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跪趴灌满白浊堵住$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公交车

这时,山庄内,一名正在就餐的青年把头看向了李香他们。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陈川。

这家田园山庄做的菜不错,假日的时候,他基本都会吃空过来吃饭。没成想竟然会碰到李香。

 文学



他身边那人是谁?

陈川看了一眼蒋大为,皱了皱眉,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去打个招呼?但就在这时,蒋大为已经领着李香进了一个包间,陈川想打招呼也赶不及了。

因为陈川坐的餐桌有些偏角落位置,李香倒也没有发现他。

“二哥,吃不了那么多的,太浪费了。”很快的,菜就上来了,看着满桌子的菜,李香说道。

“没事的,大妹子你来得来一趟,我这做哥的肯定得把你招待好啊。说起来咱们也有好久没见了,来,妹子,大哥我敬你一杯。”蒋大为替李香倒了杯白酒递了过去。

李香有些为难道:“二哥,我喝不了白的,沾酒酒醉。要不,我以饮料代酒敬你行吗?”

蒋大为笑了笑,也没在意:“行。那你喝饮料,我喝酒。我喝一口,你喝一杯饮料,成吗?””成。“李香爽快的答应了,一杯饮料而已,她还是能喝得下去的。

“干杯。”

两人碰了个杯,李香仰头将一杯橙汁饮料全喝进了肚子里。

嗯?

这橙汁怎么喝起来感觉有股怪怪的味道?

橙汁入口,李香就觉得这味儿有点怪,但是怪在哪又说不上来。

看到李香把一杯橙汁全喝光了,蒋大为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笑容意味深长。他早知道李香是不喝白酒的,所以刚才偷偷暗示经理在橙汁里下了yào,这种yào是外国最新型的迷幻yào,人只要一喝下去,半个小时后浑身就会酸软无力,而且还会对那方面的事情产生强烈的需求,没有副作用。

只等李香yào效一到,还不是任人宰割的鱼ròu,等上了她,再加以金钱诱惑。蒋大为不信李香不会成为他的胯下玩物。

一想到半个小时后眼前这个xìng感妩媚的女人就是他的了,蒋大为直觉一阵xìngfèn,仰头灌下一杯白酒,目光不在像是起先那般偷偷摸摸的,而是放肆的欣赏着李香坚挺的饱满,和旗袍开叉处,两条盈盈可握的白皙小腿,一边欣赏,一边贪婪的tiǎn着嘴唇。

“二,二哥,你是不是有些多了?”察觉到蒋大为这种肆无忌惮的眼神,李香有些慌了,结巴着说道。

“两杯而已,不多,不多。大妹子,吃菜,吃菜。”蒋大为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太着急,连忙把眼神收了回来。

“哦。”李香轻声应着,菜吃到嘴里却感觉没有半点味儿,心里隐隐感觉像是进入了什么圈套似的,令她特别不安。

“二哥,我吃饱了。”匆匆扒了几口饭,李香连忙说道。她想立马离开这儿,但是又不好明说。

“吃饱了?这么快。行,我也吃差不多了,那哥送你回去。”

“不用的,我自己打辆车就行了。”

“这里是郊区,打车不方便,还是我送你吧。”蒋大为根本没有给李香拒绝理由,连忙上来热情的将李香请上了车。

发着车,蒋大为并没有把李香载着往市区的路道上,而是把车朝山庄后方一山林里看,他想干嘛?当然是野战了。

大白天的做这种事,想想就让他刺激啊。

“二哥,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路了?去市里,应该往左边走的。”李香惊慌道。她感觉此刻脑袋忽然有些晕眩,而且身体也像患了重感冒一般,阵阵乏力,特别小腹处像是被蚂蚁爬了一般,特别yǎng,脑袋里凭空就会去想那种事。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难道是刚才喝的饮料里被人下了yào!

李香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没病没灾的,凭空就有这种感觉,怎么可能呢,她下意识的就想到,肯定是刚才喝的东西被人下了yào!

想到这种可能,她更加惊慌了,看向蒋大为的眼神,更是警惕不已。

“没错啊,大妹子你来得跟哥来一趟,怎么的,哥也都带你去看看周边的环境啊,去山里采一下风什么的,你说要是在这山里面咱们发生一点什么趣事,那多好?”蒋大为玩味的看向李香,算算时间,yào效也差不多快要发作了,自然用不着藏着掖着了。

“你……你到底想干嘛?混蛋!刚才喝的饮料里,是你下的yào!”李香终于反应了过来。

“吆……这么快就发现了,大妹子智商挺精明的嘛。哈哈哈……是,是我给你下的,我想弄你,大妹子只要你跟了我,哥我保证好吃好喝伺候着你,怎么样?”

蒋大为笑着看向李香,继续道:”再说了,蒋天那家伙也死了有十多年了吧,你也守了十多年的寡,这么多年你就不渴望男人?今天,大哥我就满足一下你。“

蒋天是李香去世多年的老公。

“你个混蛋!停车,我要下车!”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李香猛的撞了一下蒋大为,刺啦……

这一撞,正好撞到了蒋大为的手上,差点没让蒋大为把车开进一旁的山沟里。

“曹!不识抬举,婊子!……啪!”气愤中的蒋大为,稳住方向,然后反手就是一记嘴巴抽到了李香的脸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李香抽了回去,躺在座椅上瑟瑟发抖,再也没有力气反抗蒋大为这个畜牲了。

完了,我李香一世清名,就要被这个混蛋给糟践了!

哼!装什么!你个sāo货!等一会老子弄了你,把你那浪样拍成视频回头让你好好看看!”蒋大为冷哼一声,加速,车子很快开到了路的尽头。

往前就是一座山林,因为是这里地处郊区,鲜少会有人过来。蒋大为倒也不担心他和李香之间的好事,会被人打搅到。

下了车来,蒋大为把已经瘫软的李香抱在怀里就往山上去,可怜他这半老头儿,抱着李香一百多斤的身体,显得有些吃力,每爬几步,就要喘息上一阵儿。

要不是心底那股xìngfèn感刺激着他,就他这把老骨头,确实很难把李香这一大活人给抱着爬上山区。

“曹,sāo货。穿得这么露,是专门给你大为哥,准备的吗?”停下歇息的时间,蒋大为不忘将手伸进李香旗袍开叉处,下流的摸着李香白皙的大腿。

“混蛋!放开我!”李香思维虽然清晰,但是无奈浑身没有丁点力气,难以做出什么有效的反抗。就连说话也是这般有气无力了。

她感觉自己身体,那种渴望愈发强烈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流了出来。

“放开你?想得美呢,等老子舒服够了就放了你!“蒋大为冷笑两声,抱起李香继续往山上爬去。

……

“果然有问题!”就在蒋大为把李香抱着往山上走的时候,陈川连忙跟了上来。

刚才他就觉得这老头儿有些奇奇怪怪的,无论是眼神,还是动作都跟一小人没啥区别,他不放心,就跟了上来。果然,他猜的不错,这老东西是想对李香不轨啊。

“妈拉个巴子的,老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大白天的就想开野战?”陈川在心底骂道了一声,眼瞅着蒋大为的身影消失在了一拐弯山道,他连忙探出身子,尾随了上去。

很快的,他就看到蒋大为把李香抱进了一片稍显开阔的树林子里,把李香放到了一片草地上,草地周围有几块巨大的岩石。

“老子扒了你!”这时,蒋大为骂了一声,喘着粗气,扑上去很快将李香扒拉得衣衫褴褛,头发蓬乱了。

此刻yào劲一上来,李香也只能干巴巴的看着蒋大为对他胡作非为,根本毫无反抗而言。

“王八蛋,你会……你会不得好死的。”李香弱弱的,骂道着。

殊不知她此刻的骂语,落到蒋大为的耳朵里,简直就是一剂催发剂,把蒋大为刺激得更为狰狞起来。

“啪!”又是一个耳光抽到李香脸上,蒋大为面目如虎,狰狞异常:“老子让你骂!你个贱人!给老子tiǎn!”

蒋大为龇着一嘴黄牙,裤子一拽,就把那玩意往李香嘴边送。

李香死死抿着嘴,死活不肯。

“曹!不识趣是不是,好,那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见李香这么不合作,蒋大为异常火大,一只手按住李香的脑袋,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想要强来。

也就在这时,陈川立马从一块岩石后面跳了出来,大叫:“老家伙!你特么敢!”快速冲了过去。

嗯?

见到有人跳出来,蒋大为一时有些心慌,动作为之一缓。

但发现冲出来的是一个青年后,蒋大为内心稍微安定了一些,他没好气的撇了一眼陈川:“小王八犊子,老子的事情你最好少管!要不然特么老子弄死你!”

“就凭你这半老头儿也想弄我?呵……真是可笑。”陈川戏谑xìng的扫了一眼蒋大为:“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给我立马滚蛋!要不然别怪我不懂尊老爱幼,弄死你这老家伙!”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怎么说他蒋大为也是黑白两道走的人物,岂会被一个小青年吓到。

“傻bī!”陈川骂道了一声,然后没跟蒋大为继续废话,冲上去一拳就打在了蒋大为的腮巴上,那强大的力道直把蒋大为门牙给打掉了两颗。

他陈川虽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好歹也是大学校园里,跆拳道社,赫赫有名的黑带高手。要对付蒋大为这种半老头儿,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的事。

“尼玛……哎呦……”蒋大为捂着脸,正想还手,但是陈川压根就没给他这样的机会,既然打了人就要打到他服,历来是他的行事准则。

“砰砰……”拳头和脚,像是雨点一般,疯狂的落在蒋大为身上。

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蒋大为就被陈川揍趴在地上,哀嚎痛鸣。

“呸!就你这样的货,还敢跟我横!你特么算老几啊,听好了老子叫陈川,随时欢迎你来报复!”陈川狠狠朝蒋大为脸上碎了一口吐沫,嚣张的说道。

然后抱起一旁的李香,连忙往山下赶去。

此刻的李香,身上衣服褴褛不堪,旗袍大敞开来,xiōng前那两团坚挺,上下晃动,直刺眼球。旗袍本来就开叉的,刚才又被蒋大为扯开了不少,根本遮掩不住她诱人的地方。白白的丝织nèi kù,勾勒得凹凸有致,而且上面布满了水印渍。

她整个人如同一条八爪鱼似的,双手双脚紧紧盘着陈川,嘴里也开始发出一些sū má的声音。

“糟糕,这是yàoxìng发作了。”陈川暗道了一声不妙。
拼着一头大汗,陈川总算把李香给抱下了山。

“呼……”陈川喘了一口粗气,打开车门,把李香按到副驾驶位上,连忙发着车,往市区赶去。

他也不确定李香到底是被蒋大为那混蛋下了什么yào,看李香表现出来的反应应该是类似春yào一类,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得必须把她送到医院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跪趴灌满白浊堵住$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