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一句话让男人主动想你 ……班长上课给我玩奶球

老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自己这倒是舒服了,可是罗翠莲没有啊,看着她扭来扭去的样子,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思来想去,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忽然一亮,看着罗翠莲一本正经的说道:“翠莲啊,这样光是有我的阳元效率还是太低了,我刚才又仔细想了一下,既然反正我都牺牲这么多了,那在牺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文学

罗翠莲睁大了眼睛,想着爱情动作片里面某些姿势,有些期待的问老谢道:“还……还要做什么?”

说到最后她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所谓此消彼长,我把阳元给你,再帮你把阴气吸一些出来,那你和这个病最多三四个疗程,就因该可以了……”

老谢信誓旦旦的说道,同时说了个三四个疗程,为的就是后面好找个借口过来爽一爽。

“那要怎么做?”罗翠莲含糊着,脸都红到耳根子了,她其实也大概猜到了,但是要她自己这样说出来,还是太羞涩了一些。

老谢搓了搓手,想着罗翠莲那光洁的白虎,舔了舔舌头,深吸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翠莲啊,来这样,你也趴在沙发上,嗯……这样……这样……”

老谢一边拉着罗翠莲一边把那个经典的69势教给了罗翠莲。

罗翠莲果然红着脸照做了。

她心脏蹦蹦跳个不停,脱着自己的裤子,脸色绯红,但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期待。

老谢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白虎就这样光溜溜的离自己的脸不过半公分,哪里还等得及,迫不及待的把脸瞬间凑了上去。

“啊……”罗翠莲高亢的呻吟声瞬间

罗翠莲身体本就有些敏感,这她哪里受得了啊?浑身跟着老谢的节奏颤抖了起来。

“啊……谢叔……慢点……这……这……”

罗翠莲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呻吟声弥漫在了整个屋子,一时间连老谢的那玩意都没有照顾了,这就让老谢有点不满意了,甩了甩自己那玩意,含糊着说道:“翠莲啊,这你可别光顾着舒服了,治病要紧啊!”
“翠莲啊,你现在看起来红光满面的,看来今天的效果看来还可以,不过不能大意,等过几天……嗯,不……就明天吧,拖不得,明天我在过来给你做第二个疗程!”

老谢站在罗翠莲的门外,看着脸色绯红的罗翠莲说道。

罗翠莲点了点头,心里也是一阵欣喜,她一个人实在是空虚的有些久了,偏偏她又是那种欲望比较强的人,但是欲望强归欲望强,对于那些邻里打她主意的那些人,她可是无比鄙视的,就算她自己解决也不会便宜了那些人。

至于老谢的话,她虽然不至于全信,但是老谢毕竟是一个比较出名的老中医,这些阴阳理论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就算不是,那也得是。

不过她唯一不满意的则是老谢说还有两三个疗程……

这两三个疗程怎么能行啊?今天好不容易体验到了这几年来都不曾体验到的美妙,哪里还有停下来的道理,所以她皱着眉头对老谢说道:

“谢叔啊,我感觉我身体还是有些虚,我看两三个疗程估计不够……你要不多来几次?”罗翠莲这时候也不知道什么事羞耻了,一副害怕得病的样子,渴望的看着老谢。

老谢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虚?我看是空虚吧!”

不过话虽如此,他是怎么都不会去点破的,这不正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就算罗翠莲不这样说。他过段时间,也会找个其他理由,好不容易打开这个缺口,叫他停下来,那可不成!

“翠莲你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回去再弄个详细点的方案,一定不能把你这个病个耽误了!”

“啊?治疗方案啊...”

一听老谢说什么治疗方案,罗翠莲怎么可能猜不到老谢指的是什么意思,想起老谢的强壮,她竟然莫名觉得有些腿软。

老谢看着夏玲的动作心里一阵窃喜,一双大手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夏玲。

夏玲抬起自己泛着柔情的眼睛,看着老谢那张带有些许沧桑仍旧十分迷人的脸。

老谢刚想更进一步的时候,夏玲忽然间捂着自己的胸口倒在了他的身旁。

作为一个从医多年的医生,他一眼就看出了夏玲的症状。

“你是不是心绞痛了?”

夏玲强撑着点了点头,老谢很关心夏玲的身体脑子里也没有了那个意思,给夏玲找了点药喂她吃下去后看着她缓缓入睡。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夏玲就醒了,她看着自己身旁熟睡的老谢,嘴角情不自禁地带上了一抹微笑。

“你醒了。”

老谢一睁开眼就看到夏玲那张美丽的脸,心情别提多好了。

“天刚亮你再睡一会儿。”他拉起来被子想和夏玲更进一步。

夏玲有些扭捏地推开了老夏:“我一会儿回城里还有事,就不能陪你了。”

老夏虽然想和夏玲再亲热亲热可是他知道正事要紧,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手。

夏玲的身材凹凸有致,皮肤光滑细腻在微弱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诱人。

老夏忍不住扑上去,在她的脖子上啃咬了一番。

夏玲也十分享受地配合着。

“我过来跟你说的事,你一定要往心里去。”

“我知道了,你要相信我的医术,那些人不会是我的对手。”

夏玲走的时候又再一次提醒了老谢,可是老谢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并没有太在意。

她走了以后老谢又回到自己的被窝美美地睡了一觉,正当他坐着美梦的时候忽然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叫醒了。

“操,是谁一大早地就来敲门。”

他磨磨蹭蹭地穿好衣服打开了门,门口出现了一个青年人,他面如土色一脸怨气地看着老谢。

“你这个庸医。”他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开始破口大骂。

老谢看他这副赖皮的样子心里很怀疑他的来意。

农村人本来就都是好热闹的人,听到老谢的诊所里有人闹事儿,一个个探头探脑地走过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

仅仅是几分钟,老谢的诊所门前就围了好一堆人。

“你先别吵,到底发生什么了?”

老谢脸一沉,这个青年他绝对从来没见过,再想想昨天晚上夏玲对自己的警告,看来,这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人了吧?

青年本来就是来闹事的,不顾老谢的劝告,故意大声嚷嚷,一副要把事情搞大的样子。

而他看到来了这么多人,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各位乡亲帮我评个理!我昨儿个在这里抓了一副药,吃了药回家以后就开始上吐下泻,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刚停住,这十里八村的人都说谢医生是个好大夫,可你就是这样治病的吗?”

镇上的人大多数都受过老谢的恩惠,所以对老谢的医术都很相信,几个人还自发地为老谢辩解:“谢医生的医术很不错,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其他的东西啊?可不要在这里胡咧咧,坏了谢医生的名声啊!”

“我胡咧咧?呵呵,你们看这是什么?”

一边说着,青年人从自己的衣服袋子里拿出了一瓶药,直接扔到了地上:“这就是我在谢医生的诊所里拿的药,你们看,刚开封,我就吃了两颗,吃完以后就觉得不对劲儿,所以就拿着去查了查,结果人家告诉我说是假药。”

村里人听他说老谢卖假药,一时之间开始七嘴八舌了起来。

老谢虽然是个医生却不是个任人宰割的绵羊,捡起拿着地上的药瓶,看向了那名青年:“你现在拿出一瓶药就说是我的药,你有什么证据吗?”

那人听到老谢的话也是一愣,他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群众帮着老谢说话。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站出来污蔑老谢卖假药,不应该是有很多人站出来指责么?

青年一时间被老谢问住了,只能心虚的说了句:“我会拿自己的身体过来诬陷你吗?”

老谢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有一行穿着制服的人从老谢家外面的白色面包车上下来了。

村里人看到这幅阵仗,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

而那些人走进了老谢的诊所里,一个为首的人拿着一张检查证给老谢看了看:“我们是镇药监局和派出所的人,有人举报你们诊所卖假药,我们过来检查一下,联合执法,请你配合!”

“乡亲们,你们看,我就说了谢医生有问题吧?连药监局和派出所的人都来了!”

那青年唯恐天下不乱,对着周围围观群众大声喊道。

周围人本来是不相信老谢会卖假药的,但是看到政府机构都来了,一时间也有些惊疑不定。

可老谢这时候却是一脸的淡然,若是以前的话,他还真的怕查,但现在能一样吗?这家诊所的手续可都是张碧琴帮忙办理的,药品也是从正规渠道来的,怎么可能会怕查?

老谢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自窃喜,虽说他有些好色可这关乎人命的事情他从来都不含糊,要是药监局的人不来,他老谢就是说破大天,估计这事儿过后,大家虽然会继续相信他,但是心里肯定会有一定的芥蒂。

可现在好了,有了药监局的人帮他证明,就不需要他自己再故意去解释什么了,而他的一世英名算是保住了。

“好好好,各位领导随便查!”

老谢让开身子,对着药监局的工作人员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刚撒泼的青年人自然猜不到老谢的手续绝对的齐全,还以为药监局和派出所的人就是来给他撑腰的:“各位领导,你们一定要好好查一下,药品可是关乎老百姓的生命啊!”

“呵呵,这点你放心,不过,麻烦你站到外面去,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一名工作人员没有理会那青年,自顾自的走进了诊所。

而老谢带着那些人走进了屋子里面,那些人也很专业地拿出了设备,对着老谢架子上拜访的药品开始了清查。

看到这一幕,来闹事那名青年的嘴角更是泛起了一丝冷笑。

检查了好一阵,几个人聚齐在一起,纷纷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青年人看到这一幕有些难以置信,一个乡下土郎中开的诊所,怎么可能没问题?

“各位领导,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个谢医生连初中都没毕业,就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他的诊所,怎么可能没问题?”

“嗯?没有行医资格证?”

几名工作人员一愣,再次看向了老谢。

虽然他们药监局只管药品,但是若是有人无证行医,他们也是可以行使监督权的。

更何况这里还有派出所的人,若是老谢真的是无证行医,他们肯定第一时间给老谢带上手铐。

“各位领导,别听他瞎说,我的证件齐全,都在这里了!”

一边说着,老谢就抱出来了一个木箱子,里面满满当当的放着各种手续:“给领导你们看,这是我的行医资格证,这是营业证,哦,还有这个,这个是我进药的发票,你们都可以检查的!”

药监局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领头那人随后拿起一本证明检查起来。

“领导,这些肯定是假证!这个谢建国连初中都没毕业,怎么可能能通过医师资格证的考核?肯定是造假的!”

那名青年不依不饶,继续在旁边说着。

而药监局那人看了看证明,又看了看上面的发证日期:“上个月咱们县城组织了一次医师培训,看谢医生的资格证,就是应该从那个培训班毕业的,你们看,日期和发证机关刚好对得上!”

那人怕鄙人怀疑他作假,还拿着老谢的行医资格证,在自己同事和派出所的几个民警面前展示了一圈。

“嗯,不错,我当时就说这个谢医生有些眼熟,他药品经营许可还是我申报上去的!”

另一人连声附和。

这个时候,来这里的工作人员们看着这一个个如假包换的证明,再想想那青年那局初中都没毕业,心里对老谢有些钦佩。

药监局领头那人拿着那些证明走了出去,大声喊道:“各位乡亲,这个谢医生的药品经过我们核实,都是从正规渠道购买的药品,甚至于,他的药比城里面一些大药店的要都要便宜,所以,大家完全可以放心购买。”

“好!”

“我就说嘛!谢医生怎么可能卖假药?”

“就是就是!你们看那个年轻人,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群众们一片欢呼声,甚至开始鼓起了掌。

而那个青年人看奥这一幕,原本就蜡黄的脸更加难看了,正打算灰溜溜离开的时候,一只大手却忽然搭上了他的肩膀。

“你,你想干什么?”

青年看了看身后的老谢,下意识的有些惊惧。

“各位领导,既然这个小兄弟身体不舒服,又说我卖了假药,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我就当着各位领导的面,给他检查一下吧?”

老谢冷笑一声,看向那青年的眼神当中满是杀意。

“呵呵,既然这样,那就麻烦谢医生帮他看看吧!”

几个工作人员哪里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肯定是这人诬陷谢医生了,现在谢医生要给自己找场子呢!

那青年开始还是拒绝的,可他看到派出所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也能猜到,要是自己不同意,恐怕今天在这就没法下台了,只好免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老谢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无看似意识的问了一句。

“王建成。”

面对派出所民警们虎视眈眈的眼神,那人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

老谢一边把脉,一边从自己的就诊本上找了一下,根本就没有这个名字。

“我根本没有为你开过药,你的药到底是哪里来的你心里清楚,但是我现在却不想追究你了,以为你我忽然觉得你好可怜啊!”

老谢的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吓得王建成心里一突。

“谢,谢医生,我怎么可怜了?您请明说啊!”

王建成这时候却有些心虚了,身为和平镇的农民,老谢的医术他其实是早有耳闻的,今天如果不是收了别人的钱,也绝对不会来污蔑老谢。

一听老谢说自己可怜,王建成的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什么癌症,尿毒症晚期什么的字眼,看着老谢腿都开始抖了。

“小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方便说的病啊。”

老谢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向了王建成。

“我,我除了拉肚子没有任何问题...”

王建成有些心虚,若是自己来求医,肯定就直接点头承认了。

可是,现场这么多呢,除了药监局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诊所外面还围着一大群看热闹的群众呢!怎么好意思说啊?

老谢摇了摇头,放开了手,一边收自己的东西一边说:“你要是再不承认,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做男人了。”

听到这话,王建成心里一突,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老谢乘机又继续说:“实话跟你说吧,你这病,我能治!但是,你刚刚居然污蔑我卖假药,所以这病我却不想治!”

“谢医生!我错了!我该死!求求你,救救我吧!我真的错了,我不是人,我就是个畜生,求求你了谢医生,快帮帮我吧1”

王建成的脸色长苍白如纸,被老谢的医术深深折服,为了自己这个病,他可没少花钱,要不然一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怎么可能穷到这个样子?

需要为了一点点钱来污蔑老谢卖假药?

“你这病简直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了,如果再继续隐瞒下去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在做那事儿了。”

老谢冷笑一声,转身就打算要走。

王建成也不笨,直接一膝盖跪在了地上,抱住了老谢的裤腿:“谢医生,我知道错了,您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您,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救救我吧!”

“呵呵,既然看你这么有诚心,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把背后指使你过来污蔑我的人老老实实地交待出来就好了。”

“是是是,谢医生,我什么都告诉你!”王建成站起身,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是镇上那些诊所的老板们合起伙来要整你,他们给了我一品假药,叫我过来污蔑你,坏你的名声,好让你一败涂地,因为他们说你的生意太红火了,抢了他们的生意。”

“呵,原来是这样!”

虽然昨晚早就有了夏玲的提醒,自己心里也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听到王建成亲口说出来,老谢的心里还真的很不是滋味。

而周围看热闹的群众们听到这话更是炸开了锅:“狗日的,这镇上的医生们真是太缺德了,平时的药卖那么贵不说,现在居然还派人来污蔑谢医生?以后老子再去其他诊所买药,老子就是狗娘养的!”

“就是就是,刚才药监局的领导们不都说了,谢医生诊所的药又便宜药效还好,以后再也不去其他诊所了!”

听到这些话,老谢也有些欣喜,原本只是想要澄清一下这件事,却没想到因祸得福,还有了这样的意外之喜!

“谢医生,我这交代也交代了,您看您什么时候给我诊治一下我的问题呢?说句实在的,我媳妇都已经守活寡很久了。”

王建成看着老谢,眼神当中满是渴求。

“卧槽!守活寡?那是不举啊?”

听到王建成的话,周围围观的人再次激动起来了。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孔武有力的男人,竟然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

“狗日的,没想到啊!难怪谢医生说他可怜,连他污蔑自己都不追究。”

“唉,这世界上有什么刑法比得过让男人变成太监啊?”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一句话让男人主动想你 ……班长上课给我玩奶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