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大肚子要生了还想做;用手轻轻的按着并来回移动

他突然对姑姑说,“花姐,拜托你好好照顾我的家人。”


姑姑的回答很干脆,“我吴春花从不祸及家人。”


姑姑的话,用金口玉言来形容最为贴切不过,她答应的事情就没有办不到的。


李义森被扣起来了,负责看守他的人都是姑姑私下里找的,绝对忠心。


 文学

坐在跟姑姑回家的车上,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个疑惑,这事……真的挺古怪。


小蝶说李义森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那为什么小蝶来我家送U盘时就没人阻止呢?


还有我之前得知不是亲生的,失神之下也顾不得装傻,四处窜动,还打车离开。


假如有人跟踪注视着我的话,都可以轻易把我的傻子身份戳破,但并没有。


还有今天晚上,李义森对面摆的那两个空茶碗是什么意思?


李义森住了二百多平的房子里,而且平日里最是孝顺老人,家里怎么就他自己?


他也不问为什么,见我们进门就开始向姑姑诉说感情,显然是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


连只王八知道要倒霉的时候都快把头缩回去,更遑论李义森这头恶犬。


他为什么不咬人?!


一路上我都在琢磨这些事情,回到家里后姑姑自己坐在客厅里喝酒,时笑时哭。


我知道她是在想老爸,所以也没有打断她的情绪。


她这些年过太憋闷了,让李义森这个杀夫嫌疑人守着自己当司机,她得多能忍才行。


至少换成我,我做不到。


回到卧室里,我给手下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查找李义森的家人。


我得查查,他的家人到底去哪了,李义森是个大孝子,跟他在社会上的威望齐名。


他不可能无缘无故把老头老太太折腾没了,肯定得有个地方。


找到老头老太太,没准我还能问出些什么事情来。


只是俩小时过去后,手下人跟我打来电话说,俩老人失踪了,怎么找也找不到,而且还没有车票机票等记录,家里附近的监控探头也没有任何发现。


这不是有鬼了么,李义森拜托我们帮忙照顾,但俩老人却找不着了。


如果他真要有心藏的话,又何必拜托我们去照顾?


出了客厅,我去跟姑姑说起了这件事情。


“小川,我想了想跟我说的那些疑点,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子,我昨晚实在是太莽撞了,一时急于给你爸报仇,所以很冲动。”


“小川,你做的很好,你真的让我感觉到欣慰。”


被姑姑这么夸,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随后她告诉我说,关于这件事情她会仔细调查的,在查明白之前不会动李义森。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老妈动用了所有的手段,终于查到了李义森的父母。


据说他们被人关在一栋别墅里面,倒也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只是到底是谁囚禁的他们,他们自己不知道,负责看守的那些人也不知道。


总之,对方隐瞒的很好,连自己手下的小卒子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管伺候着二老。


见到李义森的父母,得知他们被囚禁的事情,我心里就有底气了。


我能往八成了去判断,这件事李义森至少不是主使者,充其量也只是参与者。


否则何必把他的父母给囚禁起来,这背后肯定还有人!


于是带上李义森的父母,我就找去关着他的那处平房里。


当李义森见到两位老人后,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更是连连跪地向父母磕头。


他表示自己很不孝顺,害的两位两人担心。


而他的父母也并没有责怪他,反倒很心疼他们的儿子。


一家三口畅谈了好一会儿,然后我就开车拉着他们以


游玩的名义离开了。


李义森的父母在后面手下的车上,而李义森自己则坐在我的副驾驶。


他点燃一支烟后笑着问道:“不怕我挟持你啊?”


我笑了笑,“说这些有什么用啊李叔,说点有用的吧!”


李义森闷了一会儿,随即将心里的话合着肺里的烟雾吐出。


“小川啊小川,你说你怎么这么滑头呢?装傻骗我,还故意带上我的父母让我不敢挟持你,还能显示出你大度来。你这小子真的只有20岁吗?不像啊!”

李义森说我不像是20岁的人,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像。


不过这倒不是说我有多聪明,而是装傻的这两年,我见识过太多的虚伪和狡诈。


这些东西在人前会显现,但我人后或者说我这个傻子面前,才会彻底暴露出来。


这和看多了故事会讲故事,看多了电影会当编剧一样,无关聪明与否。


只是这个话题不想跟他谈论,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囚禁了他的父母。


李义森拍拍我的肩膀,“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当然想知道,因为这涉及到谁故意杀死了我爸,我必须要知道,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知道。


但李义森就是不说,无论我怎么问他都是不说。


到最后他甚至跟我这个20岁的他眼里的小毛孩耍赖,“你杀了我啊,反正我活够了。你把我交给警察也行,还算你立功了呢,没准给你颁发张荣誉好市民的奖状!”


我是真没招了,这耍赖的招数平常都是我在用的好吗,今天却被他给抢走了。


偏偏我还没治,人不畏死,谁能奈何?


我总不能拿他父母的老命威胁他,我不是那样的人,姑姑也不是。


而巧合的是,李义森知道我们都不是,所以他无所畏惧。


没办法了,我只能拐弯抹角的套他话,希望能从别的角度来了解这件事情。


但李义森本就老谋深算,这会儿我不傻了更是精明似鬼。


一旦我问到正事的时候,他就‘嘿嘿’以对,只傻笑,不回答。


以至于让我对他‘嘿嘿’的恐惧,上升到了仅次于姑姑的‘呵呵’。


但一路上的交谈也不是没有半点收获,他亲口告诉我说,小蝶是他的女人不假,但也只是用于发泄的那种,而且人也不是她杀死的,她没有杀小蝶的意思,甚至还给了小蝶钱。


至于小蝶给我的那份视频内容,半真半假,假的是他没有让小蝶去接客,更没有让小蝶去挨打试探我,这些都不是他的意思,他没有做过。


除了小蝶这件事情,他还坦白的承认,确实是有人在威胁他、指使他,但那人是谁他不说。


关于这点他就相当于说了半句废话,我当然知道他背后有人,不然他父母被谁关起来的?


而剩余半句有用的信息,则是他说那人威胁他、指使他。


这句话乍听起来只能听出一层意思,他也是被逼无奈,就像是给自己开罪似的。


但细想想,这话很吓人。


他李义森是姑姑的司机,我相信姑姑都不能去威胁他、指使他,除非他心甘情愿的情况。


那么到底得多么大的能量,才能让李义森不得不低头,不得不针对姑姑和针对我?


当我问起这点的时候,李义森没有再‘嘿嘿’,而是给予了我正儿八经的回答。


“我没有针对过你,也没有针对过姑姑。我那晚就对姑姑说过,我对她是真心的,那种感情从来没有变过,十多年前时,十多年后的今天还是,哪怕现在也是。”


“我确实有人派人跟踪过你们,但那不是监视,而是保护你们不被监视你们的人伤害。我这些年为什么要执意给姑姑当司机,不用别的人,你这么聪明,想不明白?”


他不特意指出,我还真想不明白。


但是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他不是喜欢当司机,更不单纯的是喜欢姑姑暗恋姑姑。


他是在保护姑姑,要知道他这个司机在姑姑身边的时间,要比我这个当儿子的都要长!


到底是何方神圣,才能把李义森这样的牛人逼迫到只能跟在姑姑身边当司机?


压力很大,真的很大。


我突然问到他,“李叔,我是不是该继续当傻子?”


李义森撇撇嘴道:“当也行,不当也行,现在无所谓了。从你登门抓我那一刻开始,你的傻子身份就暴露了,你以为我那俩茶碗为什么摆在那里?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们来,我早知道了,连我李义森都知道,我后面的人会不知道?”


当他反问我的时候,我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把李义森给扳倒了。


“你是最后一个用来试探我的鱼饵,我不吃你,我就真的是个傻子。我把你吃了,那就足以证明我这两年来都在装傻。所以你是个棋子,人家想要借我手把你给杀了,继续藏在幕后。”


我道。


当我说完这些后,李义森往车外弹了弹烟灰,随即他自嘲的笑了:“在你这我是鱼饵,在别人那我是棋子。李义森啊李义森,怎么越混越抽抽了呢,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大肚子要生了还想做;用手轻轻的按着并来回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