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听说你想毁灭世界 ?日本裸体清洁工

柳凤娇开心的冲我挥手告别,我目送她进了自家的别墅,看着她一脸甜美笑容的转身冲我招手,这才放下车窗,冲她也挥了挥手,然后对司机说:“走吧师傅。”

司机把车开出别墅区,便问我:“先生,接下来去哪?”

我便对他说道:“就把车停在路边就行了,我一会儿让我朋友过来开走。”

司机也没多问,点了点头,说:“那我给您结束订单。”

 文学


一见陈倩这条回复,我立刻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她问我是不是不高兴了,她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我是不是不高兴了?

我愈发觉得,陈倩可能是对我有点意思了。

于是,我故意说:“就是不高兴了,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陈倩如哄小孩一般,问我:“可是你总要告诉我,你到底因为什么不高兴吧?说出来,我也好知道自己哪里让你不高兴了呀。”

我说:“我不高兴是因为我自作多情,跟你没关系。”

“咋啦?”陈倩又问:“哪里自作多情了?”

我说:“我以为你今天是有点关心我啊,结果你并不是,这还不叫自作多情?”

陈倩过了一会才回我:“好啦好啦,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我刚才是逗你玩呢,说实话,我确实是因为关心你才问的。”

我心里美滋滋的,看来,陈倩这个冷面女总裁,距离向我低头已经不远了。

于是我问她:“你为什么关心我?”

陈倩回复我:“哎呀,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关心你就是关心你啊,有什么为什么。”

我厚着脸皮说:“陈总,你如果只是单纯的关心我,还是心里对我有别的想法?”

陈倩半天没回,我正想问她怎么了,她忽然回了我一句:“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我笑了,忍不住说:“拒绝回答,那就是默认喽?”

陈倩立刻说道:“我才没有默认!你少瞎给我扣帽子。”

我心里好笑,对陈倩这种女人来说,她能够说出拒绝回答四个字,就已经算是巨大的改变了,否则的话,我这么咄咄逼人,她一定会破口大骂。

我忽然有些想念这个表面上冰冷无比,但内心却埋藏火热的女人,于是我有些冲动的对她说:“陈副总,改天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陈倩好奇的问:“哟,这么大方要请我吃饭?”

“是啊。”我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赏脸?”

陈倩说:“吃饭可以啊,我时间都ok,看你。”

我便道:“那就干脆明天好了,你说呢?”

“好。”陈倩也很干脆的说:“就明天吧,下班之后。”

我急忙说:“你想吃什么?”

陈倩说:“我什么都行,你定。”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看着手机,忽然觉得,我这是不是要跟陈倩约会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她进一步发展?

正胡思乱想着,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陈总陈宏斌给我打来电话,开口便问:“王浩,你在哪呢?”

我有些迫不及待,挂了陈总的电话,第一时间便给林思佳发了一条微信。

“嫂子,你在家吗?”

林思佳很快回复我:“在呢,怎么,想我啦?”

后面还附带着一个可爱的微笑表情。

我急忙说:“是啊嫂子,特别想你,正好我就在你家附近,想去看看你。”

林思佳惊讶的说:“你怎么会在我家附近?”

我说:“我过来办点事,送个朋友。”

林思佳急忙给我打来一个电话,笑着说:“王浩,你现在具体在哪?”

我说:“我就在别墅区里面呢。”

林思佳欣喜的笑道:“你来的真巧,陈宏斌刚出门应酬,说是有重要的客人要招待。”

我笑着问:“那家里现在就嫂子自己吗?”

林思佳嗯了一声,笑着说:“就我自己呀,你要不要来找我?”

我说:“好啊,我离你家就几百米,这就过来。”

林思佳说:“那你快来,我去给你开门!”

“好嘞!”

我激动不已的把车开到林思佳家门口,这时,林思佳穿着一身吊带睡裙跑出来给我开门,大门打开,我放下车窗看着林思佳,小心的问:“嫂子,我直接把车停在院子里,万一陈总回来看到了,那不就麻烦了吗?”

林思佳说:“陈宏斌出门的时候说今晚不回来了。”

说着,林思佳羞赧的看着我,低声道:“你要是愿意的话,晚上留下来陪我吧。”

说完这话,林思佳的眼神中便满是期待。

我知道,她肯定特别希望我能够留在这里陪她,说心里话我也很想留下陪她。

我思忖片刻,便道:“这样吧嫂子,你先给我留着门,我把车停到外面去,然后走进来,这样万一陈总回来了,我也好躲着他点。”

林思佳开心的说:“那你晚上不走了?”

我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放心,我晚上不走了。”

“那太好了!”林思佳兴奋的说:“那你去停车,我给你留着门。”

“好的。”

我把车又从别墅区里开出来,在路边找了一个隐蔽点的车位停下,然后便锁了车又回到别墅区,来到陈总家里。

林思佳一直在院子里等我,我刚进门、把门关好,她便一路小跑的跳进我的怀里,抱着我开心的说:“一直想你能抱着我睡觉,你好久没抱我睡觉了。”
听到林思佳求饶,我嘿嘿一笑,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笑着说:“嫂子,我不想吃饭,我想吃你。”

林思佳羞赧的说:“等嫂子例假走了,一定让你吃个够。”

我连忙点了点头,说:“嫂子,等你例假走了,我们就去阳光一百公寓,到时候我要好好吃了你!”

林思佳被我撩的面色通红,又羞又臊的忙前忙后给我做饭,我便一直待在她的旁边看着,心里感觉格外幸福。

林思佳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顿饭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让我如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一干二净。

吃过饭,我跟林思佳一起收拾了一下厨房,免得陈总回头看出端倪,搞定之后,她便拉着我回了房间,林思佳说:“你好久没回家陪我了,今天咱俩一起洗澡吧。”

我点点头,笑着说:“我喜欢跟你一起泡澡的感觉,尤其是你卧室卫生间里的浴缸,特别大、特别舒服。”

林思佳羞臊的说:“那你今晚就好好泡个够。”

我嘿嘿一笑,一把将林思佳拦腰抱起,径直就往楼上跑,边跑边笑着说:“走,泡澡去喽!”

林思佳尖叫一声,随即抱着我嗔道:“你跑慢点,猴急什么呀,今天又不能给你……”

我笑道:“那我也着急,我要跟你一起泡澡!”

林思佳抱着我的脖子,娇声说道:“一整晚呢,你想洗多久我都陪你……”

我抱着林思佳来到她的卧室,在浴缸里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温水,林思佳体贴的帮我将身上的衣物脱下,随后,她羞答答的将自己身上的睡裙也轻轻褪除下来,露出雪白无比的肌肤,以及曼妙至极的身材。

我的身体立刻被林思佳引诱的极度膨胀,一把将林思佳抱起,两个人便滚入了宽大的浴缸之中。

林思佳羞涩的如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边躲着我的小老弟,一边为我一点点擦拭身体,格外体贴。

林思佳一边温柔的为我擦拭身体,一边对我说:“我公公的身体,最近不是太好,我听说他的癌细胞扩散的更厉害了,医生已经不建议再做手术,也不建议再做放化疗了。”

我惊讶的说:“癌症不手术,也不放化疗,那岂不是就等死了?”

林思佳点点头,说:“算是吧,他之前吃了很多种靶向药,现在也有了抗药性,所以已经没什么效果了,医生说,运气好的话还有大半年,运气不好的话,也就两三个月。”

我感叹道:“那这样的话,就算你真怀孕,老爷子赶不及看到了。”

“对啊。”林思佳说:“就算真怀孕,他也坚持不了十个月了。”

我好奇的问:“那陈总怎么还让我帮你怀孕呢?”

林思佳说:“还是抱有希望呗,现在老爷子对他不满意,遗嘱真要公布的话,可能对他很不利,如果这时候我怀孕了,老爷子对他的不满或许能缓和一些,而且,老爷子一直想抱长孙,看在未出世的长孙面子上,也可能会多给陈宏斌一点遗产。”
我在一旁听到林思佳的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搞什么?!陈总死了?!怎么可能?!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大半夜的说死就死了?!简直是扯犊子啊!

这时候,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思佳,她也已经吓得面色煞白,电话那头还在说着什么,她慌乱的说:“好好好,那……那我现在就过去?”

“好……好……我这就来,地址我知道了……”

林思佳失魂落魄的挂断电话,抬头看着我,一脸惊恐的说:“王浩,警察打电话给我,说陈宏斌死了,让我立刻去市公安局法医处认尸……”

我也慌了,脱口道:“嫂子,这是不是恶作剧,或者什么诈骗电话啊?!”

“不是……”林思佳眼神空洞的说:“打电话来的是市局的副局长,他跟陈宏斌关系不错,我也认识他,他肯定不会是跟我恶作剧……”

“卧槽!”我忍不住脱口骂了一句脏话,随即急忙问她:“嫂子,那个副局长说陈总是怎么死的了没?”

“没有……”林思佳摇了摇头,道:“他说知道我的脾气性格,知道瞒不了我,所以就直说陈宏斌意外死亡,至于因为什么死的,他说法医正在调查,让我过去走程序……”

我急忙说:“那我陪你过去吧!”

林思佳脱口道:“不行!这个时候谁都能陪我去,就你不行!”

说着,林思佳急忙下了床,一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说:“王浩你先走,我穿好衣服自己开车去公安局,有事情我们微信联系。”

我一想也是,这时候我陪林思佳过去算哪门子事儿?于是也只能点点头,急忙穿好衣服,对林思佳说:“嫂子,那我先走,有任何事情一定及时跟我联系。”

林思佳点点头,对我说:“你快走吧。”

离开林思佳别墅的时候,我还仿佛置身梦中。

怎么会呢?陈总正当壮年,而且身体也很好,怎么会忽然死了?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可他不是去应酬了吗?什么意外会让他大半夜去世?

我正纳闷着,忽然接到陈倩打来的电话,我急忙接通,电话刚通,陈倩慌乱紧张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王浩你在哪?”

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她知道我在这里,急忙装道:“我在外面跟朋友一起吃饭呢,怎么了?”

陈倩火急火燎的说:“你现在就开车来接我去市局,我哥出事了!”

“啊?!”我一听这话,急忙故作惊讶的问她:“陈总出什么事了?”

陈倩说:“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接到电话,让我去市局认尸,我还没敢告诉我爸妈,你快来接我,我现在很慌,怕开不了车……”

我赶忙说道:“那你等我,我这就赶过去!”

“快点,十万火急……”陈倩的声音格外无助,让我有些心疼。 本能上,我不太相信陈倩的推断,不过这种事我也说不好,于是只能沉默不语。

陈倩愤怒的骂了几句,忽然流下眼泪,很快便一个人抱头痛哭起来。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失去亲人的感觉非常痛苦,别人的安慰基本上起不到什么用处。

不过,我还是一脸心疼的说:“陈副总,你也别太伤心了,日子还得继续,你说呢?”

陈倩看着我,泪眼婆娑的说:“王浩,我哥死了,我以后就没有依靠了……”

我说:“怎么会呢,你自身能力本来就很强,再说你还有你爸妈。”

陈倩摇头说道:“我爸活不了太久了,我妈只是一个老妇人,你说我还有什么依靠?”

我不假思索的说:“你还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

我的话让陈倩愣住了,半晌后她才抹了一把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当然是真的,你算是我半个女人,我怎么能对你不管不问!”

陈倩愣愣的问我:“为什么是半个女人?”

我脱口说:“还没那个,只是用嘴过一次,当然只能算半个了。”

“你……”陈倩羞恼的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个!”

我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咱们先去市局,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陈倩扭过头去不再看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生气,还是害羞,或者还是伤心难过,只能把车开的飞快。

车开进市局,看门的保安把我拦住,询问我的目的,我说是来认尸体的,他也就没再多问便放我进了门。

我把车停好,陪着陈倩往法医科走,路上,她有些慌张的对我说:“王浩,我好怕怎么办……”

我急忙抓住她的手,认真的说:“放心,有我在呢!”

陈倩柔嫩的小手被我牵着,好像立刻就冷静了不少,她稳定了一下心神,死死抓住我的手。

我带着她找到法医科,然后又找到太平间,当我们来到太平间门口的时候,林思佳已经在里面了。

此时的林思佳正被几个民警围着,在一个拉开的冰柜门前默然站立着。

陈倩急忙挣开我的手,快步跑了过去,痛哭失声:“哥,你怎么说走就走啊哥……你留下我一个人,让我怎么办啊……”

林思佳一见她来了,眼眶里顿时涌出泪水,轻轻抱住陈倩,哽咽道:“倩倩你来了……”

陈倩一把抱住了林思佳,痛哭问道:“嫂子,我哥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没的?!是不是被人害了?!”
陈倩坚持认为陈总是被人害死的,可是我却觉得,陈总的死应该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其实,陈总在外面乱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这个人有个癖好,就是喜欢嫩嫩的少女,尤其是十八岁的姑娘,即便林思佳这么漂亮、性感,在他眼里,也远没有18岁的女孩诱人。

我作为陈总的司机,已经不止一次听说陈总到处找人买“初夜”了,他有钱有势,经常找一些有资源的人给他介绍18岁左右、未经人事的女孩子,这些女孩子把初夜卖给陈总,换取高达五位数的回报。

像陈总这么玩、玩的这么大,死在女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他一直缺乏锻炼,而且纵欲过度。

柳凤娇这时候也劝陈倩,道:“陈女士,我们已经搜集了相关证据和口供,与您哥哥发生性关系的两个女孩,都是咱们本地艺术学院的大一新生,她们通过中间人,跟陈先生达成了协议,两人将身体的第一次出卖给陈先生,换取每人五万元的酬劳,而且我们也找到了陈先生给她们的支付宝转账记录,确定三方都是出于自愿,所以从我们警方来看,这个案子,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隐情,现在这两个女学生已经因为非法易被刑事拘留了,如果您和其他家属还有其他异议,可以申请起诉两个女学生,或者要求尸检,不过尸检的话,人就无法留一个全尸了,这一点,还希望你们能够考虑清楚。”

说着,柳凤娇又提醒道:“对了,我们的同事已经从两个女孩子体内提取到了遗留的精液,已经送去实验室查验dna了,不出意外的话,结果应该是死者本人的。”

陈倩一下子崩溃痛哭起来,林思佳林思佳在一旁犹豫片刻,叹气道:“算了,家丑不可外扬,我们肯定不会起诉那两个女大学生,另外,我还想请你们帮忙跟这两个女孩达成一个保密协议,只要她们不对外说出这件事,我会给她们两个人每人十万元封口费,但是如果她们把这件事宣传出去,那我不但要把钱追回来,还要追诉她们过失致人死亡的罪名!”

我在一旁听的惊讶,没想到林思佳做事这么沉稳,真可谓是面面俱到、软硬兼施,如果让林思佳出来打理公司,我猜会比陈总做的更好。

柳凤娇这时候也被林思佳的强势搞得有些意外,连连点头道:“您说的没错,这种事情确实不适合外传,至于您说的封口费与保密协议,本身也符合法律规定,这个我可以安排人去跟那两个女生沟通一下。”

林思佳点点头,轻叹了一口气,说:“麻烦你们几位警官先出去吧,我有点事情想跟我妹妹商量。”

柳凤娇嗯了一声,说:“那好,你们先聊,我在走廊等你们,有事随时找我。”

说着,她就要跟几个警察转身出去,恰好这一转身就看见了我,诧异的问:“王浩,你怎么来了?”

我尴尬的说:“我是陈副总的司机啊,这种情况怎么能不过来。”

柳凤娇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那你先忙,我们回头再聊。”

林思佳听到柳凤娇说我的名字,这才回过头来,看见我,眼睛有些红红的,问:“王浩你也来了。”
 我的林思佳说的没错。

陈总忽然意外死亡,无论是她还是陈倩,后面的日子都不好过。

陈总自然是林思佳的经济支柱,陈倩一个女人在重男轻女的父亲面前没有什么话语权,一直以来也是靠着陈总照顾,才能够做到副总的位置,现在,陈总死了,她们两个的日子最不好过。

陈倩也深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拉着林思佳的手,哽咽着说:“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什么事情都跟你一条心!”

林思佳嗯了一声,说:“倩倩,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隐瞒你哥的死因,绝不能让咱爸知道,所以,我们要统一口径,就说你哥是因为在商务招待的时候突发心梗意外去世。”

陈倩急忙说:“好的嫂子,我明白了。”

说着,她又有些焦急的询问:“嫂子,你说爸他会不会直接问警察啊?我哥毕竟是他的长子,意外去世,爸肯定要见最后一面,到时候,他应该不会相信我们一句话的解释,他肯定要弄个究竟……”

林思佳表情一下严肃起来,仔细想了片刻,这才说道:“有了!我现在就联系医院,把你哥的尸体转到医院去,在公安局法医科确实不合适,咱爸如果知道,一定会起疑心,我们把人送到医院,再疏通一下医院的关系,到时候爸应该就不会起疑心了,就算他想问个究竟,我们也可以把医生搬出来。”

陈倩立刻点了点头,道:“这个办法靠谱,嫂子,我有个好朋友在市立医院做副院长,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帮个忙!”

说到这儿,陈倩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这时候,太平间的大门忽然被推开,当我看见来人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进来的,竟然是老板的弟弟陈宏飞,以及老板的爸妈!

大半夜的,陈宏飞竟然把他爸妈带到这里来了!

林思佳和陈倩也被忽然到来的三人吓的魂飞魄散,陈倩连说话都哆嗦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问:“爸……妈……您……您们怎么来了……”

陈总的父亲看起来很虚弱,但依旧有着十足的威严,他表情悲痛又愤怒的质问陈倩:“这么大的事,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陈倩慌乱的说:“爸……我没想瞒着您,我也是刚赶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听说你想毁灭世界 ?日本裸体清洁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