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狡狐心里的野蛮熊书包,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幸好,苏琪在密室里喝太多酒,对这些琼浆玉露一般的红酒没多大的兴趣,她只知道现在肚子好饿。幸好,酒池旁边有一张白色的长长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致的,苏琪从来没有机会见过的点心食物,最让她流口水的,鱼露什么的在这里好浪费地摆放着。好吧,她真的好饿了。她趁着没人注意,用蛋糕狠狠地蘸了一大块鱼露,然后放在口中,食物充斥口腔那种满足感,苏琪只觉得快乐得眯起眼眸。李公公不管在宫里还是宫外,都经常自称为奴才,此时说话便也带了出来,只是王舞根本没有注意,一双眼睛却是看向李公公手里的包袱,眼里闪烁着好奇的神色。

“大人,是什么啊?可以给我看看吗?”

王舞说着就走向了李公公,伸手就要去拿李公公手里的包袱,李公公连忙往后一退,看了一眼浴池的四周,这里没有合适的,能让王舞躺下的地方,要是让她躺在地上,这冰凉的地板会不会让王舞清醒?

李公公不敢冒险,一转念想起小李子的寝房离这里也就十几步的距离,不如就去小李子的寝房,一想到自己能在小李子的寝房里玩弄小李子的女人,李公公就兴奋起来,这可比直接得到王舞还要兴奋。

 文学



李公公笑着看向王舞,模仿着小李子的语气道:“这里不大合适,我们回房去玩,一定让你高兴。”

王舞歪着头有些疑惑,只是在连续不断飘来的香味里,体内的骚动又厉害起来,顿时顾不得多想,而且做那事的时候回房间也好,便一口答应下来,转身只是披上一件外衣就往外走。

李公公看王舞那有几分急切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激动,正要跟上去的时候,想起了角落的香炉,想了想还是带上了,这里面的香虽然珍贵,但也放了十几年了,也不知道药效会不会变弱,要是玩到一半,王舞清醒了可就不好了。

将这香炉带上,那王舞就不可能有清醒的时候,只要离开的时候将香炉一并带走,那么他和王舞之间的事情就不会有人知道。

李公公拿起角落的香炉,转身却看见王舞正站在打开的浴房门口,似乎在看什么,不由疑惑,李麼麽几人自己可都是安排好了,难道是有那两丫鬟偷懒跑过来了?

李公公心里这么一想,顿时有些愤怒,正想走过去斥责一番的时候,却看到王舞歪着脑袋看着门口,疑惑的开口:“大人?”说着又转头看了一眼屋里的李公公,更疑惑了:“怎么有两个大人?”

什么两个大人?李公公皱起了眉,这春药有那么厉害,能让中药的人把女人也看成男人?

只是当李公公几步上前,终于看到站在门外的人影时,身子顿时一僵,手里的包袱和香炉都掉落在地,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进宫的小李子。

小李子站在门外,看着神色惊恐的李空空,笑了起来,那笑容很是邪气,和平时不同的是,里面还带着一丝的煞气。

李公公看着小李子的这个笑容,忍不住的腿一软,顿时就跪了下去,颤着声音求饶:“主子,你就饶了奴才这一次吧?”

李公公的话让王舞有些迷惑的看着他,小李子上前一步,挡住了王舞的视线,笑着对王舞道:“你先会房等着,一会我就过来。”说着小李子就拉过王舞亲了一口。

小李子的亲近让王舞体内已经有些安静的骚动再次活跃起来,见小李子亲了一下就要离开,顿时不满的伸手一把抱住小李子,再次亲了上去,一时间两人都有些难分难舍。

王舞的衣服只是随意的披在身上,并没有穿好,抬手抱住小李子的时候,衣服便要滑落在地,小李子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衣服,再次披在王舞的身上,小李子可不想自己的女人再次被别人看去。

一番唇舌纠缠之后,王舞的神色变得更加的迷离,忍不住的抱住小李子的身子就磨蹭起来,嘴里低声哀求:“大人,我难受,我要大人的宝贝,大人就给我,好不好?”

王舞的这番磨


蹭和哀求,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小李子恨不能立刻将王舞抱进怀里,狠狠的做上一次,只是李公公还跪在那里,他必须先把李公公给解决了才行,便拍拍王舞的背,柔声哄道:“你回房去,我拿个东西就过来喂你吃大宝贝。”

有了小李子这话,王舞虽然还是有一点不满,但还是乖巧的答应下来,向小李子的寝房走去。

王舞走后,小李子就走进了浴室,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李公公,微眯了一下眼,笑得有些阴冷:“你一个连根都没有的奴才,居然敢觊觎我的女人?”

李公公心里一激灵,连忙抬手就给自己几巴掌,一边打一边求饶:“主子,是奴才不对,求主子责罚,只求主子能留老奴一跳狗命。”

为了能活命,李公公这几巴掌可是使了大力的,几下脸上就一片红肿,整个头更是生生的大了一圈,只希望小李子能看在他如此可怜的份上饶了他。

小李子虽然不是什么阴狠之人,但手里也是沾染过人命的,亲手弄死的人也有那么几个,他小李子一生不爱钱,不贪权,只喜欢女色,而最讨厌的就是背叛,李公公动了王舞的事情,在小李子看来就是背叛。

背叛的人有一次就可能有无数次,小李子对于背叛者总是格外的严格,一般都只杀不饶的,李公公这样子看起来虽然可怜,但小李子还是在李公公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深藏的怨毒,这样的人,他是不可能留下的。

小李子出手的时候,李公公还在求饶,他没想到小李子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顿时就像反抗,只是却已经来不及了,小李子掐住李公公脖子的手用力一扭,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后,李公公便软了身子,没了声息。

将李公公的尸体仍在地上,小李子冷冷的看了一眼,转身便要离去,却忽然看见掉在李公公尸体边的包袱,在李公公问王舞想不想玩点刺激的时候,他就已经回来了,正准备进浴室洗澡。

听到浴室里的动静的那一刻,小李子是愤怒的,只是在听到王舞将李公公喊作大人的时候觉得有些奇怪,这才没有急于进去,打算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王舞打开门的瞬间,那夹杂在湿气中的甜腻自然也被小李子给闻到了,在看看王舞那迷离的神色,顿时明白王舞这是被人下了药,心里的怒火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那一刻,小李子就已经决定要弄死给王舞下药的人了。

现在看见掉落在地的包袱,小李子顿时想起了之前听到的话,迟疑了一下还是弯腰将把包袱捡了起来,至于香炉,早就打翻了,里面的药和香灰洒了一地,被浴房的湿气沾染了。

拿起包袱,小李子并没有关上浴房的门,就让它这么敞着便离开了。

当小李子回到寝房的时候,才刚进门就听见了王舞难耐的呻吟,走进去一看,原来是王舞见小李子还一会都没过来,便忍不住的自己动手了。

王舞一手正揉着自己的一个水球,还学着小李子的手法,不时的用力揪扯那颗早就红肿的艳红,另一只手却是伸进了身下,双腿大大的打开,两根手指正在小洞里进出,一张脸上满是情欲难耐的样子,双眼微微闭着,嘴里则是一声接一声的呻吟。

“嗯……啊……大人……用力……大人……啊……”

小李子看着床上的这一幕,下面的宝贝一下子就直立起来,将手里的包袱扔在床边便扑了过去,一把脱下自己的裤子,抱住王舞的两条腿搭在肩上,一把拉开王舞的手,就这么直直的入了进去。

小李子进去的瞬间,王舞就忍不住的发出了大大的一声满足的尖叫,无处安放的双手干脆的揉起了自己的一对水球,腰部更是用力,一下下的配合着小李子的动作。

这是小李子第一次看见王舞如此放浪,看着她自己玩弄胸前的样子,小李子顿时入得更狠了,再不讲究什么轻重缓急,只一下下的用力,恨不能将这女人给贯穿了。

激烈的入了几百下之后,两人同时到达了顶点,王舞尖叫一声后便安静了下来,这一次两人的动作都很激烈,让小李子很是尽兴,而王舞身下的床垫更是湿了好大的一片。

看着王舞有些失神的安静模样,小李子不由瞥了一眼被仍在床下的包裹,好奇的伸手勾了过来,打开一看,竟是大大小小不同长短的几个玉势,还有几个做工精巧的夹子,羊眼圈什么的。

这些东西小李子都知道,在教坊司有很多,只是教坊司里的那些东西,都没有包袱里的这些精致,在细节上更是比不了。

小李子在教坊司调教女人的时候,大多是不会用上这些东西,但偶尔也会用一下,对于


些东西的用法和作用,那也是极为了解的,没想到李公公这个老阉货,都这么大的年纪,还留着这些东西,难怪会对王舞下药。

看着这些东西,小李子还有一点觉得可惜,其实他还挺想知道,给王舞用上这些东西的时候,王舞会是什么样子。

就在小李子觉得可惜的时候,却听见了王舞一声有些黏腻的呼喊:“大人,你在想什么?怎么都不理人家?”

小李子一抬眼,这才看见王舞已经坐了起来,只是那眼神依旧不怎么清明,看来药效还没有过,那是不是可以试试这些东西?

小李子分神的一瞬间,王舞不满的扑进了小李子的怀里,抱住小李子的头往下一拉,就亲了上去,虽然刚才才满足过,但王舞只是回味了一会,便又感觉到了瘙痒,还不够,她还想要。

只是小李子却在发呆,没有理她,王舞只能坐起来,打算自己动手了。

王舞的吻技在经过小李子的几次调教之后,已经变得极好,和小李子是吻得难分难舍,一双手更是直接摸上小李子的宝贝,几下摩擦之后宝贝便又精神起来,王舞放开小李子,就想要跨道小李子的身上,直接进行最后一步。

之前小李子还感叹不能用那些东西,现在有了机会又怎么会放过,谁知道这药效可以持续多久,若是药效过了,王舞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小李子对她用这些东西的。

小李子一把抱住王舞的腰,让王舞坐不下去,王舞顿时急了,可怜兮兮的看向小李子,带着鼻音问道:“大人,为什么不给人家?是大人不喜欢人家了吗?”

说到最后,王舞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里竟出现了一丝慌乱,这让王舞体内的情欲都被压下去了不少。

听见王舞这话,小李子连忙笑着安抚:“哪能啊?我会一直喜欢你的,你这身体可是难得的宝贝,我才舍不得放开呢。”

听小李子这么一说,王舞顿时笑了起来,一把搂住小李子的脖子撒起了娇:“嗯,人家也喜欢大人哦,尤其的大人的宝贝,好厉害的,每次都能让人家那么舒服,人家也不要离开大人。”

王舞的这番话若是清醒的时候,是绝对说不出来的,可这恰恰就是王舞心底的话,听得小李子顿时是浑身舒坦,尤其对于王舞夸奖自己宝贝的话,更让他觉得自信无比,非常的受用。

不过高兴归高兴,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小李子拍拍王舞的肩膀,故意压低了声音道:“我之前不是说要跟你玩更刺激的吗?你还要不要玩?”

小李子的话,让王舞一下子想起了在浴房发生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刺激的事情,但王舞却直觉的明白,应该是和情事有关,顿时兴奋起来:“好啊,我要玩。”

王舞说这话的时候,体内的再次骚动起来,本就潮湿的私处顿时又涌出了一丝水迹,正好滴落在小李子的身上,小李子顿时扬起邪笑,看来今晚王舞可以任自己摆弄了,这倒是要感谢一下李公公,只是可惜这人已经死了,那他就大方一点,赏一口薄棺让他下葬吧。

一夜胡闹的后果就是,小李子看起来精神十足,可腰却隐隐有些作痛,而王舞则直接成了半残废,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有些昏沉的睡着,吃饭都是花容和月貌进来给喂的。

昨晚小李子和王舞在寝房里胡闹的时候,李麼麽的酒劲过了,晕沉沉的醒来后,就发现有些不对,她虽然有些贪杯,但自从十年前因为贪杯误过事之后,就记住了教训,再也不贪杯的。

李公公拿来的酒虽然不错,但是李麼麽只喝了几杯,并不算多,绝对不可能醉得不省人事,所以醒来的李麼麽,人还没有清醒,就直觉的发现了不对,顿时一个激灵,完全的清醒过来。

李麼麽将昨晚没有喝完的酒拿过来一闻,里面果然有一点淡淡的味道,绝不是酒的味道,李麼麽虽然闻不出来是什么,但也知道这就被人下了药,心里一咯噔,知道坏事了。

李麼麽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屋子,准备去找李公公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却远远的看见了大门打开的浴房,浴房的门一向都是关着的,很少会这么打开,李麼麽好奇的过去一看,看见的就是李公公的尸体。

这一惊吓,李麼麽差点就叫出了声,随即发现不对,这浴房一向都是小李子自己在用,后来王舞也能用,但她和李公公是不允许在这浴房洗澡的,他们有自己洗澡的地方,可李公公怎么会死在这里,而门还开着,一点也不怕别人发现。

这一刻,李麼麽早就有些迟钝的脑子终于机灵了一回,她四下看看,便进去查看李公公的死因,发现李公公是被人


死的,而李公公的身边还有香炉和香灰。

香炉没有任何的奇特,但那香灰里还混着没有烧完的春药,李麼麽在明白这是春药之后,看了看浴房里面,发现了王舞的衣服,心里隐隐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悄悄的去了小李子的寝房。

在听见里面那激烈的动静和王舞的呻吟,小李子的低吼之后,李麼麽知道李公公是怎么死的了,微微的叹息一声,李麼麽将李公公的尸体弄回他自己的房间,然后将浴房收拾干净,至于李公公的尸体要怎么处理,还要听小李子的,还有她自己的渎职之罪。

这一夜,李麼麽没有再合眼,心里一直都很不安,同样休息不好的还有花容和月貌,两个小丫鬟按照李公公的吩咐,将后院所有的厢房打扫出来,已经快到未时了。

一身腰酸背痛的两人去找李公公交差的时候,被李麼麽拦住,安排她们去休息,因为两人是来侍候王舞的,所以李麼麽给两人安排的住处离小李子的寝房很近,方便王舞可以随时召唤两人。

当两人经过洗漱回房休息的时候,听见了寝房传来的动静,尤其是在这没有任何声音的夜里,王舞和小李子的动静就变得特别明显。

花容和月貌虽然是两个小丫鬟,没有经过人事,但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那屋里传出的动静是怎么回事,两人心里很是清楚,及时身体很累了,可那传来的动静还是让两人有些心慌意乱,没有办法休息好。

早上,小李子离开前,李麼麽主动前来认错,小李子在敲打了一番李麼麽之后,让她把李公公给葬了,可以给一副薄棺,不明白原因的李麼麽还以为小李子这是体恤李公公以前的付出,一番感动之后坚定了要对小李子忠心的想法。

李麼麽忙着安葬李公公的事情,王舞又睡得昏昏沉沉的,没有人管事的情况下,花容和月貌交换着睡了一觉,这才精神好了许多。

再说小李子进宫之后,将所有事情安排好之后,招来几个刚进宫的小太监,又做了一番布置,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没有人察觉不对。

之后小李子正大光明的带着太医去给庆贵人把平安脉,让庆贵人是好一阵的惊喜,自从怀孕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小李子了,早就思念不已。

太医把完脉之后就走了,小李子带着宫女明月等人将庆贵人的宫殿好好的查看,检查了一番,期间庆贵人一直待在殿里,看着小李子忙活,心里顿时觉得甜蜜无比,而在将一切都检查完之后,小李子也稍稍的安心,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不对。

将其他的宫女太监都打发了之后,小李子坐了下来陪庆贵人说话,门口只有明月守着,庆贵人抓住小李子的手述说着自己的心事,有对腹中孩子的担忧,也有对小李的思念,埋怨小李子好几天都不来看她一回。

小李子微笑着将庆贵人抱在怀里好一阵的安抚,庆贵人的情绪才稳定下来,都睡怀孕的人除了容易情绪不稳之外,对于情事也会特别的执着。

庆贵人靠在小李子的怀里,被小李子安抚之后,心底的小火苗便有燃烧的迹象,而身体里对于小李子的渴望也开始蠢蠢欲动,庆贵人心里也知道,如果现在两人做什么的话,会对孩子不好,可她就是忍不住。

看不见小李子的时候,她还可以发发脾气什么的,让自己忍下来,可现在自己就在小李子的怀里,庆贵人顿时就有些忍不住了,一手抬起抱住小李子的脖子,在小李子惊讶的眼神中,眼神妩媚,吐气如兰的小声道:“亲亲我,好不好?”

庆贵人可是个地道的美人,以前每次看见庆贵人,小李子都会被庆贵人的一举一动吸引,忍不住的为她倾倒,在庆贵人成为他的人之后,小李子一度为此而骄傲。

面对庆贵人这样诱惑的要求,小李子是不会,也不忍拒绝的,抱住庆贵人的臂膀微微用力,庆贵人顿时就贴在了小李子的身上,小李子不客气的亲上庆贵人那如花般娇艳的唇。

亲上庆贵人的唇时,小李子鬼使神差的将庆贵人的唇和王舞的唇做了比较,不可否认的是,庆贵人的唇没有王舞的柔软,但却比王舞的多了一股子如同水果一样的清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狡狐心里的野蛮熊书包,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