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求求你不要当着他的面/ 女的可以用什么放进去

被年老黢黑的物业电工师傅再一次占有,再一次品尝这样粗暴的滋味,刘芳兴奋的已经迷失了自己。

抱着大-腿在挺腰,老周咬牙抱着少-fù刘芳的臀-ròu不断的撞击。

一黑一白两个身-体纠缠在一起,女的xìng感火辣,长相靓丽,身-材前突后翘那么的完美。

男的长相老成皮肤黝黑,身体健壮的很,两个人看起来视觉冲击是那么的强烈。

流水冲刷着两个人的身体,老周就跟刘芳,在她家里的浴室里,肆无忌惮的玩-弄着少-fù刘芳的身-体。

这个女人的老公还在赶飞机,还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妻子,已经被一个底层的物业电工师傅这么粗暴的玩弄。

这样的猛烈战斗,伴随着老周疯狂的撞击,刘芳在开始的几分钟里已经咬着牙,手指深陷在电工师傅的肩膀里。

 文学



当刘芳快速的享受到美妙的巅峰之后,老周动作非但没有停止,变得频率更快和力度更大了。

短短十来分钟的剧烈运动,让老周有些疲累,这十来分钟刘芳已经达到了两次美妙巅峰。

当老周放缓了动作,开始变得很缓慢在刘芳体内进出的时候,刘芳只是靠着老周的身体面墙站立,瘫软的她已经快要颤栗的站不住。

“被我-干的那么爽,是不是很喜欢我弄你,以后是不是就随便让我弄你?”老周喘息的同时,也在缓着这样的疲惫感觉。

刘芳全身瘫软的颤栗着,迷离的眼睛放空,只是伴随着身体的敏感,不断的哼着:“喜欢,好喜欢这样的感觉。从没享受过这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就像要死掉一样。”

刘芳失神之中毫无意识的话语,或许是她现在状态下,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话语。

所以在刘芳脱口而出之后就回过神,眼前的情形已经足够羞耻,刘芳总是想要维护一下自己的脸面,在这个粗鲁的电工师傅面前,不想让优雅魅力的自己看起来那么的不知廉耻。

羞臊难以承受的刘芳,因为自己更加羞耻的话语而发出了一声充满yù-望的哼声。

可是在她刚想要张开嘴巴改变口风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无心的话语,几乎是世界最强烈的催晴yào,老周赤红着眼睛,抱着刘芳的屁-股又一次疯狂粗鲁的挺身。

猛烈的动作让刘芳到嘴边的话语说不出来,再一次迷离的眯着眼睛,享受着老周深入灵魂的冲击。

感受着自己快要bàozhà的身体,老周深呼吸了两下,用手抹去脸庞上淋浴落下来的流水,他放下了对着刘芳的屁-股打了一巴掌:“翻身过去。”

刘芳的一条修长美-腿被老周放下,当老周弯腰把身-体从刘芳美妙紧凑的体内抽离之后,发出了啵的一声羞耻声音。

刘芳哼了一声,双臂松开老周的肩膀后向后扶住墙壁,她发现自己的身-体那么无力,差点跌倒在地上。

刘芳五指张开放在额头,把被水淋湿的头发给梳拢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和xìng感的面容。

悄无声息的转过身子,刘芳在剧烈气喘的时候双臂撑在墙壁上,然后冲着身后的老周慢慢的弯腰,把她圆润的美臀对着老周翘了起来。

这一刻,刘芳的内心遭受着强烈的煎熬,那种纠结与矛盾的感觉足以把她的心都撕碎,她感觉自己在迷失,似乎灵魂都不再属于自己。

之前是想要委屈自己一次,把威胁自己的照片和视频拿回来,可是现在的刘芳在这样满足和刺激中,甚至想着这样美妙的滋味持续下去,其实感觉也不错。

她已经三十岁了,老公原本能力就不好,以后肯定只会走下坡路,刘芳甚至想着,这辈子要真是体会不到这样的满足滋味,那该有多么的煎熬。

等到老了,这辈子匆匆过完了,那个时候如果再去后悔也晚了。

强烈的兴奋中,在yù-望的的灼烧下,刘芳的心思也在这种状态下不断的改变着。

最终,刘芳看着面前白净的冰冷墙壁,努力让自己的纤腰弯的更厉害,这样一来就显得她圆润的美-臀看起来更加的xìng感诱惑。

或许这个粗鲁的电工师傅,喜欢自己这样xìng感的姿势吧。

刘芳在心里幻想着,同时默默的保持好姿势,等待着身后的黑丑电工师傅能更加尽情的进入。

老周双手帖在刘芳白皙的臀-ròu上,享受着着美妙的弹xìng触感,而他的目光紧紧盯在臀缝中,那一张一合的后门那么圆润美妙,因为兴奋的关系还在不时的一收一缩。

老周看到那泥泞不堪的地方,用手碰了一下刘芳敏感的发出哼声,紧接着老周握着东西凑上去,挺身而入。

这一瞬间,刘芳和王建两人都发出了一声美妙而满足的哼声。

炙热的浴室里,水汽弥漫中,哗哗的急促水声音也遮掩不住老周猛烈撞击刘芳圆-臀的声音。

那么的清脆有力,随之而来的是刘芳极度忍耐的哼叫。

当这样的美妙感觉持续没几分钟,刘芳早已经控制不住,不再努力压抑自己,只是发出哼声,这一次的刘芳开始长大了嘴巴,发出了最销-魂xìng感的叫喊声。

刘芳动听的声音,酥麻和颤抖的兴奋叫喊,都在强烈刺激着老周的兴奋。

当老周大喊着用从未有过的猛烈力量撞击的时候,刘芳双臂和脸庞都被身后巨大的力量推着贴在了墙壁上。

感受着身后电工师傅,那双大手那么的用力,几乎快要把刘芳的蛮腰卡断,撞击的酥麻感觉中,刘芳作为经验十足的少-fù,肯定小姑娘要懂得很多。

知道这时候的老周开始酝酿着yù-望,而且即将达到巅峰bàozhà的状态。

这时候的刘芳急的几乎快要哭出来,刘芳气喘吁吁的努力扶着墙壁承受身后老周粗暴的撞击,她声音颤抖的说着话,声音都变得腔调:“求你,别弄在里边,今天是我危险期。”

老周不听这句话还好,听到了之后就更加的兴奋起来:“正好都弄你里边,到时候让你怀孕好不好?

或许你老公知道你怀孕了,肯定会很喜欢这个孩子呢,你那个心爱的老公肯定不会想到,自己xìng感漂亮的妻子,竟然还是被我这个电工师傅强bào,而且还坏了我的孩子。”

老周羞耻的话语让刘芳心里有了强烈的羞辱,随之而来的是刘芳更加兴奋刺激的叫喊声。

当老周死死卡住刘芳xìng感纤细的腰肢,紧紧帖在她圆润的臀-ròu时,整个人的身体都在紧绷。

老周咬牙切齿的浑身颤抖,腰背肌ròu都在一阵阵的紧绷,那种一股一股的bào发感觉是那么的美妙,让老周感觉自己的魂儿都飘到了云端。

刘芳感受着体内深处的滋味,那种几乎把她撑bào的痛苦又快乐的东西在不断的跳动,炙热的感觉猛然出现,伴随着东西像是瞬间又大了一些之后,刘芳双-腿努力的并在一起,想要脱离这样的滋味,可是她不知道因为自己夹-紧的动作,让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清晰和强烈。

老周低头,看着自己和少-fù结合的部位在低声怒吼。

刘芳高昂xìng感的下巴,在发出今晚以来最尖锐的叫喊声,同样也在浑身的颤抖着。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很久,一直到老周感觉自己的美妙滋味慢慢的消退,他这才从刘芳的美妙臀-缝中把身-体抽离出来。

松开双手之后,刘芳跟老周已经没有了身-体接触。

而刘芳在这段时间里,就像是大海里一艘小船,在惊涛骇浪之中颠婆,不断接受海浪的拍打,一直到现在瘫软无力中,失去了老周的扶持,刘芳那xìng感火辣的身体一下子瘫软,再也保持不住扶着墙弯腰翘臀的姿势,一下子跪坐在了浴室的瓷砖地面上。

老周把身-体凑过去,上边还挂着粘乎乎痕迹的身-体,正对着刘芳xìng感的红唇。

正处在浑身瘫软失神中的刘芳,在这样极致的快乐感觉中还在回味着,或者说那种心里在痛苦扭曲中,更是让她身-体的刺激程度变得无比强烈。

从未有过的满足与放-纵,刘芳从婚后嫁给老公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美妙滋味。

一边在享受着巅峰的美妙余韵,一边在恍惚的刘芳,看到那根还有些余威的东西凑过来靠近在她xìng感的唇角,刘芳原本就轻轻张开红唇在剧烈的喘着,紧接着动作根本没有经过大脑,微微前倾身体,张口就含住了老周的身-体。

一边摆动着头部,一边感受着上边带着男人的特殊气息,早已经彻底满足的刘芳在这种气息的刺激下,又忍不住的哼了起来。

鼻息的热气喷洒,xìng感的红唇在紧箍,原本在bào发之后就很敏感的老周忍不住的呲牙咧嘴享受这种扭曲的刺激感觉。

十几秒钟之后,刘芳回过神来,同时看着面前漆黑的毛发时,才发现自己的嘴巴恍惚之间就含住了那个恶心的东西。

刘芳赶紧侧头把东西吐出来,口腔里全都是那种男人和女人混合的痕迹残留味道,这让刘芳紧皱没有,恶心的吐了几下口水。

已经bào发完,这时候的老周yù望没有之前那么强烈,舒爽的继续冲洗身体。

另一边的刘芳,在休息了许久之后才努力站起身来,感觉唇角有些痒,用舌-尖碰触了一下,茫然之间总算知道是什么,刘芳伸出修长的手指,从唇角夹住了一个已经湿了的卷曲毛发,最终用水冲离了指尖。

冲洗完了身体之后,刘芳这才想起自己的危险期,现在已经不在意面前这个粗鲁电工师傅的目光,刘芳冲洗着身体,特意把冲洗了一下腿-间,她在心里叹息着,还好上次买来的毓婷还在有剩下的,不然真要是怀上这个坏蛋的孩子,那才是作孽。

刘芳冲洗干净,回过头见老周已经擦干了身体站在旁边看着自己,随着这个男人的目光,刘芳感觉他的目光像是有魔力,随着他目光扫视,目光触及到她的身-体处,总是感觉有些发麻。

清理干净身体,刘芳擦干身体准备逃离这个浴室,可旁边的老周一下子就抓住了刘芳柔-软的胳膊:“别走啊,刚才做完了,现在也该做一下售后服务吧?

我想撒尿,帮我一下呗?”

羞臊的刘芳在刚才美妙的享受时兴奋无比,可现在又变得害羞起来,下意识的遮挡着自己身-体的上下敏感部位,刘芳古怪的看着老周,羞的不敢去看他的那个东西:“什么意思?你那啥,我怎么帮你?”

“当然是帮我扶着,然后尿完了抖抖,要是你讲卫生还可以帮我把口擦干净。”老周就站在角落马桶前,跟刘芳说了一句。

在老周看来,今天在浴室里,只能算是开胃菜,而且现在对老周来说,完全的享受和强bào这个xìng感少-fù的身-体已经不是最为重要的了。

在刚才享受战斗的美妙滋味时,老周明显感觉到那时候的刘芳变得开放,甚至在达到巅峰美妙的瞬间,刘芳自己都没发现她挺动腰-臀向上,主动迎合老周身-体的撞击。

现在刘芳又开始变得矜持和放不开,这对老周来说不够刺激,他需要把这个少fù我尊严矜持和所有的廉耻心都给消灭掉。

刘芳听到老周的话之后,只是羞恼的瞪了老周一眼,可是立即想到了今晚把这个电工师傅喊到家里来的主要目的,又想着刚才在洗澡的时候还被狠狠的玩-弄过,刘芳也不再纠结,鼓起勇气伸出白皙的手臂,小手握住了老周已经微微低头的东西来。

感觉自己的东西被柔-软小手握住,这个xìng感的少-fù就站在他身旁,哪怕羞耻的不敢去看那个东西,可还是很老实的保持着用手托住东西,让它角度向前的姿势。

老周努力放松身体,强烈的水柱急速的飞出来,砸在马桶光洁的表面和里边的水,发出了独特的声音。

刘芳身为一个职场女人,还是公司队经理,平时优雅文静,而且知书达理。

所有人包括刘芳自己,都不会想到会有这一幕,xìng感魅力的女人跟陌生的电工师傅一起洗澡还被狠狠的玩-弄,这时候更是下见的用小手握住那个丑陋的东西,用这样羞耻的动作帮着电工师傅撒尿。

越想越感觉到羞耻,耳边响起那种充满力气的水击打出的响亮声音时,刘芳魅力的脸庞带着极度羞耻的痛苦表情,可是偏偏还要这么做。

无力感,还有绝望,难以承受的羞辱和煎熬中,刘芳开始恨自己,因为她发现这样羞辱和尊严被践踏的过程中,刘芳总是有种难以言说的兴奋感,这种感觉几乎深入骨髓,令她根本无从反抗。

刘芳听着声音那么响亮,她在心里想着,这个男人真的很厉害,yb独家连撒尿的时候都带着一种威猛的感觉。

当流水声消失,老周又驱动括约肌挤出最后残余之后,感觉刘芳那只令他舒服无比的手收回去了。

刘芳原本想要逃离,可是一想到这个男人的能力这么强大,那么今晚肯定还会做,所以刘芳忍着羞臊,又扯来旁边的纸巾,一手握着一手用纸巾帮老周把口给擦拭干净。

做完这些之后,老周心满意足的拍拍刘芳的脑袋,就像是自己的猫狗逗的主人开心,主人很疼爱的摸摸头。

这样的想法从刘芳心里一闪而逝,她把纸扔进马桶旁的纸篓说着:“现在可以了吧?你先出去,我想把头发吹干。”

刘芳的理由无懈可击,老周点点头说了一句:“可以,我去客厅抽根烟等你。你出来之后去床-上躺好了喊我,就是上次强bào你的那张床上。

还记得上次说过的吗?我要对着你和你老公的婚纱照狠狠的玩你。

对了,再穿上你每天都穿的衬衣,包臀短裙,还有丝袜和高跟鞋,里边穿丁字裤。

这样玩你会很过瘾,或许你也会幻想着自己在公司的时候被人强一样,是不是很刺激?”

当刘芳听到这个强bào自己的男人,要去自己和老公每天都睡的卧室,还要一边看着自己和老公的婚纱照,一边被这个粗鲁的电工师傅玩弄,而且还要穿自己每天都在公司的制服。

这所有的要求对刘芳来说,都是深深的羞辱和打击,刘芳的脸上露出痛苦纠结的表情。

可是刘芳自己都不曾发现,随着老周说出这种羞耻话语之后,刘芳不自觉的竟然夹-紧了她修长笔直的美-腿。

“不喜欢吗?”老周看到刘芳美丽诱人的脸庞带着极度排斥的表情,他笑了笑继续说着:“那一会儿我就把你拖出去,去楼道里玩一定更刺激的,或许还会有邻居聊天和开关门的声音,那种随时都可能被人发现的刺激,一定会让你兴奋死的。”

老周的话说的很刺激,因为刘芳感觉到自己刚已经获得巨大满足的身-体,竟然剧烈的收-缩了两下。

一想到那种情绪,刘芳纠结的快要哭出来,但是打死她都不敢去做那种疯狂的事情。

“我,我答应你,穿上你想要的衣服,去卧室里等你,在,在,在我和我老公的婚纱照前。

求你了,千万不要出去,要是被人看到咱们都要完蛋的,我现在头发很湿需要吹干,你先去外边抽根烟好吗?”刘芳遮挡着火辣的身体向老周说着。

老周看了一眼曲线毕露的xìng感刘芳,这个女人的身-体之前是那么的娇-嫩白皙,现在经过刚才的冲洗和自己的撞击,现在浑身细-嫩的皮肤变得泛红充满诱惑。

刘芳的回答让老周很满意,至少这一次比以前都要好很多,至少这个女人没有因为纠结与心理煎熬而哭泣,其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有过一次之后,两次之后,刘芳对于这个壮实的电工师傅,潜移默化的开始有了接受的意识。

刘芳说完话之后,又像是故意讨好老周一样,替他把兜里的烟和火摸出来。

老周没想到这个极品少-fù这么懂事,拿着烟和火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现在时间过去半小时,已经是八点钟左右,也不知道是因为刘芳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家里不论卧室还是客厅的窗帘都被拉的严严实实。

老周在刘芳家里就这么坦诚着身-体,躺靠在沙发上舒服的抽着事后烟,同时也在心里想着今晚这么漫长,一会儿该怎么好好的调-教一下这个极品少-fù。

单身这么多年,现在老周好像有bào发不完的yù-望,而这么多年来,他看过的小电影更多,所以不断的在吸取经验,想要给这个闷搔的刘芳一个刻骨铭心的难忘夜晚。

老周舒坦的抽烟,在浴室里,刘芳在老周李凯浴室之后就把门从里边反锁,当刘芳紧张无比的来到老周的衣物前,很轻易就找到了老周的手机。

把手机打开,有滑动点的锁屏,刘芳寻思着尝试解锁,在她看来要是蒙不对的话,那就只能把手机给砸烂冲进马桶里。

当试了几次快要错误锁屏的时候,刘芳滑动了一个Z字,紧接着屏幕解锁了。

刘芳高兴无比的打开了相册,在里边很轻易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照片和视频。

看着自己身体的吓流特写,还有自己朝红的脸庞上,被老周恶心的液涂抹在她白皙的脸庞。

刘芳羞的无地自容,飞快的删除了这些照片和视频。

在刘芳看来,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根本不会传到别处去,他对新科技的玩意儿和网络肯定不会跟年轻一样那么精通。

其实刘芳的分析是正确的,老周不会这些之外,怕出事也不敢乱存,再说回来,老周觉得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自己手机,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看起来已经米连自己身-体滋味的少-fù,会想出这样的办法,用身-体让他松懈,找机会把这些东西都给删除了。

做好这些之后,刘芳把头发吹干,这时候刘芳又开始纠结起来,既然没有威胁自己的东西了,那还需要在害怕这个男人吗?

要不直接跟他说明,把他吓跑?

刘芳苦笑否定了这个办法,因为电工师傅就在自己家里,他敢强bào自己,那要是真说了,肯定还会再一次强bào不说,更会重新拍摄更加羞耻的视频和照片的。

刘芳思来想去,找不到最完美的解决办法让这个男人现在就离开。

最终过去好一会儿,刘芳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实在不行那今晚就等于便宜了这个粗野的男人,让他在自己家玩-弄自己一晚上吧。

想到这里,刘芳内心深处像是松了口气,刘芳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经历过不止一次被这个男人霸道的占有,刘芳真的有些迷上这样的滋味。

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刘芳成熟诱-惑的时候,可也同样是刘芳yù-望开始不断变强的时候,何况自己的老公能力并不强,还偏偏经常出差在外。

哎,先这样吧。

刘芳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服自己拿回威胁自己的东西,顺便再最后便宜一次这个电工师傅。

刘芳给自己做通了心理工作之后,走出了浴室。

在客厅里的老周听到了门声响起,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作,侧头向走廊那边喊了一句:“去换衣服,记得要穿的搔点,特别要穿上丝-袜和高跟鞋。

穿好了来客厅里,我在这里等你。”

刘芳站在走廊,哪怕这个角度她跟老周看不到彼此,可是老周带着强烈yù-望的话语她听得很清楚。

美丽的容颜,红的像喝醉了酒,刘芳身上裹着一件浴巾,修长的美腿展现在空气中。

刘芳在浴室里已经想通,索xìng也向客厅的老周轻轻嗯了一声,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从橱柜里拿出一条紫色的丁字裤,几乎算是透明,充满了情趣。这是刘芳老公最喜欢的一款。

刘芳有摸出一条丝滑手感极佳的黑色丝-袜,最终把一款最短的包臀短裙拿出来。

刘芳面色朝红的一件件开始穿在她成熟魅-惑的的身上。

哼,坏男人,今晚精进人亡才好。

刘芳在心里抱怨着,随着xìng感情趣的装扮穿在身上,她的一双美目愈发的闪亮而又迷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求求你不要当着他的面/ 女的可以用什么放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