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66岁的张和平终于迎来了他人生转折点的句号,解除了他的犯罪嫌疑人身份

2021年10月30日,66岁的张和平终于迎来了他人生转折点的句号。这天,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向其送到了《终止侦查决定书》,解除了他的犯罪嫌疑人身份。

决定书显示,该局办理的王红梅被杀案,经查明发现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但不是立案侦查的犯罪嫌疑人实施的,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现决定终止对张和平的侦查。

66岁的张和平终于迎来了他人生转折点的句号,解除了他的犯罪嫌疑人身份(图1)

11月10日,太原中院向张和平送达国家赔偿释明通知书,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其应当自收到《终止侦查决定书》之日两年内向该院申请国家赔偿。

1986年4月8日,太原市尖草坪区(原北郊区)马头水村发生一起命案,6岁女童王红梅被人捆绑灌下农药遇害。9天后的傍晚,时年31岁的张和平在家门口被警方带走调查,这也成为他的人生转折点。

1993年8月3日,太原市检察院以张和平犯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检方指控称,被告人张和平为了达到占据本村炮台上的基地,使他人不敢再要的目的,利用制造恐怖的手段,于1986年4月8日中午趁王红梅独自玩耍之机,将王红梅骗到炮台的防空洞内,携带铁丝和一六O五农药等作案工具,强行将王红梅的手、腿捆住,尔后将一六O五农药灌进王红梅的嘴里,后逃离现场。王红梅被发现后抢救无效死亡。

1993年9月11日,太原中院一审判处其死缓。张和平以“没有杀人”上诉后,同年12月17日,山西高院认为“原判认定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但张和平没能等来重审,自1996年12月27日被取保候审之后,他仍顶着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数年来,张和平为了讨个说法,曾向多部门申诉但都无下文。2018年,二儿子张鹏宇接过父亲张和平的接力棒,继续申诉,但一样四处碰壁。

2021年5月,红星新闻记者赴太原独家调查报道此事时,见到了满头白发的张和平。张和平年轻时曾在北京某部队当兵,退役后在村里当民兵连长,还承包了数十亩果园。他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如果大人之间有矛盾,大不了吵一架,再怎么也不会拿小孩子下手。”

得益于在部队形成做笔记的好习惯,张和平在看守所内时详细记录了自己受审的情况。其在笔记中写道,在他被收审当晚,北郊区公安分局即对他进行了四天四夜的审讯,一个月后又进行了三个四天四夜、四个三天三夜的审讯,“使我在痛苦中感到了极大的失望。”最极端时,他曾想到自杀。

后来,适逢政府出台针对犯罪分子的宽大处理政策,张和平称自己转换策略,开始认罪,又编造了一些犯罪细节。“殊不知这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尔后先供后翻、几供几翻,反反复复中,该案经历北郊区公安分局、北郊区检察院、太原市公安局,最终由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提出起诉。

彼时采访时,红星新闻记者从太原中院相关负责人处得知,在山西高院将该案发重审后,太原中院又将此案退回至太原市检察院,太原市检察院经审查发回公安机关补侦,但公安方面未再移送该案。

“35年了,太原市司法部门终于还了我爸一个清白。”2021年12月16日,张鹏宇电话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拿到《终止侦查决定书》的父亲并没有表现出很激动,“这么多年了,他从一个年富力强的青年变成一个疾病缠身的老头,半辈子都毁了。”

让张和平心心念念的是他未砌好的新房,原来当年张和平因为和父亲闹矛盾,赌气在村边公路砌窑洞,而案发时刚打好地基。这次决定书下来后,张和平除要求村委会为其正名外,亦提出“因错抓导致万事俱备的窑洞没有砌成,宅基地使用证也没有办下来。”

66岁的张和平终于迎来了他人生转折点的句号,解除了他的犯罪嫌疑人身份(图2)

张鹏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1月底,父亲张和平向太原中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太原中院、检察院及尖草坪区公安局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290万余元,并酌情支付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后续治疗费以及申冤合理支出合计80万元,共计370万元。目前太原中院尚未作出赔偿决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66岁的张和平终于迎来了他人生转折点的句号,解除了他的犯罪嫌疑人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