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丝袜文章 ;我天道的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李旺眯着眼睛看去,秦月已经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丝绸睡衣,虽然那暗红的花纹将大半的她那嫩滑如白雪的大半肌肤给遮掩住了,可是那细长犹如白天鹅的脖颈,xìng感的锁骨已经弹力十足的柔软,还是让人想入非非。

 文学



李旺以为她早就睡了,没想到她还在这等找他,早上他们之间发生了那件事,让他尴尬极了,一想到她这么大晚上不睡是在等自己回来和她做那事,李旺就觉得不好意思。

“妹儿,你还没睡啊!”李旺低着头张嘴说了一句,慢慢的走了过去。

秦月没有看李旺,坐在沙发上,优雅的点了一支女士香烟,她双膝jiāo叉,吸了一口之后吐出一口带着丝丝香味的烟雾。

“李旺,你该不会是一直躲着我吧!”秦月虽然话语很平静,但李旺还是听出了话语背后不开心的感觉,毕竟,这么大晚上就为了等一个男人和自己做羞羞事,而这个人还有故意躲避的嫌疑,这落到谁的身上都不会高兴。

秦月一直在等李旺,只是他一直没回来,所以她下意识的认为李旺是故意躲她才没回来的。


虽然心中忐忑,但李旺还是跟秦月说:“妹儿,我今天公司有重要事处理!所以到现在才回来!”

秦月听到这话后冰冷的脸色才缓和了一点,她冲李旺招了招手:“那早上老妹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李旺怎么可能忘,其实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李旺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早晨的一幕幕场景,但秦月这样光明正大的问他是否还记得,他有点尴尬,而且还不知道小雪睡着了没呢,要是被小雪知道的话那就完了!

“妹儿,我们到房间去说吧!”李旺说这话的时候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往嗓子眼跳动,因为这句话就表明了李旺的态度,去房间再说。

“不用了,就在这儿,小雪今晚不回来!”秦月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李旺坐到她的身边。

李旺下意识的开口就问:“小雪,她干嘛去了,怎么能不回来呢!”

秦月扭头,双眼直直的看着李旺,抖了抖手中的烟灰:“李旺,你是不是对我妹有意思啊,怎么一听她不回来,你怎么那么着急呢!”

李旺赶紧摆手解释说道:“我对她没有什么意思,这只是下意识的反应而已。”

李旺慢慢的走到了秦月的身边。

秦月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让他慢慢的坐下,开口问:“哦?真的?”

李旺的心里突然很烦,嗯了一声之后便将头扭向一边。

秦月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盯着李旺看了五秒,提高声音说:“李旺,你是什么意思,怎么说话!”

或许她有点激动了吧,睡衣的衣襟一下子松开了两颗扣子,一抹雪白顿时就落入了李旺的眼帘。

而李旺的眼神就有点不受控制的顺着雪白中间的沟壑想要往下看去。

秦月一眼就看到了李旺在偷看她,她故意的挺了挺身前的柔软,睡衣顿时被顶起,那雪白的风景更宽阔了一点,不过就在李旺想继续的时候,秦月直接一转身,迈着步伐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耳边传来秦月有点愠怒的声音:“不给我道歉就别找我!”

她明显是以为拿准了李旺的软处,先诱惑他,然后再以此作为要挟,不给她道歉就别想和她做那事!

李旺本来就有点累到了,此时真要做也没心思了。

李旺咬着牙走进房间,一狠心,直接将门从里面反锁,秦月用这事威胁他,他还不愿意跟她做呢!

躺在床上,却久久的睡不着,李旺拿出手机打开流量,微信传来了一连串的叫声,全部是秦月发来的。

“亲爱的,大晚上还忙啊!”

“你怎么不回我的消息,是不是在做坏事呢!”

“妹妹,下面痒了,我好想要!”

……

李旺花了两分钟才把她发来的这些消息看完,看完之后我很不耻的硬了,回了她一句:“刚才有事,没看到,我也想看你的小妹妹!”

“哥哥,有时间吗,我们约一下呗!”秦月直接发来的是语音,她故意用这种诱惑人的声音来说。

李旺还从来没听过她用这种声音说话,只感觉全身都麻酥酥的。

“妹儿,发一段你浪叫的声音给哥哥听听,可以嘛?”

过了没一会,秦月就给他发来了一段的语音,李旺悄悄的躲进被子里去听,因为在外面他怕被秦月听到。

“嗯……哦……啊啊啊啊啊!”

李旺本以为里面只有她的叫声,没想到她一个人居然都能够自导自演出这么一段话来。

李旺反复听了三遍她的这段话,简直太刺激人心了。

“哥哥,我一个人好无聊啊,你来陪我玩吧!”秦月接着又发了一条语音。

想了想,李旺回她:“妹儿,哥哥也很想去帮你,可是我这边这段时间有点事,身边随时都有人,不方便,等我抽出时间一定去找你,到时候我一定让你爽上天!”

“可是,人家现在就想要啊!”

李旺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她昨晚给发过来的图片来了感觉,回了她一条:“好妹妹,改天再聊,哥哥现在有点事。”

回完李旺直接把流量关了。

关了流量之后,李旺便将手机扔到一边,平息身体正燃烧的浴火不过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


估计过了两分钟,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响,李旺透过门缝看去,外面的灯已经打开了。

突然,李旺的门锁发出一阵响动,但因为门是被他反锁的,所以别人从外面根本打不开!

李旺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不用想也知道在门外开门的是秦月,看来她是真的忍不住了,刚才还在装逼,还要给她道歉,结果呢,现在却悄悄的来开他的门。

虽然门是关着的,但李旺紧张极了,要是秦月叫他开门的话,到底怎么办呢,要不要给她开门!一时间他矛盾极了。

不过还好这个事没发生,秦月并没有叫他,只不过更刺激的来了,才没一分钟门外就传来了她若隐若现的叫声。

李旺轻轻的跳下床去,垫着脚走到门边,透过猫眼朝门外看去,虽然有点迷糊,但我还是能看出个大概的轮廓。

秦月坐在沙发那儿,一只手一个劲的揉着她身前的傲人的柔软,另一只手里面拿了一个男人的东西,而且还是纯黑色的。

她的脑袋靠在沙发上,忘情的叫着,她的手快速的前后蠕动着,因为沙发隔着,李旺看不大清楚,但他知道秦月在干什么,以前只能在电影里面看到的桥段此时却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一切都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李旺伸手紧紧的握住露在外高高顶起的兄弟,用一个超快的频率来了一发,但二弟还是不能软下去,结束后秦月都还在继续着。

显然秦月也到了尾声,一下子跪在了沙发上,她的手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叫声越来越大。

半分钟后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全身一个劲的颤抖了一下,接着一下子摊到在了沙发上,应该是到了。

李旺这儿只能看到她雪白的背部,隔着这么远他也能看到她背后应该全是香汗,而要是刚才他不锁门的话,现在应该是压在她的上面的。

一时间心里有点后悔了,但一想刚才秦月威胁他的那个表情,他也就不后悔了,虽然他想

弄,但尊严也是很重要的。

就在这时,秦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将睡衣理了理,低头在那儿捣鼓了一番,随即拿着东西走进了洗手间!

李旺一愣,心想她该不会是还要再来一次吧,但一阵水流声之后她走了出来,睡衣只口了两颗扣子,身前那一对柔软只遮住了一点……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朝着李旺的这儿看了过来。

李旺被吓了一跳,赶紧往一边躲,因为他是从猫眼那儿往外看,所以只要她的眼神是看向李旺这边,李旺认为是在看他,其实她根本看不到李旺的,想到这心里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但李旺没想到的是,就因为李旺这往边上躲的这一瞬,却间接的暴露了他。

秦月将拿着东西的那只手背到后面,朝着李旺的门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的那个笑容让他很不适。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上!

砰砰砰……

李旺的心也随着门外的敲门声跳动,甚至速度还更快,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站在门后面,既闹心又纠结,李旺还没做出决定到底要不要开门。

秦月在门外开口说道:“李旺,我知道你躲在门后偷看,机会已经给过你了,既然你不懂得珍惜机会,那么以后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秦月说完直接转身走了,李旺在门后站了两分钟才一脸迷茫的走回床上。

说不后悔那是假的,任谁遇到这种事没有把握住机会都会后悔,而且李旺想应该没有几个会像他一样傻,丢掉这种机会吧!

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看着秦月给李旺发的照片,李旺的嘴角忍不住裂开,心情一下子舒畅了很多。

有这些东西在手,李旺不信他会没有机会,而且秦月这么浪,就算李旺不找她,相信她也会找他的。

晚上李旺做了个梦,梦到了他把秦月给就地正法了,秦月在李旺的身下疯狂的吼叫,李旺都差点被她给吸干。

第二天早上,李旺正准备出门。

秦月却打开门走了出了,她还穿着睡衣,又没有穿罩罩,一对柔

软将衣服高高的撑起,因为才睡醒,一副慵懒的模样。

秦月看到李旺的时候皱起了眉头,淡淡的开口说道:“哎哟,昨晚没睡好啊!怎么不去找小姐发泄去啊!”

以前李旺还没觉得秦月这么讨厌,现在却忽然觉得她好讨厌,不就是李旺那晚没有和她做那事吗?用得着说话就这么难听。

“怎么了,你羡慕外面的小姐啊!又能舒服,还能赚钱。”李旺停下脚步不yīn不阳的回了一句。

秦月听了李旺的这话顿时就醒了,指着李旺说道:“有本事就再说一遍。”

李旺不想影响他的好心情,转身就走出了房间,任由她在那儿咒骂。

就去外面找楚云娇了,但是他很早就回来了。

因为昨晚没睡好,李旺想补个觉,便没和她多呆。

睡在床上根本睡不着,便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昨晚因为和郑倩在一起也不知道秦月这货给他发消息没。

打开微信,果然昨晚秦月又发消息了,她居然给李旺拍了她自我安慰的视频,虽然下面她做了处理,不过那对柔软可是直接拍了进来。

看着秦月拍的这个短视频,李旺又有了反应,秦月和楚云娇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对于楚云娇,李旺是用心去喜欢。

但秦月不一样,李旺对她只是出于一种对xìng的需求,想要和她做羞羞事而已。

其实要是只选择做那事的对象的话,李旺一定会选择秦月,经历过开发的她身前的柔软发育已经完全了,大胸,大屁股,每次幻想她弯下腰翘起的模样,李旺都会忍不住来一发,想着弄起一定很舒服。

李旺正想怎么回她,客厅里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诱人的叫声,李旺啪的一下便将灯关掉。

客厅的门砰的一声被砸关上了,李旺竖着耳朵听了一下,客厅里响起了一道男声,好像是问这里还有没有人,秦月的声音随即响起,很是妩媚的回答,说这里没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听着秦月这骚气的回答,李旺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没想到她居然还敢带人回来玩,看来是真的忍不

住了。

李旺踮起脚尖朝着门边走去,透过猫眼看去,只见秦月和一个染着一头红发的青年抱在那儿互啃,青年的手在秦月的身上胡乱的摸。

秦月的头发散乱,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青年啃了一会之后将,秦月的衣服掀开,双手握着那对柔软就啃,而秦月有点受不了了,一只脚勾在青年的腰上,双手抱着青年的脑袋使劲的揉。

亲吻了一阵之后,青年一把将秦月抱起,朝着沙发上就走了过去,将秦月扔在沙发上,李旺从猫眼里只看见一个紫色的罩罩和三角裤飞了出来,不一会就传来秦月嗯嗯啊啊的声音。

李旺躲在门口看着他们两干得那么起劲,小兄弟已经坚硬如铁了,忍不住伸手进裤子里动了起来,脑子里开始幻想在那儿做着运动的人是自己。

青年将秦月拉了起来,秦月松手撑在沙发上,脸正朝着李旺这边,看着她闭着眼睛享受的模样,李旺的手速越来越快了。
红发青年在连续冲刺了一会之后低沉的吼了一声,一下子拔出,在秦月的屁股上留下了点东西。
两人依偎着倒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青年估计xìng质又来了,只看到秦月的两只脚还在空中竖起,脚上还穿着她那双红色的高跟鞋,一阵阵娇喘声在房间里起伏。
他们折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青年穿上裤子之后在秦月的身前狠狠的捏了一下,一脸满足的说:“我先去把事情弄好,改天再好好的陪你。
”秦月一脸的不情愿,但人家要走她也没办法,一脸笑意的叫青年记得联系她。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秦月光着身子走进了厕所,一阵窸窸窣窣的水流声之后,秦月光着身子走了出来,路过李旺门前的时候她停了一下脚步,用一个很是不屑的眼神看了他的门一眼。
“艹,不知道你骄傲什么?”李旺张嘴小声的骂了一句,以前还没发现她是这种人,居然像个公jiāo车一样,一想到她那不屑的眼神,李旺就想冲出去将她狠狠的按住,好好的干她一顿。
不过这么

念头还是被李旺克制下来了,她就像个公jiāo车一样,什么人想上就上,李旺要是上她,总感觉自己吃亏。
伸手理了理小兄弟,心里暗想等他把拿下给郑倩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干她一番,到时候把他和秦月的聊天记录给她看,一定让她大吃一惊。
第二天,李旺回到了房间,只听见墙壁很有节奏感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隔壁锤他的墙壁一般。
隔壁就是秦月的房间,白天她一般都是在上班,而此时却发出这富有节奏感的声音,他挺cāo蛋的心情顿时更加的烦了。
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一天就他妈的知道做那事,这到底是有多饥渴啊!不过李旺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这大白天的,到底谁在和她做啊!于是李旺轻轻的走出房间,站在门沿下悄悄地朝秦月的房间看去。
秦月的房门居然还有一条缝,站在这里都能听到里面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
李旺的心跳一下子就蹦到了嗓子眼,秦月的床正对着门边,从这条缝刚好能够看到里面。
一对白花花的屁股在那儿前后蠕动,李旺的心里顿时就冒出了三个字,后入式啊!李旺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想要走近一点,看清楚一点。
可他刚抬起脚步,房间里突然传来秦月的柔弱的声音。
“停下!”刚才李旺的心是跳到嗓子眼,秦月这一声让他的心直接蹦到了嘴里,抬起的脚就悬在空中,没敢落地。
李旺以为秦月发现他在外面,这一刻李旺都已经闭上了眼睛,打算迎接她的批斗了。
“怎么了。
”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个男人的声音。
“我想换个姿势。
”秦月的声音再次传出。
听到他两的对话,李旺的心才落了回去。
轻轻的拍了一下胸脯,李旺都打算回去了,但秦月突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对,就这样,用力一点,我喜欢这个姿势。
”“对……对,就是这样,抬高点……”人对未知事物的求知yù是非常强烈的,一经产生之后便越来越强,虽然刚才被秦月那一声吓了一跳,但

她说的这句顿时勾起了李旺的好奇心。
秦月喜欢这个姿势,到底什么姿势,李旺不是很想知道,是非常想知道。
李旺将身体扭回,将脑袋朝着门缝伸了过去,两个身体jiāo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身子映入了他的眼帘,而且秦月居然还是上位,身前的两团一上一下的如同浪花一般涌动着。
“舒服吗?”那个坐在下面的男人一只手撑着床沿,一只手捏着秦月的一个大白球。
秦月眯着眼睛,一脸陶醉的表情,她咬着嘴唇说:“好舒服,这样弄得好深。
”坐下下面的男人一下子就受到了鼓励,腰部往上一顶,秦月嗯的一声,脸上的表情看着既舒服,又有点难受。
“我快要来了,你快点。
”秦月双手搂住那人的脖子,上下的频率一下子就加快了很多。
男人双手抱着秦月,两人配合着,估计冲刺了二十多下后,在一声闷哼中,男人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结束了战斗。
不过秦月似乎有点意犹未尽,还在那儿摆动着自己白花花的屁股,微闭着眼睛,脸上的潮红还没消退。
“还没爽够啊!”男人伸手一把捏在秦月的身前,咬住她的耳垂笑着说。
秦月倒是一点也不害躁,很是直白的说:“我还没过瘾,你能不能再让我爽一次啊!”“呵呵,这个就得看你的技术了,来,先给本少舔一下。
”男子说完话直接将那东西拨出,带出一片水渍。
秦月直接伸手握住了那个家伙,趴下去张嘴就咬住。
因为秦月弯下了头,所以那个男人的脸已经完全暴露在李旺的视线之中,当李旺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顿时就懵了。
那个闭着眼睛享受的人不正是吗?难怪昨天看到他会觉得有点熟悉。
李旺内心深处被深深的震撼了,他是真没想到是钱总居然会和秦月弄到一起去,两人大中午的就干上了,这得多饥渴。
就在李旺一脸震惊的时候,秦月捏着刚硬如铁的那个,伸出舌头开始活动起来。
“我可以了,来,让你爽。
钱总一把就秦月拽了过来,伸手在她的

翘臀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秦月很是配合的发出一声娇喘声。
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的大战,李旺转念一想,要是把他和秦月乱搞的事留下证据,那么是不是可以用这个和他作为jiāo换的条件呢!想到这,李旺直接拿出了手机,打开摄像功能,悄悄的对着正干得热火朝天的两人。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虽然秦月还没到那个年纪,但经过开发的她对那方面的渴望显然不小。
此时的她就像久旱逢甘露的庄稼一般,疯狂的吸允,不只是上面的嘴,下面的嘴也紧紧的将钱总的家伙吸在里面。
手机屏幕内,两人忘情的弄着,却不知道他们正在做的坏事已经被李旺录成了视频。
因为刚刚来了一发,钱总这一次倒是坚持了不少时间,结束战斗之后秦月一脸满足与疲惫的倒在床上。
李旺轻轻的退回房间,打开手机的视频再次看了一遍,倒是学了几个经典的动作,当然,也是秦月喜欢的动作。
过了十多分钟,一阵嘀嘀咕咕的响声之后,传来了一阵关门的声音,应该是钱总走了。
李旺歇了一会后打开门走了出去,秦月坐在沙发上抽个烟,身上只披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半躺在沙发上,脸上的红潮还没完全消退,看着格外的诱人。
两只大白腿jiāo叉搭在一起,真想上去摸一摸……看到李旺打开门出啦,秦月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真的,李旺感觉现在有点看不起秦月,虽然李旺喜欢和这样的人睡觉,但一想到她是个公jiāo车,心里就不舒服,总觉得这种人很放dàng。
“早就回来了。
”李旺面无表情的回了她一句。
秦月吐出一口烟雾,开口说:“那你刚才全都听到咯。
”李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呵呵,那你硬了没有啊?”秦月说着冲李旺挤了挤眼睛,明显是在诱惑他。
李旺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人还真是不检点,刚和别人弄了,现在又来勾引他。
看到李旺没说话,秦月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男人啊!就她妈的贱,你给他机会,他不会珍惜,偏偏要用自己的五姑娘。
”秦月的这话不禁让他皱起了眉头,很明显,秦月在说的是他。
李旺心里憋着的一团火不禁开始燃烧,朝着秦月走了过去了,眼神一下子变得有点不对劲了。
不过秦月根本不在乎,一副很轻松的模样。
“怎么了,生气了,呵呵,你啊!这辈子就只有偷听的那个胆了。
”看着她妩媚的模样,李旺对她失去了一切兴趣,李旺双手撑在沙发上,盯着她认真的开口说:“我不管怎么贱,至少我还没有到饥不择食的情况,秦月,我给你打个比方,一把钥匙能够开无数把锁,那叫做万能钥匙,可是一把锁能够被无数把钥匙去开,你觉得这个锁还是好锁吗?”秦月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怒瞪着李旺,开口吼道:“李旺,你她妈的有什么资格说老娘,你敢说你没有把我当过臆想的对象,明明骨子里就是个烂人,偏偏还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李旺不想和她争辩这个问题,因为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做了事之后,总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不管这个理由正确与否。
李旺冷笑一声,扭头朝着厕所走去。
秦月很生气,点了一支烟,放进嘴里狠狠的就吸了两口。
李旺关了厕所门,看着内裤上还有点湿润的小块,忍不住苦笑呢一下,男人最难管住的就是下半身这根东西了,面对不喜欢的异xìng也会产生一定的冲动。
李旺撒尿刚结束,裤子还没拉上,厕所门传来一阵响声,一下子打开了。
李旺被吓了一跳,将裤子往上一拉,扭过头吼了一句:“你有病啊!没看到里面有人啊?”站在厕所在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月,她睡衣的口子没有完全系住,李旺一眼就可以看到大半的白球。

其实很多男人喜欢的都是刚结婚不就的女人,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少fù。

为什么,因为少fù的身上有一股小女生没有的成熟风韵的气质,而太大的话又有点超出了正常人的心里承

范围。

所以,单身男人周围要是有少fù,那这个少fù一定被这些单身的饿狼、幻想了无数次,虽然只是在思想中,但也足以证明少fù的诱惑力了。

虽然刚才在外面,李旺还说她不是一把好锁,但自己的兄弟却不争气的一下子站直了身体,在裤子前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秦月将手中的大半烟头往厕所一弹,烟头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掉落在厕所内。

还没等李旺反应过来,秦月一下子走进了厕所,一只手一下子就搂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直接勾住他的脖子,用力将他的脑袋往下拉,张开嘴就吻了上来。

秦月很是霸道,舌头直接撬开李旺的嘴唇,就像一条灵巧的小蛇一般,用舌尖挑逗着他的……

此时,李旺很被动,他脑子里面还没弄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下身就已经被攻破了,秦月的腾出搂着腰的手已经撑开内裤,柔软的手已经滑了进去。

一股无比温暖的小手握住了李旺的家伙,感受着这片温暖,大家伙上鼓起的青筋疯狂的跳动着,想要表达自己的兴奋和想要释放点什么东西。

不过李旺还没有完全被攻破,猛然间恢复意识,一下子将秦月推开,一脸懵逼的喊道:“你有病啊!”

“呵呵,我就想看看你到底像不像你说的那样是一把好钥匙。”秦月说话间伸出另一只手解开了身前最后的三颗口子,睡衣一下子对在开放了。

秦月解开最后的一颗纽扣之后,一对被束缚着的柔软一下子弹了出来,只感觉眼前顿时白花花的一片。

这对浑圆挺翘的柔软似乎因为逃脱了衣服的束缚,而感到兴奋,一颤一颤的,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刺激。

一股热流从鼻子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你流血了哦!”秦月往李旺的身边站了站,一对柔软一下子就触碰在他的胳膊上,热乎乎的。

李旺虽然听到秦月说的话,但其实此时脑子是短路的,根本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抹了一把鼻子。

一看,手上全是红扑扑的一片,李旺

才反应过来,流血了。

尴尬啊!

李旺一转身,打开水龙头,将脑袋就低了下去,凉水冲着脑袋,心中的yù火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李旺极力的控制着心中的yù望,根本不敢将脑袋抬起,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女人的这对东西诱惑力太大了。

控制自己简单,但李旺身后还站着一个美少fù,而且是露出了一对雪白柔软的美少fù,李旺能控制住自己不对她出手,但是她先动手呢!他能忍得住吗?

就在李旺的心刚静下一点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只手掌落在了屁股上,狠狠的就捏了一下,李旺差点没张嘴叫出来。

还不等李旺适应这种感觉,这只手居然从他后面慢慢的下滑,居然从后面一把抓住了他的那儿,轻轻的揉捏起来。

李旺刚压下的yù望之火顿时再次燃烧,而且直接就烧遍了全身,蹭的一下加入,,小鸟顿时就起飞。

李旺一下子转过身,使劲的甩了一下脑袋上的水,还没等他睁开眼睛,一张嘴唇就印在了他的唇上。

“李旺,让你爽上天吧!”秦月气喘吁吁的在李旺的耳边说了一句,一股热气直接扑到了耳边,全身汗毛顿时全部竖起,感觉麻酥酥的。

不过也就在这一刻,李旺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了刚才她给钱总口的情景,一股恶心的感觉顿时从胃里翻腾。

本来是很动情的一个场景,却因为李旺脑子里冒出这幅场景后就结束了。

李旺一把将她推开,因为没看位置,双手一下子就压在了她身前的两团上,软软的,一下就给她压了一个坑。

秦月一个没注意,被李旺推撞在了门沿上,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李旺当时没管这么多,一下子冲到厕所边弯下腰干呕,因为中午没吃饭,此时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我有那么恶心吗?草。”秦月看到李旺居然弯着腰呕吐的模样,顿时就火了,伸手一把就抓在了李旺的衣服,挥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你才刚给别人口了,又来亲我,你不觉得恶心吗?”或

许是刚才被打,李旺心里也憋着一团火吧!也没考虑后果,张开嘴就冲着她大吼了起来。

秦月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指着李旺说:“你偷看我。”

李旺白了她一眼:“我用得着偷看吗?你在这里不是想做就做,自己不关门还来怪我,有意思吗?”

秦月确实被李旺气到了,手微微的颤抖着,看着他半天才说出话来:“李旺,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道歉,否则我报警,你偷窥。”

听到这话李旺不禁冷笑一声,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你说得还真奇怪啊!我凭什么给你道歉,有本事你就去报警。”

“好,你给我等着,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秦月气得手指发抖,放下一句狠话之后转身走进了她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狠狠的砸关上。

李旺洗了个脸,因为刚刚和她吵了这一架,兄弟已经软了下去,看了一眼她关上的门,有点无语了。

秦月这是和他杠上了,自从哪天秦月用手给他弄出来之后,对李旺的态度就一直不好,李旺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管她什么意思,她要真的敢报警,他大不了就把事实全部说出来。

秦月在家待了十多分钟后就离开了,李旺实在是没心情去出去了,于是便躺在床上睡觉,脑海中正想着怎么处理手中关于钱总和秦月的视频呢。

想了一会,心中有了想法。

第二天,他把视频备份了几份,给钱总家的母老虎手上,留下联系方式。

晚上的时候,钱总找上了秦月,李旺打电话给钱总老婆,事情很顺利的钱总被他老婆抓jiān在床。

后面几天,李旺就听说了,钱总净身出户,流落街头了。

李旺心中大爽,终于是为楚云娇出了口气。

李旺除去心头大患之后,整天就陪在几个人女人身边,忙着造人大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丝袜文章 ;我天道的身份被妹妹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