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14岁的全红婵以三跳满分、总分466.2分夺冠

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14岁的全红婵以三跳满分、总分466.2分夺冠。

她的家乡迈合村火了,无数人涌入这个位于湛江郊区的村子,直播、祝贺、送现金甚至送房子,热闹非凡。出于种种考虑,那段时间全红婵家不得不闭门谢客。

全红婵的爷爷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很多人想给她钱或者物质上的奖励,但在全家人质朴的观念里,他们不愿意把孩子和这些东西捆绑到一起,拒绝了所有个人馈赠。就连赠送的红旗汽车,也被他们低调的用防尘罩盖了起来。

时间一晃过去了四月有余,现在这个小村庄已恢复往日的平静,大家的重心也再次回到自己的生活上。

当然,这不包括全红婵家。

每天仍然有不少人来到全红婵家,有的是隔壁村的,有的是附近的,还有路过湛江专程来看看的。对全爷爷而言,他已习惯这样的场景,也十分乐意将家里的这份喜悦分享出去,谈及孙女全红婵,老人家嘴角一直没落下来过。

前不久全红婵回过一次家,在家里短暂地转了转又走了,饭都没来得及吃。“本来行程里没有回家的,她说都快到家里了,想回来看看,就批准回来一会儿。”全爷爷不无骄傲地告诉旁人,现在全红婵的弟弟妹妹也在练习跳水。

【1】打卡

迈合村位于广东省湛江市麻章镇西南部,从公路往里走个百来米就到村口,村子里大都是两三层装修好的小楼,极个别修建了七八层。和广东多数农村一样,村民们喜欢在空地种树,或观赏,或吃水果。

走在村口随意打听一下全红婵家的位置,村民会热情地告诉你,“往里面走,门口有两棵凤凰树的就是。”

全红婵的爷爷告诉九派新闻,这两棵凤凰树是十几年前全红婵的父亲亲手种的,因为“好看”,开花的时候红艳艳的一片。

两棵树的中间,是一个镂空的双开铁门,常年插着销。

从铁门往里看,是一个宽敞而干净的院子。院子正中停着一辆车,被防尘罩好好包裹着,这就是全红婵获赠的红旗汽车,平时她爸爸偶尔开开。

再往里,是一栋二层小楼,楼房看起来有些年头,木门斑驳,玻璃退却了干净的浅蓝色,白墙也变成不均匀的灰色。楼房的左边,则是三间红砖瓦房。

无论是院子还是房子都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那辆车,这个家没有一丝“奥运冠军”的影子。

全红婵的爷爷和奶奶坐在院子里休息,有客来访他就会隔着铁门问清楚对方身份,只要是外来客,他们都会一一婉拒对方入内。

比赛刚结束时,迈合村见证了网红的疯狂。“没日没夜直播,影响到全红婵家人休息。”全红婵的邻居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全红婵的爷爷和奶奶都已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有的网红整天拉着全红婵的母亲和奶奶合影。”还有网红连夜开车到村里以后就不走了。“打开后备箱,我们发现,他们连做饭做菜的锅都准备好了,晚上还睡在车上不走。”

即便东京奥运会已经谢幕4个多月,每天仍然有不少人来到全红婵家,有的是隔壁村的,有的是附近的,还有路过湛江专程来看看的。和8月份不分昼夜持续直播的访客们相比,现在的访客更加的自觉和文明,他们大都只走到铁门前拍个合照,甚至坐在车里录个小视频就转弯出去了。

一辆车从全红婵家门前绕过,一个男子说,“这边才是她家,你没认出来?你这个假粉丝。”一个女生不好意思笑了笑,目光落在院子里时惊喜道:“啊那个车!”

全爷爷站在院子里,他头发花白,但精气神不错,他会笑着对访客们说:“你们在外面怎么拍都可以,但是不能进来。”一边说一边把铁门给插上,但不会上锁,访客也不会硬闯。

对全爷爷而言,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也十分乐意将家里的这份喜悦分享出去,如果你想和他聊聊,他会隔着铁门和你唠嗑,谈及孙女全红婵,老人家嘴角一直没落下来过。

【2】听话

全爷爷对全红婵的印象,“听话”二字几乎是脱口而出。

全红婵兄妹5人,她排行第三。全爷爷说,全红婵家里条件不太好。他指了指身后的二层小楼,说这是全红婵的伯伯们建的房子,旁边的三间红砖瓦房才是全红婵家。“三十几年前建房子,他爸爸没有那么多钱,就没有建楼房。”

后来,伯伯们在外工作很少回家,就让全红婵爸妈住进楼里,顺便也帮他们照看房子。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全红婵读小学时几乎没有零用钱,但她从来没有因此抱怨过,也从来不会主动提要求要什么。

全红婵小学就读于迈合小学,她彼时的语文老师梁老师也说,她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平时做卫生搞清洁等,她都很主动。”在梁老师的印象中,全红婵和很多小女孩一样,文静,但不内向,和自己的小伙伴有说有笑。

那时候的她,和村里每天背书包上学的孩子一样普通,直到选拔体育苗子的教练到来。

梁老师介绍,选拔是不定时的,可能几年一次,也可能一年一次。那天教练来了之后,“把孩子们喊过来排成一排,看了看手,又让他们跳远。全红婵那时候一米多点的个子,跳了快一米八,教练觉得她爆发力强。”

那次,一共五个孩子被选中,然后暑假开始训练。开始训练前,全红婵根本不会游泳,所以是从零学起。“我问一起训练的孩子,他们学游泳都学得很快,没几天就游得很好了。”

梁老师介绍,“全红婵一开始是暑假训练,读完二年级上学期就一直在训练了,只有放假的时候会回来找同伴们玩。”

对于全红婵去练习跳水这件事,全家人都一致认为听教练的话不会错。全家不曾出过什么运动人才,但教练说这孩子适合跳水,家里人都相信。“我们问过孩子,她自己也喜欢跳水。”全爷爷说。

自从开始训练后,全红婵就不经常回家了,因为经济不富裕,家里人也很少去看她,他们平时都是电话联系居多。

每次打电话的时候,或者全红婵放假回家的时候,除了关心孩子的近况,家里人还会嘱咐她,“好好学习,听教练的话”。

全爷爷说,前不久全红婵回过一次家,教练和她一起回来,在家里短暂地转了转又走了,饭

都没来得及吃。“本来行程里没有回家的,她说都快到家里了,想回来看看,就批准回来一会儿。”

全红婵回家时,全爷爷陪着她在院子里转转,嘱咐她好好学习,好好训练,全红婵点点头,说好。

【3】看病

曾有媒体采访全红婵,她说比赛想赢得奖金给妈妈看病。

全爷爷说,前几年,全红婵的妈妈在湛江市麻章区上班,每天骑电动车往返,某天回家的路上,她和货车发生碰撞,“住院了几个月。”

出院后,全红婵的妈妈留下后遗症,“大脑不太好,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事,但可能正和你说着话呢,突然就摔倒在地了。”全爷爷回忆,从那以后,全红婵的母亲不得不在家修养,再也没出去干过活。

家里的经济来源,靠全红婵父亲种地。他们家有几亩地,种甘蔗、玉米,收成一般,除去家用几乎没什么结余。

全红婵的哥哥早早就工作了,“他读书成绩不太好,后面还有那么多弟弟妹妹,早点出去打工赚钱给他们读书。”在全爷爷朴素的认知里,他知道多读书是好的,只要孩子愿意,都很支持他们读书。

虽然从不主动向孩子提及家里的困难,但懂事的全红婵都知道。据澎湃新闻,全红婵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打电话给我爸,他让我不要在意太多事情,但是妈妈治病要花挺多钱的,我就感觉自己也得挣钱。”

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14岁的全红婵以三跳满分、总分466.2分夺冠(图1)

她努力的训练着,比赛没有发挥应有水平,她回去要加练失误动作,“回去天天跳,有时候甚至要跳10个。”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这个女孩正在快速成长。

2018年,全红婵获得广东省跳水锦标赛3项冠军;2019年,全红婵获得广东省跳水锦标赛5项冠军;2020年8月,全红婵获得广东省青少年跳水锦标赛3米跳板和10米跳台单双人等5项冠军1项亚军,斩获的奖项证明,这个女孩在逐渐展露锋芒。

“每个人都很想去参加奥运会,能去参加这么盛大的比赛非常光荣。”她说。

2021年,三站奥运选拔赛,赢下两站单人10米跳台冠军,此前从未参加过国际比赛的全红婵,成为一匹黑马惊艳亮相,也赢得了站上奥运舞台的机会。

【4】冠军

2021年8月5日,全红婵决战东京奥运会。

村里自发在全氏宗祠前面的空地搭了大荧幕观看直播。宗祠旁边的小卖部老板至今记得那天的盛况,“人特别多,不只是本村的,附近村的都有人来看。”

在迈合村小学,梁老师也打开了电视,和其他老师学生一起观看直播。

到全红婵上场的时候,每一跳都让人屏住呼吸,三跳满分更是刺激着在场人的神经,最终,14岁的全红婵以466.20的成绩摘得金牌!

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14岁的全红婵以三跳满分、总分466.2分夺冠(图2)

“大家都在欢呼、鼓掌!”全爷爷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去现场,孙女夺冠后,儿子跑回来告诉他,“我也很喜欢很快乐,孙子有这成绩,你说谁不喜欢呢?”说起这段经历,全爷爷的眼里充满喜悦,笑得无比灿烂,仿佛回到了刚得知这个消息的那天。

全红婵夺冠后,欢庆的气息在迈合村持续了很多天,全家门庭若市,祝贺的、送礼的,甚至认亲的,各种各样的人,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随着涌入祝贺的人越来越多,全家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大家关注着。

有人说他们家连夜把院子铺上水泥,有人半夜翻进他们家直播影响了老人休息,有人听说全红婵爱吃辣条给她寄了几箱。

全爷爷乐呵呵地说,给他们送礼的人真的有,但他们什么也没收,至于连夜铺水泥,则是网友误传,“我们院子里本来就是水泥地,那时候只是加厚了而已。”

礼没有收,但祝福,全爷爷则大方收下了,他觉得,“奥运会冠军是全世界的荣誉,是很难的,证明我的孙子很行。”

目前,全红婵的弟弟妹妹也在练习跳水。全爷爷不无骄傲地告诉旁人。

【5】寻常

下午一点多,吃过午饭,全奶奶在院子里忙活,阳光晒在小院里,惬意悠闲。全爷爷则拿着扫把打扫院子的落叶。

全红婵的父母不在家。全爷爷说,他们出去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们去做什么也不和我们说,我老了也记不住。如果回来的话,下午两三点就回来了。有时候去湛江,甚至去广州,可能几天都不回来。”

附近的村民说,这几年全红婵的爸妈靠种果树供孩子读书,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果园那边呆着。

12月份的湛江到了中午还是有些干热,全红婵父亲侍弄的果园掩映在一片甘蔗地中,果园边上建了一个房子,旁边还搭了棚子作为厨房和杂货间,猫狗鸡鸭散养着,和谐相处。平时全红婵的父亲忙碌起来来去无影,全红婵的妈妈则休息养病。

全家人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全红婵夺冠而改变。全爷爷说,确实有很多个人想给全红婵钱或者物质上的奖励,但在全家人质朴的观念里,他们不愿意把孩子和这些东西捆绑到一起,拒绝了所有个人馈赠。就连赠送的红旗汽车,也被他们低调的用防尘罩盖了起来。

但“我们村里有一个奥运冠军”的骄傲,在迈合村飘着,全氏宗祠门前仍旧摆放着一张大牌子,印着全红婵的照片和“全红婵为中国体育代表勇夺第33金”等大字。

就连读小学的小孩,也会骄傲地告诉别人,“全红婵是我们村的,她读一年级的时候我还见过她。”“我同学是她表姐。”但是他们不会因为全红婵夺冠而想跳水,因为“我们连游泳都不会”。

下午,几个邻居来找全爷爷全奶奶串门,他们坐在院子里聊天,微风吹着门口的凤凰树,树叶沙沙作响。院子外,时不时有人来拍照,拍完就走。

冬天太阳落山快,还没6点就黑透了,村里新修不久的路灯亮了起来,照亮着水泥地。

全爷爷全奶奶吃过晚饭又闲聊了会儿,全爷爷给院子里的小树浇完水,随后听到木门“吱呀”的声音,他们关门睡觉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14岁的全红婵以三跳满分、总分466.2分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