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在升级法师塔: 挺进校花那紧致的密道

上河居和香榭丽舍的方向刚好相反,我的车在文艺路上,三个壮汉一直紧追不舍。

“王浩,我真的很难受,为什么我在单位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功勋,却一直得不到升迁呢?”

在车上的柳凤娇突然说出了她心里的痛苦来,原来今天之所以在这里吃小吃是因为,她一直没有得到晋升啊。

想起,柳凤娇前后的表现,我看这些年她一直没有升迁,是她最郁闷的地方。

 文学



毕竟,她从成为一位普通的警员已经有好几年了,如此下去,再过几年,她可真没法干下去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从来没有绝对的光明和公平,我有些同情地向柳凤娇说道:“其实都没有什么,只要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其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有时候,你老是盯着别人好像高升了一般,其实,当她们高升的时候却遇到了更大的陷阱;有时候,你总是觉得别人老是在幸福中,老是比你优秀。其实,在她们风光的被扣是一些你所无法忍受的痛苦。

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成功和付出往往是成正比的,即便柳凤娇的晋升机会还没有到,我认为也只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罢了。

我安慰道:“凤娇,没事的,你一定会升职的,相信我。不过我们现在先好好看看后面那辆wey吧,她一直跟着咱们啊。”

我似乎感觉到柳凤娇开始清醒过来,我连忙提醒柳凤娇有人一直在后面跟踪我们。

听到我的话,柳凤娇因为职业习惯,终于开始注意到了异常,她整个人也开始意识到了不对。不过以她现在的这种清醒程度,只要不给我添乱我就烧高香了。

我的车在飞一般地疾驰,后面的壮汉也马不停蹄地跟了上来。

“王浩,把车开快点,到了上河居,冲进去我看这些莽汉子能够怎么样。”

到了这个时候,柳凤娇的酒才彻底醒了过来,她让我躲进上河居避难。我进入上河居,的确一般的盗匪根本就不敢硬闯。

我听柳凤娇的朝着上河居拼命冲了过去,这样的速度,一般的车子绝对根本上。

“没事,只怕那妞就住在这附近,我们再稍微等一等,看他们出来不。”

另外一个风衣男看到平头开始发火,便站出来说了那么一句。听到风衣男这么说,绿夹克和平头都开始沉默。

已经是凌晨三点,露水凝聚,一股凉风裹挟着雾气吹过来,柳凤娇甚至都冷得发抖,我连忙抱住了她。

她穿着短裙,根本无法御寒,我穿着正装,倒不觉得这天有多冷。

想不到就算是跟丢了,那三条汉子居然都不愿意放弃追杀我和柳凤娇。我真的觉得纳闷,平日里我又没有得罪什么人,为什么会惹来这些杀手呢?

要说柳凤娇就更加不会了,柳凤娇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忠于职守,又会得罪了什么人呢,至于被三个大汉追杀?

不过事情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我对着有些犹豫不决的柳凤娇说道:“凤娇,准备好,我们从那边绕过去,然后将这三个大汉打倒在地上。”

柳凤娇才刚醒了酒,看到沿路而来的三个汉子,显然有些束手无策。听到我的话,她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人便悄悄绕到了那三个汉子后面。

“大哥,快看,那一对狗男女在那里。”

凌晨三点,路上的车很少,绿夹克第一个发现我和柳凤娇两个人的踪影。

说实话,要是我当初在特种兵的时候,这三个汉子都不够我一个人打的。现在,我也根本没有把这三个汉子放在眼里。

“是的,走,我们上去,要他们的命。”

看着我和柳凤娇接近,平头一脸的狠色,带着绿夹克和风衣男一起朝着我和柳凤娇迎了上来。

见到三个汉子迎面袭来,我怡然不惧道:“三位好汉,我王某人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要你们这半夜来追杀我们?”

我的话非常冷静,即便是他们是针对我们,我也要弄清楚追杀我们的原因才行。我可不想糊里糊涂地被人追杀。

“哼,你还有脸说,上一次贩毒大哥是你抓的吧?我都看到你拿到那悬赏的十万块了。”

我的话才刚刚落地,平头男一脸凶悍,第一个站出来,他的话语寒冷到了极点。听到他的话,我便明白,这三人可能是那次贩毒集团的同伙。

“凤娇,上!”

既然知道了这三个汉子的来意,我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在我的招呼下,柳凤娇也立马挥拳朝着绿夹克冲了过去,柳凤娇虽然有时候反应笨一点,但好歹也是正规的警察学校毕业。

她学了军体拳和擒拿手,和绿夹克一对一,虽然力量上稍差,却始终能够仗着灵活与绿夹克相抗。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一手架住了平头的脖子,平头似乎也傻了,他没有预料到我手段这么干脆。

我架住平头的脖子一甩,平头被甩在地上,受了重创。

看到我只是一招就制服平头,风衣男猛地拔出一把匕首来和我拼命。我丝毫不惧,一手挥舞,一手去架住风衣男的匕首。

我施展擒拿手,非常熟练地抓住了风衣男的腕关节,只是那么一扭,便缴获了风衣男的匕首。

风衣男匕首被缴获之后,我又连续施展几次擒拿手,将风衣男的关节给扭了出来,他的手关节和脚关节都被我扯了出来,就算是想要跑也跑不动。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才去对付绿夹克。

绿夹克原本还想负隅顽抗,见到平头和风衣男都被我制服以后,他的招式也越发变得散乱起来。

这三条汉子就算是有几斤蛮力,但毕竟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在我和柳凤娇地联合下,很快就制服了他们。 

那张纸只是我偶然从那三个毒贩身上拿到的,看到那张纸上的内容的时候,我豁然明白过来。

原来那三个毒贩便是在中州负责接应那大毒枭的家伙,他们这三个家伙负责接洽中州那些有条件,富有的客户,把那些客户带到吸毒圈子里来。

然后偷偷将毒品混入香烟和雪茄中,让那些老板都变成瘾君子。

他们三人负责中州这条线,包括卖毒给那些瘾君子,从外面提货到中州来。

那张纸上记载的便是一份顾客名单,这份名单上都是那三个家伙的供货客户。我真没有想到,只是晚上随便抓个混混,居然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而且,我看到那张纸上赫然写着孙辉和陈宏飞两个人的名字。看到他们的名字,我内心很震惊,以至于林思佳陈思佳和我打情骂俏,我也没有了任何反应。

我有些震惊,将纸条拿给林思佳看,“亲爱的,你看看,这张纸上可有惊天的秘密呢。”

当我将这张纸条给林思佳看的时候,林思佳那本来要发春的脸蛋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事情的确有些大条,我想她肯定也看到了陈宏飞这个名字,陈宏飞居然吸毒!

这是一个非常有利于我们的东西,不过我们也没有太过于明显的证据,只是拿着这张条子去给老爷子看,老爷子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林思佳很久才恢复了平静的心:“难怪,听说去年陈宏飞公司盈利这么多,到了年尾居然剩不了太多钱,看来这两兄弟都只是一丘之貉而已啊!”

林思佳的眼神中透着些许的悲伤,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林思佳还是挺关心陈宏斌的。

不过,陈宏斌借精生子,这件事情倒是伤了林思佳的心,所以林思佳才慢慢地冷了下来。

看到林思佳有些伤心,我抱住了林思佳说道:“亲爱的,别想那么多了,我倒是想如果能够拿到陈宏飞吸毒的证据的话,这倒是一条对我们很有利的证据啊。”

林思佳肯定也想到了,听到我这么分析,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和林思佳晚上谈了很多关于陈家的事情,但是就算我们再怎么仔细思考,却也无法找到陈宏飞吸毒的证据。

看来,陈宏飞吸毒这件事情还是非常隐秘的,我内心里暗自盘算,看是否能够从王秘书那么弄到一些情报来。

“好了,浩,抱紧我,我想要。”

林思佳好像好久没有和我来了一样,居然主动抱紧了我。反正我也暂时想不到,到底要怎样才能够拿到陈宏飞吸毒的证据,于是我也反过来去迎合林思佳。

我动情地说道:“思佳,最近你一个人在家寂寞了吗?”

我边说话,边顺带着去摸林思佳的美背,我感觉到自己和这么多女人上过床,但是唯一对林思佳才是真正的恋爱。

我的手在林思佳的腰间抚摸,林思佳脸蛋上起了一层潮红,那等醉人的样子,让我感觉到一阵温暖。

林思佳动情地说道:“嗯,我想你了,不过我知道这些日子你很忙,就没有经常打电话了,今天晚上你来我这里,我一定要好好服侍好你。”

林思佳陈思佳非常乖巧,像林思佳这种成熟,知性的女子,我真的很少见,先不说她的身体资本,就是那等温柔和关怀,谁娶了她便是他的福气。

可惜的是陈宏斌不知道珍惜,居然要借精生子,伤了陈思佳的心,不然的话陈宏斌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幸福的男子。

听到林思佳的话,我也有些感染,道:“好,乖,你先好好伺候一下老公我,等下老公再好好疼你。”

有了我的鼓舞,林思佳那动作来得更加起劲了,她先慢慢地褪下了我的衣裤。

那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让人疼爱,她的娇躯在那透着金色光芒的透视睡裙之下,散发着动人的诱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在升级法师塔: 挺进校花那紧致的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