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搞政治攀附的落马董事长——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案

政知君注意到,近日,陕西纪检监察官网发布了《从羡煞旁人到身败名裂——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案警示》,该文披露了张斌成一案的颇多细节。

搞政治攀附的落马董事长

张斌成,男,汉族,1963年11月生,今年58岁,陕西大荔人,大学本科文化程度,在职经济学博士。

搞政治攀附的落马董事长——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案(图1)

公开资料显示,张斌成长期在煤炭系统工作,他24岁参加工作,28岁入党,35岁就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

1987年7月,24岁的张斌成成为陕西省194煤田地质勘探队技术员,之后历任陕西省194煤田地质勘探队技术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技管科科长,党委副书记、队长等。

1998年6月,35岁的张斌成任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副局长,10年后(2008年3月)晋升为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党组书记、局长。

2009年12月,张斌成履新陕西省煤田地质勘探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2年后任陕西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4年7月,张斌成转任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8年1月任政协陕西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委。

2020年6月22日上午,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召开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集中学习会。仅一天后,张斌成落马。

今年1月,张斌成被双开,纪委通报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搞政治攀附”。

将自己与赵正永打球的照片放大后挂在办公室

据陕西省纪委监委披露,张斌成攀附的“大树”,就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

公开资料显示,赵正永曾在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担任陕西省委书记,之后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9年1月被查。

2020年7月,赵正永被判死缓,且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根据法院审理查明的情况,他敛财7.17亿余元,其中2.9亿余元尚未实际取得,属于犯罪未遂。

一个广为人知的事实是,在陕西工作期间,赵正永还有一个身份——“网球队长”。

据《环球人物》此前报道,赵正永主政陕西时,政府、国企、商界人士纷纷苦练球技,投其所好,网球运动成一时风尚,为的是得到赵正永的提拔和器重,“在网球场上,捡球的都是厅官”。

2011年和2014年,陕西分别举办过两届省领导干部“网球家庭杯”邀请赛。西安当地一家有名的网球中心老板与赵正永关系密切。这家网球中心每年都要举办“领导干部网球赛”,赛事的冠名费不菲。比赛结束后,赵正永会为获奖者颁奖。这名老板也颇受赵正永照顾,揽下很多工程。

而张斌成,也是赵正永“网球圈”的一员。

据官方披露,得知赵正永爱好网球后,张斌成费尽心思进入他的“网球圈”。球场上,张斌成鞍前马后,给赵正永递好球、送毛巾;球场下,送茅台、买相机、赠邮票,为其“慷慨解囊”。

为了营造自己是领导身边“红人”的声势,张斌成时常给同事、朋友分享自己与赵正永交往的情节,并将自己与赵正永打网球、聚餐等私下交往时的合影放大后悬挂在办公室醒目位置。

2014年7月,在赵正永的支持下,张斌成从陕西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调整为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急切追求政绩

张斌成的问题不仅仅是“站队进圈,搞政治攀附”。

据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张斌成还曾违反群众纪律,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搞“政绩工程”;推进国有资产证券化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出借大额资金等。

他被指政绩观扭曲,贪大求全,急功近利;无视党纪国法,滥权妄为,道德败坏,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沦为攫取私利的工具。

他究竟如何肆意挥霍国有资产?

据官方披露,在担任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张斌成将本应上报省国资委审批监管的重大股权收购项目,下沉至二级单位具体实施,采取“简、避、绕”等手段规避相关监管。

在收购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股权时,张斌成在收购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主导并强势推动股权收购工作,造成上亿元国有资产损失。

此外,张斌成急切追求政绩,盲目举债铺摊子、上项目,他曾在6年时间内连续启动16个重点项目,涉足7个非核工业主业的领域,使企业背负了巨额债务。2014年7月至2019年12月,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及所属单位负债总额由32亿余元上升至94亿余元。

被留置前一天,还收了10万

张斌成的胃口也很大。

张斌成收受的贿赂中,有一半以上是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以后。

当上陕西省煤田地质局局长后,张斌成先后69次违规收受31人所送的消费卡、金条、字画等,折合人民币63万余元;利用职务之便为35人谋利,分76次索取或者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294万余元。

2019年6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专案组找张斌成核实有关问题,内心惶恐不安的张斌成向行贿者陈某某、华某某等人退还了225万元。

但是,贪婪成性的他实际却是边退边收,此后又陆陆续续地收受了165万元。甚至在被组织采取留置措施的前一天,张斌成还在办公室内收受了王某某10万元。

政知君注意到,包括张斌成在内,陕西省能源系统已有多人被查或被处分,比如:

2020年3月2日,陕西省发改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贺久长被双开

2020年3月4日,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郝晓晨被双开

2020年3月4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沈浩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

2020年5月19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袁海科被查

其中,贺久长被指“搞政治攀附,谋取个人职务升迁”;郝晓晨被指“通过利益输送捞取政治资本,搞政治攀附”;沈浩、袁海科被指“向从事公务的人员赠送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礼金”。

贺久长、郝晓晨、沈浩的案件,均与赵正永案有关。

2020年3月下旬开始,陕西省在全省集中开展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和矿产开发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紧盯领导干部滥用职权、违规插手干预等突出问题,严肃查处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腐败行为,为期两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搞政治攀附的落马董事长——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斌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