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 ?免费阅读 看着娇妻被调教的过程

“呵呵,是啊张叔,这不是正在上升期嘛,加班什么的都是常事儿,多努力努力,工资也能开多一些,我也不希望,小芳跟在我身边,陪我吃苦。”


    陈帅提到刘爱芳的时候,总是一脸的幸福,让老张羡慕之余,忍不住为陈帅打抱不平。


    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又顾家,又疼妻子,又上进,刘爱芳这个小浪货,竟然还和那个眼镜男搞在了一起!


    哦?难道说刘爱芳是因为陈帅总是加班,冷落了她,又受不了外面的诱惑,所以才决定出轨的?


 文学

    “我最近一直在加班,都没什么时间回家住,其实我不在家的时候,也挺担心小芳的。张叔,小芳还麻烦你能替我多照顾照顾。”


    陈帅言辞恳切,老张自然乐不得的答应。


    照顾,也分很多种的嘛,是不是?嘿嘿嘿。


    不过陈帅这么担心刘爱芳,那可真的是多余了,他不在家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眼镜男把他年轻貌美的妻子,‘照顾’的有多好!


    浴望得到了满足,气色也好了,身段也苗条了,陈帅没看出来吗?


    “呼……张叔,今天外面实在是太热了,我去冲个凉,你不介意吧?”


    出去买了一趟菜,又拎着这么多的东西爬楼回家,陈帅的身上,早就已经黏腻的难受了,聊了几句,实在是忍不了,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嘴。


    “当然不介意!你去吧!别和张叔见外!”


    老张急忙站起身,笑着和陈帅说:


    “我去厨房看看,小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啊。”


    得到了陈帅的同意,老张就这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了厨房门口,‘啪嗒’一声,将门给打开了。


    刘爱芳正洗菜呢,听到声音,警惕的转过身子,回头看了一眼。


    本以为进来帮自己的,会是她的老公陈帅,可没有想到,又看到了老张那恶魔一般的面孔!


    老张猥琐一笑,转身将门落了锁,狭小的空间里,此时此刻,就剩下老张和刘爱芳两个人!


    即便是老张站在门口一步未动,刘爱芳也嗅到了浓郁的危险的味道!


    “你……你想干什么?”


    刘爱芳紧张的看着老张。


    老张一挑眉,嘿嘿笑着抱起了肩膀。


    “我想干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现……现在不可以!我老公随时都会进来!要是被他看到了,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刘爱芳急忙和老张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避免肢体接触。


    “陈帅去洗澡了,我和他说,来厨房帮你的忙,他不会发现的。不过……要是想让我不动你,也可以,你先给我尝尝甜头吧。”


    老张摩挲着手掌,一脸激动的看着刘爱芳。


    他当然不会傻到现在碰刘爱芳了,她说的不错,陈帅随时都有可能进来,与其这么紧张,还不如趁着现在占占便宜,剩下的,等到晚上陈帅喝醉了再办,也不迟呀!


    “你什么意思……”


    刘爱芳紧张地问。


    “呵呵,别装傻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老张阴笑了一声,几步走到了刘爱芳的身边,扯着她拉到了洗菜池子前面。


    “我帮你洗菜!”


    老张话音刚落,双手已经从刘爱芳的小蛮腰两侧滑到了前面,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她纤细的手指,伸进了冰凉的水池中!

“啊!”


    刘爱芳惊叫了一声,急忙想要躲开,可老张先发制人,已经死死的钳住了刘爱芳的手,让她无处可躲。


    “你……你先松开我!”


    刘爱芳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根本挣脱不了,老张反倒是越来越用力,干脆直接用身子死死的压住了她的小蛮腰,免得她再四处乱晃。


    同时老张又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别叫了!一会儿把陈帅喊过来,看你怎么解释!”


    听到老张这么说,刘爱芳顿时不敢出声了,僵直了身子,感受着老张粗糙的带有老茧的大手,一寸寸的朝着自己的皮肤上抚摸而来。


    “嘿嘿嘿,这才对吗,你乖乖的别动,我就什么也不干,这不是在帮你洗菜吗?”


    老张沿着刘爱芳的手臂,慢慢的往下滑去,紧握住她的小手,捏起水池里面的一颗柿子。


    “愣着干什么,抓紧洗菜啊。”


    老张一声令下,刘爱芳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紧忙捏起那颗小柿子,一点点的揉搓着。


    “小芳,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平时都用什么沐浴露啊?”


    老张将脸埋在刘爱芳的脖颈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香气四溢的感觉,让老张心驰神往,忽然收回了一只手,就要沿着刘爱芳的腰间,往下探去。


    “我……是……陈帅给我买的。”


    刘爱芳咬着牙,回应道。


    老张的手上还沾着水,碰到刘爱芳的腰部时,一滴水珠沿着她的腰间,一点点滑落下去,刘爱芳浑身紧绷,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老张再起什么幺蛾子。


    “哦?是陈帅喜欢的味道啊……我也很喜欢啊。”


    老张一只手指,已经伸进了刘爱芳的腰带处,手指稍微一屈,就能看到里面的无限春光!


    刘爱芳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忍受不住,挣扎着躲到了一边。


    “你……住手!”


    还没等老张说话,两个人就听到浴室的哗哗水声,忽然停了。


    看样子,是陈帅已经洗完澡,准备出来了。


    “陈帅出来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抓紧做菜了。”


    刘爱芳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老张一眼,直接蹲在地上,翻弄着陈帅买回来的那些菜。


    望着刘爱芳的身影,老张冷哼了一声,推开门儿,转身走了出去。


    老张刚坐在沙发上,陈帅就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腰上系着浴巾,露出结实的胸肌,和完美的线条,潮湿的发丝微微凌乱,他正腾出一只手,胡乱的擦着。


    有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帅的老公,刘爱芳还要出去偷腥,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刘爱芳做菜很快,差不多四十分钟,四个菜就出锅了。


    老张帮着摆好了凳子和啤酒,等菜上齐了之后,刘爱芳却犹豫了。


    他们家的桌子很小,若是三个人坐在一起的话,岂不是还要像那天一样,被老张偷偷的吃豆腐?


    “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坐啊?”


    陈帅对刘爱芳摆了摆手,催促道。


    “啊?呃……那个,我……我肚子有点儿疼,先不吃了,你们吃!”


    刘爱芳扔下这句话之后,就冲进了卧室里面。


    陈帅一脸歉意的看着老张,摆了摆手说:


    “没事儿,不用管她,咱们爷俩好好地喝一杯!”


    老张自然知道刘爱芳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但是他现在到也不在意,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鱼都已经在锅里了,难道还怕煮不熟吗?


    酒过三巡,老张醉的脑袋有些发晕了,看着眼前的杯子,似乎都在左摇右晃的。


    老张喝醉了,可是陈帅却还保持着清醒,虽说走路也有些摇晃,但是比老张可要强多了。


    “陈帅,你还真是能喝酒啊!”


    老张感叹了一句。


    没想到他本来打的小算盘,在这一刻,全都失效了!


    本来还想着,到时候把他给喝倒了,然后和刘爱芳一夜风流呢,可是喝了这么多,他竟然一点儿也没有醉倒的样子!


    反倒是他自己……有些迷迷糊糊的发晕了。


    年轻气盛,这话可不是盖的呀!


    “张叔,我自从上班以来,参加过都不知道多少酒局了,也练出来不少酒量了。这点儿酒,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


    陈帅笑着举起了酒瓶子,咕咚咚的往肚子里面灌了一口。


    老张只觉得眼前发昏,迷迷糊糊的,就趴在了桌子上。


    “张叔,张叔?”


    陈帅急忙起身,叫了叫老张,可老张醉的脑袋有些难受,实在是没有力气回应,干脆趴在桌子上装睡。


    陈帅叫不醒老张,晃晃悠悠的扶着他,放在了沙发上。


    ‘吱呀’的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刘爱芳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看到倒在沙发上的老张,顿时松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


    “张叔醉倒了?”


    “没……没错!醉倒了!”


    陈帅打了一个饱嗝,几步来到了刘爱芳的面前,直接拽着她的手,欺身压在了墙上!


    “陈帅!你喝醉了,我扶你进屋睡觉去吧!”


    刘爱芳顺势扶住了陈帅的身子,刚扶好,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酒气,弥漫而来,刘爱芳瞪大了双眼,被陈帅重重的吻住!


    “陈帅!你干什么呀!张叔还在咱们家呢!”


    刘爱芳急忙推开陈帅的身子,陈帅站立不稳,险些摔在地上,不过好在刘爱芳急忙扶住了他的身子,才免得他摔倒。


    “没事儿……张叔他……喝醉了,看不到,也听不见!小芳,我想要你了。”


    喝多了酒的陈帅,声音沙哑,充满着磁性,直接将刘爱芳压在了墙上,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臂,另外一只手,悄然沿着腰间,摸到了胸前的那片柔软。


    “唔……嗯……”


    刘爱芳脸色微红,紧咬着下唇闭上了眼,遏制不住的闷哼出声。


    “别……陈帅,你如果想要的话,咱们可以……去卧室……嗯……”


    刘爱芳又羞又臊,面对陈帅的要求,她根本就无法拒绝。


    可老张就躺在沙发上,而且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若是被他看到的话……怎么办!


    “不……就在这里……呼……这里很……刺激!”


    陈帅喘着粗气,迫不及待的撕扯着刘爱芳的衣服,想要更进一步的攻略!刘爱芳的衣服,都被他粗暴的扯了下来!

老张根本就没睡着,刘爱芳和陈帅的对话,被他听了个一字不差!


    没想到外表老实憨厚的陈帅,私底下也是一个狂浪不羁的男人啊!竟然想当着别的醉酒男人的面,和妻子共度春宵!


    老张隐约的觉得,好兄弟炙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陈帅!别……别这样……”


    刘爱芳又羞又臊,艰难的拉扯着陈帅拽着自己衣服的手。


    可是喝多了的陈帅,力气特别的大,根本就顾不得刘爱芳的抗拒,反而她越是抗拒,陈帅就越是觉得兴奋!


    窸窸窣窣的声音,落入老张的耳朵里,分外刺激!但是他现在背对着两个人,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啊。


    这可是现场直播!不看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眼福?


    老张思来想去,干脆闭着眼睛,翻了一个身,咕哝了一句:“来……喝!继续喝……嗝!”装作喝醉呓语的样子,免得两个人起疑心。


    “行了!快停下!张叔……醒了!”


    刘爱芳吓得惊慌无措,急忙将陈帅给推开了,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紧张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老张。


    陈帅被刘爱芳这么一推,踉踉跄跄的没站稳,直接一屁股摔坐在地上,闷哼了一声。


    刘爱芳穿着白色的雪纺衬衫,衬衫的扣子已经被陈帅给拽坏了,露出大片白皙的春光,隐约可以看到粉色的内衣透出来。


    下身的牛仔裤被解开了大半,头发也有些凌乱不堪的,看起来有些狼狈。


    刘爱芳脸色通红,急忙系好牛仔裤的扣,用衣服裹紧了身子,看到老张仍然闭着眼睛熟睡着,甚至还打起了呼噜来,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小芳……”


    陈帅黏腻的声音传来,刘爱芳这才回过神儿。


    他的身子靠在沙发上,刘爱芳急忙走到他的身边,准备把陈帅从地上给扶起来。


    陈帅的身子很重,刘爱芳不得不放开手,双手扶着倒在地上的陈帅。


    这么一松手,衣服又‘大敞四开’了,而且就在老张的眼前!


    老张偷偷地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果然看到眼前晃荡着的那片饱满的粉色!


    因为刘爱芳面对着老张的时候,正弯着身子去扶陈帅,所以那道沟壑,越发的深邃了不少!


    幽香扑鼻而来,老张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香味儿顺着呼吸传遍全身,好似充电一样,让老张的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补药的威力,可不是盖的啊!


    刘爱芳手上的动作一僵,惊惧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老张,眼珠来回乱转,紧张的看他是不是醒过来了。


    “好酒!”


    老张吧唧吧唧嘴,含糊的说。


    呼!


    刘爱芳松了一口气。


    为了扶陈帅起来,刘爱芳已经香汗淋漓,谁知道刚站起身,陈帅脚下却一个不稳,直接将刘爱芳扑倒,压在了沙发旁边儿的地上!


    “啊!”


    刘爱芳吓得不轻,好在地上铺了毛绒毯子,摔这么一下,倒也疼不到哪儿去。


    “小芳,我困了。”


    陈帅的声音黏黏糊糊的,不住打着哈欠。


    虽说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可刘爱芳听了,却心头一跳。


    困了,也不能在这儿睡啊!她的身边,还有一个随时都能醒过来的定时炸弹老张呢!


    距离老张的位置太近了,刘爱芳想叫陈帅起来,但是声音又不敢太大,若是没叫醒陈帅,倒把老张给叫起来了,岂不废了!


    无奈之下,刘爱芳只能抱着陈帅的身子,轻拍着他的后背。


    “陈帅,陈帅!快醒醒!我们去卧室里睡!你不能睡在这儿!”


    刘爱芳对着陈帅的耳边说。


    “好痒……”


    陈帅闷哼了一声,晃了晃脑袋,眯着眼睛看着刘爱芳,挑眉笑道:


    “小芳,我最爱你了,你不能离开我啊。”


    话音刚落,柔软的吻便落了下去。


    又来!


    刘爱芳瞪大了双眼,想要反抗,可是身子却酥麻一软,甚至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二人缠绵许久,纠缠不休的模样,尽入老张的眼底,尤其是刘爱芳娇羞闷哼的声音,就在耳边,似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好兄弟一样!


    “唔”


    好兄弟慢慢膨胀,老张调整了一个姿势,免得被压的难受。


    “我们回……回屋吧。”


    陈帅稍微清醒了一些,艰难的扶着茶几站起身,伸出结实的手臂,把刘爱芳从地上拽了起来,圈入怀中。


    “要去洗个澡吗?”


    刘爱芳扶着陈帅的腰,担心的问了一句。


    喝了那么多的酒,浑身酒气冲天的,再加上刚才这么一折腾,浑身都出了不少的汗,洗个澡,能舒服一些,也能醒醒酒。


    可这话落入陈帅和老张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可真骚啊。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逗人家,老张心想。


    “不洗了,时间不等人,我们回屋睡觉去。”


    陈帅直接打横抱起刘爱芳,喝的醉醺醺的陈帅走路都直晃悠,这可吓坏了刘爱芳,死死的抱着陈帅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来。


    “你……走慢点!”


    老张眯着眼睛,看着陈帅将刘爱芳放在床上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脱掉短袖,扑了上去!


    老张的瞳孔骤然一缩,呼吸也伴随着陈帅的动作,越发的急促了起来!


    说实在的,光是看着这种情景,就要比他真枪实弹的上去要刺激多了!


    陈帅的呼吸粗重,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刘爱芳的身上,刘爱芳的小腿乱蹬着,感受着陈帅的大手,慢慢滑过细嫩的肌肤,朝下探去,忽然浑身一紧!


    刘爱芳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余光看到卧室的门,还大敞四开着,心中顿时有些不安。


    若是家中没人也就算了,可是……客厅的沙发上,还躺着一个老张呢!


    虽说这是在她自己家,可若是老张将她和陈帅的事录下来,闯到网上去,一样不堪啊!


    不能被他抓住更多的把柄了!


    “陈帅……你先等一等,我去……关门!”


    刘爱芳忽然将陈帅推开,走到了门口,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沙发上的老张看了一眼。


    老张嘿嘿笑着看向刘爱芳,四目相对之际,刘爱芳吓得浑身汗毛根根倒竖!


    他醒了!

老张的那种眼神,让刘爱芳浑身颤栗,头皮发麻!


    几乎是想都没想,刘爱芳‘砰’的一声,就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声音有些大,甚至连迷迷糊糊,马上要睡着的陈帅,都给吵醒了。


    陈帅揉了揉眼睛,困倦感似浪潮一样,铺天盖地的朝着他席卷而来,终于坚持不住,沉沉睡去。


    刘爱芳也全然没有了再和陈帅继续的念头,满心恐惧的锁上了门,躺在陈帅的身边,警惕的盯着门锁。


    老张会不会趁着后半夜,陈帅睡着的时候,忽然闯进来?


    不……不会,他应该没有这么大胆吧?


    刘爱芳的心中,是又紧张,又不安,翻来覆去的几乎彻夜无眠,一直到外面天刚蒙蒙亮,才终于忍不住困倦的睡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嗯……”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老张被一阵轻轻嘤咛的声音吵醒了。


    坐在沙发上,老张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环顾四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因为喝醉了酒,在刘爱芳他们家睡下了。


    “别闹了……我好困啊。”


    娇羞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不受控制的传进了老张的耳朵中。


    老张兴奋地竖起了耳朵,发现声音是从刘爱芳和陈帅的卧室里传过来的。


    这对儿小夫妻,还真是火热难耐啊,逮到机会就缠绵在一起!


    老张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卧室的门口,耳朵紧贴在门上,仔仔细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感受着一双大手,沿着她的小蛮腰,一寸寸的往下抚摸,刘爱芳小嘴微张,忍不住低声嘤咛。


    胸前的双峰,伴随着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着,刘爱芳浑身紧绷,心头窜起了一股火热。


    半梦半醒之际,听到耳边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紧接着一个人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刘爱芳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昨天晚上,老张那阴森猥琐的眼神儿来!


    “啊!”


    刘爱芳惊叫了一声,猛地将身上的人踹到一边儿,挣扎着坐起身子来。


    “小芳,怎么了……”


    陈帅疑惑的看着刘爱芳,揉着脑袋,睁开困顿的双眼,迟疑的问。


    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是陈帅,刘爱芳这才猛然松了一口气,将额前的碎发缕到脑后,喘息道:


    “没……没事儿,我就是……做了个噩梦。”


    时间也不早了,老张还在家里,两个人也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浴望,收拾收拾,就起床了。


    推开门儿,刘爱芳果然看到了老张端坐在沙发上,一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儿,让她心中一阵恶寒!


    怎么还没走!难道还要一直赖在他们家吗?


    “张叔,你醒了啊。”


    陈帅到并不介意,笑着和老张打招呼。


    “呵呵,是啊,想着和你们两个说一声,我要回去了。”


    听到老张这么说,刘爱芳紧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心中忍不住催促,要走就快点儿走!不要一直在这里碍眼!


    老张虽然嘴上说着要回去,可是却仍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


    “别啊张叔,吃过早饭再走吧?”


    陈帅刚说出口,却被刘爱芳重重的掐了腰上一把,疼的陈帅呲牙咧嘴的。


    “陈帅,你难道忘了,咱们家没有做早饭的材料了吗?”


    刘爱芳硬挤出来一丝笑意,咬牙切齿的对陈帅说。


    “可是我昨天不是买了那什么……”


    陈帅还要继续说,老张明显看到,刘爱芳的脸色一黑,都快成煤炭了。


    “呵呵,不用了,陈帅,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


    老张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那一刻,老张明显听到刘爱芳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老张现在也不着急了。


    他的话,已经和陈帅说到位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搬走了。


    既然不搬走了,还愁没有时间尝一尝刘爱芳的滋味儿吗?


    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他这个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要不然,也不会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早就把毅力锻炼出来了。


    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家,老张坐在沙发上,美滋滋的抽了一口烟。


    这饭可以不吃,烟不能不抽。


    烟和美色,是老张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件事儿,缺一不可。


    点燃一根香烟,老张夹在指缝中,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吐出一口烟雾,屋子里,瞬间又成了仙境。


    酒足饭饱思淫浴,老张忍不住心想,隔壁的小仙女在做什么呢?


    瞥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柳娇娇是来这边出差的,估计应该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上班去了吧?


    坐在沙发上,老张可以清楚的看到,墙上的那个小洞,在对自己招手。


    去你大爷的。


    老子说不看,就不看!


    老张笃定了信念,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落地窗前,拉开门窗,站在阳台上继续抽烟。


    一阵馨香的味道飘然而来,老张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侧过头一瞧,就看到勤快的柳娇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了满满一衣架的衣服。


    香味儿就是从那些衣服上散发出来的。


    ‘卡啦’


    隔壁阳台的门打开,靓丽的柳娇娇出现在眼前。


    “哎呀,张叔?起的这么早啊!”


    柳娇娇热情的和老张打着招呼,她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裤,显得特别有气质。


    “是啊,习惯了。你呢娇娇,这是要上班儿去啊?”


    老张和蔼的笑着问。


    脑袋里,却浮现了昨天,她和小吴视频聊天时,那副销魂的模样儿。


    简直判若两人哪。


    “是啊!落了点儿东西,我走啦张叔!晚上见!”


    柳娇娇随手将放在洗衣机上的钥匙拿在手中,踩着小高跟,转身‘蹬蹬蹬’的离开了。


    晚上见……


    咳咳。


    这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的让人……浮想联翩呢?


    如果柳娇娇在家的话,他可想什么时候见她,就能见到啊。


    一阵微风吹过,老张的目光,忍不住又落在了隔壁的衣架上。


    半透明的雪纺衬衫,粉色的小吊带,黑色的裤裙,肉色的丝袜,还有……那一排排半透明蕾丝内衣和……丁字圆洞内裤……


    让老张顿觉大饱眼福!


    老张‘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慢慢的走到只有一墙之隔的隔断旁边儿,好似迷了心窍一般,摸了一把那晾晒着的蕾丝内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 ?免费阅读 看着娇妻被调教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