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

众所周知,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有人即使卸任了也不能独善其身,要么被追查多年,要么在监狱里过晚年。另外,总统家人也不得安生,常常被查到祖上三代,是否有过污点。

这不,距离韩国总统大选不到80天,热门候选人却因“后院起火”大乱阵脚。

12月17日,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总统候选人、前检察总长尹锡悦就妻子简历造假争议正式道歉,表示将虚心接受国民对妻子的批评。半年前,尹锡悦的岳母因骗保被捕——热门候选人的丈母娘锒铛入狱,堪称“韩国史上首次”。

作为本届大选热门人选,尹锡悦的支持率长期领先他人,但仍跳不出被家人连环坑的困局。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今年8月,他在出席国民力量党初选议员学习会时的语出惊人:“参选总统是一条‘家破人亡’的路。”

这种夸张的言辞或许是一种选战策略,如今看来也有点一语成谶的意味。

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图1)

解救老光棍的“女招待”

2019年7月,尹锡悦赴青瓦台接受检察总长委任状。在任命仪式上,与其一同出现的妻子,迅速登上韩国热搜首位。据韩媒报道,尹锡悦的妻子叫金建熙,小丈夫12岁,是一家公司的代表,两人在2012年结婚,

·2019年,尹锡悦(左)与妻子金建熙出席检察总长任命仪式。

金建熙曾表示,在双方确定恋爱关系之前,一直把尹锡悦当成大叔。“我当时觉得,他既没有钱,身边又没有女朋友,如果不是我,估计这辈子很难娶到媳妇。”

今年6月,一份“尹锡悦的X档案”在网上疯传。据悉,这份档案详细记述了尹锡悦的成长经历,以及围绕其家人的各种质疑。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金建熙曾化名“朱莉”在首尔江南一带娱乐场所从事招待工作。

此后,在未被证实的情况下,“金建熙曾是女招待”等传闻在亲执政党的网络频道开始被频繁提及。

到了7月,首尔市中心某二手书店墙壁被人挂上六幅长15米、高2.5米的讽刺壁画。第一张壁画上写着“朱莉的男人们”,并写着“某医生”“某董事长”等7名可能与朱莉有关的男人名字。第二张壁画上写着“朱莉的梦想!成为第一夫人!”的语句,并画了一个金发女子。如此爆炸性的壁画,迅速引来人们围观。

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图2)

不仅如此,还有网友发布讽刺“朱莉”的音乐视频。一个名为道“白瓷TV”的网络频道发布了音乐视频《漂亮朱莉》,歌词中包含“漂亮朱莉,春场头牌”等内容。

在野党方面随即对“朱莉壁画”进行了强烈声讨,尹锡悦阵营针对散播“朱莉”传闻的人员作出指控。尹锡悦说:“虽说政治圈本来就很乱,但我没想到韩国社会的格调竟然下降到如此低的水平。”他还指出“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金建熙本人在接受一家韩国媒体时回应,“说我叫朱莉,在哪家酒店当招待,什么传闻都有,真是让人气结。”她表示:“(传闻)我在那里工作了好几年,还是‘头牌’,但我并非那种美人。”

她表示:“我性格比较男性化,非常洒脱,反倒是个工作狂。所以我不仅拿到了两个硕士学位,一个博士学位,后来去大学任教,又做生意,就算我想当朱莉也没那个时间。”

在采访中,金建熙试图用光鲜的履历回击传闻,但令她没想到是,自己在几个月后又因履历造假质疑掉入另一个旋涡。

12月14日,韩国YTN电视台爆料称,金建熙2007年向水原女子大学递交的“特聘教授应聘书”显示,其从2002年3月开始担任韩国游戏产业协会策划组的策划理事。但实际上,该协会的成立时间是在2004年6月。简历中还显示,金建熙曾在2004年首尔国际漫画动画节上荣获大奖。经核实,获奖者并非金建熙。金建熙在提交这份简历后,获得了兼职教授职位,并工作了11个月。

在媒体的深挖下,金建熙承认了这些嫌疑,但其态度被网友诟病。她表示:“夸大部分经历是想要表现自己,如果这也是错的话,那我就认了!我写这些又不是为了升学,有什么问题吗?”“我又不是公众人物,当时也是未婚,需要这样对我的过去进行调查吗?”

“护妻心切”的尹锡悦也对媒体表现了强烈不满。12月15日上午,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主张,妻子担任“兼职教授”并非不正当招聘。他还表示,金建熙虚报履历的报道只反映了某一方的主张和认识。

转眼,4小时过去,当天下午,尹锡悦又变了口风,放低姿态:“从国民的眼光和期待来看,(我)出现任何不足之处,应当心存愧疚。”

韩国媒体指出,尹锡悦在竞选时主张“构建公正社会体系,消除违规和特权”,金建熙虚报履历可能涉及到伪造私人文件、妨碍业务,会引发韩国年轻人最为敏感的就业不公争议。这对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来说或是沉重打击。

仁川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李俊韩在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表示,金建熙在就业过程中,通过捏造与事实不符的信息获取职位,违反程序公正,“尹锡悦式公正”会因此受到打击。

前几年,韩国前法务部长曹国因伪造子女入学资料被革职调查,当时尹锡悦负责该案调查。如今,尹锡悦家人也被曝出类似事件,其所在的政党国民力量党首都圈议员表示,我们曾强烈批评过曹国,要想避免别人的批评,就应加强对自身的反思。

丈母娘骗保进监狱

韩国家庭剧有一个很“狗血”的梗,盛怒的丈母娘向忘恩负义的女婿甩过“海带巴掌”“泡菜巴掌”“大酱巴掌”……而尹锡悦被丈母娘甩的“巴掌”,可比以上都严重得多。

今年7月2日,尹锡悦74岁的岳母崔某,身穿白色夹克,戴着蓝色丝巾和眼镜步入法庭。原定于当天上午10点40分开庭,但她姗姗来迟,直到11点才现身法庭。

当天,法庭要对她的骗保案进行审判。2013年,崔某在本人不是医疗人员的情况下,投资2亿韩元(约合107万元人民币),伙同三人成立医疗财团,参与建设疗养医院。截至2015年5月,该项目从国民健康保险公团骗取22.9亿韩元(约合1308万元人民币)的疗养补贴。

2015年,警察开始调查此案,但仅对3名合伙人进行立案。2017年,其中1人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其余2人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分别缓刑4年。

崔某虽身为共同理事长,但因她2014年辞去理事长一职,获得不追究医院运营责任的《免责保证书》而逃过调查。直到今年4月,因开放民主党党首崔康旭的举报,此案得以重启。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经调查得出结论,崔某参与了疗养医院的开设和运营等事务,对其进行不拘留起诉。

随后,崔某对检察机关的起诉表示抗拒,她说:“没有出现足以推翻过去的调查与审判的新证据。”还说:“感到很迷茫。我只是在开设医院时借了钱给他们,当时是出于回收资金的想法关注医院,并没有参与运营。”

然而,崔某身上的案件可不止这一桩。今年3月,她还因涉嫌在房地产拍卖过程中伪造银行余额证明被起诉。

7月2日,是崔某的骗保案再次庭审的日子,法庭阐明对崔某量刑理由时称:“认定被告人参与疗养医院的开设与运营,骗取疗养补贴的嫌疑全部属实。”“此举导致国民健康保险公团财政恶化,令全体国民蒙受损失,因此责任重大。”

最终,崔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被当庭拘捕。此时距离尹锡悦意气风发宣布参与总统选举,仅仅过去了3天。

判决结果出来后,尹锡悦只通过发言人做了简短回应:“正如我此前一直强调的,适用法律任何人都不能例外,这是我的信念。”大有事已至此,多说无用的意思。

与文在寅反目

尹锡悦于1960年出生,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学系,1994年进入检察系统工作,给大众的印象是“作风正派”。尤其是在2013年调查韩国国情院介入总统选举事件时,尹锡悦被任命为调查组组长,突击国情院首尔总部进行了近13小时的高密度搜查。尹锡悦原计划拘捕时任国情院院长元世勋,却被降职处理。此后,他辗转于水原地方检察厅和大邱、大田高等检察厅,迟迟未能升职。

机遇出现在2016年。朴槿惠“亲信干政门”爆发后,尹锡悦被任命为领导20名检察官的调查团队组长,在调查中做出了突出贡献。

2017年,在文在寅上台后的第9天,尹锡悦被任命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检察长,坐镇指挥调查朴槿惠“亲信干政门”、李明博贪腐案,将两名前总统送进监狱,一时名声大噪。2019年6月,文在寅亲自将检察总长的任命书递给尹锡悦,称其是“我们的尹总长”。

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图3)

可以说,尹锡悦的晋升之路离不开文在寅的大力支持,但两者的分歧和裂痕也很快出现。

律师出身的文在寅一直雄心勃勃想推行司法改革,尤其是检察改革。他曾在自传《命运》中写道:“目前,检察改革已经成为了时代性的课题。检察系统权力过大,过分政治化,不受任何限制,已经到了无所不为的地步,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在任命尹锡悦为检察总长的同时,2019年9月,文在寅任命曾为政府首席秘书官的曹国担任法务部长,着手推进司法改革。

韩国检察厅隶属于法务部,法务部长是检察事务的最高监督者。但尹锡悦曾公开表示,检察总长可不是法务部长的下属,还公开表示反对曹国担任法务部长。曹国上任没多久,就被爆出伪造女儿入学资料,引起不小的风波,只得黯然下台。

曹国倒了,文在寅又任命秋美爱担任法务部长,并公开点名尹锡悦,要求检察总长主动改革、带头推进检察改革。尹锡悦则置若罔闻,反手就掀开了“秋尹之争”的序幕。

秋美爱手段强硬,上任后撤换了尹锡悦的参谋团队。尹锡悦共被调查出包括媒体勾结、金融诈骗等6项疑似违规行为,尹锡悦则将矛头瞄准青瓦台,调查青瓦台涉嫌干预蔚山市长选举。

去年11月,秋美爱以涉嫌对法官进行非法稽查、妨碍检方调查、违反政治中立原则等理由停了尹锡悦的职。在舆论看来,秋使出这个大招是要与尹锡悦“同归于尽”。果不其然,文在寅批准尹停职后,秋美爱也被迫辞职。

只是,秋美爱还是没能撂倒尹锡悦。尹被停职后,引发全韩检察官大规模抗议,文在寅只好让其在停职8天后复职。法检之争中,尹锡悦的人气持续走高,还成为总统选举的热门人选。韩媒称:“现职检察总长成为最高人气的总统候选人是史无前例的,出现‘尹锡悦现象’。”

今年3月4日,因反对执政党推进的重大犯罪调查厅相关立法,尹锡悦宣布辞职。6月29日,尹锡悦正式宣布参选总统,将“实现政权交替”作为口号。他说:“四年前,文在寅政府携着国民的期待上台……(现在)劳动者承受着低薪的痛苦……必须让别人看到韩国‘无法撼动的真正自我’。”

·2021年6月29日,韩国首尔,市民观看尹锡悦召开记者会的电视画面。

在竞选策略上,尹锡悦也是主打“反文在寅”牌,称文在寅政府“妄想继续掠夺国民”,认为其从住房政策到脱核电政策都是“暴行”,是在拿韩国的未来做赌注。他还公开表示,会“在一定程度上同意”赦免李明博和朴槿惠。

也许文在寅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当年一手提拔的检察官,竟成为自己的全方位攻击手。

如今,随着韩国大选越来越近,尹锡悦和对手的“污点战”也愈演愈烈。

前不久,他在出席电视讨论会时,手心惊现“王”字,引发了“巫术”争议。尹锡悦对此回应,是支持者为其应援写上的。而尹锡悦的对手,另一位热门总统候选人李在明的儿子也在日前因儿子参与网络赌博一事,出来道歉。

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图4)

韩媒《中央日报》分析称,面对暴涨的房价只能无奈叹息的无房一族、在新冠肺炎疫情下陆续倒闭的个体商户、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需要解决的问题堆积如山,候选人理应围绕这些问题,用各自的政策蓝图一较胜负,但现实却是候选人之间用家庭丑闻、“巫术”这样荒诞的戏码,落井下石,是在让选民选择“最坏候选人”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韩国总统是个“高危职业”,在任时被弹劾、被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