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和男友做过最疯狂的事 !四位女校花双飞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轻轻撩起自己的裙摆,就在老王以为她要掀开自己的裙子时,她忽然将那道具拿了起来,直接递到了红唇边!

老王顿时瞪大眼睛,只见沈月莹忽然伸出她的丁香小舌!

老王只觉得小腹一紧,恨不得直接冲上去……

 文学



而此时沈月莹小嘴里时不时溢一声轻吟。

老王狠狠吞了口唾沫,目光则难以自控得锁定在沈月莹身上……

可沈月莹还在继续,忽然难耐地扭动起来,这下完全暴露在了老王面前!

可她犹不自知,依然紧闭着眼……

老王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天晚上的沈月莹也像现在一样,毫不自知得在他面前慰藉着自己,现在的沈月莹不比之前那个青涩的模样,现在的她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三十多岁女人那种成熟感。

老王心想,沈月莹的前夫真是个傻蛋,有这样的尤物在身边,居然还出轨!可老王心里也忍不住嫉妒那个前夫,因为他曾经替代过那个道具……

想到此,老王也轻轻哼了一声,表情有点难耐,眼睛却一动不动盯着沈月莹。

“嗯……”

沈月莹的嘴里又溢出了一声难受的轻吟声,老王眼神一凛,他知道,沈月莹就要行动了……

老王猜得没错,只见沈月莹很快开始步入正题,然后浑身颤抖起来……

眼看着这么活色生香的场面,老王再也忍不住了,两人的表情都是痛苦兼快乐着,不一会儿,两人忽然全身颤抖,几乎同时到达了顶端……

发泄出来之后,老王狠狠吐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弄了这么多年,这一次无疑是最痛快的,比当年他有老婆的时候还过瘾!

老王忍不住又看向沈月莹,只见她整个人摊坐在椅子上,轻轻喘息着。

老王看到她这幅样子,刚刚才熄灭的那股邪火蹭地一下又上来了!

他心里忽然起了一个邪念,如果他走过去,对着沈月莹再来一次,会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这样想着,老王就觉得浑身燥热,他忍不住鬼使神差走了过……

可就在此时,沈月莹忽然又动了,老王被她吓了一跳,只见她慢慢坐了起,径自往床头柜的方向走过去。

老王不敢拦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将那道具放回盒子里,然后晃着身子慢悠悠走了出去……

沈月莹走出去后,还娴熟得将房门关上,老王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再看看自己,顿时无语……

第二天,老王顶着一双黑眼圈走出房门的时候,就看到正在二楼阳台上做着瑜伽,精神饱满的沈月莹。

此时沈月莹正坐到压腿的动作,只见她躺在瑜伽垫上,两手抱住自己的两条大腿,将大腿往自己的脸颊两边压。

这柔软度顿时让老王惊呆了,他的眼睛落在沈月莹因这个动作而高高抬起的臀上……

“哎?你起床啦?早啊!”

沈月莹眼角撇见了老王,立刻放下身子坐起来朝他打招呼。老王赶紧狼狈地侧过身子,隐藏刚刚起来的反应。

“早……早啊!”

说完就匆匆跑下楼去了,留下一脸不明所以的沈月莹。

老王先是跑到沙发上瘫坐下来,但一坐下来才发现更明显了,他没办法,只能起身倒了一杯凉白开,咕咚咕咚灌了一大杯下去。

这一杯下肚之后,他才觉得那股邪火被压下去一点了。

老王心里暗呼冤孽,心道这沈月莹就是来克他的吧?再这样下去,老王都担心自己的身体要吃不消了

等沈月莹做完瑜伽,洗好澡下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顶着黑眼圈坐在沙发上打盹的老王。

她干咳了一声,见老王迷糊得睁开眼睛,这才忍着笑说:

“王刚,我看你这黑眼圈比熊猫还严重,怎么,昨晚没睡好吗?”

老王翻了个白眼,差点忍不住咆哮说:我昨晚为啥没睡好,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可到了嘴边的话到底还是忍住了,他张了张嘴,憋了半天才说道:

“是没睡好,那床太软了,不舒服。”

沈月莹哦了一声,随即想到那水床的作用,优雅精致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她赶紧扯开话题说:

“那你在沙发上眯一会吧,我去做早餐,做好了我叫你!”

老王正有此意,见沈月莹走近了厨房,赶紧倒在沙发上打盹。

沈月莹做好早餐走出来,见老王睡得熟,也不忍心叫他了,等老王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

正好警察局那边又打电话来催,两人匆忙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往警察局那赶过去了。

一路上,沈月莹一边开车一边问:

“待会到了警察局你有什么打算?”

老王想了想说:

“黄峥应该还在医院,如果今天来的不是黄家请的律师,就是黄峥他爸本人,如果是律师来,说明这事他爸没有放在心上,如果是他爸亲自来,那就说明这事没那么容易善了……”

沈月莹赞同地点点头,脸色有点凝重,继续分析道:

“如果是他们的律师前来,证明他们想妥协,大事化小,如果是黄振强自己来,那这事就棘手了。”

老王冷笑一声说道:

“大不了把这事闹到媒体那去,我就不信他黄家不要这个脸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放心,心里有忌惮的人应该是他们才对!”

沈月莹也觉得有道理,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一丝担忧,黄振强虽然也要面子,但这次她差点废了黄峥,老王又差点把人打残,如果黄振强就这么算了,那他在这圈子里也彻底没脸了。

所以,无论私了还是公了,黄振强都一定会想办法教训老王,给自己找回这个面子。

而这个,才是沈月莹真正担忧的……

到达警察局之后,沈月莹跟老王很快被人引了进去。他们来到了一个像会议室一样的办公室,老王走进来一看,就看到会议桌的另一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警服,另一个穿着西装革履,面貌像极了黄峥。

老王跟沈月莹两人心里同时咯噔一下,毫无疑问,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人来了……

黄振强面无表情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他将眼神在沈月莹身上略过,最后定格在老王身上,眼里闪过一丝戾气。

“你就是打了我儿子两次的王刚?”

老王心下紧张,面上却不显,淡定地在黄振强对面拉了张椅子坐下,这才道:

“黄老板,你应该说,我是那个两次差点被你儿子弄死的王刚。”

闻言,黄振强眼神阴霾得盯着他。

“我儿的手段还是太轻了。”

老王邪笑一声,忽然举起自己的手机说:

“黄老板说话可得小心点,我这开着录音呢!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的。”

旁边的沈月莹忍不住轻笑,差点给老王拍手叫好,但心里又隐隐担心,怕老王把人得罪狠了。

可老王也不傻,见那黄振强脸色越来越黑,他也见好就收,正色道:

“黄老板,我知道你们家有钱有势,原本我也没想得罪你们家的,但你儿子三番两次主动找我的麻烦,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黄振强忽然一拍桌子,大吼:

“放屁!”

老王的脸也跟着一沉,他看了眼坐在黄振强旁边的警察,见他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眼皮立刻敛了下来,沉声对那警察道:

“警察同志,你们今天叫我们过来,就是来吵架的吗?”

那警察被老王点名,脸上也闪过一丝不悦,但想到老王刚说他开着录音,还是忍下气说道:

“今天本来是传你们来对峙并且录一下口供的,但黄老板提出想跟你们私了解决,所以现在让你们商量一下,如果你们不同意私了,我们再走法律程序。”

老王一脸了然地点了下头,又看着黄振强说:

“那黄老板想怎么个私了法?”

黄振强不答,侧头看了那警察一眼,那警察意会,丢下一句你们先聊,就直接走出去了。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老王、沈月莹还有黄振强三个人,黄振强看了老王一眼,视线又落在沈月莹身上,他淡淡道:

“听说沈小姐想告我儿子猥亵?”

沈月莹笑了一下,昂然点头,黄振强的目光不由得在沈月莹身上流连,最后定在沈月莹胸前,眼神变得深幽。

老王将黄振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大骂了一句老色鬼,难怪黄峥这么色胆包天,原来是遗传这个老男人!

老王正欲发作,只听黄振强忽然移开视线道:

“那沈小姐需要多少钱才能改变这个想法?”

沈月莹勾唇一笑,涂着暗红色的唇瓣显得分外高冷性感,她说:

“黄老板觉得我缺那份钱吗?”

黄振强也跟着笑了一下,露了一副生意人的嘴脸。

“沈小姐,你也是生意人,应该知道和气生财的道理,我们生意人,从来不会嫌钱多。”

他以为这番话会打动沈月莹,奈何沈月莹摇了摇纤细的食指笑道:

“黄老板可别一概而论,我们做生意的方式,可不一定一样呢!”

黄振强听到这话,脸立马又沉了下来,他盯住沈月莹道:

“那沈小姐不妨直说吧,要怎么样才肯私了?”


沈月莹从容地端起一次性水杯轻轻抿了一口,这才慢条斯理道:

“黄老板,这话你可能问错人了,旁边这位是我的合伙人,这次也是他救了我,不然我就得告你儿子强迫我了。他对我有恩,我全听他的,你还是问问他怎么说吧!”

沈月莹知道黄振强想从她这个女人身上打开突破口,可她偏不让黄振强如意。

黄振强脸上果然闪过一丝不悦,但沈月莹都这么说,他只能将视线重

新落在老王身上。

他忍着气说:

“那王先生有什么条件?”

黄振强以为老王是块硬骨头,应该很难啃,可没想到老王居然说:

“黄老板不是想砸钱吗?说个价钱呗!”

闻言,沈月莹握着水杯的手一顿,她侧眸看了老王一眼,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她心里知道,老王这是为了她想要妥协。

黄振强听到老王这话,嘴角轻蔑得勾了一下。

“两百万,王先生觉得够吗?”

老王慢悠悠说:

“那肯定不够啊!”

黄振强脸上的笑顿时凝住,嘴角有点龟裂。

“三百万!”

老王嘲讽地轻哼一声,不说话。黄振强脸上的表情终于维持不住了,他又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说:

“三百万最多!如果你还想开大口,那也得看你能不能吞得下这个钱!”

老王心里暗爽,他原本就想诈一诈黄振强的底线,没想到这一来二回的,就多了一百万。

黄振强以为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王一定会见好就收,可他错了,只听老王又道……

“黄老板,你这意思是我们一人三百万吗?”

噗——

沈月莹一个没忍住,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她赶紧抿住唇,强忍着笑。

而黄振强听到老王这话,脸就彻底全黑了,他嘭一声站起来说:

“看来王先生是不想私了了?!”

老王见他这么不经气,心里暗笑,面上又抬了抬手安抚道:

“黄老板别冲动别冲动,我就开个玩笑而已。”

黄振强被他气得额头青筋直跳,又愤愤坐了下来,老王也不想惹毛他,直截了当说:

“三百万我们两同意,但我还有一个要求。”

黄振强冷笑一声,也不接话,只等着老王继续说。

“这三百万,我要走公证处公正,并且写明,黄老板你们一家支付了这三百万之后,不能再私下报复,如果私下报复被我们查出来,你这三百万就等于白送,还得另外再赔偿我们三百万!”

这事是老王刚才跟沈月莹在车上讨论的结果,老王一大老粗可不知道什么公证处,还是沈月莹支的招,让老王又涨了见识了!

果然,黄振强听到这话之后,脸都黑成锅底了,估计他之前已经计划好怎么私下报复了,现在被老王这么一闹,这个念头就给他掐断了。

黄振强很想拒绝,但他也知道,老王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愣是要硬碰硬,他老王就烂命一条,能跟他黄家的名誉和生意来比吗?

显然不能,所以黄振强就算再憋屈,这条件也得答应下来。

黄振强丢下一句明天会找律师跟他们去公正打款之后,人就气冲冲走了。

老王跟沈月莹两个人面面相觑,同时笑出声来。

“可以啊王刚,越来越有老板的气势了啊!这谈判起来,黄大老板都不是你的对手。”

老王反倒没那么乐观,他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黄振强,也太好说话了,我总觉得他还有后招。”

沈月莹的眼神也暗了一下,她点点头道:

“我也觉得黄振强不应该那么容易妥协,总之,我们最近都小心点,特别是你,尽量少出门。”

老王心里特别不痛快,这事说起来,其实憋屈的是他们,如果以后都要这样躲避着黄家,他宁愿来个痛快的!

可现在牵扯上沈月莹,他只能更加隐忍,他不怕黄家找人对付他,他怕的是黄家对沈月莹下手。

两人从警察局出来之后,老王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他心里有种预感,黄振强肯定会有后手,而且会冲着他来,他还是跟沈月莹分开比较好。

沈月莹原本还不太同意,但做为一个女人,总不好让她主动留老王跟她继续同居?所以老王提出来之后,她表面上很爽快答应了。

老王被沈月莹送了回来。他一路上都在想,要怎么从林老板那里下手,来给黄家一个警告或者教训,让黄家不敢再轻易招惹他。

老王心事重重地从电梯走出来,也没注意到他家门口蹲着一个人。

“教练,你怎么才回来啊?”

门口那人看到老王惊喜地站了起来,老王抬头一看,是刘玲玲。

“玲玲,你怎么来了?”

刘玲玲表情有点为难,她指着门口示意老王进去再说。

两人进门之后,刘玲玲赶紧关了门,这才紧张兮兮说:

“教练,我总感觉,我这几天好像被人跟踪了!”

老王皱着眉头看她。

“被人跟踪?是李成吗?”

刘玲玲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

“应该不是他,前几天我按你说的跟他和好了,他很后悔,也跟我保证以后不会那样了……”

刘玲玲说到这里的时候,面上有点燥红跟尴尬,毕竟她那些视频都被老王看过了……

可老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以他对李成的了解,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啊!不过他现在也没那个闲工夫管她两的事了。

“那你今天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被人跟踪的事?”

刘玲玲先是点了下头,然后又摇头。

“也不是光为这事,昨天有个护工上我们家帮忙护理我爸,我一问才知道是你请过来的,所以特意来谢谢你!”

老王这才想起来这事,他挥了挥手表示不用在意,之前他还有点心疼这个钱,但今天坑了黄振强三百万,现在这几千对他来说压根不是事。

老王又安慰了刘玲玲一下,如果怕被人跟踪就尽量少走夜路。他本来也想送刘玲玲回去的,但想了想,他自己现在的处境更不安全,只能让她自己回去了。

老王送刘玲玲到小区门口,亲眼看着她走远才转身回去的,可他不知道,就在他转身之后,暗处有个身影满含恨意地瞪了他一眼,又悄悄跟在了刘玲玲身后……

刘玲玲是打车回来的,她下身的伤还没完全好,所以不能骑车。司机送她到巷子口就把她放下来了。

可刘玲玲走了一段路之后,心里又升起那股被人跟踪窥视的不安感,她慌张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漆黑的小巷子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心里突然一慌,忍不住转身就跑。她一边跑一边给老王打电话,可跑到巷子口的拐角处时,突然

有只手将她拉住,她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人捂住嘴巴拖进了黑暗处……

啪——

她手上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屏幕马上暗了,还没接通的电话被挂断了。

而这头,刘玲玲被拖到了巷子的死角处,她惊恐得瞪大眼睛,手用力掰开捂住她嘴巴的那之手,无意间摸到那人手上的一枚戒指之后,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那人将她拖到没人经过的死角,直接将人丢在地上,刘玲玲爬起来回头看他,怒道:

“李成?你干什么?!”

没错,那人正是李成,他穿着黑色风衣戴着一顶鸭舌帽,如果不是刘玲玲摸到他的戒指,一时还没法将他认出来。

李成见刘玲玲发现了,便直接拖掉帽子,他居高临下看着躺坐在地上的刘玲玲,恨恨骂了句:

“贱货!还说什么身体不好不能跟我做,我看你是上赶去跟王刚做了吧?怎么,他比我大是不是?能弄得你更舒服是吗?!”

刘玲玲被他这么一说,脸色乍白乍红,最后恼羞成怒说:

“你在胡说什么?我跟王教练之间啥事都没有!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还不知道吗?”

李成听到她这话,忽然蹲下身子啪一下给了刘玲玲一巴掌,刘玲玲被他打懵了,只听李成捏着她的下巴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在他那住过几天,我就不信你没被他弄?你这个荡货,整天就想着被人弄是不是?”

李成说到这,视线忍不住往刘玲玲身上看。今天刘玲玲穿的是一件露肚脐的黑色紧身上衣,领口是V字行的,从李成这个角度看过去,基本能看光衣服里面那道饱满的风景。

仔细一看,领口处雪白的皮肤上还有一些红色的烫伤痕迹,可这些痕迹非但没让李成觉得煞风景,反而另他更兴奋了,他几乎马上就有了反应。

李成忽然捂住刘玲玲的嘴巴,整颗头往她领口的位置埋进去,表现得急不可耐。

刘玲玲急的呜呜挣扎,腿用力蹬着,但被李成用身子压住,他的另一只手直接撩起刘玲玲的长裙,手往里摸的时候才发现刘玲玲居然没穿内裤!

他把头抬起来,眼里冒着凶光,抬手又狠狠给了刘玲玲一巴掌!

“贱人,你居然没穿内裤,是不是刚才在王刚家里就被他弄了一回?!”

刘玲玲被他打得耳朵嗡嗡作响,心里怕急了,捂着脸呜呜哭泣说:

“没有!没有……”她只是因为伤还没好,穿内裤会疼,所以她这几天都没穿,穿着长裙遮掩。

可李成哪里信她,他脸色狰狞地将刘玲玲从地上拖了起来,没等刘玲玲站好,就将她甩在了旁边的墙上。

“站好!给我把裙子撩起来!”

刘玲玲吓得瑟瑟发抖,想跑却又怕跑不过他,最后没办法,她只能照做。

她转身面对着老旧的青砖墙面,颤抖着手将裙子撩了起来,然后双手撑着墙面,一副等待男人蹂躏的模样。

李成被她这动作撩得不行,特别是刘玲玲那副强忍惧意的颤抖模样,更是激起了李成的变态心理。

他啪一下用力拍打着刘玲玲的屁股,一边解开风衣一边骂道:

“荡货,你就是欠!居然敢背叛我,我今天就弄死你!”

刘玲玲被他拍得全身一颤,明明很疼,可还是忍不住一阵颤栗……

李成的手往那一掏,他眼里蹦出火光,嘴里又骂骂咧咧说:

“还说你不是荡货,都这样了?是不是要哥哥弄翻你,嗯?!”

刘玲玲咬着唇不答,她侧头看了眼巷子口,生怕突然有人走过,发现她这幅被人蹂躏的样子,她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了,只能低声哀求李成。

“李哥,我求你,你小声点,别被人发现……”

李成平时最喜欢她这幅求饶的样子,她越是这样,李成心里越能得到变态的满足。所以,李成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又恶狠狠咬了一下她说:

“你还怕被人发现吗?我看你这个荡货巴不得被人看吧?我今天就让别人看着,看看我是怎么玩死你的!”

李成说着,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他将手机放在了旁边的垃圾桶盖上,又把帽子戴上,做好这些之后,他才拍了一下刘玲玲笑说:

“来,给我站稳了,哥哥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和男友做过最疯狂的事 !四位女校花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