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瓜棚里的呻吟& 看着我是怎么跟你做的

沈浩暂时将所有的烦恼不爽抛到脑后,装模作样的干咳了两声,“小婉,昨天老师给你布置的作业都做完了吗?”

“都做完了,老师要检查吗?”

张婉一脸期待的看着沈浩,丹凤眼忽扇忽扇的乱眨着,电力十足。

 文学



同时故意挺了挺xiōng脯,使两团róuruǎn显得更加硕大。

沈浩看的直咽口水,“那还傻愣着干什么?拿出来,老师要细心检查。”

“作业在卧室放着呢,老师请跟我来。”

说完,张婉转身,扭着纤腰qiàotún,故意走得很缓慢,两个马尾一甩一甩的,看的沈浩百爪挠心,连忙快步跟上去。

刚走进卧室,他立马就将房门关上,准备来一个饿虎扑食。

可张婉却突然双手捂xiōng,一脸后怕的连连后退,同时故作惊慌的说,“老师,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

说完,沈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将她抱住,直接扔在床上,整个人立马压了上去。

可张婉却用力的挣扎反抗起来,同时慌乱无助的娇呼着,“老师,不要这样!快放开小婉,我可是您的学生啊!”

见张婉已经完全进入角色,沈浩嘿嘿一笑,“你穿得这么sāo,摆明了是想勾引老师,还装什么清纯。”

说完,两手抓住她衣服领口,粗暴用力的向左右一扯。

顿时,一道布料被撕扯的声音响起,材质粗糙的学生服立马被撕成两片。

一直被紧紧束缚的两团饱满róuruǎn,顿时跳了出来,就跟两个大白兔一样,无助的乱晃着。

晃的沈浩两眼发直,口干舌燥,只觉小腹处有一团邪火噌噌往上涨,瞬间扩遍全身,烧的他浑身鲜血沸腾。

张婉装模作样的娇呼一声,双手捂xiōng,俏脸满是惊慌无助。

“不要,求求你了老师,不要这样,小婉还是学生,等小婉长大了再给老师玩好不好,现在求老师放过小婉吧!”

看着张婉娇弱无助的模样,再听着她娇滴滴的求饶话语,沈浩不由yù火高涨。

一下骑在她身上,双手抓住她两条白嫩的胳膊,死死地摁在床上,脑袋一下埋进双峰,就是一阵乱啃乱tiǎn。

张婉继续挣扎反抗,演得就跟即将要被强的少女一样。

其实就算她不演,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根本挣扎反抗不了。

“小sāo货,老师今天就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一番tiǎn弄,沈浩并不满足于此,一只手掐住张婉雪白的脖颈,另一只手在两片丰满的róuruǎn上狠狠的抓了一把,滑过平坦的小腹,一把扯掉她的短裙 当然,他掐住张婉脖子的手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只是象征xìng的将她掐住。

“小sāo货,连内裤都不穿,是不是早就想让老师狠狠的搞你?”

说着,大手直接盖在鼓囊囊的小坟包上,很是粗暴用力的上下厮磨抚弄起来。

要害被袭,张婉娇躯顿时一颤,“不,不是这样的,小婉不是要故意勾引老师的,求求老师放过小婉,求您了,啊……”

话说到最后,张婉突然shēnyín一声,因为沈浩已分出两指,直接刺了进去,用力的抠弄起来。

“不是要故意勾引我的,那你为什么不穿内裤?”

“那是……哦,轻点老师,小婉还是第一次,怕疼。”

听到这娇弱sāo媚的话,沈浩手上再次加大的力道,动作极其粗暴的疯狂抠挖起来。

“那是什么?说!不说今天搞死你这个小sāo货!”

“小婉,啊嗯……小婉把内裤洗了,还没,哦,要死了……还没干啊……”

看着娇喘吁吁,俏脸绯红的张婉,沈浩再也把持不住,三两下脱掉裤子,扶着那处,往前一耸。

“啊……进,进来了!老师的好大好粗,小婉要被,哦哦……要被贯穿了,啊……”

听到这婉转诱人的shēnyín浪叫,沈浩卖力的冲刺起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快过一下。

“啪啪啪……”

沉闷的ròu体撞击声不断响起,混合着张婉如泣似笑的shēnyín浪叫,使得沈浩更加疯狂。

整个人就跟一个打桩机似的,要不是张婉两条胳膊被拽着,她准得被顶飞出去。

“弄死你这个小sāo货,让你勾引老师……”

沈浩一边说着极其粗鲁羞人的话语,pìgǔ跟电动小马达似的,疯狂耸动着。

半小时后,两人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歇了一会儿,张婉翻身起来,脑袋枕着沈浩结实的xiōng膛,“小冤家,今天怎么这么粗暴?人家差点被你搞死了。”

说完,伸出白嫩的小手,抚摸着沈浩棱角分明的面庞,“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作为摄影楼的老板,张婉还是很会察言观色,并且沈浩刚才非常粗暴用力,根本没有往常的温柔。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急于fāxiè,要么就是心情不爽。

听到这话,沈浩愣了下,略带笑意的说:“没有什么烦心事,只是和同事起了冲突,把他打得进了医院。”

张婉顿时睁大眼睛,关心担忧的问:“严不严重?你该没什么事吧?”

说着,双手在沈浩身上一阵游走抚摸,仿佛生怕他被人打坏了似的。

她这样的举动,让沈浩心中顿时一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我没事,他有事,不过也不算多么严重,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话,张婉才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

见沈浩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张婉安慰了他一番,然后话锋一转,娇滴滴的说了一句。

“姐现在彻底恢复了单身,以后你可要常来呀。”

说完,坐了起来,翻身骑在他身上,目光眷恋温柔的看着他,伸出粉嫩的小舌,从脖子开始一路向下tiǎn,然后重点照顾他xiōng膛两点凸起。

沈浩被tiǎn得一阵发yǎng,同时也很舒服,便闭起眼睛,忘却一切烦恼,享受起来。

不一会儿,一只略带冰凉的róuruǎn小手,抓住了他那处。

“都已经成鼻涕虫了还这么大,真是不敢想象我那里怎么能吃下这么大的宝贝。”

张婉娇滴滴的说着,同时小手慢慢动起来。

沈浩听得心中一动,睁眼嘿笑着说:“婉姐那里可是汪洋大海……”

说着,双手抓住两片沉甸甸的róuruǎn,使劲一抓,“有容乃大呢!”

顿时,雪白的软ròu从指缝中突出,被挤压变形,随着他大手不断抚弄,变幻出各种形状。

张婉顿时娇喘一声,软绵绵的瘫倒在他身上,任由他肆意妄为。

“姐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今后也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你可……啊,轻点,你可得疼姐。”

听到这话,沈浩心中没来由升腾起一种自豪感。

终于彻底征服了这个sāofù,以后想怎么就玩儿就怎么玩儿,爽啊!

于是开心的点了点头,很是大男子主义的说道:“放心,我不但会疼你,而且会用力的疼你!”

说着,故意挺了挺腰,已经蠢蠢yù动,逐渐苏醒的那处,来回在张婉平坦的小腹上怼撞着。

好厉害,这么快就又雄赳赳气昂昂了,真不愧是年轻小伙儿!

想到这里,张婉眼波流转,柔媚一笑,“还不抱人家去洗澡?”

鸳鸯浴?

沈浩嘿嘿一笑,抱着张婉,走到浴室。

张婉家境不错,浴室很大,也放着一个很大的浴缸,足足能容纳两个人同时泡澡。

等水放得差不多,沈浩将她拦腰抱起,走进浴缸,然后缓缓的将她放下。

整个过程,动作极其轻柔,生怕将她弄疼了似的。

这种被人温柔呵护的感觉,让张婉觉得格外幸福甜蜜。

不由拿沈浩和她已经离婚的老公一比,发现除了有钱之外,什么地方都不如沈浩。

同时她也感到幸运,能够遇上沈浩这样的男人。

虽然她比沈浩大了好几岁,可和沈浩在一起,那种幸福感和安全感,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女人。

想到这些,心里不禁暖洋洋的,再加上泡在温度刚好的浴缸里,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让她越发迷恋沈浩。

沈浩自然不知道张婉这些想法,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和张婉好好的玩一次鸳鸯浴。

见她已经舒服得闭起眼睛,白花花的娇躯浸泡在水里,随着波纹涟漪dàng起,折显的朦胧又诱人。

于是手掌慢慢滑了下去,抓住她两条美腿,往自己怀里拉来。

“小冤家,又要干什么?”

张婉顿时睁开眼睛,娇笑着看着他,也没反抗。

“当然是……干你呀!”

说着,双手猛然用力,一下将张婉拉到自己的怀里,使两瓣浑圆的美臀刚好坐在自己裆部。 张婉立马娇呼一声,因为这个姿势的原因,脑袋直接埋进了水里。

见状,沈浩立马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用力一拉。

顿时,一幅香艳的美人出浴图看得他两眼发直。

只见张婉乌黑的秀发shīlùlù一片,粘贴披散在香肩以及两片róuruǎn上,不断滴着水珠,使得精致的锁骨雪白的肌肤,更显白皙诱人。

两座沉甸甸的饱满,有一半浸泡在水中,一颤一颤的,不断dàng起阵阵水波涟漪。

这一幕看的沈浩下面立马起了反应,双手忍不住盖在两片róuruǎn上把玩起来。

察觉到滚烫的那处抵在自己的股沟里,张婉芳心一颤,伸出粉嫩的小舌故意tiǎn了tiǎn红唇,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坏蛋,用力疼人家。”

美女有需求,能拒绝吗?不能!

沈浩没有任何犹豫,双手从她腋下穿过,一路划过曲线惊人的纤腰,抱住两瓣浑圆的蜜臀,向上一抬。

察觉到他的意图后,张婉sāo媚一笑,主动配合的向上提了提。

“想不想尝试被我乱棍打死的滋味?”

当那处抵在张婉要害部位时,沈浩却抱着她pìgǔ不让她坐下,同时故意挺了挺腰,在那róuruǎn的地带一阵磨蹭。

张婉被磨得心里发慌,下面发yǎng,一把搂住他的脖子,目光乞求,一脸sāo媚的说:“好哥哥,不要折磨婉儿妹妹了,人家早就想被你乱棍打死了!”

听到这话,沈浩不再刁难,双手一松。

“啊……”

张婉立马发出一道长长满足亢奋的shēnyín声,不等沈浩有所动作,搂住他的脖子,疯狂骑乘起来。

又一场活色生香的盘肠大战,就此拉开帷幕。

随着浴缸里水花的翻腾,两具白花花的身体再次jiāo缠在一起,整个浴室春色无边。

一声接着一声如泣似笑婉转诱人的shēnyín浪叫混合着沉闷的ròu体碰撞声,使得空气充满着yín靡的味道。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从张婉家离开后,沈浩回到家里,左思右想了一遍,觉得非搬出去不可。

因为丈母娘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现在连和他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继续赖在这里不走根本不可能,只会和丈母娘越闹越僵。

晚上陈思思下班回家,沈浩对她说了自己的想法。

陈思思表示暂时不会搬过去住,因为距离她上班的地方太远,沈浩也没坚持让她跟自己一块儿搬回去住。

晚上秦菲雨也没有回来,留在医院照顾孙德。

秦菲雪回家后洗了一个澡,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来。

这种情景让沈浩明白自己必须要搬出去住,没有一丁点儿改变的可能。

于是第二天请了一个假,趁秦菲雪和陈思都不在家的时候,搬回了自己的房子。

刚将所有的东西摆顺归置好之后,装在口袋里的手机猛然一震,紧接着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沈浩顿时愣住了,因为电话竟是夏筱雨打来的。

她给我打电话干嘛?

怀着疑惑,沈浩划下了接听按键。

“你……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怎么也不过来?”

扬声器传来的声音让沈浩再次一愣,这女人怎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了?

于是嘿笑着说:“你是不是想我了?放心,如果你想我了就直说,无论我在做什么,肯定会第一时间过去的。”

电话这头的夏筱雨俏脸一红,她确实有点想沈浩了,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心理。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觉得沈浩是一个挺不错的男人,至少比李华强太多,除了没有李华有钱。

而且她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开始接受沈浩了,只是她自己还没有察觉到而已。

正是这种奇怪的心理,才促使她今天主动给沈浩打了这个电话。

“我想你个大头鬼,想谁都不会想你。”

听到手机扬声器里传出这样的话语,沈浩嘿嘿一笑,“既然你不想我,为什么突然主动给我打电话?”

“还问我这几天都在做什么,为什么不过去转转,你这摆明是想我了。”

沈浩的语气很笃定,但更多的则是调侃。

“谁想你了?别自作多情了,只是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饭了,刚好现在肚子有点饿了。”

听到这话,沈浩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中午的十二点了。

于是笑着说,“好你个夏筱雨,肚子饿了才想起我,真有你的。”

“废什么话,赶紧过来给我做饭吃。”

沈浩刚想回答,扬声器里便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沈浩咧嘴一笑,“这女人……有点意思。”

随后沈浩冲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来到别墅。

没等掏出钥匙,房门便打开了,露出身段婀娜的夏筱雨。

她依旧穿着睡衣,头发shīlùlù的,搭在脸颊两侧,一些水珠顺着秀发滴落在精致的锁骨上,看上去xìng感极了。

沈浩不由目光一亮,嘿笑着说,“是不是等我都等的上火了?放心,我来就是帮你泻火的。”

听到这话,夏筱雨白了他一眼,“少贫嘴,赶紧做饭去。”

说着,错开身子。

见状,沈浩也没多说什么,进屋之后立马来到厨房,开始洗菜做饭。

其实还真被他猜准了,夏筱雨一直在客厅等着他,刚听到门外有动静,立马就来开门。

看着沈浩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夏筱雨暗暗想道:这样一个男人,应该是大多数女人理想中的择偶标准。

嗯……除了有时候胆子大一点,爱动手动脚,剩下的都还不错。

咦,夏筱雨,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微微摇头甩去脑中那些复杂的想法,夏筱雨连忙收回目光,将头转向别处,以此来分散注意力。

不过一会儿,沈浩便端着两碗面条,来到她面前。

夏筱雨瞥了一眼,不禁眉头一挑。

又是西红柿鸡蛋面,他就不会做点别的吗?

她的神情变化被沈浩尽收眼底,无奈一笑,“食材有限,凑合着吃吧。”

听到这话,夏筱雨没说什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这几天沈浩没来,她天天靠泡面度日,有时候实在吃腻了就点外卖,根本没有做过一顿饭。

不会做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无论她再怎么做,都做不出沈浩的味道 见夏筱雨的吃相如此难看,沈浩顿时乐了,“我说,你以后要是没有了我可该怎么办呢?”

顿时,夏筱雨筷子一停,抬头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以为你是谁?没有你,我照样不会饿死。”

“哟,还嘴硬?那你别吃了。”

夏筱雨一愣,刚想赌气放下碗,可闻着香喷喷的味道,不争气的又动起筷子往嘴里扒面,同时含糊不清的说,“你说别吃就别吃了?凭什么管我,你又不是我老公。”

听到这话,沈浩无奈一笑,摇了摇头,不再开口。

吃完饭后,夏筱雨主动洗碗刷锅,沈浩也没拦着。

等一切收拾完毕后,夏筱雨径直来到他面前,“我好几天都没有去瑜伽房练功了,今天想练练,你能帮个忙吗?”

听到这话,沈浩愣了一下,这妮子,破天荒的主动让自己帮她,想到之前在瑜伽房发生的事情,沈浩这会儿都还有些心有余悸呢,不过看了看夏筱雨那妖娆的身段,他还是点了点头。

“没问题,在哪儿练?”

“就在家里啊。”夏筱雨露出少有的笑容,“你等着,我去换身衣服。”

换好衣服出来,沈浩目光一亮,死死地盯着她,再也移不开目光

夏筱雨的身材本来就很好,特别是xiōng前那一对呼之yù出的饱满,在紧身瑜伽服的包裹下更显硕大挺拔。

就跟两个倒扣着的海碗似的,随着她的走动,上下有节奏的乱颤着,颤得沈浩双眼圆睁,心里发yǎng。

黑色的紧身瑜伽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彰显得更加完美,特别是那纤细的腰肢,让人看上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虽然比不上模特那样的黄金比例,但在这个年龄还能保持的这么完美,几乎很少见。

“看什么呢?赶紧来搭把手。”

见沈浩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眼神很是火热,夏筱雨心中虽然很是高兴,但表面上却装出皱眉头的样子。

见状,沈浩连忙收回目光,他可是知道夏筱雨的脾xìng,一有不爽就立马发作。

“来了来了。”

夏筱雨要做的瑜伽动作难度确实很大,并不是在地面上进行,而是腾空伸展。

只见她双手先抓住瑜伽吊环,慢慢上拉,使得双脚离地,然后两腿最大力度的平伸分开,同时上半身向后仰。

这个动作非常吃力气,如果不常年练习,第一次这样做,一个人根本难以完成。

但这个过程,却让沈浩大饱眼福。

只见此时夏筱雨整个人已经完全腾空,仅靠吊环支撑。

两条美腿呈“八”字形,如同天鹅颈一般雪白的脖颈最大限度的向后仰着,导致上半身前挺,后背弯曲。

脑袋后背蜜臀,三点一线,形成了一条很是优美的曲线。

而最诱人的则是前面的美景,简直可以说是波澜壮阔。

没有一丝赘ròu的平坦小腹微微前挺,显得腰肢更加纤细。目光上移,是两片硕大的róuruǎn,因为动作的原因,被紧身瑜伽服勒的有些变形,但依旧不显小,相反更加的诱人。

因为沈浩是站在夏筱雨的后面,从他这个角度看去,jiāo叉口衣领的瑜伽服根本遮挡不住那诱人的风景。

白花花的肌肤,配上黑色的瑜伽服,相映成辉,诱人之极。

特别是那一道若隐若现的深邃沟壑,让人忍不住想要看到更多。

嗯?她没穿内衣?!

沈浩目光停留在那微微凸起的两点上面,虽然不是很显眼,但如此近距离观看下,一切纤毫都尽显无遗。

察觉到那一直在自己身上来回游走的目光越来越灼热,夏筱雨心里有些发虚,不由娇叱一声,“看够了没有?赶紧过来帮我!”

沈浩这才如梦初醒,慢吞吞的走上前去,“怎么帮?”

“托住我两条腿,完全伸展平行,一字马知道吧?”

沈浩艰难的滑动了一下喉结,“知,知道。”

“知道就好,让我两条腿变成一字马,坚持五分钟就行了,快点!”

因为身体完全靠两条胳膊抓住吊环支撑,异常的耗费体力,所以夏筱雨俏脸已通红一片,呼吸逐渐开始急促起来。

沈浩屏住呼吸,伸手抓住夏筱雨的两条美腿,慢慢的向上抬。

“啊……轻点,你弄疼我了!”

突然,夏筱雨娇呼一声,听得沈浩不由双手一紧。

要命啊,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勾引我吧?

“你慢点来,我好长时间没练了。”

听到这话,沈浩嘿笑点头,“放心吧,我有分寸。”

“不有句话说的好嘛,你知道我的长短,我知道你的深浅。”

说着,沈浩抓着夏筱雨两条美腿的手,从小腿一路向上移。

瑜伽服是冰丝质地,摸起来光溜溜,手感很好。

因此,沈浩故意放慢动作,大手一寸一寸的滑过夏筱雨的两条美腿,细细感受着那富有弹xìng的软ròu。

夏筱雨不由浑身一僵,两条美腿绷得更紧了。

那火热的大手仿佛蕴含魔力似的,每次向前滑进一分,就好像过电一样,酥麻发yǎng,让她娇躯不由的轻颤起来。

“怎么,很吃力吗?”

耳旁传来低沉且富有磁xìng的男声,夏筱雨咬了咬红唇,闭上美目,呼吸急促的说道:“赶紧把我的腿托平!”

“你不是要慢慢来吗?”

“我不要慢,我要快!”

听到这话,沈浩嘿嘿一笑,“早说嘛,我还担心我太快你会受不呢。”

说完,双手再向前一划,直接来到夏筱雨的大腿根儿,同时用力的向上一抬。

但因用力过猛速度过快,再加上夏筱雨两腿绷得笔直僵硬。

这一抬,顿时只听布料撕扯的声音响起,夏筱雨的裤裆竟然破了 沈浩顿时一愣,下意识的看去,两眼立马发直。

因为夏筱雨里面竟是真空的,和上面一样,什么都没有穿!

虽然只裂开了一条小缝,可因这个动作,本来就被包裹勒紧鼓囊囊的小坟包,有些许直接从小缝里凸了出来。

神秘的部位,被挤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沈浩的视线中。

夏筱雨只觉下面一凉,惊慌之下,两腿下意识的就想并拢。

可沈浩双手已经在她大腿根,这一并拢导致火热的大手直接被挤到了要害部位。

夏筱雨双脚刚着地,便察觉到一根手指顺着瑜伽服裂开的小缝,直接滑进了里面,刺入进去!

好暖!好软!

那一瞬间,沈浩先是一愣,紧接着下意识的抠弄了下。

“啊……”

要害被突然袭击,夏筱雨双腿不由夹紧,同时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道诱人的shēnyín声。

此时,沈浩和夏筱雨的姿势非常暧昧。

只见夏筱雨双手抓着吊环,两条美腿紧紧的夹在一起。

而沈浩的双手则在她两腿之间,腰杆微微弯曲,脑袋抵在她那对呼之yù出的饱满上。

感受着自己那处突如其来刺进的手指,夏筱雨羞得满脸通红,狠狠的推了沈浩一把,飞也似的跑上了楼。

看到她的背影,沈浩tiǎn了tiǎn嘴唇,回味着刚刚的画面,小腹处有些燥热,想不到这妮子那么还是挺有魅力的。

不一会儿,夏筱雨就换好衣服下来了,俏脸依旧羞红一片。

“那个什么,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是……”

“别说了!我知道。”

夏筱雨耷拉着脑袋,根本不敢看沈浩一眼,回想起刚才那一幕以及那种久违的感觉,俏脸愈发羞红,神态更加扭捏。

看上去就跟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似的,极有女人味儿。

心中同时对沈浩的态度也大大有所改变,因为她知道刚才沈浩确实不是故意的。

毕竟这种意外,连她也没有想到。

回想起沈浩刚才手足无措的模样,不禁展颜轻笑,觉得他也不是那么的厌恶,相反还有点傻里傻气。

但夏筱雨这种神情变化,让沈浩看得有些傻眼儿了。

这女人怎么回事?一会羞愧冷脸,一会又暗自偷笑,难不成对我有意思?

就在沈浩浮想联翩时,夏筱雨突然推了他一把,娇羞道:“好了,今天谢谢你,我要洗澡午休了,你先忙去吧。”

我擦,用完就下逐客令了?

沈浩不由得皱了皱眉,不过想到今天夏筱雨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看来距离拿下这妞儿的日子,也不远了。

想到这儿,他和夏筱雨简单调侃了几句,就离开了别墅。

与此同时,这边的秦菲雪,中午有事回家拿东西,因为东西在沈浩的房间,可推开门后,她愣住了。

屋里有关沈浩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她愣了下,然后自言自语道:“这臭小子,搬走了连声招呼也不打,真是的。”

秦菲雪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可看着略显空dàng的客厅,心里竟没来由涌出一股失落感,莫名的有些难过愧疚。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心理。

几秒过后,她幽幽一叹,“或许我已经习惯了有他的存在吧……不过搬走了也好,至少我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回想起沈浩每次不分场合,胆大无比的对她动手动脚,秦菲雪便强行压下心中那种莫名的失落感。

就算再怎么难过,那又能怎样?我只能这样做,因为我是思思的母亲!

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但秦菲雪还是在沙发上呆坐了许久,这才起身来到厨房,准备起晚饭。

大概过了有半个多小时,门铃突然被摁响。

秦菲雨雪心中一动,连忙放下手上的活儿,快步走到门前。

当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她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菲雨回来了,先坐,饭等会就好了。”

看着神情有些落寞的秦菲雪,秦菲雨不由眉头一皱,“姐,你还在为我和孙德的事生气吗?”

听到这话,秦菲雪一愣,勉强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他这个人不值得我生气。”

见自己姐姐露出笑容,秦菲雨也没多想,就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

可等了一会儿,发现沈浩和陈思思都没有回来,便忍不住问道:“姐,思思和小浩呢?他们两个该不会还在加班吧?”

正在厨房忙碌的秦菲雪,手上动作微微一滞,很是平静的说,“思思应该在加班,至于小浩……他一个人独自搬出去住了。”

听到这话,秦菲雨先是一愣,随后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容。

“哦,搬出去也好,不然咱们三个女人和一个大男人共住一屋,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

话虽如此,可秦菲雨心中却暗自高兴起来。

小浩居然搬出去住了,而且还是一个人,这样以后再去找他,就不用顾忌姐和思思了,真好。

秦菲雪和秦菲雨两姐妹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而沈浩却百般无聊的躺在新家,胡乱的翻着手机。

他刚和陈思思通完电话,说已经搬到新家了,让她晚上没事可以过来住。

但陈思思却说太远了,明天上班不方便,暂时先不过来了,等以后再说。

虽然他很想让陈思思过来,但综合各种因素还是没能将这话说出口。

“看不到丈母娘的夜晚,真是无聊啊……”

喃喃自语的说完,沈浩点开微信的附近人,快速滑动起来。

突然,沈浩手指一停,点开了一个显示是女xìng的附近人主页,然后又点了一下这人的图像。 擦,正点啊!”

沈浩一下坐了起来,不住的点头,同时将头像放大。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女人的上半身头像,看起来大概有二十七八,长得很是漂亮。

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鼻梁高挺,下巴尖俏,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对眼睛,又圆又大,黑白分明。

光看照片,就是一个标准的东方美女。

于是沈浩没有犹豫,立马打了招呼,没想到几秒钟对方就同意了。

“这女的该不会是做那个的吧?”

疑惑的呢喃了句,沈浩决定主动出击,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十几分钟过后,沈浩终于摸清楚这个“附近人”的底细。

这女人名叫王倩倩,二十七岁,离异,带了一个不到半岁的孩子。

最让沈浩意想不到的是,王倩倩竟然就住在他对面,是他的邻居。

于是沈浩主动邀约,说可以认识一下,反正以后都是邻居。

很快,王倩倩便在微信上回复了。

“同意?既然同意那就去瞧瞧。”

看到内容后,沈浩立马起身,匆匆收拾了番,便推门离开。

“砰砰砰……”

随着房门敲响,沈浩的心情也变得忐忑起来。

他这还是第一次和网友见面,而且这网友就住在他的对面。

几秒过后,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沈浩不由目光一亮。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个头比楚婉言还要高的美女,不过却没有楚婉言长得那么无可挑剔气场冷艳,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脸看起来和照片上没有任何差别,但是一双美腿却显得很是笔直修长,几乎是腰以下全是腿,比沈浩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的腿都要完美。

浑身只穿了一件纯白色的雪纺睡衣,脚蹬一双黑色的人字拖。

十根葱白的脚趾,粉嘟嘟的,胖瘦匀称,染着鲜红的指甲油,看上去煞是可爱。

目光上移,沈浩不由一愣,两眼发直。

好大啊,比夏筱雨的都差不了多少!

白色的雪纺睡衣下,是一对饱满挺拔的硕大róuruǎn,傲人的耸立着,竟给沈浩一种压迫感。

特别是上面两点,凸起的非常明显,并且看起来有些湿渍,好像被什么打湿了一样,所以隐约可见些许嫣红。

沈浩喉结不由得滑动了下,目光再次上移,是一张精致的面颊,没有画任何妆,却依旧美丽。

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笔直垂到后背,有些许散落耷拉在xiōng前,将一张瓜子脸映衬得更加精致。

虽然套着一件宽松的睡衣,但却难掩完美傲人的身材。

配上一双笔直匀称的修长美腿,以及眉宇间透着的几分清纯,整个人看起来美艳又俏丽,是个男人都会心动,沈浩也不例外。

“你好,我就是沈浩,住在你对面的网友,也是邻居。”

面对沈浩这别开生面的介绍,王倩倩扑哧一笑,“你好,我是王倩倩。”

她声音很柔,比说悄悄话大那么一点儿,听得沈浩心里yǎngyǎng的。

再看她xiōng前那隐约可见的两点嫣红,沈浩暗自咽了下口水。

她竟然什么都没穿,而且看这样子八成是刚给孩子喂过nǎi吧?

nǎi水都流出来了,怪不得湿了,不过是真的大啊!

在沈浩打量王倩倩的同时,她也在打量着沈浩。

嗯,还算不错,虽然长得并不多么帅气,但也还可以。

身材很是高大健硕嘛,应该经常健身吧?

嗯?他那处……怎么这么大?还没反应就有这样的规模,要是完有反应了……

“不打算让我进屋坐坐吗?”

沈浩礼貌的笑着,但目光却在王倩倩身上来回游走。

虽然不是多么的放肆,但他极具侵略xìng的目光却把王倩倩看得俏脸发烫,下意识的伸手遮住双峰,错开身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刚一进屋,迎面扑来一股子婴儿特有的味道,同时夹杂着一股淡淡的nǎi香味儿。

沈浩四下一打量,发现屋子里布置得很简约,但家具都是很名贵的那种,不禁暗暗猜想起王倩倩的身份。

“喝什么?白开水?还是饮料咖啡?”

“你太客气了,白开水就行。”

沈浩礼貌的应了一声,坐在沙发上,目光再次落到王倩倩的身上。

此时王倩倩正弯着腰在饮水机接水,原本宽松的睡衣因为这个动作被绷得很紧,两瓣浑圆的美臀直接出现在沈浩面前。

又圆又翘,摸起来手感应该很不错吧?

本小说由求书帮首发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婴儿,沈浩伏下身子,脑袋距离地面只有一个巴掌的高度,然后向王倩倩看去,顿时两眼发直。

因为王倩倩不但上面什么都没穿,是真空的,下面也是一样!

两瓣浑圆白皙的美臀清晰的出现在他视线中,外形轮廓非常的完美,特别是中间那道深邃的股沟,夹得紧紧的,很是诱人。

沈浩脑袋再次向下低了几分,目光透过两腿中间的缝隙,可因为角度和姿势的原因,他无法看到。

尽管这样,依旧把沈浩看得邪火直冒,口干舌燥,心里就跟猫抓一样,yǎng得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瓜棚里的呻吟& 看着我是怎么跟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