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许多政策都延续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方针,何以在加入CPTPP上却反其道而行之?

据媒体报道,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于日前在日本访问时表示,美国将不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而是“寻求建立一个超越它的经济框架”。


从根子上来说,CPTPP是奥巴马政府2009年参与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变型。CPTPP 保留了原来TPP 大约95%的项目。


在许多人看来,拜登政府就是奥巴马政府的2.0版,许多政策都延续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方针,何以在加入CPTPP上却反其道而行之?


现在加入CPTPP

许多政策都延续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方针,何以在加入CPTPP上却反其道而行之?(图1)


意味着民主党政治 “自杀”


其实,拜登政府之所以作出不加入CPTPP的决定,从当年退出TPP就能看出端倪。


从2015年上一次美国大选周期开始,美国内部不管政治光谱在哪一边,就都对TPP有大量批评。


其中,比较典型的看法是,TPP条款将导致大量工作和商业机会流向美国境外,伤害美国劳工利益。因为,美国企业对外投资建厂,比TPP其他签约国有更大的自由度。


即使不反对多边主义、政治光谱偏左的桑德斯也认为,美国要加入TPP的话,只能说是华尔街和跨国企业的胜利。


而特朗普更是认为,美国加入TPP就是对美国企业的攻击,而且“不能阻止日本操纵汇率”。所以他上台第一天就退出了TPP。


但加不加入TPP或 CPTPP,不只涉及美国内部对于多边贸易体制的立场,更涉及对国内政治的考量。


美国加入TPP时,就遭到了多个全美劳工组织的反对。这些组织手里拥有大量选票。现在美国中期选举将近,拜登和民主党并无优势可言,假如加入CPTPP,哪怕只是进行谈判,可能都意味着选举政治上的“自杀”。


讽刺的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日本一直用各种逢迎姿态,希望美国加入CPTPP,与其对待其他申请国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结果,美国却在日本宣布了不加入CPTPP的决定。



10月26日,拜登参加了东盟-美国视频峰会。此次会后,拜登宣布将与伙伴探讨打造一个“印太经济框架”,此即所谓的“新经济框架”。图/视频截图

拜登政府想搞的


是一个“跨两洋”经济框架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透露,拜登政府现在的想法是,要建立一个超越CPTPP的“新经济框架”。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框架?什么标志能代表是超越了?


10月底,在缺席4年后,拜登首次在线上出席了东亚峰会。会后,拜登宣布将与伙伴探讨打造一个“印太经济框架”。这是目前拜登政府关于构建“新经济框架”的最明确的表述。


根据白宫的说法,这个框架将“围绕贸易便利化、数字经济和技术标准、供应链弹性、低碳和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劳工标准以及其他领域,确定各方共同目标”。


这个说法比较模糊,而且没有提供怎么构建的相关细节。但是,白宫这个模糊表述里的关键词是很明白的,主要是“印太”两个字。


TPP 和CPTPP,关键词都是“跨太平洋”,而拜登政府想构建的“新经济框架”,又加了一个印度洋。这是一个“跨两洋”的概念,意味着想构建的是更大规模、更多成员的机制。这大概是超越CPTPP 的一个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雷蒙多此次在日本还透露了一些新的信息。CPTPP主要条款包括贸易便利化、国有企业与指定垄断、知识产权、劳工待遇、环境标准、透明和反腐败等。而雷蒙多对于“新经济框架”的表述中,则强调了技术标准、供应链弹性、基础设施等新概念。


这些美国想设立的新重点,显然是有针对性的。也就是说,美国想搞的这个新框架,不会只是一个多边贸易机制,还可能是一个技术联盟、供应链联盟。这与美国近期搞的科技联盟T12,强迫半导体国际大厂交出商业机密等行动,具有一致性、连贯性。



印度因担心竞争不过中国而致其制造业外流,连RCEP都不敢加入,又怎能放心加入美国主导的印太“新经济框架”。印度总理莫迪资料图。图/新华社

拜登“新经济架构”


不过是一个地缘政治噱头


拜登和雷蒙多透露的“新经济架构”,构想虽然庞大,但是恐怕行不通。


一方面,是其利益前景不清晰。多边贸易机制之所以能形成,是因为各成员能够看到潜在的利益前景。比如,通关便利化、仲裁机制能顺利运转等。这些机制的最大目的,是商品和服务贸易便利化。这样才能实现多方互利。


而拜登政府设想的“新经济框架”,搞技术标准,想独占供应链优势地位,自己的基建做不好还要指导别人搞基建,他国的好处在哪里呢?


另一方面,是与现有多边贸易机制有潜在冲突。在拜登政府想搞的印太“新经济框架”区域内,有APEC,经济规模占全球总量的一半以上;有RCEP,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30%,占全球GDP总量的近30%;还有CPTPP,11个成员国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强。这些多边机制,基本都实行自由贸易原则。


拜登政府要搞的“新经济框架”,在贸易原则和着力点上,显然与现有多边机制不一致。此外,还有美加墨新北美自贸协定里排他性的“毒丸条款”制约。即美加墨三方中任何一方不得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自贸协定。这如何让其他经济体信服?又如何让现有跨太平洋国家选择?


而且,即使是印度洋国家,印度也因为担心竞争不过中国而致其制造业外流,不敢加入RCEP,又怎能放心加入美国主导的“新经济框架”?


我们前面说了,其实美国两党对于多边贸易机制都不感冒,拜登政府想搞的“新经济框架”,就能避免美国两党担心的就业机会和商业机会流失吗?


其实,拜登政府想搞的“新经济框架”,就是配合美日主导的印太战略的组成部分。其目的自然也不是为了促进两洋自由贸易,而是为了自己的地缘政治服务。


不是为了做大蛋糕,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注定拜登政府想搞的“新经济框架”,只是一个政治噱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许多政策都延续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方针,何以在加入CPTPP上却反其道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