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女子阚小芳因离婚而被丈夫持斧头杀害,暴力事件曾引起全国众多网友关注

“娘家父母不索赔一分钱,只求他们把医疗费、丧葬费和停尸体费结清,法院严惩凶手!”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女子阚小芳因离婚而被丈夫持斧头杀害,暴力事件曾引起全国众多网友关注。

今年1月8日下午,阚小芳陪同法院工作人员丈量夫妻共有房产,丈夫从包里摸出斧头乱砍,3天后不治身亡。第二天,阳新县教师资格考场里,阚小芳的试卷无人作答。生前预感不测,多次写遗书安排后事。

11月9日,事发10个月后,此案在黄石中院开庭。目前,阚小芳的遗体还停放在阳新县殡仪馆,家属在等待判决。

女子阚小芳因离婚而被丈夫持斧头杀害,暴力事件曾引起全国众多网友关注(图1)

父母催婚,30岁女子“闪婚”,拖着两个女儿送快递

阚小芳,湖北黄石阳新县三溪镇竹林村人,计算机大专毕业。

2014年,阚小芳30岁,通过媒人介绍,认识了三溪镇的余某,男方大他3岁,双方都在农村,都是大龄青年,加上父母催婚,认识两月后,两人“闪婚”。男的老实本分,不赌博,不酗酒。女的勤劳持家,一家人的日子也算过得去。

2017年,夫妻俩在县城购买了一套房子。次年装修后,夫妻两人便离开三溪镇,搬到新家。等到大女儿3岁时,阚小芳才把小姐妹从外婆那里接到身边,带着两个孩子四处讨生活。代过课,当过保姆,干过工厂质检员,送过快递,把两个女儿放在三轮车后车厢,用隔板与快递隔开,拖着两个女儿走街串巷送快递。“早上五点钟就起床,将两个孩子穿好,再送到快递点,让小姐妹自己玩耍,她要分拣外递。8点过,将两个孩子送到幼儿园,中午腾出时间接回家,给孩子做饭。下午又接送孩子,接收快递。”

多次家暴,写下遗书后起诉离婚

阚小芳发现丈夫越来越偏激、狭隘,经常为琐事争吵,在小女儿几个月大时,丈夫第一次打人,手臂、嘴角、颈部经常淤青,后经双方家属调解,丈夫认错,保证不再动手打人。

2020年2月22日晚上,丈夫再次对阚小芳家暴,拳打脚踢,按住她的头,不停的往墙上撞击。脱光衣服,拖出门外羞辱,楼上楼下的邻居都能听到阚小芳被殴打的惨叫声和两个小女儿的哭闹声!几天后,邻居收到了阚景芳的求助微信,其中写道以后如果再听到类似的声音,希望她能上楼看下情况并帮忙报警。

绝望之余,阚小芳想离婚,丈夫威胁,如离婚就必须净身出户,否则就杀了她和娘家人。“爸妈总是劝合不劝离,都有两个孩子了,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阚小芳口头上应付着娘家父母,实际上对这桩婚姻完全绝望。

害怕丈夫报复,阚小芳东躲西藏,在武汉一家工厂打工。每次回家,担心丈夫突然出现,事先写下遗书,反复交待后事,再从工厂返程回家。如果安全回来,再将遗书撕掉,如此循环。

2020年5月22日,阚小芳写下的遗书。“人生祸福难料,故立遗书如下:如我遭遇不测,我的所有财产都归我母亲所有,阳东县东方明居房子一半产权;事故抚慰金;我个人账户内财产。后事不需要大办,遗体火化后装个骨灰盒即可,无需要再装大棺材。葬于阚家冲水库山顶,沿左侧石级上去,越高越深越好。”

出事后,家人在阚小芳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个铁盒子,盒子留有遗书,还有自己的高中毕业照。

2020年7月28日,离婚案开庭审理,“我爸没去旁听,不知道是劝离还是不离,还是尊重她的个人意愿。”法庭上,丈夫诚恳道歉和承诺,下跪,交出自己的工资卡,承诺如果再施暴,房子要过户给阚小芳。一星期后,因为离婚琐事,阚景芳在阳新司法局门口和丈夫见面,再次被殴打!

东躲西藏,回家丈量房产遭丈夫持斧头杀害

2021年1月7日,湖北武汉,阚景芳再次写下遗书:“此次回家吉凶难测,如有万一,请家人在铁盒里寻找遗书。如能葬在自己想葬的地方更好,如不能,请把我的骨灰撒在富河之上,逐水而下,也是不错的选择。无需葬礼,无需看日子,无需看时辰,更不要用大棺材,骨灰盒就好了。也不需要所谓的祭祀,只不想原谅凶手,不要宽恕他!”

万万没想到,这次回家,阚小芳踏上不归路!因为离婚,法院要来丈量和评估他们的共同房产,阚小芳请了两天假,从武汉赶回阳新县城。

1月8日下午3时过,在姐姐阚大芳的陪同下,阚小芳来到东方明居小区,同行的,还有法院4名工作人员。走到小区门口,妹妹叫住了姐姐,叫她在楼下等着,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也好报警。“妹妹怕我出事,才一个人独自回家。”门锁芯已换了,阚小芳叫来开锁匠,法院工作人员进屋进行测量。期间,工作人员还给阚小芳的丈夫余某打电话,余某说他不在家,没法过来。

下午3时40分左右,法院工作人员离开,阚小芳刚刚给开锁匠付完钱。丈夫出现,戴个红头盔,怒气冲冲,两口子很快就吵起来,开锁匠还劝了几句。余某从背后包里摸出一把斧头,劈头盖脸砍起来。开锁匠吓得赶紧下楼,在门卫室求救报警。几名保安冲上楼去,阚小芳已经躺在血泊中,就在自己家门口。

下午4时左右,阚大芳看见警车来小区了。她想跟着上楼,但被警察制止,就在电梯口等待。两三分钟后,电梯地板上躺着一个血人,“满身是血,完全看不出来是个人。”“是不是29楼下来的?是不是29楼下来的?”一个下楼的小孩说“就是”。

在上救护车的时候,阚大芳认出了“血人”的黑色平跟鞋,就是妹妹!“妹妹!妹妹!”看不见眼晴在哪儿,妹妹手动了一下,头部也轻轻动了一下,那件白袄子已经被侵染红色血迹看不出衣服本身的颜色。

小区离派出所很近,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在11楼将步行下楼的丈夫抓获。救护车开到小区里,阚小芳立即被送到了阳新县人民医院,输到最后两袋血时,血液已经无法输进体内,医生赶紧通知他家属将病人转到黄石市中心医院。

1月11日晚9时40分,阚小芳抢救无效身亡。

法庭辩论:斧头从哪儿来?我只想教训她不要离婚!

事发后,姐姐阚大芳一直伤心难过,后悔自责!妹妹才36岁,勤俭持家,善良乐观,不打牌赌博,不乱花钱没有婚外情,一心一意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却还要忍受非人的家暴!如果当初劝说她狠心果断的离开,不要放不下孩子,如果一直都陪伴在她身边,出事那天也陪她上楼去,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

后悔没有将妹妹的器官捐献了,以妹妹的性格,捐献器官,她也是非常愿意的,那也是她在以另外一种方式活延续生命,我们想她的时候,还可以去看看!“年迈的父母看到妹妹最后一面时,满头满脸的伤口触目惊心。”

11月9日,此案在湖北黄石中院开庭。阚小芳的父母来到法庭,而余某的父母没来,两个女儿也没有来,一个8岁,一个7岁,他俩还不完全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石检方以凶手小余作案手段残忍,后果严重,情节恶劣,请求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余某凶手再次辩解:“是她先动手,我才打她的。我没有想到杀人!是一时冲动,想教训教训她,不要离婚,让她回归家庭!”

“为什么用斧砍人?斧头从何而来?”余某说,他只是想回家拿东西,不止带斧头,还带了其他东西。斧头可能是老婆装修房子日的时候买的。而事实上,阚小芳生前曾看到抽屉里的斧头,心里很纳闷,家里不用斧头啊,怎么会有斧头呢?当时有一丝警觉,想到丈夫不止一次地威胁她,如果离婚就把她杀了!没想到自己真的被丈夫持斧头砍杀。

法庭上,余某承认只对老婆两次家暴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在阚家人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中,只求对方结清医疗费、停尸费和丧葬费。“凶手在庭审期间,丝毫没有悔恨,没有对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愧疚之心,实在让人寒心气愤!”参加庭审的姐姐说,“父母不索赔一分钱,就只想按妹妹的遗愿:不原谅凶手,不要宽恕!”

“妹妹两个女儿都是跟外公外婆长大的,和我父母很有感情,可是——”现在阚小芳两个女儿都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父母对两个外孙女很有感情,要想回抚养权,可能还得另外打官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女子阚小芳因离婚而被丈夫持斧头杀害,暴力事件曾引起全国众多网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