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阴阳双修—— 再深啊使劲点到了h

不知道为什么,谢雅茹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她也是做美容的,如果王小薇这膏药是真的,那肯定会在市场上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到时候岂不是又要压她一头了?

谢雅茹和王小薇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后来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分到了同一个班,不管是在学习成绩还是在身材美貌上,总是要比王小薇差上一点。

现在自己开了美容院,有钱了,眼看着能翻身了,可没想到,这个王小薇居然还拿出一种这么神奇的膏药来。

这一刻,谢雅茹心里酸酸的,看着王小薇和其他同学有说有笑的模样,眼神当中充满了嫉妒。

 文学



而王小薇的心里却充满了欣喜,只要这位同学用了有效果,班上这些同学们肯定会帮忙宣传的,到时候就不怕没有销路了!

然而,还没等王小薇高兴两分钟,另外一个男生指着那个叫丽丽的女生:“诶?你们看,丽丽嘴唇是怎么了?”

听到这人的话,大家伙儿全把目光投了过去,只见丽丽的嘴唇竟然高高的肿了起来!

“完了!肯定是王小薇的药膏有问题,快点送丽丽去医院!”

谢雅茹心里猛然升起一股喜意,站起身去扶丽丽。

可还没等她靠近,那个叫丽丽的女生竟然直接晕了过去,幸好旁边一名男生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她。

“王小薇!你到底给丽丽擦了什么药!”

看到这一幕,谢雅茹更是开心。

虽然她跟那个丽丽是同学,但是也不熟,这个丽丽擦了王小薇的药膏就出问题了,那岂不是说明,王小薇就是在卖假药么?

“这...我也不知道啊...这药真的就是中草药制成的,怎么会这样?”

王小薇也有些慌了,虽然她对这个药膏的药效很清楚,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也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雅茹,当务之急是送丽丽去医院,先别吵了,我已经打了120了,救护车马上就到,我们先抱丽丽下去!”

看到谢雅茹咄咄逼人的样子,唐甜甜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一行人才抱着丽丽下了楼,只是,在走路的时候时不时的就有几个同学回过头来看看王小薇,那眼神怪怪的,看得王小薇一阵心慌。

等到把丽丽送到医院以后,王小薇连忙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给老谢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小微,怎么了?你回来了?”

电话刚一接通,就从里面传来了老谢那温柔当中带着磁性的男中音,王小薇强忍着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谢叔,咱们的药膏出事了怎么办?”

“嗯?什么?药膏出事了?”

听到王小薇的话,谢建国也是一愣,自己行医这么多年,用过这药膏的人不计其数,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药膏出事了的。

“谢叔,我一个同学把药膏擦在了嘴唇上,结果就晕倒了!呜呜呜...现在她刚进手术室,我该怎么办?”

说着,王小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微,没事儿,你先别慌啊,谢叔马上就坐车上来,你乖,千万别慌啊!”

老谢一边跟话,一边拿起自己的衣服就往外走。

他知道,不管多么坚强的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希望能有个依靠,王小薇自然也不例外。

而电话那边的小薇被他这么一安慰,情绪也终于稍微稳定了一些:“嗯,我知道了谢叔。”

“那行,那我先挂了啊,我马上就让小六送我到城里来。”

“嗯,好。”

王小薇乖巧的点了点头,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心里终于平静了一些。

这边的老谢也没有犹豫,连忙给小六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车送自己去城里。

他对自己的药膏很有信心,那可是祖传了好几代的,几百年来从来没出过问题,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问题了?

不过时间也容不得他多想,小六亲自开车,送老谢前往县城的人民医院,而一路人老谢不断的催着快点快点,搞得小六也是一阵无奈,只能把油门踩到了底。

幸好这车不错,要不然就凭这破破烂烂的山路,一般的车有这个车速,早就开散架了。

而王小薇挂了电话以后,又回到了医院急诊室外面,苦苦的等待着。

谢雅茹看到王小薇颓废的样子,是打心眼里的高兴,不过有这么多的同学在场,她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只能假惺惺的走了过去,拍了拍王小薇的肩膀。

“小微啊,你也别太担心了,没事的,我们都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的!”

“呵呵,我没事...”

王小薇抬起头,冲着谢雅茹勉强笑了笑。

一直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见医生护士推着丽丽出来。

可时间越久,王小薇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四处张望着,期待着老谢能在下一秒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然而,刚扫了一眼门外,王小薇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挺拔的身材,还有看向她那满是宠溺的眼神,除了老谢还有谁?

“谢叔!”

这一瞬间,王小薇再次掉下了眼泪,不顾周围同学们的惊讶,一把扑进了老谢的怀里。

“好了好了小微,没事了,谢叔来了,别怕啊!”

看到王小薇这幅小女生模样,老谢下意识的摸了摸王小薇的脑袋,轻声安慰道。

“嗯,我知道了谢叔。”

王小薇的胸膛紧紧贴着老谢,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就像迷茫的路人忽然之间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来,说,到底什么情况?你那个女同学是怎么用药的,随后又是怎么昏迷的,昏迷之前有其他什么反应么?”

两个人抱了一下,老谢就问起了事情的始末。

王小薇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把是怎么给丽丽擦药的,随后丽丽的嘴唇是怎么红肿,又是怎么晕倒的,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那照这样看来,你这位同学很可能是过敏了,你们谁知道她对什么东西过敏么?你们聚会的时候又是吃的什么?”

听完王小薇的讲述,老谢心里已经大概有底了。

“啊?过敏?可是,谢叔,丽丽都进手术室抢救了两个小时了,怎么可能是过敏啊...”

王小薇第一次对老谢的话语产生了怀疑,过敏的人怎么可能发生那么强烈的反应?

“不会错的!肯定是过敏了,我当医生这么多年,药膏从来没出过问题,而且根据你说的反应,我可以肯定,这个丽丽肯定是吃什么食物过敏了,而不是因为我的药膏!”

老谢的心里很是笃定,自己用的药材都是自己去山上采的,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药材过敏的问题,那就更不可能了,这些药材又不是什么名贵中药,很少能让人产生过敏症状。

而旁边的谢雅茹虽然很疑惑老谢的身份,但是看到老谢跟王小薇如此亲密,也直接把他划进了自己的对立面,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切,这年,什么人都敢说自己是医生了,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行医执照,随随便便配出来的东西就敢拿出来给人用,我同学现在还在急救室抢救呢,万一她要有个什么事情,小微,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假医生送进派出所里去。”

“哦?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行医执照呢?”

老谢抬起头轻蔑的笑了笑,虽然他觉得这个谢雅茹长得是挺不赖的,但是她竟然怀疑自己的专业性,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雅如,你别乱说,我谢叔是真的医生!他行医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差错,既然他说丽丽是过敏了,那丽丽肯定是过敏,你不要忘了,我们刚才聚会可是吃的海鲜,万一丽丽是对海鲜过敏呢?”

虽然王小薇心里对过敏这一说法也不是很赞同,但看到谢雅茹针对老谢,直接就站了出来,跟谢雅茹怼上了。

“小薇,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也是为你好,那药膏虽然是你拿出来的,但肯定是这个大叔给你的,主要责任在他那儿,你也是上过大学的人,你应该知道,过敏怎么可能这么严重?都进急救室两个多小时了还没出来!”

谢雅茹挽着手,一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样子。

“呵呵,抢救两个小时?我曾经还

遇到过一个过敏以后直接死了的呢,抢救两个小时算什么?”

听到谢雅茹的话,老谢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这女的说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还连带着王小薇都一起损,这可是老谢绝对不能容忍的。

“切,庸医害人!”

谢雅茹没再多说什么,冷哼一声转过头,似乎一点都不想再看到老谢的样子。

然而就在此时,急救室的大门却忽然一下子打开了,一名满脸严肃的女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病房外的这群人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啊?病人家属?”

外面等候着的同学们一愣,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而且大家也都没有丽丽家人的联系方式,手机又不知道锁频密码,自然还没来得及通知她的家人。

现场这些同学们虽然平时关系很好,可是现在关系到生死攸关的大事,也没人敢上前去承担。

万一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是要担责任的啊!

王小薇和老谢对视了一眼,主动站了出来:“医生姐姐,我们都是病人的同学,她的家属我们暂时联系不上,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直接告诉我们。”

“嗯,也行吧,反正现在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那名女医生皱了皱眉,继续说道:“病人对海鲜严重过敏,你们以前不知道吗?竟然还吃了那么多海鲜,要是晚来十分钟,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啊?海鲜严重过敏?过敏也能这么严重吗?”

王话,站在一旁的谢雅茹却极其夸张的叫出了声。

刚才听老谢说丽丽是过敏她还不信,可是现在人家医生都亲自出来说了,那难道还有假吗?

“当然,你们不要以为过敏是小事情,特别是海鲜过敏,一定要慎重,下次记得,病人千万不能再吃海鲜了,明白了吗?”

女医生板着脸,估计刚才的抢救手术把她也是累得够呛。

“是是是,我们记住了!”

王小薇连忙点了点头,有了医生亲口承认丽丽是因为海鲜过敏晕倒的,心里面悬着的那块儿石头也终于落下了。

不过她心里对老谢也是更加佩服了,仅仅凭着三言两语就断定了丽丽的病情,这样的能力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那名女医生交代完以后,就带着病历去给丽丽安排住院的病床了,可刚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了,我刚刚在检查的时候,发现病人的嘴唇上涂了个什么化妆品是么?那是什么东西啊?能告诉我一下么?”

这一瞬间,众人齐刷刷的把目光盯向了王小薇和老谢,还以为是那个药膏出了什么问题。

“医生姐姐,那是我们自己制作的一种美容药膏,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王小薇原本落下的石头一瞬间又悬了起来。

若是被这女医生指出药膏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这药膏就根本别想在这些同学面前推广了!

这一刻,不仅仅是王小薇,就连谢雅茹,都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等待着那名医生的回答。

女医生一听到王,立马就笑了。

“我刚刚在检查病人病情的时候,不小心蹭了一点到手上,可是这才两个多小时,我手上的死皮竟然自己脱落了!你那儿有这种药卖么?我想买两瓶。”

“啊?这样啊,有的有的,医生姐姐,你救了我同学,我免费送你两瓶好了!”

一边说着,王小薇直接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了两瓶药膏,递到了那医生手里。

“嗨呀,这怎么好意思呢?”

那女医生自然知道这药膏肯定很珍贵,却没想到,这女孩儿竟然直接送了自己两瓶。

“医生姐姐,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药膏是我们自己弄的,可以祛伤疤呢,不留痕迹呢,而且价格也不贵,而且我马上就要开始申请专利,到时候请姐姐你多帮忙宣传宣传就行,嘿嘿嘿。”

王小薇摆了摆手,嘿嘿笑着。

这女医生在县医院工作,接触到的人肯定有需要这个膏药的,而且人家算是一个专业人士,有她推荐,效果肯定能翻倍啊!

王小薇不是目光短浅的女人,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舍得。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啊,那行,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如果用的好的话,我会帮你多宣传宣传的。”

女医生点了点头,也没有做作。

“嗯,好,那谢谢你了,医生姐姐。”

一边说着,王小薇甜甜的对着那女医生笑了笑。

等到王小薇和女医生交换了联系方式离开以后,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

“哇塞,小薇,你这个药膏可真是神奇,快给我来两瓶试试。”

“就是就是,小薇,我们可是老同学了,有这好东西,先给我们用用啊!”

几个平时和王小薇关系还不错的女生直接来到她身边,开始说着各种好话。

刚刚那女医生的话,他们可都是亲耳听到的,医生这个行业整体接触消毒水一类的东西,手上皮肤肯定不好,然而那女医生居然说用了王小薇的药膏,两个小时就见到了效果,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呢?

老谢看到这个过敏住院的同学,无形之中帮自己打了一个这么好的广告,心里面也是很开心。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心呢,就接到了季玉珍的电话。

“喂谢叔,咱们诊所里很多药材都没有了,怎么办啊?”

“嗯?没有药材了去药贩子那里买呀,咱们镇上不是有很多药贩子么?”

老谢有些疑惑,虽然诊所的生意挺好,但是和平镇地处山区,上山采药的药农也不在少数,怎么会缺药材呢?

“我去找了,可是那些人说,他们的药材都被人给定了,不卖给咱啊,前面给咱们送草药的老宋说,好像有其他人把草药都收购完了,现在没有多余的存货给我们啊!”

季玉珍在电话那头说道。

而老谢听到这话,心里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和平镇总共就这么大块地方,那么多的药贩子,药材全给买走了?

“行,玉珍你别急啊,我马上回来看看!”

挂了电话以后,老谢看向了王小薇,想让她跟自己一起回去,这么久不见了,两个人还没好好温存过呢。

而王小薇者拉着老谢走到一旁,悄悄告诉他说:“谢叔,我的这些同学们难得对这个美容药膏很感兴趣,我还是留在这里面多做一些宣传,对以后的销量也会很有帮助的!”

“额,这样啊,那行吧,你就先在这儿,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困难的话,一定要及时和我联系。”

王小薇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见到周围都没有人,又偷偷的在老谢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一吻亲得老谢心里面暖暖的,像进了正午的阳光一样。

送走老谢以后,王小薇呆呆的站在走廊上看着老谢的背影,有些愣神。

唐甜甜这个时候却走到了王小薇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微啊,你跟你老公离婚,不会是因为这个大叔吧?”

“啊?什么?”

王小薇被唐甜甜的话吓了一大跳,连忙回过神来看了看她。

“我和蒋宏博离婚,跟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外面欠了很多赌债,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而且他前面一直酗酒,还经常对我家暴,是老谢鼓励我,跟蒋宏博离婚的。”

“啊?蒋宏博赌博还家暴啊?”

听到王小薇的话,唐甜甜心里也是一阵惊讶,以前看着蒋宏博,挺文质彬彬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呵呵,甜甜你知道么,蒋宏博在外面赌博输了钱,没钱还债,他居然让我去陪那个债主睡觉,如果不是老谢保护我,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边说着,王小薇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的天哪!怎么会这样?”

“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谢叔保护我,而且他为了我,主动揽下了我身上所有的债务,你说,这样的男人,是蒋宏博那种人能比的么?”

王小薇勉强笑了笑,对着唐甜甜说道。

这一瞬间,唐甜甜对王小薇充满了同情,不住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好了,不要再想这些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已经和他离婚了,就和他没有关系了,只要过好你现在的生活就行了。”

“嗯,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好好赚钱,然后可以陪着谢叔好好过日子,虽然他年纪是比我大很多,但是只有在他身边,我才能体会到那种被宠爱的感觉,所以,甜甜,你要祝福我喔!”

王小薇看着唐甜甜的眼睛,脸上充满了希望。

“汗,放心吧小微,咱们两姐妹说这些干嘛呢,不管你跟谁在一起,只要你过得幸福,我都会支持你的!”

唐甜甜坚定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从这一刻开始,唐甜甜的心里却犹如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

王小薇的性格她是了解的,大学期间,追求她的男人不计其数,但是能让王小薇拿好脸相待的,就蒋宏博一个,要知道,蒋宏博当年在学校,那可是校草啊!

可那个老谢何德何能?四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让曾经的校花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

到了浴室外边之后,老谢却发现浴室门竟然紧紧的关上了,连忙缓了缓神,冲着里面喊了一声。

“那个,碧琴啊,我给你送毛巾来了,快开开门啊!”

在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老谢就已经想好了,只要张碧琴一打开门,自己立马就冲进去把她抱住。

老谢不是刚接触女人的初哥,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了,一个女人愿意单独留在家里过夜,还在洗澡的时候让自己送毛巾,这样的机会他要是错过了,那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傻蛋了!

“嗯,好。”

张碧琴在浴室里答应了一声,声音柔柔的,搞得老谢的小腹一热。

片刻之后,浴室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正当老谢打算往里冲的时候,张碧琴却大大方方的站在了她面前,只不过,她现在浑身上下是穿着衣服!

“额,碧琴你这...这么快洗完了啊...”

老谢一瞬间犹如被点了穴道一样,呆愣愣的有些不知所措。

“嗯。”

只是一个照面,张碧琴又恢复了那冷冰冰的语气,从老谢手里拿过毛巾,就去一旁擦头发去了,搞得老谢一愣一愣的。

这娘们儿,故意的吧?

可还没等老谢反应过来,他就看到张碧琴在他前面弯下腰擦头发。

由于是刚洗完澡的缘故,此时的张碧琴正好没穿内衣,那宽松的衣领里面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

老谢直感觉脑门一热,那天晚上和张碧琴翻云覆雨的场景再次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下身瞬间就顶起了一顶帐篷。

而老谢没注意到,本来在擦头发的张碧琴看到老谢有了反应,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戏谑。

这一夜,老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张碧琴好像是着了魔一样,时不时的就在他面前漏个点儿,但很快就又收了回去,搞得他不上不下的。

这对于老谢来说,可不止是身体上的折磨,主要还是那种近在眼前,自己却连多看一眼都不行的那种煎熬。

当他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眼眶还顶着一对黑眼圈,而张碧琴则冷冷的站在门口,看着老谢这难受的样子,心里多了一丝小女生恶作剧成功的喜悦。

看到张碧琴这幅模样,老谢也知道肯定这女人是在故意整他,可不管怎么说,自己要了人家的第一次,这是不争的事实啊!

虽然心里有些生气,不过老谢还是笑着轻声细语的对着张碧琴开口道:“那个,碧琴啊,我想在村子里租地,大面积种植药材,你看怎么也?”

被张碧琴勾搭了大半夜,老谢命都差点丢了半条,连忙岔开了话题。

现在董德才那帮人阴谋玩不过他,开始和他玩阳谋了,开始大肆收购镇子上的药材,他要是去和董德才那一大帮人拼财力,那除非他智商有问题。

既然他们要买药材,那就让他们买好了,他自己种还不成吗?

只要自己的药材能够种成,那他不止不会受这些人的威胁,还可以顺便让这些人损失一笔钱。

收购过量的药材来排挤老谢,对于董德才这些人来说,其实也有些吃力不讨好。

所以现在对于老谢来说,只要张碧琴这边点头,他就可以着手进行了。

不仅仅是诊所需要药材,泡壮阳酒,熬制美容膏,都是需要药材的。

而张碧琴则把头一扬,心里也有些自己的政绩也需要靠老谢来获得,实际上她给老谢批一块地,也是对她特别有利的一件事情,但是看着老谢用这种近乎讨好的眼神看着她,她心里还是有些暗爽。

不过心里虽然舒服,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有些不耐烦的对着老谢说

道:“知道了知道了,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给你批一块地也没什么,不过我话可说在前头,地给你,你可要好好经营才是,别荒废了!”

“好!绝对没问题!”

老谢听见这个回答,瞬间高兴了起来,一激动直接跑过来,抱着张碧琴对着她的脸就轻了几口。

天地良心,老谢真的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高兴以及对张碧琴的感谢,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并没有任何轻薄张碧琴的意思。

结果差点就挨了张碧琴一巴掌,还好他手快拦住了张碧琴挥过来的手,苦笑道:“碧琴,我就是想感谢你一下!”

张碧琴听见他这个回答,怎么可能相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善:“我可警告你,趁早忘了那天的事情,别再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

“那天的事情?”

她话还没有说完,老谢忽然疑惑的看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张碧琴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差点没被老谢这样子气个半死。

把自己第一次给要了,现在竟然还不认账了?

正当张碧琴打算发作的时候,随即又想起自己和老谢的身份,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们现在就回村子看地吧!”

老谢这才松了口气,随后苦笑着跟在了张碧琴后面。

这女人啊,就是捉摸不透,你说都睡过了,还有什么好忌讳的,这不就亲了一下吗,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阴阳双修—— 再深啊使劲点到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