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双面太阳能组件可以出口到美国,且不再征收额外的关税

继日前美国商务部拒绝对亚洲光伏制造商进行双反调查之后,当地时间11月16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CIT)正式宣布重新将双面太阳能组件排除在第201条关税之外,恢复双面太阳能组件关税豁免权,并下调201关税税率。这意味着双面太阳能组件可以出口到美国,且不再征收额外的关税。


该豁免权最初于2019年6月获得批准,但特朗普政府于2020年10月撤销了对双面组件的排除。分析人士认为,除了关税豁免,CIT在第10101号公告中将第201条关税税率从18%降至15%。这两项行动都将导致退还根据公告征收的关税。法院得出结论:特朗普的决定是对允许采取措施放宽而不是限制贸易的法律的“明显误解”,并且“构成了总统权限之外的行动”。


2018年1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确认通过201法案,将对光伏电池片组件在既有反倾销与反补贴税率基础上增加201关税,税率30%,在此基础上未来4年每年递减5%,每年有2.5GW的进口电池片或组件拥有豁免权。组件、电池片需要缴纳关税,2020年为20%,2021年为15%,且电池片有2.5GW的豁免权。根据巴西咨询公司Greener最近的一份报告,2021年1月至9月期间,进口到巴西光伏市场的太阳能组件平均价格上涨了20.4% 。这意味着,光伏太阳能产业链的产能跟不上需求的节奏。


这是美国放松关税符咒的一系列相关举措的最新行动。

双面太阳能组件可以出口到美国,且不再征收额外的关税(图1)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2021年10月4日宣布在审查“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同时,将重启关税排除程序,并于10月5日公布了549项产品清单,邀请公众就是否恢复以前延长的排除程序发表意见。多位国际贸易专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很有可能通过放松关税豁免规则,下调部分关键产品税率,包括美国自中国进口的钢铁和铝等原材料,以及电子设备、机械设备、杂项产品和木制品等供应链压力较大的品类。


美国自特朗普政府祭出“关税大棒”后,不仅引发中美经贸摩擦的一再升级,也将目标锁定在墨西哥、印度、欧盟等主要贸易伙伴,导致国际经贸秩序陷入一片混乱。如今,在通胀飙升、关税对美国生产者和消费者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美国的贸易赤字不断连续创出新高之际,美国政府开始重新意识到关税在美国贸易逆差中只是一个边际驱动因素,通过关税政策无法消除其贸易赤字,只不过是将其巨额贸易赤字在贸易伙伴间重新分配。


关税大棒缓缓落下



图为美国加油站通知低价油停售。油价大幅上涨是本轮美国通胀的一个重要驱动力。关税相当于在进口价格之上又进行了成本加成,因此减免关税可能有助于平抑价格。摄/《财经》记者

金焱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来自欧盟和中国的进口钢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征收10%的关税。欧盟随后进行了报复,对美国进口产品包括波本威士忌和哈雷 戴维森公司(Harley-Davidson)的摩托车等征收附加关税。


美欧的贸易角力日前划上了休止符。美国政府与欧盟10月30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就欧盟输美钢铝关税达成协议,暂时平息双方持续3年的相关贸易争端。在罗马参加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当天宣布,根据美欧双方达成的协议,美方将继续对欧盟钢铝产品征收关税,但将允许“一定数量”的欧盟钢铝产品免关税进入美国市场,欧盟则同意放弃提高报复性关税税率。她说,这项协议将有助于缓解供应链紧张、降低美国企业生产成本。


取消钢铝关税,美国与欧盟的钢铝关税贸易争端得以化解。雷蒙多没有公布欧盟输美钢铝产品的免税配额,但强调协议规定从欧盟进入美国的钢材必须“完全”在欧盟境内生产。按照新协议,欧盟国家每年可向美国免税出口约330万吨钢材。该协议不仅将使欧洲钢材免税出口美国,将使美欧每年免除超过100亿美元的出口关税,而且也使美国与欧盟的统一阵营更为牢固。


紧随其后的是日本。日本经济产业省日前表示,日本和美国在东京举行的双边会议上同意开始展开讨论,解决美国对从日本进口的钢铁和铝征收额外关税的问题。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和雷蒙多举行了此次会议,但日本经济产业省的一位官员表示,双方没有讨论具体措施,也没有确定谈判日期。美国政府则表示将与日本就钢铝进口关税问题展开会谈,可能会因此放宽这些关税。这是两国贸易关系的一个长期症结。


在中美关系正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北京时间11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会晤。在中美领导人视频峰会前夕,包括美国进出口商协会、美国商会和半导体工业协会在内的24个美国商会,联名致信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财政部长耶伦,敦促白宫降低对(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并扩大进口关税豁免范围,以恢复美国企业的竞争力。该组织在信中敦促拜登政府取消关税,并要求“立即采取行动,大幅扩大关税豁免范围,为美国人提供额外的救济”。


这些协会表示,关税继续对美国企业、农民、工人和家庭造成不成比例的经济损害。美国对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达25%的关税。他们提供的数据显示,这些关税已使美国进口商损失超过1100亿美元,其中400亿美元是在拜登政府时期发生的。


关税:有百害而无一益


美国国内面临高通胀压力,而减免关税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缓解其物价压力。


最新数据显示,10月美国通胀指标连续17个月上涨,CPI同比上涨6.2%,涨幅创1990年12月以来最高水平,就算剔除掉波动较大的食品价格和能源价格,当月美国CPI涨幅仍然达到4.6%。与此同时,数据显示美国9月多达440万人辞职,创下历史新高,当月美国有1040万个空缺职位。


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说,美联储被通货膨胀数据搞的手足无措,正在丧失对“叙事”的控制,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 这反映了两个错误:首先,认为疫情前几年的低波动性环境给了美联储很多的自由度, 可以一直等到通货膨胀成为迫在眉睫的威胁;并且允许美联储专注于货币政策以外的目标。其次,将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误读为某种结构性力量,而非暂时的冲击,尽管冲击巨大。第二个错误可以纠正。第一个错误则并不明显,因为全球金融危机后,美联储“过早收紧政策”这一观点已深入人心,并被载入美联储于2020 年8月公布的新货币政策框架中。


多位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表示,在中美元首就中美关系缓和注入动力的背景下,后续关税排除清单的落地或成为中美贸易关系进一步改善的实质性事件。


2018年4月,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宣布对价值约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关税的计划。中国随后做出回应,提出对同等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进口关税。此后,特朗普政府又在当年7月公布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10%关税的计划。美国加征关税的目的之一是要减少两国间的贸易不平衡,减少对中国进口的依赖,但两国贸易的最新统计显示,在美国对中国大幅加征关税三年之后、中国对美出口仍然呈现出越来越强劲的趋势。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美国贸易逆差达6767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17.4%。


2017年3月,美国的贸易赤字仅为440亿美元,4年后扩大了近70%。美国3月商品和服务贸易的贸易逆差刷新了今年2月705亿美元的历史纪录,扩大至744亿美元。6月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环比扩大6.7%至创纪录的757亿美元。美国9月贸易逆差又扩大到创纪录的809亿美元。


事实证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在贸易战之初一度稍有降低,但整体贸易逆差却在2016到2019年间上升了22.8%,疫情开始后,美国与中国的逆差大幅跃升。与中国对美出口暴涨相比,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却十分有限,远远低于预期。美国的统计显示,9月的出口额为10.9亿美元,略高于2018年9月的9.7亿美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双面太阳能组件可以出口到美国,且不再征收额外的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