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司马南连发6期视频,深挖了柳传志、杨元庆的联想发家史

今天的标题不是随便的取的,明白人一看就知道。

司马南连发6期视频,深挖了柳传志、杨元庆的联想发家史。我也特意去看了司马南的6期视频,内容上跟明德先生最初对联想的爆料,大同小异。

司马南连发6期视频,深挖了柳传志、杨元庆的联想发家史(图1)

大概是明德先生的影响力远远没有司马南高。所以,同样的内容,司马南再讲一次,引发的舆论风波就比明德先生更为浪潮汹涌。

其实,在10月8日,队长我也发了篇《柳传志退休金1个亿,联想的黎明静悄悄》一文。

在司马南的视频中,他提到,明德先生就是中科院里的人。而联想呢?正是从中科院里孵化出来的国有企业。但在柳传志、杨元庆等人的资本大腾挪之下,联想变成了一个高管层控制的股份有限公司。

这个过程是怎么做到的呢?队长必须告诉大家:所有的公开资料都显示,柳传志、杨元庆等联想高管团队是合法的。一切都是从国有企业改制开始的。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许多国企都存在一个“吃大锅饭”的问题。做多做少,都一样,不按贡献来分配,这让国企员工干活没有积极性。联想集团最开始,是中科院100%控股,也存在着“吃大锅饭”的问题。

为了调动员工的积极性,1993年,联想集团也启动了改制,授予柳传志、杨元庆以及其他联想员工35%分红权,中科院占20%,中科院计算所占45%。在这里,柳传志、杨元庆等人合法拿到35%联想集团的利润分红权。这是柳传志、杨元庆等人合法蚕食联想集团资产的第一步。

第二步,在1997年,柳传志将北京联想的0资产打包进入香港联想上市公司,顺势推动联想集团的股份制改革。这场联想集团的股份制改革,就是由柳传志本人所主导。原来联想员工所持有的分红权,在这次股份制改革中,变成了股权。

员工持股委员会就获得了35%的股权,其中,联想的高管团队占据大头。这时候,联想还掌握在中科院手里。但柳传志、杨元庆在这里,已经从国企员工变成了国企股东。

第三步,2009年,联想集团引入泛海集团。代表中科院的国科控股将29%的股权,以27.55亿的低价出售给泛海集团。为什么国科控股会同意将29%的股份低价出售给泛海集团呢?

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位计算所领导了,他叫曾茂朝。可是,曾茂朝为什么要同意这笔并不划算的买卖?队长只能说,这些人的套路实在是太深了。

2012年,泛海集团出售8.9%的股权给北京联恒永信持股平台。在联恒永信的股东名单里,出现了曾茂朝,还有杨元庆。通过这么一笔你来我往的交易,曾茂朝、杨元庆等人对联想集团实现了曲线入股,也成为了联想集团的股东。

如果看不懂这个,在蚂蚁金服上市案中,队长写过一篇《揭开赵薇、黄有龙、史玉柱背后的隐秘资本局》。在这篇文章里,详细讲了,赵薇、黄有龙、史玉柱是如何曲线入股蚂蚁金服的。

曾茂朝、杨元庆等人也是通过同样的手法,入股联想集团的。柳教父确实无愧于“教父”之名,这套曲线入股,空手套白狼的手法,教会了不少的徒子徒孙。

在第三步完成后,中科院所持有的股份就下滑到36%,柳传志、曾茂朝、杨元庆等人从无生有,慢慢变多,卢志强的泛海集团则成为制约中科院的一股强大的外部力量。到这里,一切都仍然是合法的。

最后,柳传志启动了第四步,推动联想控股上市。联想上市,必然要稀释原始股东的股权。中科院的股权就被稀释到只剩29.1%。超过30%股权的股东,在集团决策中,是拥有一票否决权的。但中科院只剩29.1%,丧失了一票否决权。

29.1%,跟30%只差0.9,这就这0.9%的差距,让中科院完全丧失了对联想集团的话语权。相反,柳传志、杨元庆等高管团队持有的联想股权,上升到了44%。加上泛海集团主营业务是金融和房地产,对电脑业务不懂,也不想滩这个浑水,联想集团的实际控制权就全部落入了柳传志、杨元庆的手里。

四步棋走完,原本100%的国企,变成了柳传志、杨元庆等极少数高管控制的股份制有限公司。我们不能说,在30多年前,柳传志等人就计划好了这一切,我们只能说,他们是踩在时代的漏洞上,一步一步完成了对联想国有资产的转移和继承。

站在今天,我们几乎无法想象,一个国企员工能够一步步成为一家千亿市值国企的实控人。可是,柳传志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利用了国企改制的漏洞,经过缜密的资本操作,完成了对国有资产的合法化继承。

这一系列操作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可是,如果把钻空子当成本事,把转移国有资产的买办资本家说成是“民族企业家”或者“中国商业教父”,往自己贴金,非要说自己有一颗“拳拳爱国心”,就太厚颜无耻了。

当司马南揭露柳传志、杨元庆的资本腾挪术后,柳传志在联想集团内部发公开信,号召全体联想员工一起捍卫联想的荣誉。在队长看来,柳老爷子搞错了对象。司马南揭露的不是联想,而是柳传志,是杨元庆,是腾挪国有资产的联想高管,是通过“曲线入股”,在幕后持有联想股份的中科院计算所领导。

联想集团的中低层员工还真跟这事没多大的关系。毕竟,你们分钱,挪股的时候,没分一毛钱,没分一份股给联想的中低层员工。杨元庆拿1亿年薪的时候,也没请联想的普通员工吃一顿饭。更何况, 联想的普通员工也想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联想辉煌时,你把钱都搞走了。如今,你挨骂了,就说联想全体员工都是你的家人。有福你享,有难联想来当。这既不仁义,也不厚道。

就在事情不断发酵后,柳传志和杨元庆派出了一个女秘术,请司马南吃饭,说要共同商讨,赞助爱国学者研究、爱国团体讲学和红色旅游项目。平时不见联想赞助这些,这时候突然想跟司马南商讨这些“爱国学者”和“红色旅游”?

这是赞助吗?这不是“危机公关”吗?这是想对司马南“招安”。女秘书是美人计、饭局是“鸿门宴”,赞助是“糖衣炮弹”啊。

不过,司马南很清醒。在这时候,这个邀约不能去。要是去了,万一入了杨柳的“圈套”呢?

自从柳传志的资本腾挪术被揭露后,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跟进。同时,我的很多朋友也都收到了联想集团的律师函。有些朋友认怂了,就放弃了,但也有一些朋友选择了硬刚到底。

后台经常有人问我,如果有NGO组织给我打钱,我收不收?

在这里,队长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如果是产品推广、品牌宣传,合法合规,我会收。我是要要恰饭的。

但如果是昧着良心的“黑心钱”、“卖国饭”,我是一定不会收的。

自媒体人也要有操守。坚持这种操守,不止是底线,更是对自己的保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司马南连发6期视频,深挖了柳传志、杨元庆的联想发家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