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日本议员办公室的会客室,林芳正将一件双面湘绣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日本议员办公室的会客室,除了一面日本国旗外,往往会摆放议员从各地获得的礼物。林芳正将一件双面湘绣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有来客时,他会兴致勃勃地介绍这件访问中国湖南时获得的礼物:“双面都可以看到花!”

日本议员办公室的会客室,林芳正将一件双面湘绣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图1)

2021年11月,60岁的林芳正被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任命为外务大臣。前首相安倍晋三、前副首相麻生太郎等自民党高层反对新外务大臣的任命,称林芳正仅为资浅众议员,且有“亲中”嫌疑。以温和著称的林芳正并未正面回应。不过,他辅佐岸田文雄击败安倍领导的细田派,已经让日本媒体称他为“安倍的宿敌”。

东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川岛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当前,新任首相岸田文雄和自民党新任干事长茂木敏充都有外务大臣经验,岸田、茂木和林芳正的外交理念接近,都试图在中美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因而,未来一段时间日本外交政策或是“三巨头”并驾齐驱。

“在日本,如果首相对外交政策缺乏兴趣,外务大臣的作用就大;如果首相本人有兴趣,首相就发挥主导作用。” 川岛真说。

“一任内阁、一任大臣”

2021年9月9日,林芳正作为岸田文雄参选自民党总裁的助手,出席了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组织的专场记者会。当被问到对另一名总裁参选人河野太郎的评价时,林芳正顿了顿,笑着说:“他有时感情太充沛,就会大吼。我不觉得他是鹰派,但他在变。”

林芳正与河野太郎相识30余年,有许多相似之处:世家出身,美国名校毕业,上世纪90年代中叶进入政坛,如今分别是自民党内麻生派和岸田派的新生代领袖。岸田文雄成为日本首相后,林芳正与河野太郎又有新的共同点:最可能成为下任首相的人。

1961年,林芳正出生于山口县下关市一个商人兼政客家庭,曾祖父、祖父、父亲均担任过众议员,但不曾出任首相。“短暂从商,然后从政”是家族为林芳正设定的道路。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他作为三井物产的业务员跑遍希腊、土耳其、巴西、阿根廷、美国、泰国等地,1991年进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其间,因父亲林义郎出任大藏大臣(财政部长),林芳正一度休学回国任父亲的秘书。1994年,林芳正从哈佛毕业,第二年就当选参议员,进入政坛。

在哈佛时,林芳正已经展现出“天生外交家”的能力。他的日式英语发音并不标准,但表达流畅,争取到在美国参议员办公室实习的机会。正值“遏制日本”时期,美国社会对日本的印象日趋负面,参议员罗斯让实习生整理几个“对美日关系有帮助的点子”。林芳正很快拿出了一个“让美国政府官员到日本政府工作交流”的方案,又用六个月将之完善为法案。1994年4月,以此为基础的曼斯菲尔德基金项目在美国国会通过,一直运行至今。

林芳正后来回忆,这段经历对他随后在日本的从政生涯产生了很大影响,尤其让他认识到沟通、交流的重要性。川岛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曾听说林芳正年轻时“有点爱发火”,但实际接触中并没有感受到,只是觉得林芳正说话直率,不绕弯子。此后20多年,同期成为众议员的河野太郎因“言论出格”饱受争议,而身材微胖、一团和气的林芳正被舆论质疑的焦点往往是“过于温和”。

日本顺天堂大学教授汪先恩和两位自民党“明日之星”都有交往。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林芳正给人的感觉比河野太郎更温文尔雅,有中曾根康弘等老一辈政治家的风范,“有儒家作风,像知识分子”。

日本侨报出版社总编辑段跃中也和林芳正有近20年的交谊。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在酒会遇到林芳正,向他赠书,他会微笑着拿起书合影,这一点和岸田文雄很像,但“不是所有议员都会如此”。

2008年,林芳正获得了第一个内阁部长职位。8月2日,首相福田康夫任命他出任防卫大臣。第二年,他短暂出任分管经济和财政事务的特别大臣,也只干了两个月。

在此背景下,当林芳正于2012年12月被新首相安倍晋三任命为农林水产大臣时,外界将此视为安倍平衡小派系的手段,并不看好林芳正的前景。除了他与安倍的选区宿怨外,《华尔街日报》质疑林芳正缺乏农业知识和经验。但事实上,林芳正一直干到了2014年,2015年又短暂回任,前后任期超过两年,是安倍执政期间十三位农林水产大臣中最“长寿”的。

“全才”走上外交舞台

在农林水产大臣任上,林芳正肩负起一项重要的外交任务:主持和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最后谈判”。自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以来,日本与委员会在禁止商业捕鲸问题上始终冲突不断。林芳正与安倍都来自捕鲸产业发达的山口县,林芳正还曾担任参议院促进捕鲸议员联盟秘书长。最终谈判结果以日本2018年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自2019年起重启商业捕鲸告终。

2021年岸田文雄胜选之际,林芳正对媒体披露,在2020年安倍突然辞职之后,岸田没有信心参加总裁选举,是在林芳正苦苦劝说下才愿意和菅义伟竞争。彼时,林芳正已经是岸田派的“座长”,即负责主持本派系议员会议的二把手。

“当岸田先生没有作出决定时,他是在考虑各种可能性。”林芳正解释。岸田文雄的犹豫不无道理:岸田派只有30名左右的众议员,是党内排名第四、第五的小派系,历经分裂,自1993年以来再未诞生过日本首相,其所持温和自由主义的立场也和风头正劲的安倍、麻生相距最远。

但2020年,岸田在自民党议员投票中以微弱劣势败给菅义伟,重塑了信心。今年,岸田文雄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参选,成功获得总裁职位,又带领自民党扭转菅义伟低支持率的颓势,赢下众议院选举。

岸田派是如何做到的?林芳正在选举前就公开表示,自民党内的派系已经发生“结构性变化”,除近百名没有派系的独立议员外,各派系成员考虑到自身的政治前途,也会倾向于独立选择投票对象。事实证明,河野太郎在投票中就未能得到本派系的一致支持。

在加强岸田派内部团结上,林芳正功劳不小。段跃中观察到,长期以来,林芳正对年轻议员以及落选的本派系候选人都非常关照,对于落选的成员,他还是会去站台,呼吁大家支持。

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助理教授佐佐木文子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林芳正在参议院担任过预算委员会主任等职,在经济、财政领域早有积累,被熟悉他的政治人物视为“全才”。这次选举,只不过是他首次将自己的才能全面展现出来而已。

连说五遍“实用主义”

11月11日上午,林芳正召开就任外务大臣后的首次记者会。他带着标志性的微笑,宣布辞去已任四年的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日中议联)会长职务,以“避免不必要的误解”。

此前20余年,亲历中日关系的起起伏伏,又曾在安倍政府长期任职,但林芳正从未在涉华问题上改变过自己的立场。每逢休假或日本黄金周,身为日中友好议员联盟(日中议联)成员、事务局长、会长的他都会访问中国。中日关系向好时,他争取推动更多经贸交流;日本社会对华舆论恶化时,他主张“访华才能推动两国关系改善”。

林芳正的曾祖父林平四郎经营《马关条约》签字地春帆楼旅馆时,与孙中山相识,家中至今收藏孙中山题写的“博爱”条幅。林芳正的父亲林义郎担任过日中议联会长。段跃中回忆,林义郎喜爱中国酒,饭桌上一旦谈起中国酒文化就会滔滔不绝。日本顺天堂大学教授汪先恩说,林义郎还略通中国诗词与书法。

不过,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也是著名的“知华派”政治家。但河野太郎进入政坛后更接近安倍晋三、菅义伟等新兴鹰派,公开表示“河野洋平是河野洋平,河野太郎是河野太郎”。川岛真坦言,新一代政治人物不曾经历战争,“意识形态上亲华的几乎没有了”。

汪先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林芳正最终选择和父亲一样的“知华派”道路,缘于他从政后所处的政治圈子。十六次当选众议员的自民党资深政治家、日中协会会长野田毅一直培养林芳正,希望他成为外务大臣甚至首相。己故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也对林芳正影响很大。

2004年,林芳正和14位日中议联成员一起在新大谷饭店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代表团座谈。代表团副团长蔡名照后来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林芳正首先发言,坦言“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国特别提到把日本与德国相比,但是大多数日本人不知道德国是怎么做的”。之后,座谈大大超出了预定的时间,双方代表还共同为中日两国世代友好而干杯。

近年来,这样的声音在日本政坛显得愈发珍贵。杜伦大学日本研究教授亚当·布朗森指出,安倍政府时期,日本社会整体上经历了一次“民族主义扩张”的文化转型。虽然修宪失败显示出日本社会的韧性,而安倍捍卫多边主义也展现出其政策是实用主义而非右翼的,但捕鲸等事件事实上让日本社会中的右翼思想有所复苏。汪先恩的印象是,自中美关系出现波折后,日本的对华友好人士,“原来理直气壮,现在易受攻击”。

与此同时,林芳正、河野太郎以及同在安倍政府担任大臣的岸田派议员宫泽洋一与上川阳子,也都属于“知美派”。林芳正、宫泽洋一、上川阳子都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上川阳子和林芳正还都曾在美国参议员办公室实习,经常一起参加哈佛日本俱乐部等组织的活动。

遵照“美日同盟”的传统,11月13日,林芳正将上任后的第一通外长电话打给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他随后表示,布林肯在电话中向他保证,美国对所谓“尖阁诸岛”(即我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负有防卫义务,双方一致认为“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很重要”。

“短期内,岸田政府配合美国印太战略的政策不会改变,可能较少提及‘自由开放的印太’等安倍政府时期用语。”佐佐木文子说。林芳正对此的解释是:“当你成为首相或外务大臣,你不可能立刻将外交、安全政策进行戏剧性的大转向。”在9月的记者会上,当被问及岸田派的外交立场,他连续说了五遍“实用主义”。

川岛真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岸田政府的平衡外交思路可能是,保持美日同盟关系不变,然后寻找和中国合作的空间。“能不能找到像中美气候变化合作那样的领域?可能是RCEP吗?可能是经贸合作吗?目前还比较模糊。”

在9月的记者会上,林芳正坦言:“不要使用Friendly来形容(对华政策)。”他说,岸田外交的实用主义是指平衡民意和外交需要,但意识形态不在考量范围内,“我可以说岸田文雄会是最实用主义的。”

佐佐木文子指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日本外交政策将有强有力的领导,岸田文雄与林芳正的组合避免了外务省和自民党分裂为“亲中”“亲美”两个派系,而是会形成一个强有力而一致的政策。“这就像安倍政府时期,不论是他对华强硬时还是想建立更具建设性的中日关系时,他都能做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日本议员办公室的会客室,林芳正将一件双面湘绣放在最显眼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