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h !岳的肥嫩腿缝

柳汐疲惫地倚在裴煜宁身上,把钥匙递给裴煜宁开门。

  裴煜宁扣着她的腰把她固定在怀里,摸着钥匙插进锁孔,顿时警觉地一皱眉——锁好像被打开过。

  裴煜宁思索了一下,低头小声跟柳汐道:“妈,我感觉家里可能进了贼。这锁不太对劲。”

  “啊…怎么会?”柳汐脸色一变,继而有些恐惧地抱住裴煜宁,“那怎么办?我们报警吧?”

  “妈妈你报警,我进去看看。”裴煜宁松开她,未及她开口阻止便径直开门进了屋。

 文学

  果不其然,屋内东西被翻得凌乱,裴煜宁一走进去便听到哗啦一声,他循声推开屋门便看到有人打破了窗子跳了出去,似乎连打包好的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他们家在一楼,楼下又是绿化带,柔软的草坪可以带来一些缓冲,跳窗逃走基本上不会受伤。

  裴煜宁又把各个房间粗略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其他人后才出去。

  柳汐刚报完警,担忧得手指冰凉,见他出来赶紧扑到了他怀中:“小区警卫一直很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好害怕。”

  他们这个小区全都是T大的老师,一直治安非常好,从来没发生过诸如入室盗窃的事。

  “妈妈不怕,”裴煜宁拍着她的肩膀道,“为什么我们家的窗户没有防护栏?我看楼上都有。”

  “嗯……我也不记得了。”柳汐在他怀里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放弃了。

  裴煜宁无奈地笑了笑,揉着她顺滑的长发道:“妈妈总是这样,除了工作以外的事都糊里糊涂的,结婚也糊里糊涂,家里的安全也糊里糊涂。”

  “我……”柳汐感到自己被一个小孩子不屑了,想要反驳却又没啥反驳的理由,一张小脸通红,气鼓鼓的像番茄。

  裴煜宁觉得可爱极了。

  小区的物业和警察先后来了一趟,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算是结束了这场乌龙。

  柳汐心有余悸,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都害怕,犹豫了很久还是偷偷溜进了裴煜宁的房间——本以为出去一趟能清醒理智一些,结果这样一来岂不是又破功了。

  他的房间十分整洁,书架上的书都按顺序排列,桌上连写满了的草稿纸都整齐夹好,旁边还有一沓练习书法的纸,也是整整齐齐,柳汐摸黑映着月光看了看,发现上面用行云流水的字体抄写《洛阳伽蓝记》。

  “妈妈?”裴煜宁经历了这事之后也睡得很轻,听到动静便迅速睁开眼睛,怎料看到的却是柳汐瘦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进了他的卧室。

  “小宁,妈妈有点害怕,今天想跟你睡。”柳汐说着便掀开他的薄毯,继而发现他是裸睡,而她一眼就看到那乌黑浓密的毛发间尚未勃起的阴茎,疲软状态仍是不可小觑,看得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呃……妈妈你偷偷摸摸的吓我一跳,”裴煜宁长臂一伸她细弱的娇躯抱在怀里,柔声道,“妈妈今天很累了吧?好好睡吧。”

  “嗯……”柳汐被他从背后圈着腰,又想到他此时一丝不挂,立刻又有些羞涩起来。

  温香软玉的性感美人在怀,裴煜宁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抵得住此等诱惑,很快阴茎便勃起硬了起来。

  他撩起妈妈的睡裙,将愈发粗大的阴茎从她的腿缝间抵过去,隔着超薄内裤蹭着她的外阴。

  柳汐还没睡着,迷迷糊糊地感受到他将阴茎夹在了自己的双腿间,顿时紧张得心跳加速。

  裴煜宁隔着睡衣来回揉她的双乳,感觉她湿得很快,不过磨蹭两下,流出的淫水已经浸透了内裤中央,薄若无物的面料紧紧贴着她的外阴形状。

  柳汐被他蹭的舒服极了,又想到自己跟继子那粗大的性器只隔了薄薄的一层布料,便愈发兴奋,爱液源源不断地涌出,发出更加明显的粘腻声响。

  裴煜宁见她也没阻止自己,便将她的内裤向中间一捏卡在阴唇间,继续磨蹭着她的阴户。

  阴唇已经毫无保护地紧密贴着他的阴茎了,卡着柔软的内裤又加大了摩擦的快感……柳汐暗暗想着,心中又兴奋又挣扎不已——肉体极度渴望他深深插入,可理智又令她明白一旦真的迈出这一步,她就再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了…

  裴煜宁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在纠结现在不是给妈妈破处的好时机……虽然他想插进去想得快疯了,看她现在的态度似乎也不会抵触自己插进去,但是妈妈的第一次他还是想要珍惜对待的,至少不想在二人关系不清不楚的时候做这样的事……

  裴煜宁拨开她早已被爱液浸软的内裤,将龟头抵入花穴,一边撸一边在穴口浅浅地研磨抽插着。

  柳汐兴奋得心脏都在怦怦跳,这是她的花穴第一次含住一个男人的性器,那么紧密地贴合着,让她觉得又羞怯又紧张……他会插进来吗?她闭着眼睛,心中想着裴煜宁的模样,他真的好好看……买衣服的时候她特地让他把喜欢的都试了一个遍,但他就像衣服架子似的穿什么都好看。她甜蜜又有些羞耻期待他抵破自己的处女膜,掠夺童贞的花穴,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可转而又觉得不可以,她还想做好一个继母。

  裴煜宁克制着浅浅抽插了一会儿,便感受到她小小地高潮了一下,而他也敏感地精关一松,一股股地射在了她的阴道口附近。

  他还是没进来……柳汐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可腿间粘腻的精液又让她心神荡漾,突然格外想生小宁的孩子。

  其实她曾想过买精生子,母亲反复催她相亲理由是什么女人要赶紧生孩子不然以后各种各样的生育风险就出现了之类的,后来她想堵住母亲的嘴,心道她既然遇不到喜欢的人,那么直接通过人工授精生个孩子也是可以的,反正她又不是养不起……她在国外的时候身边就有女性同事这么做,还生了好几个。

  可是现在,她忍不住开始想着,若是生小宁的孩子,岂不是连人工授精的苦头都省了?何况他看上去那么健康强韧,精子质量一定也优质。她思来想去,又觉得两颊一臊——他们还是母子关系呢,她居然就开始琢磨起跟他生孩子来了…可他既然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是不是说明他也对她有着其他的想法呢?还是只是青春期少年的性欲本能呢?

没多久就到了T大开学的日子。

  裴煜宁单肩背着书包,踏入校门,觉得自己仿佛是从芸芸众生当中蒸馏而出的一滴水,此刻重新融入了汪洋大海,开始了新的旅程。

  T大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相比于其他同学逆天一般的经历,裴煜宁这种家境普通、成绩普通的学生则显得平平无奇——除了脸。

  T大女生一入学就都八卦着T大附中校草裴煜宁报没报T大。

  “裴煜宁一直的目标就是T大,放心。”

  “我就是为了他才报了T大cs,本来想去隔壁Y大读基础数学的。他如果没来我可亏大了。”

  “来了,我刚刚看到他了!还跟他打招呼了呢!”

  “真的?那你问没问他哪个院的?”

  “我去,我给忘了…他以前打物竞的,可能进了物院?”

  “这年头搞竞赛无非就是为了保送,真想做基础科学的人还是少数吧……我猜他去了经院。”

  “管他呢,过段时间就知道了!”

  “你们觉得裴煜宁跟何泽学长相比谁帅?”

  “裴煜宁吧。何泽学长校草位置可能不保了。”

  “何泽隔三差五炒作什么T大柏原崇,我看他就是想当网红,裴煜宁就没他那么多戏。”

  “大家,我问了!裴煜宁报了物院!”

  “我说了吧,人家裴煜宁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跟何泽那种混进T大就心浮气躁的人不是一个物种。”

  新生开学典礼上,裴煜宁坐在台下,听着柳汐作为教师代表发言——

  “十年前,我也像你们一样,心怀着憧憬,怀着对未来的好奇心,踏入T大的校门……”

  裴煜宁专注地听着她抑扬顿挫的演讲,想到自己能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为所欲为就觉得爽。

  “裴煜宁……”

  “裴煜宁……”

  两个女生在他后面兴奋地喊他。

  裴煜宁没搭理,直到柳汐发言完毕大家鼓掌的时候才无奈地回了头。

  “裴煜宁你报了物院吗?”

  “嗯。”

  “我叫何佳,也是物院新生。”

  “哦,我知道你。今年的CPhO金牌里唯一名女生。”裴煜宁有点印象,听说她一个人横扫了四项最佳。

  “啊!你知道我吗!”何佳显然很激动,“其实我一直觉得以你的实力肯定进集训队的!但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

  “嗯。”裴煜宁不愈多言。

  “我叫罗雪柔,也是物院的新生。”另一个女生赶紧插话。

  “你好。”裴煜宁出于礼貌应和着,内心却已经有些不耐。

  “周四有物院新生的聚餐,你会来吗?”何佳问道。

  “看情况吧。”裴煜宁不打算去。

  “听说莫教授也会参加,跟新生聊聊天。”罗雪柔激动地补充道。

  裴煜宁一愣,好奇地说道:“你们都很喜欢莫老师吗?”

  “当然了……莫教授是我们物竞女孩的偶像,毕竟当年的IPhO世界第一。”何佳一脸崇拜。

  “女孩子喜欢物理总有人说三到四,什么女孩子不适合学物理啊之类的……每次被劝退到自我怀疑的时候就想想莫女神,立刻就有自信了。”罗雪柔说道。

  裴煜宁沉思不语,他当然知道柳汐少女时期多么风光无限,但是如今竟然也要像所有大龄未婚女人一样,陷入被催相亲、结婚、生子的泥沼中,真的是讽刺。

裴煜宁回到家的时候,柳汐正在浴室洗澡。

  他回到屋里,打开监控摄像头,便看到蒙蒙水雾中她白皙饱满的裸体,甜美圆润,瘦而不骨,弹性的肉感随着她抚摸自己的动作而显现。

  她没锁浴室的门。

  根据她之前的几番做法,裴煜宁不禁要怀疑她是故意不锁还是真的忘了。

  裴煜宁索性脱了衣服,披着浴巾直接走到浴室前,推门而入。

  “啊!”柳汐惊叫了一声,转身便看到裴煜宁一脸惊讶地站在门口。

  “妈……不好意思,我以为没人。”裴煜宁说着将目光低下来。

  “没事…我忘了锁门了吗?”柳汐呼出口气,“自从上次家里进贼,我一直都胆战心惊的,稍微有点动静就害怕。”

  “那我陪着妈妈洗。”裴煜宁说着便进去,将浴巾挂在浴室的架子上,走到柳汐身后抱住她,“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小宁…这样不太好吧?”柳汐犹豫地说着,却见裴煜宁取了一些沐浴露,一点点在她身上打着圈圈。

  好舒服…柳汐每被他摸到敏感点便颤抖一下。

  “嗯?”裴煜宁抚摸着她光滑的背部,“哪里不好?”

  “小宁……”柳汐情不自禁地环背抱住他,温柔地道,“妈妈疼你。”

  “我知道啊…”裴煜宁揉着沐浴露在她挺翘的双乳上来回抚搓,娇嫩的乳房在泡沫和水流中如同两颗白里透粉的水蜜桃,显得诱人极了…

  “你……”柳汐感到他的阴茎又硬硬地抵在了自己的小腹,顿时全身都僵住了——她今天在学校里看到了很多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面孔,愈发觉得自己这样对着继子心怀不轨着实阴暗色情。

  “妈妈,小宁是不是个坏孩子,怎么每次都会这样。”裴煜宁察觉到了她的僵直,未及她开口便抱着她委屈地撒娇,“妈妈会讨厌我吗?”

  “当然不是!”柳汐安抚地轻轻拍着他的背部,“妈妈喜欢小宁。”说完又意识到这话表达了另一层意思,顿时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

  “嘿嘿,那妈妈也帮我洗。”裴煜宁听着心里暖暖的的,抱着她可怜巴巴地道,“小时候洗澡都是我自己瞎折腾,爸爸从来不帮我。当时我就想,如果我有妈妈就好了……”

  柳汐听着听着就心软得一塌糊涂,抱着他抚摸着他的后颈,说道:“以后小宁跟妈妈在一起,妈妈永远疼你。”

  “可是妈妈以后还是会结婚的,也会有新的小孩…”裴煜宁闷闷不乐地说道。

  “不会的。”柳汐毫不犹豫地说,转而又想到自己想生他的孩子这件事,不由脸色一红,放低了声音说,“妈妈有小宁就够了,不要别人。”

  裴煜宁抿着嘴满足地笑了笑,拿下花洒,按摩般地冲洗着她身上的泡沫。

  “嗯…”柳汐舒服极了,而当裴煜宁冲洗到她的私处时,竟然就这样小高潮了一下。

  “小宁…”柳汐攀着他的肩才让自己不至于瘫软下来,忽而又被他抬起一条腿来,滚烫硬挺的阴茎便紧紧地贴合在了她刚刚高潮过还十分敏感的小穴上磨蹭起来。

  “啊嗯……小宁……”柳汐忍不住呻吟起来。

  浴室内雾气蒸腾,不断传来婉转的呻吟声和少年的喘息声,两个人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洗完。

柳汐裹着浴巾回到屋里,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一条物院新生的微信群邀请。

  她点了加入。

  刚进去,柳汐便看到一堆新生叽叽喳喳地聊天。

  她本想屏蔽消息提醒,但熟悉的名字却闯入她的视线。

  “你们女生真无聊,除了关注裴煜宁就没别的了,你们是来学习的还是来搞对象的?”

  “我们无论搞什么也没碍着学习啊。”

  “就是啊,你倒是想被关注,有人理你吗?”

  “你们省省吧,裴煜宁高中时有个女朋友,分没分手还不知道呢。”

  “我听说分了啊……不就是T大附中的杨文意吗?好像没参加高考,去Cornell了吧……有钱人。”

  “没分,我认识杨文意,前阵子还发朋友圈说什么无论相隔再远,心还是在一起就够了……啧啧。”

  “真的假的?”

  “真的啊……杨文意追了裴煜宁两年才追到手,为了不去美国读书还离家出走了一次。这能那么容易分?”

  “你们女生不信拉倒。反正就算是真的,你们也会觉得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对不对?”

  “你们够了啊,别忘了裴煜宁也在群里。”

  “我怀疑他从来不看微信,我加了好几遍好友都没加上。”

  “人家那是不想理你……”

  柳汐盯着屏幕,手渐渐发凉,鼻腔忽地一酸,眼睛涩涩地便滴下泪来。

  裴煜宁有女朋友?她怎么不知道呀……

  他有女朋友还对她这样……

  柳汐滴着眼泪,只觉心都要碎了。

  “妈,我帮你吹头发吧?”裴煜宁擦着身上的水打算找个借口继续赖在她身边,一推门却看到她眼睛通红,整张脸都湿漉漉的。

  “怎么了?”裴煜宁脸色正经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用你管。”柳汐想用手擦干泪水,却不停地有眼泪涌出来,她气急地嚷道,“你出去!”

  裴煜宁被她一百八十度转弯的态度弄得一懵,微微皱眉,心想可能是关于他自己的什么事?

  可他还能有什么事?

  “我让你出去你没听到吗?”柳汐冷声道。

  “哦…那,妈妈有事叫我。”裴煜宁乖乖地退了出去。

  他胡乱擦了擦身上的水,回到房间后立刻查看监控,发现柳汐是看了手机之后才变成这样,他放大了画面,却也看不清她看到了什么。

  裴煜宁摸不着头脑,一边沉思一边拿过自己新买的手机把玩了一会儿,看到有微信消息,点开发现是物院新生群。

  他本来没兴趣群聊,刚要关上,却突然留意到不知道是谁把柳汐邀请到了群里。

  他眉峰一拧,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十条有八条是在说自己。

  “你们真的以为我不看微信吗?”裴煜宁忍不住回了一句,然后一瞬间微信上又多了几条好友申请。

  裴煜宁将手机搁在一边,了然她为何情绪这么不好,心情豁然开朗,再抬眼发现监控里她还在房间内哭着,又心疼地赶紧给她发了个微信:

  “妈妈,你不要听他们瞎说。”

  柳汐没有再看手机,只是一个人坐在桌前滴着眼泪。

  裴煜宁无奈,只得起身再去敲门。

  “妈,我给你热了杯牛奶。”裴煜宁将门推开一点,觑着她小声说。

  柳汐这会儿伤心至极,一句话都懒得说。

  裴煜宁哭笑不得,一方面开心她真的在意自己交没交女朋友的事,另一方面又气她什么话都信。

  “妈妈,你怎么那么好骗?”裴煜宁故意逗她。

  柳汐一听又气又急,眼泪源源不断地涌出:“对,我就是好骗,被你爸骗完还被你骗!”

  “妈妈被我骗了什么?”裴煜宁将牛奶放在她的书桌上,抽了张纸巾走过去。

  “我……”柳汐哽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裴煜宁从来没说过他没有女朋友,而她无论做什么都是自愿的,裴煜宁骗过她什么呢?

  “你太坏了!”柳汐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她隐隐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裴煜宁忍不住扑哧一笑,用纸巾仔细给她擦着眼泪道:“我可没骗过妈妈。倒是你真的好骗,别人说什么你都要信。我天天跟你住在一起,有没有过女朋友你不清楚么?”

  柳汐闻言只觉酸涩的心窝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暖流,治愈了她所有的痛感。

  “杨文意追了我两年,没少折腾,后来她放弃了,但是她说我一直不答应她的话她下不了台,恰好我当时也想拿她当个挡箭牌,让其他女生不要再烦我。所以我们商量好对外说在交往,实际上手都没牵过,就只是放学一起走一段路,聊聊天。”裴煜宁认真地解释着。

  “你……你跟我解释这个做什么,你都读大学了,恋爱自由,妈妈也管不着。”柳汐意识到自己误会了,还又哭鼻子又跟他发脾气的,顿觉脸上挂不住,只好死鸭子嘴硬,又窘迫得耳根通红,起身往外推他,“你出去,我要睡了。”

  “我怕我不解释,你能哭一晚上。”裴煜宁捉住她的手,低头轻轻吻在她的唇上。

  两人温热的鼻息交错,柳汐渐渐失去了推他的力气。

  “妈妈是初吻么?”裴煜宁捏着她的下巴问。

  “嗯……”柳汐木讷地点头。

  裴煜宁微微扬起嘴角:“我也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h !岳的肥嫩腿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