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以剑道证超凡: 南海鳄神上木婉清

“楚总,你……”李旺试探xìng的问了一句,楚云娇却迟迟没有反应。

其实,楚云娇只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意识清晰心知肚明。

只不过,李旺毕竟是她的下属,楚云娇有过上次的甜头,也不好意思另行要求,省的让李旺得寸进尺。

 文学



见到楚云娇没有反应,李旺轻轻的褪下楚云娇的肩带,一直脱到脚luǒ,随后缓缓的将楚云娇脚上那双闪亮的高跟鞋拔下。

果然,楚云娇的里面空无一

物,仅有一双丝袜套在大长腿上,李旺瞪大了眼睛,仔细欣赏着楚云娇xìng感火辣的娇躯。

白虎,这等尤物竟然让自己遇上了……

虽然早已尝试过“白虎”的味道,但再次看见,李旺依然无比冲动,他忍不住掰开楚云娇的双腿,让庐山真面目彻底luǒ露而出。

霎间,楚云娇腿间的气味让李旺血脉喷张,那股幽幽的芬芳,令李旺如痴如醉,李旺将大手覆盖在上面,徐缓的摩挲着,柔软的娇躯很快有了反应。

楚云娇白皙的胴体在灯光下呈现nǎi油一般的质感,李旺情不自禁的轻触着,每一处肌肤都丝滑弹嫩,堪比婴儿肌肤,李旺轻柔的为楚云娇按摩,直到楚云娇发出两声细微的呻吟。

见楚云娇有了反应,李旺兴奋的抬起头,看着楚云娇脸上浮现的一抹酡红,精致的五官配上绝美的身姿,无论是哪个男人都难以抵挡这种诱惑。

“楚总,我……”李旺一边观察着楚云娇的身体变化,一边温柔的调情,平日里不敢说出的污言秽语,此刻都慢慢的涌现出来。

“我想要上你,迫不及待的想要上你。”李旺气喘吁吁,火热的身体压住楚云娇的娇躯,他脱下裤子,只穿着内裤在楚云娇身上磨蹭,活生生一副猴急的模样。

楚云娇完全没有料到,李旺竟然会变成这样,不自然地拧紧柳眉。

细微的表情并没有逃过李旺的眼睛,他吓得一惊,接连后退了几步,说话也变得磕磕绊绊。

“楚,楚总,你,你醒了……”

没想到说了半天的骚话,却不知楚云娇竟然是清醒的状态,一时间,李旺羞愧得无地自容,脸上火辣辣的烫。

楚云娇缓缓的睁开眼睛,怒视李旺,脸色极为不悦。

“楚总,对不起,对不起,怪我太心急了……”

李旺有些语无lún次,就连认错都没有了头绪,支吾半天,只说出这么一句话。

楚云娇又气又笑,一来是没想到李旺竟然对自己这般痴迷,二来,都到现在这种地步,李旺依然不肯坦露心声,难道是她还

什么地方没做好么?

楚云娇皱了皱眉,原本以为那日后,两人几乎没有了隔阂,可以坦诚相见,况且,在公司大事应对上,李旺的表现又让楚云娇欣喜,没想到他还是一直控制着自己。

“说吧,你错哪了?”楚云娇哭笑不得看着李旺。

“楚总,我……我不该趁人之危。”李旺低下头,怯生生的说道,一副小孩做错事的模样。

“这就完了?”楚云娇佯装生气,坐起身子,将一条毛毯披在身上,掩盖住妙曼的娇躯。

毕竟,被李旺扒光了身子,赤luǒ全身的楚云娇多少还是有些娇羞。

“李旺,这件事,不是因为你占我便宜,而是你从来都不肯表达自己的情感,就算你明着跟我要,我也会全都给你。”楚云娇脸色涨红,目光轻移,缓缓的看向别处。

李旺似乎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脸上浮现了一抹坏笑。

“楚总,那今天……”

李旺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神贪婪地盯着楚云娇。

“今天就算了,我累了。”

楚云娇垂下眼皮,躲闪李旺的目光。

“好,那我先走了。”

李旺强忍怒火,走上前拎起自己的外套,转身离开。

听见关门的声响后,楚云娇心底莫名的有些失落。

她躺在床上,身上依旧带着李旺的余热,似乎李旺指尖的温度还停留在赤luǒ的胴体上,雪白的玉腿紧紧并拢,一双纤细的手指缓缓深入,不断的摩挲着。

楚云娇柳眉微颦,朱唇微启,眼神婉转迷离,唇齿间口吐兰芳,身体也随之颤抖、痉挛……

李旺离开后,一边走在街上,一边翻找着手机里的联系人。

今日可是憋了一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忍受,李旺更是如此,况且,几次到嘴边都飞了,李旺心底自然有些不甘心。

李旺在赵娟的电话前停留了一阵,随即挪开视线,打给了肖烟云。

肖烟云那边极为安静,似乎是在公寓里,那处离李旺家并不远。y~b独家

“肖老师,您睡了吗?”

李旺心头一喜,就连声音中都克制不住颤抖和激动。


“没呢,怎么了李旺?”

深夜听见李旺的声音,肖烟云的身体躁动不安,一股情愫呼之yù出。

“我想去找你。”

李旺淡淡的说着,佯装不急不躁,没有一丝情绪。

“好,你过来吧,我等你。”

肖烟云娇羞的说道,放下电话,开始在屋内翻找着东西。

李旺来到肖烟云门前,轻轻叩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

“肖老师……你……”李旺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肖烟云。

肖烟云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丝袜,上身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衫,露出粉嫩白皙的酥胸,她脸色涨红,腼腆的看着眼前的李旺。

“快进来。”

肖烟云将李旺拉进屋内,房间内灯光昏沉,让人有种莫名的冲动,李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无所适从的手不知道该放在何处。

“肖老师,其实我来是想看看你这边还缺不缺什么东西。”李旺尴尬一笑。

“别说话。”肖烟云将一根手指缓缓的抵在李旺的嘴唇上,眼波dàng漾,两人默默的对视着,彼此都心知肚明。

“李旺,我真的很感谢你。”

肖烟云微微低下头,强忍着心底的哀恸,目光低沉,紧紧的咬着嘴唇。

“自从我那个死鬼老公欠下一笔巨债之后,常年在外面跑路,根本顾不上我,学校中也风言风语的,甚至有人说让我卖身还债。”

“谁那么缺德?”李旺皱了皱眉,为肖烟云打抱不平。

“是校长,他多次找到我,说愿意帮我还清债务,保住工作,前提就是,我得同意和他……那个。”

“什么?”李旺惊诧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校长也太缺德了吧?”

李旺万万没想到,曾经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校长,私底下竟然是个衣冠禽兽!

“那……你答应他了吗?”李旺试探xìng的问道。

不知道为何,李旺在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心底里竟然莫名的兴奋,强烈的yù望和好奇心jiāo织在一起,让他有种情不自禁的冲动感。

肖烟云嗔怪的瞅了李旺一眼,不满的回应道:“当然没有,我在

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不是不是。”李旺尴尬的笑了笑。

“当初那伙人到学校吵闹的时候,实际上我是不会被开除的,就是因为校长在暗中使坏,若不是因为他,我何至如此!”肖烟云咬牙切齿的说道,眼底充满了不甘和愤恨。

李旺只觉如鲠在喉,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肖老师,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李旺淡淡的说道,如今也只能这样宽慰她。

“没有过去,他是我心底永远的伤痛和屈辱。”肖烟云脸色一寒,凝重的盯着李旺的脸,似乎有话要说。

“李旺,老师知道你离开学校后,混的不错,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帮我解决了工作和住房的问题,老师现在只想再求你一件事,只要你能答应我,我愿意为你当牛做马。”

肖烟云眼神笃定,神情严肃,李旺吞咽了一口口水,知道她所说的“牛马”是什么意思。

作为一个激发李旺情窦初开的女人,李旺心底自然是万分高兴,只不过如今不知肖烟云会提出怎样的要求,李旺也不好直言答应。

李旺锁紧眉头,思索了片刻,说,“肖老师,您先说说看,我若是能办到,一定尽心尽力。”

李旺咬紧牙关,沉下心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已经憋了一天了,眼看着尤物就在面前,又怎能轻易放手?

“我要你帮我除掉校长,我要他身败名裂!”肖烟云紧闭着双眼,言语中充满了厌恶和愤恨!

“我知道了。”李旺早就猜到了肖烟云的心思,只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与肖烟云解释。

李旺给肖烟云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建立在李婉儿和楚云娇扶持的基础上,但目前两人的身份不明不白,李旺也不好求助于他人啊。

况且,校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对付的。

“肖老师,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不是现在。”李旺垂下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你现在也能帮我啊,你有人脉关系……你这么厉害……”肖烟云神色有些焦急,片刻之后,才逐渐恢复冷静。

“对不起,李旺,我失态了。”肖烟云柳眉微颦,脸色泛起一阵红晕,平复心绪后,忍不住有些愧疚。

“肖老师。”

李旺一把抓住肖烟云的肩膀,酥胸随之晃动了两下。

“你放心,这件事jiāo给我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我不会让他再伤害你。”

李旺眼神笃定的盯着肖烟云,肖烟云脸色涨红,朱唇轻启,柔软的双唇像是果冻一般的诱惑着李旺,李旺吞咽了一口口水,随后轻轻的吻了上去。

两人的唇齿碰触到一起,像是有了化学反应一般,李旺只觉得身体一阵子燥热,小腹下充满了火气,就连眼神也变得灼热起来。

“嗯哼……”

肖烟云轻哼了一声,身体略微扭动起来,似乎也逐渐有了反应。

见到肖烟云并没有抗拒,李旺这才将肖烟云推倒在沙发上,注视着她的娇躯。

肖烟云luǒ露的胴体展现在眼前,白皙的酥胸在薄纱下挺立着,李旺忍不住,一双大手紧紧的抓了上去,缓缓的揉搓着。

肖烟云被李旺这么一挑逗,顿时脸上红的如苹果一般,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李旺,你轻一点,疼。”

闻言,李旺嘿嘿一笑,手上的力道却丝毫没有减弱。

此刻,他脑海中浮现出肖烟云被校长调戏时的场景,看向肖烟云的目光也变得更为火热,似乎这样更能刺激李旺内心野兽的yù望。

他轻轻咬破肖烟云薄纱似的上衣,两只饱满圆润瞬间跳出来,而后将脸深埋其中,深吸几口气,感受着肖烟云身上,少fù特有的芬芳。

正当李旺如饥似渴地在肖烟云身上吸吮的时候,门口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李旺惊诧的看着肖烟云,现在已经临近深夜,这个时候谁会突然登门到访?

“嘘。”肖烟云神色紧张,连忙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李旺心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是李婉儿?

肖烟云在李婉儿的公司上班,留下住宅地址自然也很正常,但自己明明刚从李婉儿和楚云娇那里回来,

她们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肖烟云的家中?

那到底是谁呢?

肖烟云扭头看向李旺,李旺神色紧张,躲到一侧的窗帘后面,肖烟云连忙穿好睡衣睡裤,跑去开门。

“谁啊?”肖烟云并未多想,况且有李旺在家,也就少了一些警惕。

“咣当。”

肖烟云刚刚扭开门锁,门就被人粗暴的推开,门框撞在她的额头上,瞬间起了一片紫青。

肖烟云捂住头,还来不及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就被生拉硬拽到沙发上。

“人呢!”

来人大声的呵斥着,样子飞扬跋扈。

“什么人?你是?”肖烟云此时才抬起头,看清来人的模样。

“张斌?”

没想到是肖烟云的前夫,张斌。

“你到这里来干嘛?你是怎么找上门来的?”肖烟云一阵不悦,脸色也yīn沉下来,冷眼盯着眼前四顾的张斌。

“你还好意思问?”张斌瞪大了双眼,粗壮的身体强压在肖烟云的身上,一身的酒气,揪起肖烟云的头发拉扯到面前。

“说,你哪来的钱租这么大的公寓?”

“我……我自己挣得,你放手!”肖烟云一阵捶打,但丝毫没有见到效果,手无缚鸡之力。

“呵,有钱不给老子还债啊?”张斌冷笑一声,松开了手,将鞋子甩到一边,倚靠在沙发上,腿往茶几上一搁。

“他妈的,我看,你是勾搭上老男人了吧?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和你们学校的校长不清不楚的,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肖烟云愤怒的盯着张斌,满脸的怒火。

“你放屁,张斌,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学校开除?你现在还有脸说这些!”

“因为我?”张斌冷笑一声,上下扫量着肖烟云。

“我看,是你个小浪蹄子勾引校长,事情败露,怕影响学校名声,才出此下策的吧?”

“你这是说的什么浑话!”肖烟云怒骂着,言语中充满对张斌的愤恨。

“我警告你张斌,你要是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报警?你敢报警?”张斌目光一寒,此时肖烟云也有些后悔,不应该说出这样

的话来激怒张斌。

“我告诉你,我是你前夫,来你家里是理所应当的事,就算警察来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张斌得意的笑着,丝毫没有将肖烟云的威胁放在眼里。

“还有,我看你最近混的不错嘛。”

说完,张斌缓缓的起身,绕着屋子转了一圈,肖烟云望向窗帘,不敢出声,神情紧张。

若是让张斌这个畜生发现李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管你借钱。”张斌扶着肖烟云坐在沙发上,一脸谄媚的坏笑。

“但我最近确实手头上有点紧,要不,从你这拿点?毕竟我们夫妻一场,你不会这么绝情吧?”

肖烟云知道张斌缺钱,无非又是没有赌资了。

“没有,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要命?”张斌眯起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肖烟云的身体,舔了舔舌头。

“我看,你能要了我的小命吧?”

没等肖烟云反应过来,张斌已经上手扯开了肖烟云系紧的睡衣,随着布料“刺啦”一声轻响,肖烟云丰满的身前显露了出来。

而张斌也是一愣。

两人结婚多年,虽然曾经有些小情趣,不过,现在已经离婚了,但张斌还是无法承受肖烟云如今这幅骚模样。

况且久别胜新婚,肖烟云又穿的这么xìng感,胸口的薄纱还被扯掉一块。

“你……”

张斌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你还说你现在没有事瞒着我?”张斌的眼神中充满了怒气,似乎肖烟云当面给他扣了绿帽子一样。

“混蛋,你他娘的。”张斌狠狠的打了肖烟云一巴掌,肖烟云应声倒地。

未等起身,张斌紧接着一脚,狠狠的踹在肖烟云的小腹上,随后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

“让我看看,你究竟还藏着什么干货?”

张斌愤怒的眼神中带着兴奋,衣服撕裂的声音却让藏在窗帘后面的李旺,忍无可忍的攥起拳头。

正当张斌疯狂蹂躏肖烟云时,浑然不知李旺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李旺,不要。”

肖烟云惊恐尖叫,李旺的

中拎着一个陶瓷的花盆,眼神血红的盯着张斌。

张斌疑惑地回过头去,这才发现身后的李旺,吓得身子都僵直了。

“啪!”

李旺将花盆重重的砸在张斌的脸上,瞬间鲜血直流。

李旺心中有数,面对人高马大的张斌,若不先下手为强,恐怕很难对付。

“你他娘的敢打我?”

想不到张斌反应很快,伸手就朝着李旺胡乱的抓去,李旺侧身一闪,朝着张斌的肚子就是狠狠一脚。

“唔。”

张斌闷哼了一声,紧紧的捂住肚子,疼得站不起来,李旺冷笑一声,转而看向肖烟云。

此时的肖烟云披散着头发,浑身颤抖不止,李旺看的有些心疼,连忙上前为其披上一件衣裳,紧紧搂住。

“好啊,好你们一对狗男女。”张斌气愤的指着肖烟云,眼神中全然是嫉妒和愤恨。

“小子,你给我等着,今天算你走运!”

张斌擦抹一把鼻血,从地上捡起一块衣服碎片捂住鼻子,落荒而逃。

打跑了张斌,李旺收拾好残局,将门重新锁上,抱起惊魂未定的肖烟云进了卧室。

“没事了没事了。”李旺看着身下的肖烟云,凌乱的发丝挂在脸上,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怜惜。

“李旺,对不起……”肖烟云第一时间竟然是和李旺道歉。

“我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是我不好,对不起……”肖烟云垂下头,看的李旺更为心疼。

此时,肖烟云胸前的两抹白皙完全暴露在外面,李旺看的直吞口水,就连原本要干的事情都忘却了。

肖烟云的脸上挂着泪痕,这让李旺倍感兴奋,心底的兽yù愈发强烈起来。

“烟云,我又怎么会怪你呢?”李旺深情的说道,眼波流转,满满都是爱意。

“这件事,我会帮你解决,虽然不清楚你前夫是怎么知道你的地址,但我会查出来,并让他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李旺激动的咬牙切齿,却被肖烟云连忙拦住。

肖烟云捧起李旺的脸,怔怔的望着他,心底泛起一阵涟漪,她怎么都不会想到,竟然和自己的学

生搞在了一切,并且恬不知耻的瞒着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前夫。

想到这里,肖烟云心底闪过一丝丝羞愧,那是对这份师生情谊的羞愧,也是对自己目前处境的羞愧。

肖烟云无法正视这份情感,但眼前的一幕切切实实的存在着,撩拨着肖烟云寂寥的心。

“李旺,你是我的学生,我原本不应该和你……”肖烟云咬紧嘴唇,缓缓的张口说道,她纠结极了,她知道以张斌的xìng子,会做出些什么。

“若是张斌将你我的事情暴露出去,我的名声就毁了。”说完,肖烟云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昔日的职教荣誉不在,又受到这等屈辱,她怎么甘心?

“肖老师,您一直是我心目中的那个肖老师,而我也希望,你之所以做这些事,都不仅仅是为了谋生,你是真心喜欢我的,对吗?”

李旺耐心的宽慰着,肖烟云身上的香气钻入鼻腔,少fù身上那种令人意乱神迷的味道,令李旺沉醉而难以自拔。

“肖老师,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

见到肖烟云挣扎犹豫的样子,李旺连忙补充了一句。

闻言,肖烟云拧紧的眉头逐渐舒缓,微微蹙额。

李旺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他对肖烟云说的是心里话,但这会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他的身体只想赶紧发泄出去。

“李旺,那你要对我好哦。”

肖烟云俏脸微微泛起红晕,害羞的扭向一边,俨然一副小女人的模样,李旺连忙点了点头,顺势亲吻肖烟云的脸。

激动难耐的李旺,身下的帐篷早已高高耸立,他趴在肖烟云的身上,让肖烟云背过身去,胸前的两团柔软被压瘪,从侧面可以看到露出雪嫩的白ròu,李旺的家伙在肖烟云身上不断的摩擦着,彼此沉默不语,只剩下喘息。

缓缓解开肖烟云的吊带连体丝袜,内裤露出的一部分,虽然李旺的角度看不见,但明显能感受到里面的柔软。

李旺轻轻掰开肖烟云的翘臀,隔着内裤在臀缝里来回摩挲,手指间溢满了肖烟云体液的味道,粘稠的体液包

着李旺的大家伙,一时间,只觉得小腹下面一团火焰正在熊熊的燃烧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以剑道证超凡: 南海鳄神上木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