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翁公的粗大淑蓉小说 ?历史上嫪毐的绝活

晚上临睡前,阮情又把这句话想了一遍,发红的大腿软肉蹭了蹭被子,忍着寂寞难耐睡了过去。

可是当第二天中午,林墨白的短信再一次传过来……

一模一样的短信,连标点符号也没有任何变动,就跟复制粘贴过来的一样。

阮情还是来了……

 文学

依旧是那个阴暗的体育仓库,她被脱了长裤趴在跳箱上,屁股向上露出浑圆挺翘的线条,还有印着草莓图案的纯棉内裤。

而林墨白就站在她身后,深黑的眼眸紧盯着这一幕。

昨夜下了一场雨,天气变得微凉。

阮情换下了夏季的校服,换上了运动装的秋季校服,穿着长裤也正好遮住了她大腿内侧还没消下去的暧昧红痕。

再加上前夜欲求不满的做了一晚上春梦,她早上起晚了,匆忙之下随便穿了一条内裤就出了门,反正是长裤,也没放在心里。

怎么也没想到林墨白那样清清冷冷的禁欲模样,竟然会连着两天把她叫来体育仓库,甚至在一开始就被摆弄成了这副淫荡模样,就连这条过分可爱的内裤也一同被曝光了。

想到屁股正后方的那颗草莓正落在林墨白的眼里,阮情是满脸的羞恼涨红。

跳箱有一米高,为了能够双脚落地,阮情不得不伸长双腿,努力惦着脚尖,才能勉强分担身体的一部分重量。

她看着清瘦,但是浑身下上除了丰满的胸乳,就属屁股最有肉。

这样的姿势也让她臀部两边用力的绷紧上翘着,露出最圆润的模样,中间还有一条往下凹陷的臀缝,看着就跟一个胖乎乎的水蜜桃一样。

只可惜内裤上面的“商标”印着的是草莓。

这姿势几乎跟昨天林墨白让她踩在篮球上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不用林墨白动手,阮情已经做好了挨操的准备。

要不是林墨白一早上都没离开过教室,阮情都要以为这跳箱的高度是他提前来过,专门按照她的身高设定的。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刚好是她双腿绷直的高度。

她趴在跳箱上有些久,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林墨白的人,这感觉比站在篮球上还让她害怕。

“林………”

刚说了一个字,她屁股的软肉上贴上了一个热源。

长长的,粗粗的,硬硬的……除了林墨白那巨大的肉棒之外,还会是什么?

林墨白低着头,一手用力掐着阮情的腰,不让她乱动,另一手扶着肉棒的根部,将坚硬如铁般的肉棒往阮情的屁股肉上戳。

跟看到小孩子圆乎乎的脸颊,会忍不住伸出手指戳出个酒窝来一样。

他用硕大的龟头戳着浑圆臀部的两边,也忍不住戳出两个凹陷来,那就跟阮情后腰上的腰窝一样,成双成对的。

阮情在感受到林墨白身上的气息之后,下身就有些湿,连忙深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把欲望压下去。

要是在被弄成昨天那样,在高潮边缘吊着,上不上,下不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实在是不想再尝一遍了。

好在今天林墨白没有吸她的奶子,也没有摸下面的小穴,她暂时还忍得住。

正想着,林墨白的手掌放在了她圆翘的臀肉上,五根手指头带着掌心一起使劲,画着圈从左边捏到右边,又从右边捏到左边,圆乎乎的软肉都被他摸了个遍,还跟揉面团一样,一下捏紧一下松开着。

阮情这哪里忍得住,阴道里一抽一抽的,肉壁随着林墨白掌心用力的频率蠕动,一下子湿滑的淫液又流了出来。

内裤前端的白色布料上,多了一道暗色的水泽,还在不断的晕开,扩大着面积。

“唔唔……唔唔……”她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跳箱的宽度只有四十厘米,她趴在上面,双手无助的不知道如何安放,反倒是不知不觉间放在了胸口,轻轻地揉着绵软的胸部。

她手指抓住松开的频率,也跟林墨白的手一模一样。

林墨白瞧见了,唇角偷笑,并没有阻拦阮情的动作,让她自我满足着。

等他停下手,阮情还闭着眼睛慢慢揉捏着呢。

真是一句淫荡的身体!

不知不觉间,林墨白将火烫的肉棒嵌入在连片臀肉之间,双手捧着两边的软肉往内挤压,随之他的小腹猛地往前一挺。

十八厘米长的肉棒就从后臀缝一路插到了前面的小穴,长度刚刚好抵在凸起的阴蒂上,不出意外的感觉到了布料上的湿热。

她果然湿了。

林墨白的眼底闪过一阵了然。

而阮情着染着满脸的红晕呻吟出声,“啊……啊……”

跟昨天一模一样,这种熟悉又该死的快感又来了。

一切就像历史的重演,林墨白在摸清楚了路劲和距离之后,开始加快速度,精实的腰腹不断的用力摆动,一下一下的猛烈撞击。

小腹拍打着浑圆的臀肉,发出比昨天更响亮的啪啪啪声响。

啪!啪!啪!

那响亮又淫靡的声音在密闭的体育仓库里不断的回响。

外面的天色暗沉,就连照进来的阳光也变得阴暗潮湿,宛如一个天然的屏障,将一切朦胧在昏暗的迷离之中。

林墨白机械,却又兴奋地维持着抽插的频率,从湿漉漉的肉棒到平坦的腹部,都紧绷着每一根神经,贪恋着阮情身上的柔软和温暖。

飞快的靠近,又快速的离开,快感在这其中不断的积累。

那双素来清亮的眼眸,失去了亮光,逐渐变得浓重而又阴暗,就连眼神也涣散……迷茫……

他眼底的欲望神色越来越重,脸庞上的戾气也随之增加,完全的融入在逼仄的黑暗中。

如果阮情能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一眼,说不定会被这个满身凶狠气息的“野兽”吓到。

这个人不是平常的林墨白。

阮情陷入在情欲中回不了神,全身娇软,呻吟不断,像是随波逐流的浪花,在林墨白的撞击下一起一伏,在浪尖上打了个转,又滑落在茫茫大海中。

不断的来回,就是到不了欲望的顶峰,难耐的折磨一直在继续。

意乱情迷之中,她只觉得林墨白在她双腿之间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撞击她屁股的力量也越来越重,像是在抽动掌心挥过来的巴掌一样,屁股尖上火辣辣的发烫,混杂着丝丝的疼痛。

这种痛,不仅让人疼,又让人忍不住的兴奋和羞耻。

可是林墨白的失控并非只是如此,就连他掐在她腰上的手掌,也不断的收紧着,像是要烙印下深深的五指印。

阮情的腰肢柔软,纤细,没什么肉,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力道。

“疼……呜呜……林……墨白……我疼……”

她咬着下唇,口水沾的红艳艳的一片,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哀求出声,求男人在激烈的性爱中,给她一丝细微的怜惜。

轻颤的话语,勾动了林墨白失控的意识。

他双眼轻轻一颤,像是有亮光闪动,熟悉的眸光慢慢浮现,直至清晰明亮。

而这期间,林墨白视线的焦点一直落在阮情不断晃动的屁股上,好似这浑圆白皙的软肉,就是他映入瞳孔中的亮光,紧紧地追随着。

呼呼……呼呼……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肉体的拍打声和少女的呻吟中,混杂了一个沉重又急促的呼吸。

林墨白的脖颈和面庞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喉结不断滑动,颈侧边的经脉也用力地凸起着,额间发丝下沁着细小的汗水。

清冷的少年,被欲望所浸染,那出色的五官还是那样的迷人。

阮情努力侧着身,想知道林墨白刚才是怎么了,没想到一回头,视线迷离中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幕。

面色潮红,神色迷乱,激动又澎湃的少年。

熟悉又陌生,这是……林墨白?!

她眼神痴楞,身体却是紧张着,双腿情不自禁的夹了夹。

这一夹,刚好夹在林墨白敏感的龟头上,顶端的小孔猛地收缩,一阵强烈的快感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睫毛往下一锤,遮住了双眼中的情动。

阮情在这一刻里失神了。

她沉溺在林墨白高潮的面庞上回不了神,就连林墨白一股一股喷射着精液,全都湿漉漉的黏在她的内裤上都没注意到。

她恨不得现在能有个相机,可以把这样的林墨白拍下来。

放在心里,日日翻看,就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

这一回,高潮的余韵比昨天更加的漫长,林墨白胸口处的白色衬衫还在微微的一起一伏,可见他的呼吸一直没有平稳,身体的反应完全不如他所表现的那样清冷。

特别是目光扫过阮情屁股上,那一颗草莓在精液的装点下,都变成酸奶草莓了。

他的呼吸猛地一沉,刚刚偃旗息鼓的肉棒,差一点又站了起来。

林墨白没在看一眼,低着头,径自整理着敞开的裤裆。

随着胯间的拉链收起,他身上的情欲气息也被一点点的收起,又恢复成了那个一丝不苟的禁欲少年。

阮情还趴在跳箱上,浑身灼烫的气息未退,甚至在看到林墨白高潮的模样后,更像是被喂了春药一样,身体里的渴求更重,花穴湿漉漉的冒着淫水,内裤前面比后面沾了精液的还要湿。

想要……

她想要……

她想要林墨白……

是欲望,也是执念。

阮情没忘记昨天的前车之鉴,也没忘记身体里空荡荡的灌着风,只剩下空虚和寂寞的难耐。

这个男人明明就在她的面前,她可不想再回去之后,只能抱着被子空虚的磨蹭了。

阮情的手,伸了出去,抓住了林墨白腰间的白色衬衫。

她眼神灼灼,面色娇红,手指却紧紧地拽住,轻易绝不放手。

林墨白并未迈出离开的脚步,紧紧只是侧了侧身,在感觉到阮情拉扯的力量后,立刻停下了动作。

那力量很轻,却带着一股魔力,让林墨白回过身来。

他漆黑的眼眸微垂的看过去,瞧见的是阮情晕染在眼底的一片绯红,含着隐隐颤动的泪水。

她浑身上下衣衫不整,上衣敞开着,露出饱满浑圆的胸乳,裤子被脱下,上翘的臀部上还挂着男人的精液,腰间的白皙纤细也在衣服下摆处若影若现。

美丽的躯体上,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淫靡之气,眼神却是那样的清纯,含着委屈和控诉。

阮情红唇一动,软糯中带着哽咽的开口,“林墨白,你不能这样……不能光顾着自己爽了、射了,就拔屌无情,一走了之。我……我还难受着呢,被你吊的不上不下的……”

说到这里,她难耐的摩擦了下双腿,是身体最真实的反应。

然而随着阮情话音的落下,体育仓库里陷入在一股紧张的静谧中,连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停止流动了。

阮情眼底的红晕继续扩散着,手指也不安地搅动,却依旧紧紧地抓着林墨白的衬衫一角,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松手。

她就像是一块上好的年糕,柔软甜腻,却带着一股韧劲。

许久的静默中,终于传来了林墨白低哑的声音。

“想要?”他紧紧只是说了简单的两个字。

阮情忐忑的七上八下,好不容易等来了回音,忙不迭地点头,直接应声,“想要。”

都想要的快要发疯了。

她都被林墨白玩成这样了,全身上下除了脸庞和嘴唇,哪里是没有被他亵玩过的,与其羞臊,倒不如直接承认她心底里不曾满足的欲望。

这也是阮情的另一面。

如果她仅仅是一个只会低着头,羞臊和脸红的少女,也就不会在最开始给林墨白发那样的“花穴照”了。

阮情喊着泪水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期待,双眼一眨也不眨的紧盯着林墨白,还忍不住的往下瞅,心里贪恋着那一根被他收起来的肉棒。

一脑子的淫靡遐想,她忍不住伸着艳红的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林墨白的声音,再一次的传来。

“想要,就自己摸。”林墨白给了她解决的办法。

啊?

阮情神色一愣,思绪没能跟上林墨白的节奏。

林墨白看了一眼她紧抓着的手指,又道,“我不走,等你。”

等啥?

阮情又是一愣,面带困惑。

“等你也高潮了,我再走。”林墨白没听到阮情的话,却解答了她心里的疑惑,还眯了眯眼,补了一句,“你摸不摸,不摸我就走了。”

这就像是唤醒阮情的灵丹妙药。

“我摸我摸。”

她急切开口,双眼一直看着林墨白清隽的脸庞,身体却自动自发的从跳箱上起身,换了一个姿势,也不顾一屁股的乳白精液,双腿分开的坐在了跳箱上面。

大腿敞开,被内裤包裹的花穴直直的对着林墨白。

林墨白一直注意着阮情的一举一动,当她虚软的起不来身时,还伸手扶了她一把。

看到他刚射出去的精液被毫不怜惜的抹去,眼神暗了暗,清冷面庞上浮现一股戾气,心里暗暗盘算着,下一次要把东西留在阮情的身体里,流都流不出来……

那深邃的眸光,似有似无的扫过阮情喘着气的双唇。

自慰。

对阮情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她甚至还用棒棒糖自慰过,还给林墨白发了视频。

可是对着镜头做,和当着林墨白的面做……

这两种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少年一动的每一寸目光,都像是一把星火燃烧在她身体的肌肤上,火辣辣的发烫,又颤抖的酥麻。

阮情不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与其在离开后幻想着林墨白的面容,倒不如此时看着他的真人,空气中还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气息。

思及此,阮情的手指放在了潮湿粘腻的内裤之上,开始轻轻地滑动。

她的另一只手,却还紧抓着林墨白的衬衫一角。

林墨白长身而立,就让她这样紧抓着。

他双眸的视线低垂,落在阮情白皙的手指上,看着那小巧的指尖沾染上淫水,发出幽暗的水光。

“啊……呜……呜呜……”

阮情一声一声的喘息,呻吟声悠长缠绵。

她熟悉自己的身体,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舒服,还有林墨白这个人形春药在,一切都应该是水到渠成才对。

可是不知为何,无论是长指按压着内裤布料一起深入花茎里,还是用指腹揉捏着上方的阴蒂,索求最直接的快感……

随着越来越快的动作,她身体的欢愉一直在增加,可是距离高潮,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那一点点的距离,就像是悬在阮情眼前的一块肉,无论她怎么样的努力,就是无法吃到嘴里。

她的手指还在爱抚自己,不停抚摸着充血又敏感的外阴花瓣,努力的积累着快感。

身体沉溺在其中,思绪却仿佛回到了之前的岁月里。

高中一开学,她就注意到了人群中的林墨白,身形峻拔,面容清隽,神情淡漠,虽然是一个青涩少年,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沉稳气息,已经远远的超越了同龄人。

仅仅只是一眼后,林墨白就成了她心尖上的白月光,放在最珍视的位置上。

更别说后来林墨白代表全体新生上台发言,站在众人目光之中,泰然处之,从容不迫,连他身上那一身普通的黑白色校服都变得熠熠生辉。

这样的林墨白,仿佛是每个人学生时代的梦中情人。

同班到高三,阮情也暗暗偷看了林墨白近三年。

每一次调整座位的时候,她都会在前一夜不断的祈祷,希望能坐到距离林墨白更近一些的座位上。

哪怕只是少了一个人的距离,都能让她高兴上好几天。

从始至终,在“花穴照”的事情以前,阮情的爱恋就是这样的小心翼翼,默默无声,永远维持着一段距离。

年少的暗恋,是甜蜜的,也是酸涩的。

这一段距离,不仅仅是阮情刻意维持着,也是从林墨白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浑然天成的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甚至对同班同学也保持着疏离感。

曾经有胆子比较大的女生跟林墨白告白,可是无一不是被拒绝。

阮情甚至亲眼看到过林墨白当着告白的女生,把女生精心准备的情书扔进垃圾桶里,留下一句冰冷的“有这个时间想无聊的事情,还不如多看点书”就走远了。

离开的挺拔背影,是那样的冷漠无情。

被拒绝的女生当场哭出了声来,在一旁偷听的阮情,也在心里无声哭泣着。

她做不到告白,也承受不住林墨白这样冷酷的拒绝,

就只能,日复一日的,远远地看着林墨白。

如今,曾经觉得那么遥远的少年,会主动发信息给她,会抚摸她的身体,会把阴茎放在她身上摩擦,会对她产生情欲……阮情的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期待。

她偷偷的幻想着,他们这样算不算是在一起了?

可是这一刻,一切的幻想破灭。

林墨白依旧是那个她记忆中清冷淡漠的少年,她依旧只能远远地看着,无法企及……就像是她此时怎么到达不了的高潮。

阮情在生理上渴求着欲望,可是心理上的欢愉,却在林墨白收起肉棒,拉上拉链的那一刻,逐渐变凉了,陷入在悲伤中。

放在以前,阮情能承受这一切。

可是现在,前一刻她跟林墨白是那样的火辣缠绵,下一刻却变得孤孤零零。

这样的求而不得,连带着几年来暗恋的酸涩情绪,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心头。

阮情的眼眶,再一次的浮现红晕,神情是那样的委屈又伤心,注视着面前的林墨白,不过是短短几十厘米的距离,却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抬着漂亮的眼眸,纤长浓密的睫毛,沾染着泪水,轻轻地颤抖着。

林墨白在这一刻,神情僵硬,面色微动,心底里却是慌张的。

她不知道阮情到底是怎么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楚楚可怜的目光,就跟是被主人遗弃在路边的小狗一样。

少年嫌少有起伏的心绪,随着阮情眼眶里越来越多的泪水,不断地发紧着。

就在林墨白心绪晃动的时刻,终于传来了阮情的声音。

她咕哝着,“林墨白,我想闻闻你……”

那声音,就像是她此时的身体,软成了一滩水,水汪汪的,却又混着糖,甜腻腻的。

她说的小声,又有些含糊不清。

但是林墨白还是听清楚了,而且一字不差。

阮情说的是“闻”,而不是“吻”。

这让素来沉稳的少年松了一口气,如果阮情要求的是一个“吻”,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之下,面对着这样的阮情,他还真的不一定能拒绝的了。

只是闻闻就好。

林墨白往前了一步,鞋尖抵到了跳箱,走到阮情分开的双腿之间,变成了近在咫尺的距离。

他虽未出声,可是这样的动作,就等同于默许。

阮情委屈巴巴的看着林墨白的靠近,泪眸眼底突然亮光闪动,有错愕,有惊喜,更是激动。

激动的心情一时间没控制住,嘴角上扬着笑了。

又哭又笑,真是小狗撒尿。

说她是小狗,还真一点也没说错。

林墨白心底里闪过这两句话。

而阮情则怕林墨白反悔,急忙的挨过去,把头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热烫的脸颊紧贴着薄薄的布料,眼前是林墨白的脖颈,鼻端闻到一股熟悉的清新气味。

是这么的近……

她终于不再是从背后偷看,只能远远地盯着林墨白的后颈发呆。

只要她往前蹭一蹭,说不定都能亲在林墨白的肌肤上。

如此一想,阮情一阵气血翻涌,身体的温度又升高了,仿佛掉落在一个热烫的漩涡里。

她的手指还在花穴上不断的抚摸着,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

不过到最后,阮情也没有亲上去。

仅仅只是急促喘息着,一遍一遍问着林墨白身上好闻的气息,用脸颊轻轻摩擦着,感受着布料之下少年精壮的身躯,还有精实的肌肉。

只是这样,已经比她自己摸自己更让人兴奋了。

心理上的满足,刺激了生理上的愉悦,一阵又一阵的淫水从花径里流出来,指尖跟泡在热水里一样,被不断摩擦的阴蒂更是鼓起的像个小小的花骨朵。

差不多了……

阮情熟悉身体的反应,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高潮边缘。

猛地用指尖划过花骨朵——

“啊——”她咬着牙,还是忍不住高潮带来的呻吟之声,快感如潮水一般席卷全身。

阮情闭着眼睛,双唇艳红,就这样靠在林墨白的肩膀上,一面喘息,一面沉浸着……

林墨白看到她身体猛地一颤,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回,他没有离开,也没有丢下阮情一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默默地陪着阮情从欲望的高峰上回落。

只是身下那黑色的西装裤,在裤裆处暧昧的隆起着。

林墨白和阮情靠的那么近,不仅能听到她喘息的声音,更感受着热烫的呼吸从他脖颈上轻轻刷过的触感,痒痒的,酥麻的。

好似落下来的星火,将他血液里的火焰再一次点燃着。

同时,他还闻到从阮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

甜甜的,像是他扔掉的那根水蜜桃棒棒糖,但是在甜味中,还混杂着一股淫靡的气息,是她流出来的淫水,也是她身体里……发骚的气味。

正事荷尔蒙旺盛的年纪,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就算林墨白自制力再强大,也忍不住身体中叫嚣的欲望。

可是还不行……

林墨白的眸色暗了暗,墨黑的瞳孔往下一扫,停在阮情绯红柔软的脸颊上,深沉中多了一股不易察觉的情动。

“我们应该回教室了。”林墨白提醒。

阮情这才惊醒,飞快的睁开眼睛,透过体育仓库的小窗户,往外面望出去。

天色还是灰蒙蒙的,远处的教学楼巍然耸立着,少了喧闹,多了静寂。

这个时间,午休早已结束,第一堂课不知道进行了多久。

阮情面色发急,颤颤悠悠的从跳箱上下来,双脚落地的时候根本没踩稳,却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会摔在地上,就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衣服。

她不顾内裤前后的湿漉,一把拉起长裤穿好,然后又急急忙忙的扣着衬衫的扣子。

但是她越是心急,双手越是不受控制,透明的纽扣在她手指尖转了几圈,还是没扣起来。

“诶亚!”

阮情懊恼出声,神色火急火燎。

“我来。”

林墨白出声阻止,伸着手捏着阮情的衬衫两边,修长的指尖稳稳的抓住小小的纽扣,干净利落的一颗一颗往上扣。

阮情没想到林墨白会这样做,怔了怔,僵在了原地。

随着林墨白的动作,他的手背紧挨着阮情的丰胸,一不小心,就能触碰到,而那一片雪白的凝滞上,还残留着斑斑红痕,正是林墨白昨天揉捏时留下的。

此时的林墨白,目光澄澈,瞳孔上没有一丝不该有的情欲,更目不斜视,只是专注在手指上。

暧昧和克制,激烈地碰撞着。

阮情也不敢多看一眼,怕自己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

“这么急做什么?”扣到最后一粒纽扣的时候,林墨白问道。

“已经上课了,来不及了。”

“这趟是英语课,你的英语成绩很好,迟到一会儿无所谓。”

“我迟到一会儿的确无所谓,反正也是经常有的事情。可是你不行,你从来都没迟到过,也没旷过一堂课。”

阮情并不在意成绩,也不在意在老师心目中的印象,曾经冬天天气冷,起不来床的时候,连着一周早上迟到也是有的。

可是她在意林墨白,他品学兼优的形象,不能因为她沾上一个污点。

阮情皱着眉,心急如焚的眼神再一次出现,又看了一眼窗外,就恨自己没有翅膀不能飞出去。

林墨白闻言,手指颤了颤,纽扣从指间滑出,一丝不苟的少年第一次出了错。

他的脸上还是纹丝不动,重新稳稳地把这颗纽扣扣好。

早在林墨白答应阮情的央求,决定留在体育仓库等她的那一刻,已经预料到他们会迟到了。

什么品学兼优,什么年级第一,什么老师眼中出色的好学生……

他并不在乎这些虚名,可是他没想到阮情在乎,替他在乎。

“行了行了,林墨白,谢谢你帮我。我们快走吧。”

阮情穿好了衣服,一把拉住林墨白的手,急匆匆的拽着他走。

她的个子没有林墨白高,双腿也没他长,迈的步子更比他小。

林墨白明明可以一下子超越她,却不紧不慢的迈着脚步,任由阮情拉着他往前走。

他们穿过操场,走在灰蒙蒙的天色下。

林墨白却觉得今天这一路,比昨天更明亮,阳光就在他的身边。

到了教学楼下,阮情松开了手,不变的是她的催促和担心。

“林墨白,等一下要是老师问了,你别说话,让我来说。我想一个理由,保准你没事的。”

“……就说我生病了,你送我去医务室……嗯,我看这个好,就这个理由!”

“林墨白,你听到了没有,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

阮情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软糯的声音喋喋不休,一点也不让人心烦。

走到教室门口,课堂时间过半,英语老师皱着眉不悦的看着他们两人,追问着迟到的原因。

“老……”

阮情刚要开口,声音却被林墨白盖了过去。

“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是阮情同学陪我去医务室的。”同样的理由,说话的人却成了林墨白。

英语老师推了推眼镜,上下扫视了林墨白一眼,从他身上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病状,可是林墨白全年级段第一,每个科目逼近满分,这样的学生又怎么会说谎逃课呢?

英语老师果然没有怀疑,还叮嘱了林墨白几句“不要太用功,要多注意休息”,就放他们两人进去了。

就这么容易?

阮情坐回了座位上,还是没反应过来。

一样是迟到,英语老师的反应怎么和昨天数学老师的反应这么不一样。

她可是被狠狠地说教一通,还罚站了一堂课的。

就因为对象是林墨白?

阮情低着头瘪了瘪嘴,哀叹了声,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这一天后面的时间都被高三忙碌的学习填满,阮情大概是身心都餍足了,没在想着林墨白的事情,专心致志的上课,晚自习的时候老师拿了试卷来,自习课变成了随机考试。

连续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学习下来,阮情连偷看林墨白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倒在床上后,脑袋还是晕晕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恍惚间,她突然想到……

林墨白怎么会留意到她英语成绩很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翁公的粗大淑蓉小说 ?历史上嫪毐的绝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