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种田之鱼水相欢

突然,满脸潮红的容宸像是听到外面的声音,他听见护士的询问声,病人的脚步声,他甚至听见小黑和小珍的声音。当听到熟悉的声音时,容宸的骚躯蓦的绷紧,羞耻惊恐地呜呜挣扎。男人却兽性地望着他,胯下强有力地继续狠插,操的可怜的容宸唔唔闷叫,害怕被人发现的恐惧和被情敌强奸的屈辱不断刺激着身体的快感,让他高氵朝的骚屄涌出更多的淫水。当我打电话给陈艳娇的时候,电话那头陈艳娇有些慵懒的话语声让我颇为紧张。

我知道,想要拿到尸检报告,这件事情估计只能落在孙吴身上,今天我如果搞不定陈艳红,只怕休想拿到那份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尸检报告。

正是因为觉得这件事情太过于重要,所以,在‘岩柏酒店’等陈艳娇的时候,我的心里觉得非常紧张。

这件事情我绝对不能够办砸,如果办砸了,那就意味着陈倩和林思佳都完蛋了!

 文学



我在大厅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陈艳娇便带着陈艳红两个人从岩柏酒店的门口走了进来。

今日的陈艳娇穿得倒是一身的贵气,一条抹黑丝绸质地的裙子,裙子上是一件塑身的t恤。这一身装扮加上那齐肩的乌黑秀发,还有一副黑黑的墨镜,这等风情和知性形象简直充满了异性吸引力。

在陈艳娇身边的那个女子,应该就是陈艳红,在大厅我一看到陈艳娇拉着一个中年贵妇走进酒店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了旁边那个女子的来历。

陈艳红和陈艳娇果然是从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她们两个人长得颇有几分相似,不过要说美貌,陈艳红可不比陈艳娇逊色。

陈艳红没有佩戴墨镜,穿得也比较保守,她穿着一条紧扎的牛仔裤,牛仔裤托起性感十足的美臀,上身是一件条形的衬衣,衬衣外面加了一件短皮袄。

她的一头秀发早已经被烫成了一卷一卷,玲珑剔透的身姿,那一副自信、灵巧的样子,足以吸引任何男人的注意力。

知道她们来了,我立马朝她们挥了挥手,走过去道:“两位美女,我在这里等你们好久了。”

我故意走过去,向她们热情地挥手,以表明我的态度。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和陈艳娇的那档子事情,陈艳红只怕早晚是会要知道的。

陈艳娇一脸的平静,即便见到我过去也只是很随便地向陈艳红介绍:“妹妹,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起的王浩。今天,他会全程陪着我们。”

对于陈艳娇和陈艳红这样的贵妇,她们根本就不缺钱财,她们最在乎的就是我能够给她们怎样的服务和感受。

为了能够给陈艳红留下一个更好的映像,我说:“放心,今天绝对会给你们不一样的体验!”

说话的时候我还故意鼓了鼓手上的肌肉,向这两位少妇展露一下我王浩的实力。

看到我有些耀武扬威的样子,陈艳红一脸的满不在乎,她撇了撇嘴道:“好不好,这不是用话语就能够说清楚的,还真要真刀实枪地干,是驴子是马拿出来溜一圈才知道呢!”

听到陈艳红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我心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像陈艳红和陈艳娇这种久经战阵的人物,她们又怎么可能会被我一句话给震慑住呢。

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我干脆保持沉默,她们不主动搭理我,我就一个人跟着她们朝预定好的房间走。

当打开预定好的房间门的时候,我真的有些纳闷了。预定的房间居然只有一张床,三个人睡一张床,还要过一夜这可怎么过啊?

我虽然很担心自己再说行外话,但是对于晚上睡觉这种大事情,还是要好好问清楚的。我连忙扯过话题说道:“怎么?难道晚上我们三个人一起睡?

游泳池边,我穿着一条三角内裤,上身腹部显示出六块腹肌,双手上臂凸起的肌肉,也时刻散发出男性独有的魅力。

看着我那么健壮的样子,陈艳红也不忘了夸奖两句:“这点子还真的有些壮啊,我一个人估计未必顶得住他呢。”

陈艳红在揣度我的资本,而陈艳娇早已经试过了我的战斗力,上一次她被我蹂躏成了烂泥,这一次听到陈艳红的话,陈艳娇自然帮我说话:“那可不是,这样的壮男,绝对让你满足幸福。”

“切,姐姐,难道你已经试过了他的火力?”

听到陈艳娇那么说,陈艳红内心有些蠢蠢欲动,不过她还在那里试探性地询问。

她又看了看我,然后说道:“姐姐,不对啊,我看他内裤里鼓起的也不够大啊,他真的行吗?”

陈艳红好像看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一样,听到她们的对话,我突然也有些犯愁起来。虽然,今天晚上是两女伺一夫,可是我也明白,今天我一定要征服陈艳红。

和女人打交道,就要一上去就把她干得满意,只有满意了,到后来她才不会故意没事找事,不听指挥。我犯愁的是,不知道到时候两女一起上,我能不能够掌控全局,将陈艳红这尤物给彻底征服。

眼前的两大美女实在是养眼,虽然我一直在游泳池里和她们交谈、运动,但是我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这两大美女的绝美。

还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陈艳红和陈艳娇这两大美女,还真是各有特色,陈艳红胸型要好看很多,陈艳娇呢臀部要显得丰满一些。

不过两女都有一米六以上的个子,陈艳红甚至有一米六八,这样的一对姐妹花,让我看着不由得,有些血脉喷张。

在洗澡的时候,我总是胡思乱想,一直在陪着她们两人游泳,要不是游泳池里人比较多的话,我可能真想要扑上去好好试一试这一对姐妹花的滋味。

在游泳池里玩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便上了岸,等我把衣服穿好以后,陈艳红居然一个人独自来找我。

一看到是我,陈艳红就非常热情地说道:“王浩啊,看你身体这么壮,平时应该挺爱运动的吧?”

知道陈艳红眼光很挑剔,我回答得也挺谨慎:“是啊,我平日里经常爬山、健身。”

对于陈艳红这种老油条,我一直保持实话实说的原则,我明白对于这些老狐狸来说,只有我每一次说的都是真话,才不会在她们面前露出马脚来。

“哎呀!王浩,我刚好想去爬山,你能不能够陪我一起去啊?”

我没有想到我如此诚实的回答居然正好被陈艳红给利用了,原来她来找我的目的就是想要我陪着她一起去爬山的啊。

当我意识到自己中招的时候,我已经无可奈何,我只好苦笑一声道:“好啊,不过我们要快去快回,毕竟艳娇还在酒店里等我们呢。”

这句话其实是我的托词,在没有和陈艳红发生关系之前,我不想一个人和她待太久的时间,我怕我透露太多的信息,反而会让她看出我的目的来。

“嗯,好的,我们只是去转一转就回来。”

我提出的要求,陈艳红倒是没有多少反对意见,既然相互都约好了,我们两个人便开始去后山爬山。

沐浴后的陈艳红穿着一身齐大腿的锦绣旗袍,秀发微垂,体香浓郁,尤其是走起路来,胸部翻滚、臀部支起旗袍那等风光,简直让我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

有可能她忘了带运动服,我想如果带了运动服,去后山转悠她就不会穿旗袍了。

陈艳红走在前面,我紧紧跟在她后面,两个人一路无话,开始爬山坡的时候,因为山有些陡峭,当我的头向上看的时候,居然可以看清楚陈艳红旗袍下的风光!

陈艳红居然穿成这样,估计,这一次她约我来爬山就是故意的,她故意穿成那样,在爬山的中途她好和我共度美好时光。

越是这样想,我手上的动作就越发有些急促,毕竟眼前的陈艳红,国色天香,难免不会让我有些过于激动。

被我捣鼓了一阵,陈艳红娇喘连连,但是她居然阻止了我的行动,道:“瞧你这么不老实,急什么啊,我们都还没有登顶呢,这里人挺多的,被人发现了可不好。”

我原本以为陈艳红会对我的肆意妄为发火,可她最后的反应让我备受鼓舞,看来我刚才的动作虽然没有成功调起陈艳红的欲望,但是,陈艳红也不反感我那么做。只要知道了陈艳红的心思,下一回,我做事情就有把握得多了。

岩柏酒店的后山,本来还是有挺多游客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午的原因,上午很多人在宾馆睡觉,走在山路上的游客便少了很多。

走在岩柏酒店后山的山道上,我又想起了曾今和林思佳的风流韵事,那一次陪着林思佳陈思佳、吴莉一起去爬山,一起出海,在爬山的时候,林思佳还哭闹着说要做我女朋友呢!想想,现在身边的陈艳红,要论美色的话可丝毫不会比林思佳陈思佳差。

但是,我觉得和林思佳陈思佳待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要舒服很多。眼前的陈艳红虽然很漂亮,她还对我各种勾引,但是我总觉得她徒具美丽的外表,却始终无法让我放松心情。

我始终能够在陈艳红身上看得出各种歪心思,她们都好像是要向我索取,等到她们满足了,还不是将我抛弃在原地?

听到陈艳红有些言不由衷的话,我回答她道:“陈美女实在是太迷人了,让我都有些不由自主了,下一次我会注意的。”

陈艳红多半是希望我夸奖她的,我和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接触得多了,我非常清楚,她们很感性。青春和容颜从她们身上慢慢逝去,正因为这个原因,她们非常敏感,需要男人多夸夸她们长得漂亮。

听到我的话,陈艳红果然很受用,她故意推搡了我一下,道:“讨厌,只要你想,还不是由得你吃?”

我和陈艳红就这样,一边聊天一边爬山,很快我们距离山顶也近了。也许是因为陈艳红的美貌吧,所以,我会愿意陪着她来爬山,不过陈艳红的确没有让我失望,她香汗淋漓的样子,更加漂亮,她的美貌让我根本无法拒绝。

岩柏酒店的后山上种了很多树苗,我和陈艳红一路朝着山顶攀爬,能够看到一路很多稀稀疏疏的树苗。有些树苗显然都是名贵的梧桐和柏树,它们都被园丁保护得很好。

我很惊喜,居然在山腰发现了银针木,这种银针木居然能够在中州这种地方生长?

看到我有些惊奇的样子,陈艳红也挺好奇地道:“不就是银针木嘛,在我小的时候,还经常看到呢。”

听到陈艳红不稀罕的样子,我立马反驳道:“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种银针木在我的家乡西北很常见,能够在中州发现银针木,我突然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你老家难道也在西北嘛?”

我的话似乎打开了陈艳红尘封多年的记忆,她居然和我一样来自西北,只是我们不属于同一个地级市罢了。

“你知道嘛,王浩,其实我和姐姐并不是那么亲。我是说,最起码我们的爸爸是不一样的。”

说到动情处,陈艳红突然聊起了她的身世来。

当登顶以后,我看到身边的陈艳红微微浅笑,微笑的她美得就像一朵璀璨娇艳的兰花。

我不由得想要触摸她,她那绝美的身材,天使般的容颜,尤其是对着阳光微笑的样子,简直就有点女神范。此等美女,我本身又正当年轻气盛,自然难以控制住内心胡乱的思绪。

我有些急不可耐地道:“艳红,你就在这里给我吧,我真的很想和你来一场。”

听到我的话,陈艳红低低浅笑,她似乎非常在意我对她如此痴迷的样子。也许,上了三十的女人,能够看到有男人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都会那么得意吧。

可就算陈艳红再得意,我也不管了,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的脑海里,甚至将陈倩和林思佳都忘得一干二净,我的眼里只有那个低低浅笑,欢乐妖媚的陈艳红了。我想,如果我能够得到她的身体,品味她的极致美丽,也许我便不枉此生。

看着我因为着急而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陈艳红用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说道:“我们再等等吧,我好像看到一队巡逻人员上山来了。”

我真不明白,怎么到了这个时候,陈艳红还能够装得如此优雅。巡逻队员虽然说在山上巡逻,但是他们是不会登顶的,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留下一群打野战的男女,这个道理谁都懂,我就不相信陈艳红会不懂?

我掂量着她的那些话,看来是我对她的引诱还不够吧。我知道,像陈艳红这种嫁给文化人做妻子的美女,身上又没有商人习气,一般都喜欢玩点格调和心机。

不过,我觉得,即便要玩,最后也无非就是摆资本罢了。只要我的资本足够雄厚,我才不担心陈艳红会不上我这条贼船呢!

“啊,喔!”

我陪着陈艳红朝着山顶的一处花圃走了过去,我依稀能够听到在山顶隐蔽处传来的尖叫和满足的声音。这些地方,肯定有不少野战集团正在激烈战斗吧,我还真佩服陈艳红,现场听到那么多活春宫,怎么她居然还能够忍得住呢!

现在这个世道,那些男男女女出来旅游,不就是图能够玩点刺激,来一场野战嘛!

我实在想不通,陈艳红为什么有这么强的自制力,即便在这样的氛围中,她居然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我原本以为陈艳红会在苗圃附近坐坐,可是我想错了,陈艳红居然朝着苗圃对面的房子走去,那里有一栋二层楼的小房子,只是房子的门都上了锁。

当我看到陈艳红左右摇摆的屁股,撑起那一摇一摆的旗袍的时候,在那一刻,我的内心还真有点想骂人。

这陈艳红简直就是个妖精,撩拨得我火烧火燎的,她却像没事人一样去看山顶上的小二层!我甚至在内心讽刺她,难道她是这酒店的高层?有那小二层的钥匙,居然恬不知耻地去撬开别人的锁?

在那一刻,我几乎将所有我能够想到的贬义词全部都用在了陈艳红这个娘们身上。可是,即便这样,我也只能够忍住。

毕竟,我不能够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彻底坏了陈倩和林思佳的大事啊!万一我冲上去,直接将陈艳红这娘们给上了,我当然是满足了、刺激了,可是陈艳红这娘们会不会一怒之下,不再配合我拿到尸检报告?

我想想这样的后果,内心都觉得有些害怕。

“咣当!”

正当我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小二层的门居然开了,陈艳红在向我招手微笑。

虽然,我忍不住有些惊讶,陈艳红怎么会有那小二层的钥匙呢,不过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前面的陈艳红就是我的猎物,猎物出现,我狩猎的本能已经被完全激发。

看着我屁颠屁颠的样子,陈艳红笑了笑道:“我不是早告诉你,不要那么猴急嘛,我老公是公务员,要是我被拍照传到网上,对他影响可不好。”
贴着她坚挺傲然的小双峰,随着她一摇一扭的腰肢,格外地惹人注意。

我曾经问过陈副总,为什么要换底衫,她说是为了纪念她哥,当年陈宏斌喜欢她这样穿衣服。那些休闲式衬衫都是陈总作为生日礼物送给陈副总的,她穿着那些衬衫总觉得陈总并没有走远。

“混蛋,你自己好好看看这些照片。”

我故作聪明的回答终于惹怒了陈副总,她的话语带着火药味,甩照片的样子是那么坚决果断。

我从来没有见到陈副总发这么大的火,虽然她脾气古怪,但是平日里也只是陪着我小打小闹而已,怎么突然她拿出点照片来就开始胡乱对我开火?

被陈副总的凶威所慑,我连忙从地上捡起那些散落的照片,看到那些照片,我终于知道她发火的原因。

原来那些照片是我陪着陈艳红一起爬后山的时候被人偷拍的,照片上我和陈艳红有些亲密的样子,可能让陈副总有些吃醋。

知道了陈副总发火的真相,我的表现就更加淡定了,我捡起那些照片放在她桌子道:“这些照片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不知道谁这么无聊,拿这些照片来说事?”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话语更显得平淡无比,我就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在评价这些照片。可是陈副总脸上的峥嵘却并没有立马散去,她似乎在忍耐什么,而后她的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了。

她显然非常痛苦,然后说道:“王浩,我实在没有想到,我要你去帮我弄我哥的尸检报告,你居然在陪一个婊子爬山。我哥尸骨未寒,你却如此不务正业,还亏我这么相信你。”

“你知道嘛?这些照片可都是肖茉莉给我的,当我自信无比地说尸检报告很快就会有,我让你去负责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只是笑了笑,然后拿出这些照片来讥讽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种田之鱼水相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