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鹤岗式幸福”不止于低房价|花三五万买房并不是梦想

“这都是把孩子给扔坏了。”35岁的田丹丹每次想起女儿之前过的日子,总是忍不住想掉眼泪。

田丹丹是鹤岗本地人,嫁到外县后,育有一儿一女。未曾想到,前些年生意失败,连婚房都被卖掉抵债。为了还债,田丹丹和丈夫早出晚归赶集卖货,近十岁的女儿独自在家,饥一顿饱一顿的饮食,让女儿身材像一个刚刚被吹起的气球,成绩也一落千丈。

2019年深秋,田丹丹带着丈夫和女儿回到鹤岗母亲家,看到街上招聘骑手的启事,给出的待遇让她蓦地心动了。

成为骑手后,田丹丹和丈夫花了三个月工资,约三万元在鹤岗老城区买了一栋50多平两居室,附近不仅有超市和公交站,还有公立学校。骑手弹性的工作时间,让田丹丹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她觉得现在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田丹丹是众多鹤岗“圆梦”人的一个缩影,因房子“白菜价”走红后,鹤岗吸引了全国人民的关注,一些人来了又走了,但也有很多人留了下来。

支撑他们留下的,是在鹤岗找到了用武之地。近年来,鹤岗出现了外卖、电商、直播等新业态,新经济正在深刻改变这座昔日的“煤城”。

花三五万买房并不是梦想

“我从未想过自己可以用三个月的工资。就买下一套心仪的房子。”田丹丹感慨。

在田丹丹儿时,因煤而兴的鹤岗曾一度辉煌。

作为国务院批复确定的黑龙江省东北部地区中心城市之一、重要的能源工业城市,鹤岗是一座有着“煤城”别称的地级市。

据鹤岗市政府网站介绍,鹤岗已累计为国家生产原煤10亿吨,是全国优质化工煤和动力煤之乡。此外,鹤岗石墨矿石储量17.3 亿吨,矿物量1.7 亿吨,居亚洲第一,平均品位10.2%,可直接露天开采,物理浮选可直接生产含碳量95%—98%的石墨精粉。

“在巅峰期,周围不少人在矿上上班。”田丹丹回忆。

从2012年开始,随着煤炭行业进入“凛冬”,以煤炭为支柱产业的鹤岗,也遭遇了阵痛,出现了人口流出。留下来的人,主要就业方式为公务员、餐饮行业以及个体工商户。

随着人口减少,鹤岗房价失去支撑。2019年11月,一篇名为《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广为传播,海员李海漂泊多年后,一直想要有个家,但自己积蓄不多,听说鹤岗房价不高,遂到鹤岗买房。最终在看房的第八天,签下了购房合同,总价五万八,两室一厅。

“房子还可以这么便宜?”李海的经历让无数网友羡慕。有网友发现,当地最便宜的房子甚至报价只有一万多,三五万的房子并不少见。一时间,到鹤岗去买房,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在李海买房的2019年,田丹丹一度觉得自己的人生很灰暗,为了还债,田丹丹卖掉了自己的婚房。

“嫁到萝北后,和丈夫一起搞农业,贷款几十万租地、盖大棚,结果折腾了好几年,不仅没赚钱,反而倒赔了不少钱。”田丹丹回忆。

为了还债,田丹丹和丈夫一起赶大集,丈夫支摊儿卖廉价的老人衫,自己则现烤现卖桃酥和无水蛋糕,两岁的儿子带在身边,冬天脸冻得红扑扑的,大女儿被扔在家里,不仅营养不良,学习也是一落千丈。

2019年11月,田丹丹和丈夫、孩子一起回鹤岗老家,晚餐时弟弟点外卖,不一会儿就送到了。闲聊时,弟弟一句 “不行你俩都去送外卖呗?”这给了田丹丹就业灵感。

“一个月能挣五千不?”第二天,田丹丹便和丈夫一起去美团配送站应聘,得到一句 “那太能挣上了”的回应。随后,田丹丹和丈夫正式入职美团外卖,成为站里第一对夫妻骑手。

“鹤岗式幸福”不止于低房价|花三五万买房并不是梦想(图1)图注:田丹丹在送外卖路上

田丹丹发现, 外卖骑手一个月挣五六千完全不是问题,好的时候甚至能够上万。工作了数月后,田丹丹和丈夫决定把家安在鹤岗。

“真的是白菜价,两三万就能买一套房子。” 最终,田丹丹花三万在老城区买了一套两居室,两个卧室的朝向和采光都不错。

住进新房时,田丹丹还有些不大相信,在此之前,田丹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用三个月的工资就买下一套心仪的房子。

日子平稳地一天天过去。丈夫在每天五点的时候定时出门接单。田丹丹则可以多睡一个小时,在把孩子们送到学校之后,再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晚上接孩子们回家,一家人吃一顿热乎乎的晚饭,再看着孩子们完成课业的复习和预习。田丹丹成为外卖骑手后,多出了陪伴孩子们长大的时间,她觉得现在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鹤岗式幸福”不止于低房价

在“鹤岗小串”代言人张学枫看来, “鹤岗式幸福”并不止于低房价,在这里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想要的生活。

张学枫出生于1996年,在自己幼年时,父亲就支棱起一个烧烤小店,最开始屋内仅有六张桌子。从小,张学枫就在父亲的小店里帮忙,耳濡目染之下,张学枫也学会了烧烤店的经营门道。

毕业后,张学枫进入医院成为一名护士。工作一段时间后,因母亲身体不好,张学枫辞去工作,从父亲手上接过烧烤店。

接过这家小店后,张学枫起早贪黑。每天凌晨五点半,张学枫前往菜市场挑选烧烤食材,晚上一般要忙到十点,如果碰上食客聚会,则会忙到凌晨两三点。

“鹤岗式幸福”不止于低房价|花三五万买房并不是梦想(图2)

辛苦付出的张学枫,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据张学枫介绍,目前烧烤店一年纯收入超过百万。

“在鹤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想要的生活,我觉得特别舒适、幸福,也很自豪。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回来建设美好的鹤岗。”张学枫表示。

王季和张学枫一样,也是“串二代”。王季母亲在二十多年前,以“一只烤炉+一根扁担”起家,王季接棒后,发展成两家超过两百平米的“王记烧烤”连锁店。

2019年鹤岗火了后,许多外地人前往鹤岗打卡,王季趁机将门店搬上互联网平台,没想到,这一举动帮助王季拓展了新客源。

“疫情期间美团外卖每天卖出几百单,客单价比疫情前翻了1倍,利润比疫情前还要好。” 据王季介绍。

王季和张学枫只是鹤岗投身烧烤行业年轻人的一个缩影。在行业从业者的努力下,小串已经成为鹤岗“城市之光”。

“小串在鹤岗人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据张学枫介绍,鹤岗虽然是座小城市,但大大小小的串店加起来有几百家,许多地段几十米就有一家。

“这两年吃小串的人越来越多,鹤岗的烤串店也明显多了,很多本地人还把店开到了北京、上海,也有不少外地人过来学烧烤技术,回去开加盟店。”鹤岗市商务局副局长岳子军表示。

美团数据显示,鹤岗当地接入平台的烧烤商户接近600家,2021年1-9月,“鹤岗小串”的相关搜索量相比2019年同期上涨了335%。

红火的小串,也带动了从业者收入的提高。据了解,鹤岗本地的烤串师傅每月收入能达到6000到8000元,服务人员在旺季的月收入也有4000元以上,接近二线城市同行业的水平。

新经济改变鹤岗

小串、外卖、骑手……这些都是鹤岗本地新经济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鹤岗出现了电商、直播、电销等诸多新业态,无数人到鹤岗淘金,短视频平台上出现多个鹤岗题材10万+。

27岁的袁全是鹤岗新业态从业者之一。袁全是鹤岗本地人,就读于河南信阳师范学院的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在大庆的一家客服销售公司工作,三年间升至主管,管理团队近百人。

疫情发生后,袁全感觉事业遇到瓶颈,他觉得自己想要突破,要么去北上广,要么自主创业。

最终,鹤岗的低成本,让袁全心中的天平偏向于自主创业。

说干就干的袁全,在鹤岗开设了一家客服公司,服务中国电信、京东等公司,月收入比较高时,可以打到十万元。

“在小地方不一定赚不到钱,关键是要看选择和眼光。” 袁全说,自己在鹤岗创业后,不用焦虑生活和担忧未来,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据鹤岗市政府介绍,客服、运营、仓管、打包、售后、以及带货主播成为新业态下沉的就业新选择,多数收入也高于本地平均工资。

以外卖骑手为例,冬季是配送旺季,部分骑手月收入超1W。全年来看,月平均工资可达6000至7000元。整体骑手对于这份工作的评价为:具有连续性、收入客观、较为稳定。

鹤岗市政府也充分意识到了新经济的价值。近年来,该地多次组织了 “鹤岗小串大比拼”活动。前不久,由鹤岗市工商联主管的“鹤岗市小串烧烤餐饮商会”正式成立,旨在将鹤岗小串打造成为有知名度、有美誉度的好品牌。

为了更好的运用好互联网平台。11月4日下午,鹤岗市副市长李万军一行到访美团上海总部。

“美团可促进鹤岗第三产业发展,提升经济活力。”在到访期间,李万军透露,近几年鹤岗发展转型迅速,鹤岗市今年上半年电子商务交易额15.9亿元,同比增长15.4%。

接下来,鹤岗市计划和美团开展产销对接、品牌合作等活动,助力鹤岗完善产销地对接的供应链体系,拓宽优质农产品及区域特色产业销售渠道,推动鹤岗区域特色品牌向全国。

“鹤岗的案例,充分说明了互联网大厂是助力共同富裕积极力量。”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中国幅员辽阔,北上广深只占中国人口很小比例,只有广大三四五六线城市的人民都富裕了,才能实现全国人民的共同富裕。

宋清辉指出,互联网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可以减小三四五六线城市和一二线城市之间的差距,实现区域协同发展。

“许多互联网大厂,将审核、客服等部门,放在了三四线城市,既带动了当地的就业,也帮自身降低了成本,这是协同发展的一个小侧面。”宋清辉还表示,目前已出现电商助农带货等诸多案例。

宋清辉认为,鹤岗与美团的合作具有典型意义,未来,不排除更多互联网大厂和三四五六线城市开展包括产销对接、品牌合作、产业协同等更多合作,助力共同富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鹤岗式幸福”不止于低房价|花三五万买房并不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