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美国体育史上最黑暗性侵案最终以3.8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达成和解

耗时5年,美国体育史上最黑暗性侵案最终以3.8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达成和解。

现年58岁的拉里·纳萨尔被指控利用美国体操队队医的身份,对上百名女运动员进行了数十年的猥亵和性虐,拜尔斯、莱斯曼等多位体操奥运冠军也难逃魔掌。案件审理期间,超过500名受害者起诉寻求赔偿。

达成和解后,12月15日,美国前体操运动员瑞秋·丹霍兰德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一章终于翻过去了。”她是第一位公开揭发纳萨尔的受害人。同时,还有很多受害人表示,再多的赔偿金也不能弥补她们受到的伤害,她们期待体操界因此进行改革。

这件震惊世界体坛的性侵案,从曝光到审理,展现了人性最深暗的罪恶和丑陋,暴露了美国政府机构无药可救的积弊和懒政,更让世人看到了勇敢者们不屈的自救和抗争。

美国体育史上最黑暗性侵案最终以3.8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达成和解(图1)

从“金童”到“狼医”

1986年,毕业于密歇根大学运动机能学专业的纳萨尔进入美国体操队工作。作为领队医生,他先后参加了1996亚特兰大、2000悉尼、2008北京、2012伦敦四届奥运会,曾被誉为“美国体操界最好的医生”,体操界的“金童”(golden boy)。

此外,他还是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校医,有独立诊所,人脉广阔、收入不菲。纳萨尔和妻子育有两女一儿,在外人看来,外表看似忠厚老实的他,是事业、家庭都美满的成功人士。

不过,“风评不好”的传闻始终围绕着纳萨尔。

早年间,密歇根州立大学运动队成员投诉过他用“奇怪的方法”给队员治疗。2014年,密歇根州立大学还针对此事进行了调查,但最终认定纳萨尔是清白的,他可以继续行医。

直到2016年,《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发表两篇调查报道,披露了美国体操协会对纳萨尔性侵指控的不当处理,以及美国前体操运动员丹霍兰德被纳萨尔性侵的受害经历。报道很快引起强烈反响,世人才知道“金童”竟是把魔爪伸向运动员的“狼医”。

随后,越来越多的女性站出来揭发纳萨尔的罪行,他的罪恶行径也终于被揭露曝光。

在担任队医期间,纳萨尔以“医学治疗”为幌子,利用职务之便,常常肆无忌惮地对女运动员实施性侵行为,包括受伤后难以动弹的少女运动员。

实施性侵后,纳萨尔还会威胁受害者,如果对方不听话,他就会开一份假的医生证明,指出这名运动员身患疾病,不能参加比赛。

2016年1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在纳萨尔家中搜查时,在其电脑中找到了3.7万份儿童色情图片和一段他性侵儿童的视频。纳萨尔被当场拘捕。

此后,纳萨尔因22起针对未成年人的一级刑事性犯罪被起诉。2017年,经过多轮周旋之后,纳萨尔只对七起案件进行认罪,其中三起案件的受害人未满13周岁。

156名选手在法庭上公开揭露

纳萨尔的认罪条款包括,允许受害人在法庭上宣读此案对她们的影响声明。因此有了这样令人心生震动的一幕:从2017年11月22日起,密歇根州英厄姆县地区法院举行了长达一周的听证会,156名受害者来到法庭与纳萨尔当堂对质。

美国体育史上最黑暗性侵案最终以3.8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达成和解(图2)

美国著名体操选手、奥运冠军阿莉·莱斯曼说:“过去,我害怕站出来承认自己被性侵,但在看到其他证人的声明后,我决定来面对你。那些曾被你无情摧残的女性们,已经凝聚成了一股力量。而你,你什么都不是。”“你永远想不到那样的恐惧:年轻的女孩在异国他乡比赛,躲在房间里心惊胆战,而你,在敲门。”

最让人愤怒、心痛的是,有多位年仅十几岁的少女也出现在法庭,讲述自己的遭遇。

一位15岁的证人控诉纳萨尔:“我父亲去世时是我最脆弱的时刻,你却以此为契机侵犯了我,还把魔爪伸向了我年幼的弟弟。”

一位13岁的证人哭着说:“你一直假装是我的好朋友,让我没意识到自己遭受了性侵,直到看到了这场审判。”

第一个站出来揭发纳萨尔的丹霍兰德,是听证会最后一位出庭作证的受害人。她对纳萨尔说:“你是个自私的、有着变态欲望的恶人。”她指出,“纳萨尔是一个顽固不化、极其危险的性罪犯。他残忍地侵害女孩,又手段高超地操纵她们与家人。然而,他只是这类罪犯中的其中一个。只有最重的刑罚,才能震慑那些还逍遥法外的人。”

检方律师波维拉斯在总结发言中说:“在与家长同处一室的情况下,在诊所外还有其他孩子等待的情况下,纳萨尔还在进行性侵犯,这样的行径只能用‘性变态’来形容。”

听证会期间,一位愤怒的受害者父亲请求法官,允许自己与性侵犯独处五分钟。在被法官拒绝后,他直接冲到被告席想要殴打纳萨尔,最终被法警制止。被摁倒在地时,这位父亲仍在乞求法警“就一分钟”,并反问法警“如果你们的女儿是受害者,你们能怎么办…… ”

在法庭宣布刑期前,纳萨尔说,受害者的证词让他感到“痛彻心扉的震撼,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对自己所犯罪行的悔意。在我的余生里,我将一直接受你们的证词的拷问。”

但这番说辞更加暴露了纳萨尔的虚伪。

就在听证会前不久,他曾向法庭提交一封辩护信,信中写道,“我是位好医生,因为我的方法是有效的。那些对我进行指控的病人,与赞扬我的、再次找我求助的病人,以及向他人推荐我的病人,都是同一拨人。”直到最后一刻,他依旧企图掩饰自己的罪恶。

法官阿奎利娜在宣判前读了这封信,随后把信扔在桌上,说:“看来你还不承认自己所做的是性侵,你还认为自己是对的,你还认为自己是个医生。纳萨尔先生,你根本不是什么医生,我连一条狗都不会送去你那里诊治。”

美国体育史上最黑暗性侵案最终以3.8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达成和解(图3)

法官荡气回肠的审判结语一时成为热点。在宣判前,阿奎利娜先对在场的受害者说:“你们再也不是受害者了,你们是生存者。把你们的痛苦留在这里,去吧,去外面追逐你们的辉煌。”

而对于纳萨尔,她的判词如同一柄利剑:“你的犯罪行为十分精准、处心积虑、手段高超、邪恶无比、可鄙至极。先生,能给你判刑是我的荣幸。我判处你175年的监禁,2100个月,你再也无法踏出监狱一步。”

话音刚落,全场掌声雷动,人们相拥而泣。

最终,经联邦法庭、英厄姆县法庭、伊顿县法庭先后裁定,纳萨尔因持有儿童性侵材料的罪名被联邦法院判处60年监禁,并因各种性虐待罪被密歇根州两所法院分别判处最高175年和最高125年的监禁。

美国政府机构难辞其咎

把性侵犯纳萨尔关进监狱,这还远远不够。

案件审理期间,超过500名女子体操运动员因遭纳萨尔性侵而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美国体操协会曾提出支付2.15亿美元(约合13.6亿元人民币)赔偿,条件是不能追究美国奥委会责任。该要求遭到受害者们的拒绝。

直到2021年12月,受害者投票决定接受3.8亿美元赔偿金的解决方案,并与美国体操协会、美国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及其保险公司达成和解协议。

除了赔偿金,美国体操协会同意将至少一个董事会席位留给性侵受害者。体操协会负责安全运动和运动员健康的委员会中,也至少有一名委员的职位交给受害者。

追责也还在继续。对于纳萨尔为何能逍遥法外多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体操协会被认为难辞其咎。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司法部在今年7月公布了一份针对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报告,其中显示,联邦调查局的相关官员未能以极其严肃和紧迫的态度,回应对纳萨尔的指控,犯了许多根本性的错误。联邦调查局后来承认,这一行为是“不可原谅的,是对美国首要执法机构的一种侮辱”。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2015年7月,当时19岁的美国体操运动员马罗尼给联邦调查局探员打了3个小时的电话,描述她遭受纳萨尔的虐待。当她说完时,探员冷漠答道:“就这些吗?”对方如此缺乏同理心,让她感到崩溃。

在此后的14个月里,因为联邦调查局的无视和失职,导致至少40名女孩和妇女成为纳萨尔新的目标。

另外,美国体操协会也未承担相应的责任。今年9月,体操选手拜尔斯、莱斯曼和马罗尼在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就性侵作证,抨击美国体操协会和奥委会官员未能阻止纳萨尔的恶行。

拜尔斯说:“我想明确一点,我认为这是拉里·纳萨尔的错,但也是纵容其实施虐待的体操协会的错。”

《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2016年发表的调查报道,披露了曾有50位教练被举报性侵,但美国体操协会一直无视。在该报参与调查的至少四起案例中,美国体操协会都没有按照程序去上报。

报道中写道,美国体操协会作为美国最大的体操组织和国家管理机构,看中竞赛成绩优于一切,对性侵事件疏于监管。

更匪夷所思的是,美国体操协会在后来设置了一条奇葩规定,要求举报人必须提供父母或证人的签名,否则该举报将被视为“传闻”,不予受理。

随后,时任美国体操协会主席史蒂夫·彭尼也被曝出,买通联邦调查局探员阻止案件调查,私下与部分队员签保密协议,要求受害者保持缄默……这些行径无疑纵容了恶魔的肆无忌惮。

2018年初,美国体操协会领导层集体辞职。同年,彭尼因涉嫌故意隐藏性侵案证据被捕。

2021年12月,美国体操协会主席和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发表声明称:“对于因组织的不作为,让受害者长期遭受严重伤害和痛苦,我们深表歉意。幸存者勇敢站出来,呼吁运动永久变革,我们对这些女性展现出的勇气表达敬意。美国奥委会将全面改革,打击性侵运动员行为,防止任何形式的虐待,这是我们今天和每一天的承诺。”

这一次,正义虽然终于到来,但有些过迟。

一位少女告诉父亲自己被纳萨尔性侵,父亲不相信此事还打了她,当纳萨尔被正式提起控诉时,这位父亲用一把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有的运动员在未成年时就患上了焦虑症和抑郁症,每天需要服药控制,并不再相信医生。

这些因为纳萨尔而终身背负痛苦的女孩们,她们的人生,不是用赔偿金就能弥补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美国体育史上最黑暗性侵案最终以3.8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达成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