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我在大厂门口蹲点拉人:一晚上赚一天的钱

今年6月,腾讯光子工作室宣布试点强制6点下班,打响了互联网反996的第一枪,随后快手、字节跳动等公司纷纷宣布取消大小周,字节跳动还被传实行1075(工作时间从上午10点到下午7点,一周工作5天)工作制。

近半年时间过去,互联网人从高强度加班中摆脱出来了吗?近日,一条关于北京望京A座加班被举报的消息似乎在向外界释放信号:实质性的改变并没有发生。

我在大厂门口蹲点拉人:一晚上赚一天的钱

10月,有网友表示,近期望京A座多次被周边居民举报,反映位于望京A座的阿里中心员工,每天加班到晚上9、10点,导致楼下车辆聚集,由此带来的交通混乱和汽车鸣笛声导致周边居民无法休息,相关举报已经提交到劳动监察部门。

距离望京地铁站不到1公里的商业园区,密密麻麻矗立着多栋20几层的商业大厦,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大楼和阿里健康就位于此地。

11月16日晚8点左右,时代财经来到望京阿里中心,大楼灯火通明,附近一位便利店服务人员告诉时代财经,他并没有听说举报之事,但其表示在9、10点以后下班来便利店的上班族并不少见,甚至还会有在凌晨1、2点下班的人。

我在大厂门口蹲点拉人:一晚上赚一天的钱(图1)晚上8点,阿里大楼灯火通明

9点之前,望京附近的交通都算顺畅。9点后,大批年轻人从阿里大楼涌出,随之而来的是上百辆等待载客的出租车,双闪一刻不停,鸣笛声此起彼伏。

出租车司机阿良在10分钟的等待后,仍不见乘客的身影。他果断取消了订单,“10分钟我都能跑一单了,换做别的时间,我可以等,但这个时间不行。”

阿良所说的这个时间,指的是晚上8点到11点。这是阿里人的下班高峰,他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等待下班的人,三小时能赚到300元,相当于白天跑一天的收入。“一天就指望这三小时,为接单快一点,我还在滴滴抢了8块钱的加速卡,在这三小时能多赚20%的流水。”

和阿良一样分秒必争的司机并不是少数。微博上有用户吐槽道:“晚上9点是望京下班高峰,我和两个大爷在没有红绿灯的人行横道站了三分钟,每辆车开到距离我们20米的地方就开始猛踩加油,生怕我一步迈出去耽误他们宝贵的时间。”

由于望京A座门口的大道不允许长时间停车,有的司机会停在稍远的地方让乘客走过去。时代财经发现,大多数司机会停在阿里中心·望京B座旁边的一条辅路上,也有不少司机会直接下来揽客,“潘家园的、潘家园的!走了!”没有等到客的司机就会把车停在路边,走出来和其他司机聊天。

辅路并不宽,几十辆出租车同一时间、停在同一地点,几乎把整条大道占满,很快就造成了交通堵塞。即便是乘客已经上车,在四面停满车的情况下,也要等好一会才能缓慢移动。

望京A座前的大道上也停满了临时在路边等人的出租车,由于这里是主路,高峰时期还会连累后面正常行驶的车一起堵塞,鸣笛声一刻也不停歇。

我在大厂门口蹲点拉人:一晚上赚一天的钱(图2)

一位刚从阿里中心大厦出来的人告诉时代财经,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以前更堵,现在已经好一些了。其实公司没有硬性的加班要求,但是我们得把事情做完,这个点下班我觉得很正常。”

对于下班的人来说,打车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位刚下班的员工,沿着大路走了很久又返回,一直拿着手机和司机沟通,“您在哪儿呢?我还得过一条街是吧?”

问及举报事件时,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一个公司能创造多少经济价值,一个人才能创造多少?拥堵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住户觉得不方便大可以搬到其他地方,这附近的房子多少人抢着要。”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

快手大小周取消后:“为买房,我仍在周末申请加班”

996工作制最早出现在互联网公司58同城。2016年,该公司被曝实行全员“996”制度,即工作时间从早9点到晚9点,一周上6天班,没有补贴或者加班费,也不允许请假,当时该公司的CEO也因此受到员工声讨。

到2019年,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程序员们揭露996互联网公司,抵制这种工作制度,996这个词开始在社交媒体广泛流传,也是在那年,马云在内部员工交流中提出了“996是福报”的观点。

到如今,996虽然已经被公认违反劳动法,但这种工作机制并不少见。在今年6月之前,字节跳动、快手等不少互联网公司都实行“大小周”这种类似996的制度,不同的是,周末加班有双倍工资的报酬。

正是因为这份报酬,取消大小周在员工间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字节跳动在内部调研时,仅有1/3的员工支持取消大小周,有员工表示,取消后自己的年薪会降近20%,对于高薪互联网人来说,20%的薪资并不是小数目。

并且,很多互联网人生活的全部重心就是工作,“搞钱”才是正经事,两天的休息时间,他们并不知道用什么来填充。

快手取消大小周的第一个周六,晓玲在家睡了一天,伴随着浪费时间的负罪感,她开始怀念大小周的日子,她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己当初来快手一定程度上就是被包含大小周加班费的丰厚报酬吸引。

“周末我一般都会待在家里睡觉、玩手机,没有什么特别的娱乐活动,以前去公司摸鱼一天也能拿到双倍工资,现在工作量没有减少,工资却少了。”晓玲在有北京买房的打算,所以在取消大小周后,她自己经常会主动申请加班。

彭强则有不同的看法,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后,他们部门很少有同事申请加班。“一天的休息时间其实和没有休息差不多,单休时我都不会安排喝酒之类比较耗神的娱乐活动,双休后,生活幸福感的确有很大提升。”

百度深圳分公司的丽莹表示,百度深圳一直是双休,自己绝不会接受单休的工作,“我的父母亲人都住附近,周末都会陪家人,行程安排比较满,没有自己的生活是绝对不行的。”

凌晨三点工作群响声不停,“说梦话都问表交了没”

多位受访者对时代财经表示,大小周取消与否和工作强度并不能划等号。

在工作日,即便公司没有明确的考勤制度,为完成一天的工作,大多数互联网人仍要面临高强度的“自愿”加班。

正如望京A座在晚上九点才迎来下班高峰,对于大部分互联网人来说,晚上9点之前属于正常下班,9点后才算加班。

取消大小周后,字节传闻中的1075工作制在内部还没有一点风声。彭强每天都要到10点后才能下班,有时甚至要到凌晨,回家后也要继续处理工作,凌晨两三点,工作群的消息依然响个不停。

“睡着后都记挂着工作的事情,有一天晚上说梦话‘那个表交了吗?’我爱人听见了在旁边答,‘交了’,我才没动静了。”

对于传闻要实行的1075工作制,彭强表示,目前来看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工作量太大了。”

此外,据时代财经此前了解,互联网大厂内部门众多,拉齐进度需要持续沟通,有员工表示,整个白天都要在开会中度过,只有到5、6点才能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这种节奏下,7点前下班几乎不可能。

并且,很多大厂都有一定的加班福利,最有诱惑力的就是加班打车免费。丽莹称,在深圳百度,9点半后下班可以免费打车,大多数同事8点多结束工作也要一直等到9点半,“因为8点多坐地铁和9点半打车,到家的时间可能是差不多的。”

京东的免费班车最早是7点,随后是8点半和9点半,一位京东员工对时代财经表示,大多数人都会为免费班车推迟下班时间。并且,每个人的加班时长都会被公开排列展示出来,虽然不会对绩效、工资造成影响,但有些部门领导会提醒下属注意。

有意思的是,在采访中,多数受访者表示,不计报酬的长时间工作并不是无法接受的事情,“毕竟白天的工作还没有完成,并且回去早,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在互联网行业外,更多人持不同观点。一位联发科员工告诉时代财经,公司有严谨的打卡制度,平日晚上加班1.5报酬,按小时计算,“即便有工资,我依然非必要不加班,没有事情时会在六点准时下班,没有什么比健康和轻松的生活更重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我在大厂门口蹲点拉人:一晚上赚一天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