭。


    看到马周疑惑了,邵秋生也是终于安心了一些,等下即使李佑来了,只要自己可以将谎言给圆起来,比李佑更加的合理,那么就会有相信自己的人,只要有足够相信自己的人,那么自己就应该能度过这一关。


    只要度过这一关,不管《寒菊》的归属是谁,那么邵秋生相信,自己将名声大燥,一时之间邵秋生感觉自己可能赌对了。


    “嗯!”李世民喝了一口茶水,跟着靠在椅子上问道:“你们对那位书生说李佑抄袭有什么想法。”


    “那是诬告!”李治第一个跳出喊道:“五哥诗才我们都知道,那是《悯农》,父皇可是称赞了很久,我五哥有这样的诗才还会去抄袭他的诗作。


    父皇,儿臣可以肯定,这首《寒菊》绝对是五哥所作,因为我就在身边,五哥将《寒菊》给念出,兕子执得笔要是儿臣有一句假话,儿臣也愿意天诛地灭。”


    “呵呵!”李治的话,让李世民淡淡一笑。


    然后看向了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睡完就跑……走动时还恶意地在体内顶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