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他卸任前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推动各方发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

1953年1月24日文在寅出生之时,朝鲜战争仍在进行中。直到半年后的7月27日,参战双方才正式签署了停战协定。

战火虽休,和平却并未到来。由于交战方一直未签署和平条约宣告战争结束,理论上而言,朝韩迄今仍处于战争状态。

如今,文在寅68岁了,他即将于明年5月卸任韩国总统一职。而他卸任前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推动各方发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

今年以来,文在寅在多个重要场合提及发表终战宣言的问题,称这是打破美朝僵局、推动朝鲜半岛迈向和平与无核化的第一步。12月13日,文在寅在访问澳大利亚期间表示,中国、美国和朝鲜“原则上”同意发表半岛终战宣言,凸显了其尽快推动各方发表终战宣言的迫切心情。

但多位专家指出,朝美双方在终战宣言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文在寅任期结束前能否推动各方发表终战宣言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原则上”同意的背后

留给文在寅的时间已经不多。

明年3月,韩国将举行总统选举。由于韩国总统不能连任,文在寅的任期将于明年5月正式结束。也因此,文在寅希望在任内最后几个月将半岛停战协定转化为永久性的和平条约。

据韩联社报道,12月13日,在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文在寅表示,中、美、朝“原则上”已同意发表终战宣言。

他卸任前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推动各方发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图1)

他指出,发表终战宣言不仅标志着“这项持续近70年的、不稳定的停战机制”结束,还将推动韩朝、朝美重启对话。“我们的政府将努力至最后一刻,以让一个基于对话的解决方案成为现实。”文在寅称。

但外界分析认为,虽然各方原则上都同意发表终战宣言,但要真正落实此事,仍然非常困难。

“中美朝韩四国‘原则上’同意发表终战宣言,这本身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它并不意味着发表终战宣言就能毫无障碍地顺利推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杨希雨指出,要发表终战宣言,首先各方得恢复会谈,但这恰恰是最大的一个障碍。“发表终战宣言需要中美朝韩各方坐到一起,敲定文本、确定形式,并就政治原则等问题达成一致。但当前的背景是,朝美、朝韩会谈都处在僵局中。”

在2019年朝美首脑第二次会晤破裂之后,半岛局势陷入僵局。此后2年间,朝韩之间的对话、朝美之间的无核化谈判几乎陷入停滞。

今年9月,文在寅在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呼吁尽快恢复韩朝、美朝对话,并呼吁相关各方发表终战宣言。他指出,发表终战宣言有助于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同时将成为“在朝鲜半岛树立和解与合作新秩序的起点”。

朝鲜方面表达了对发表终战宣言的兴趣。但其表示,目前发表终战宣言为时尚早,因为若是美国等有关方面不取消对朝敌视政策、不改变对朝鲜的双重标准和偏见,即使发表终战宣言,也“毫无意义,且不会改变什么”。

美国方面则表示,愿意讨论发表结束战争状态宣言的可能性,但坚持半岛无核化要在终战宣言里体现,同时不设任何前提条件恢复美朝会谈。

文在寅13日也坦承,朝鲜把美国取消对朝敌对政策等作为先决条件,因此“各方还无法坐下来就终战宣言进行讨论和磋商”。

“朝鲜和美国在终战宣言问题上存在比较大的认知差异,双方都设置了自己的‘门槛’且不愿意首先作出妥协。因此虽然各方原则上都同意发表终战宣言,但却很难出现真正的进展与落地。”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李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除此之外,美韩在发表终战宣言问题上立场也存在一定差异。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今年10月26日曾表示,美韩在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朝核问题上态度一致,但对于发表终战宣言的顺序、时间和前提条件可能存在不同看法。本月7日,美国35名共和党众议员致信白宫,称对于发表终战宣言极度担忧,反对“没有朝鲜无核化和尊重人权前提的终战宣言”。

“这些分歧和矛盾得不到解决,终战宣言也就无法真正落地。”李枏说。

“终战宣言”的意义

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大概是二战结束后规模最大的战争之一。

1953年7月27日,参战双方(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一方,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另一方)签署停战协定,并在三八线上划定非军事区。

由于双方未签署和平协议,理论上朝鲜半岛至今仍处于战争状态,虽然朝鲜、韩国两国都于1991年9月17日加入联合国。

为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稳定,各方作出了许多努力。

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就曾试图让朝韩签署正式和平协议,但由于各方存在分歧失败了。此后世界进入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时期,朝鲜半岛也成为冷战前沿阵地之一。

一直到21世纪前后,半岛局势出现转机。从20世纪90年代末的中美朝韩四方会谈,到21世纪初期的中美朝韩俄日六方会谈,有关各方进行了多轮谈判,以解决朝核问题,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

在朝鲜半岛内部,从2000年至2018年,朝韩首脑共举行了五次会晤,其中三次在平壤、两次在板门店。双方签署了多个协议宣言,但遗憾的是没有一个推动达成了持久和平。

“(在朝鲜半岛)建立永久和平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杨希雨称。

他解释称,按照国际通行做法,一场战争结束是先停火,再签署和平协议,这样战争才真正结束。但朝鲜战争的停火协定持续了半个多世纪,双方也没能签署和平协议,反之,各方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复杂,单靠一纸和平协议已经无法彻底解决问题了。

也因此,韩国方面提出,在建立永久和平体制完成之前,首先可以通过一个宣言结束战争状态。杨希雨称,虽然发表终战宣言更多的是表达各方终止战争状态的政治决心,但“先走出这一小步,可以为之后更大的一步——建立永久和平机制打下基础”。

文在寅本人也是这一态度。今年12月7日,在由韩国主办的2021首尔联合国维和部长级会议上,他表示,终战宣言是朝鲜半岛迈向和平与无核化的第一步。

13日,他再次表示,终战宣言本身并不是终极目标,但发表终战宣言有助于推动重启韩朝、朝美对话,最终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和永久和平。

李枏则认为,由于朝美之间的核心分歧未解决,即使发表终战宣言也仅仅是一个政治性文件,不具有法律地位,最终有可能成为一纸空谈。

他表示,朝鲜战争结束后遗留下许多问题,譬如美国长期对朝实施制裁、战俘问题、“联合国军司令部”和驻韩美军的法律地位问题等,以及近些年的朝鲜核危机、朝韩军备竞赛等,这些问题不解决,这份宣言的实际效用可能就不大。

杨希雨则指出,朝鲜半岛需要建立一套永久和平机制,才能真正解决半岛面临的问题,从法律上结束战争状态、实现和平。

“在此之前,先通过一个政治性的终战宣言表明有关各方终结战争状态的决心和意志,有助于增加各方政治互信,同时也向国际社会释放一个信号,即朝鲜半岛终于可以向着结束战争状态往前迈进。”杨希雨强调,“这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是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文在寅的“终战梦”

“如果有需要,我会飞去华盛顿、北京、东京;如果条件允许,我也会去平壤。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实现半岛和平。”2017年5月10日,文在寅在总统就职演说中提及朝鲜半岛问题时作出承诺。

文在寅无疑是朝鲜半岛终战宣言的主要推动者。

早在2007年,文在寅在担任前总统卢武铉的民政首席秘书官时,就曾推动实现了朝韩首脑历史上第二次会晤。

2007年10月,卢武铉到访平壤,和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举行会晤。双方在联合声明中称北南双方一致认为“必须结束当前的停战状态,建立一个永久和平机制”,并将“终战宣言”写入公告。许多人认为,这为结束半岛战争状态带来了曙光。

他卸任前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推动各方发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图2)

但声明停留在了声明。美国《国家利益》杂志(national interest)报道称,卢武铉虽然提出了这一提议,但美国和韩国的立场并不完全一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当时称,“只有当金正日被证实放弃武器项目,朝鲜战争才会结束”。

卢武铉2008年卸任后,韩国接连迎来两任保守派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此外朝鲜不断进行核试验,半岛局势再陷紧张,终战宣言也就不了了之。

时光流转,10年后的2017年,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他和卢武铉有着同样的愿景——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实现半岛永久和平。

“文在寅任内将改善韩朝关系当作执政的重中之重,希望在任期结束前完成这项具有历史标志性的工作——结束半岛战争。”李枏称,距离他卸任仅有半年不到,但韩国国内对他在民生经济等方面的政策很是不满,因此他更希望将发表终战宣言作为主要政治遗产留下来。

为了实现这一点,过去4年半,文在寅作出了许多努力。

2018年,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三次会晤,将“板门店之春”延续到了“平壤之秋”。双方签署了《9月平壤共同宣言》及附属协议《9·19军事协议》,终止了朝韩军事敌对关系,事实上解除了战争威胁。文在寅是继金大中、卢武铉后,第三位访问朝鲜首都平壤的韩国总统。

除此之外,在文在寅的斡旋推动下,朝美首脑于2018年6月实现了首次历史性会晤。双方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努力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2019年2月,第二次朝美首脑会晤在越南河内举行,但最终无果而终。

“可以说,文在寅任期内朝韩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李枏表示,“朴槿惠政府时期,朝韩一度处于军事紧张状态中,但近几年半岛局势得到缓和,即使朝韩边境线上偶尔会出现一些小的问题,双方也能做好危机管控,避免让小问题发酵为大危机。”

但是,对于由来已久的僵局,文在寅有些时候可能也力不从心。李枏指出,文在寅推动美朝之间破冰,但并未破得很彻底,因此2019年特金会破裂之时,韩国的协调者作用就微乎其微。

“韩国想当半岛和平的领头羊,但美朝之间的矛盾根深蒂固,想在短短几年间彻底改变美朝关系非常困难。但签署终战宣言仍然具有里程碑意义,也可以说是迈向半岛和平机制的第一步,因此他推进此事的意愿非常强烈。”

最后半年的可能性

距离卸任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文在寅的“终战梦”能实现吗?

李枏认为难度非常大。“发表终战宣言主要的障碍是美朝之间的僵局。未来一段时间文在寅能否说服朝鲜和美国松口,不确定性非常大。”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美国虽然多次提及愿意和朝鲜、韩国沟通解决半岛问题,但对于拜登政府而言,这显然并非其优先议程。

韩联社报道指出,美国目前正聚焦其他挑战如伊核谈判、俄乌问题等,朝鲜半岛问题被推到了美国外交战略的次要位置。也因此,美国一直拒绝让步,不仅没有回应朝鲜接触制裁的呼吁,反而于近期加大了制裁。

“拜登一直以来强调联盟优先,因此在半岛问题上一直展现出愿意和韩国合作的态度。但是其根本立场并未改变,即要求终战宣言包括无核化等内容。某种程度上,拜登正在拖时间。”李枏称。

从朝鲜的角度来看,其态度也很鲜明。金正恩今年9月29日称,在宣布终战前,有关各方应相互尊重,摒弃偏见和有失公正的双重态度,取消对朝敌对政策。

李枏表示,若是文在寅让美国和朝鲜作出让步,那么发表终战宣言并非完全不可能。不过,即使发表了终战宣言,未来能否有效执行仍需打上问号。

韩国明年3月9日将举行大选。据韩联社报道,目前,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和在野党国民力量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是主要的竞争者,二者在对朝问题上态度存在较大差异。李在明坚持“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对朝政策,尹锡悦则更强调加强对朝鲜核威胁的威慑,称应保持对朝经济制裁直至朝鲜采取无核化实质行动。

李枏称,若是保守派候选人尹锡悦上台,终战宣言很可能直接变成废纸一张。“尹锡悦的保守派阵营对终战宣言毫无好感,目前民调领先的他若上台,可能直接撕毁这一宣言。因此,能不能签署是一个难题,签署后能否得到遵守又是另一个难题”。

在杨希雨看来,文在寅卸任前发表终战宣言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他指出,目前正是考验各方政治智慧和政治灵活性的时候,“若是未来几个月各方能够努力缩小差距,找到共同接受的解决办法,那么仍然有可能在文在寅卸任前发表终战宣言”。

事实上,多家媒体报道称,文在寅有意以明年初的北京冬奥会为契机,重启韩朝之间的对话,让终战宣言成为现实。在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上,朝韩奥运选手携手入场,对于半岛和平意义深远。

而在北京冬奥会即将到来之际,美国宣布“不派官员参加”,韩国却并未跟随。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12月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韩方始终支持北京冬奥会取得圆满成功,一贯希望北京冬奥会能为东北亚乃至全世界的和平稳定和韩朝关系发展做出贡献。13日,文在寅直接表示,韩国政府没有考虑抵制北京冬奥会。

分析指出,文在寅对北京冬奥会有较大期待。因为若是朝韩运动员能和平昌冬奥会一样携手参加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或者借此契机促成朝韩首脑会谈,对于发表终战宣言都是极大助力。

从中方的角度来看,中国对终战宣言一直持积极参与态度。11月1日,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在与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鲁圭德举行视频会晤时称,中国作为半岛事务重要一方和朝鲜停战协定缔约方,愿就推进半岛和谈、发表终战宣言等事宜同有关方保持沟通,发挥建设性作用。

12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同韩国国家安保室长徐薰会晤时指出,中方一贯支持半岛南北双方改善关系,主张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半岛问题,愿同各有关方一道为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实现半岛长治久安发挥建设性作用。

12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结束半岛战争状态,实现半岛停和机制转换是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作为朝鲜停战协定的缔约方,中方同有关方面就半岛事务保持着沟通协调,我们将继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他卸任前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推动各方发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