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

新能源车竞争如火如荼,从高端到微型,从豪车到代步,一大批新老品牌交出了自己的理解和答卷。不过总体看来,走入门替代路线的居多,甚至特斯拉都在不断降价拉低门槛。但从销量考虑的妥协产品能否真的会颠覆汽车行业?极致的产品未来会是怎样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极氪的入局反而更值得关注。我一直相信推动行业普及的是价格,但推动行业进步的一定是极致的行业认知,极致的产品理解,极致的配套链条以及极致的服务体系。



1


从底层开始颠覆 新能源造车这个领域为什么这么火爆?除了大势所趋之外,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在不少造车的门外汉,或者是科技企业的认知里,新造车门槛相对较低,整个行业配套也比较齐全,所以可以轻易切入,随便就能造出一辆看着还不错的新能源车。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情况恐怕无法支撑企业长久发展,也许在开局的时候,大家都有一个同一起跑线的机会,但随着比赛的深入,缺少积淀和经验的厂家会逐渐败下阵来,毕竟造车行业也是工业的明珠,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而目前,其实已经有大量的造车新势力开始逐渐淡出,整个行业已经进入了产品力竞争的中期。 颠覆汽车行业的不会是另一辆汽车,新能源车想要完成对传统油车的替代,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动力更换,这其中更重要的还是架构上的迭代和灵魂的不同。在行业启动初期,大家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这将会逐渐成为竞争的焦点。架构可以说是现代造车科技中的基础设施,是汽车工业化的精髓。一个全新的汽车架构可能要投资上百亿才能设计成型,而基于一个高效的架构,就可以打造出诸多经典车型,并且能够快速的实现规模化量产,这也是当代汽车工业竞争的核心。
大众的 MQB、丰田的 TNGA,都能在一款架构中生产多种类型车辆,都是汽车架构中的经典之作。而ZEEKR 001正是基于吉利集团耗费已超过200亿巨资打造的纯电汽车原创架构-浩瀚架构的第一款量产车型。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图1)
极氪对浩瀚架构的理解和利用,是最终打造出ZEEKR 001这样极致产品的核心和关键。对于极氪而言,新造车不仅仅是科技圈理解的“科技产品”,也不仅仅是传统汽车所理解的“传统汽车+智能技术”,而是硬件、系统、生态的同源和统一。目前,浩瀚架构覆盖了从 A 级车到 E 级车的全部规格,包括轿车,SUV,MPV,旅行车、跑车、皮卡等全部车身造型,已经在未来的车型之战中占领了先机。
从架构出发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因为零件采用统一接口,所以复用率很高,而车企也能够快速响应用户需求来进行相关的改造和升级。在研发周期和生产周期上都有无可比拟的高效表现。这对于一个全新的行业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能力。 

2


极致不是说说而已 在产品行业,“极致”可以说是被用烂的一个词,反正大家都觉得自己的产品是极致的,但是对于到底什么是极致,却很难提出一个标准。在我看来,极致最起码是一种不妥协、不将就的态度,是在每一个细节都精益求精的理念。而目前在新能源车这个领域,我觉得大部分产品还是将就居多,极致居少,先把产品做出来是第一需求,甚至很多厂商几十亿烧下去,车还没量产公司就不见了。
而从这个角度来说,极氪在真正以用户出行体验为核心的纯电原创架构--浩瀚架构的平台上,打造的硬件层、系统层和生态层构建三位一体的立体化布局,确实才称得上“极致”,毕竟从工业角度讲,这已经是一个全球最高效的智能电动汽车解决方案了,而其在细节方面的打磨,也让人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极致”。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图2)
ZEEKR 001超长续航双电机YOU版搭载了两台极致的永磁同步电机,各项参数都非常优秀,百公里加速仅3.8秒。100kWh 的电池包,采用了宁德时代 CTP 三元锂电池电芯。在 NEDC 工况下,超长续航单电机WE版可实现 712 公里续航。同时还开发了“无热蔓延不起火”技术,毫秒级闪断,穿刺无明火,高温不蔓延,实现“极致”安全。 “极致”底盘配备同级唯一智能电控空气悬挂,全面实现数字化集控,5 种可调高度,配备 CCD 电磁减震系统,后续还支持各种 OTA 升级。而“极致”的座舱也在同级内唯一搭载了全车感应自动门,YAMAHA 环绕立体音响、智能按摩座椅、智能香氛系统、动态环绕氛围灯,全都是“极致”的配置和体验。 而在内核配置上,极氪也表现的相当“极致”,两颗全球首款 7nm 制程工艺的 SOC Mobileye EyeQ5H 高算力自动驾驶芯片,15 个高清摄像头其中7个高达800万像素,1个250m超长视距毫米波雷达和 12 个短距超声波雷达。 还有更“极致”的充电效率,理想充电情况下,最快实现充电 5 分钟,续航 120 公里的行业极限突破。 所以“极致”这个事情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是要有强大的硬件基础和技术底蕴做为支持的。极氪的“极致”追求可以说是真正的名副其实,而在很多地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行业标杆。

3


回归用户驱动
如果说这个全新的时代还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就是用户在消费过程中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很多全新品牌几乎都在靠粉丝的热情在支撑和推动。而这也使得成功的企业越来越转向为用户驱动,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闭门造车”。
极氪的“极致”除了产品之外,我觉得在运营理念上的升级和颠覆也是非常“极致”的,比如单独成立一个公司进行全盘的业务升级和运营,真正从上到下贯彻了全新的品牌理念和运维思路,并且把用户放在了核心的位置上。7月17日,在深港澳车展上,极氪召开用户见面会,针对用户的意见,做出了很多针对性的改进。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图3)
比如,极氪尊重用户选择,可以自由选择电产或威睿的电机,毕竟虽然产品性能是一致的,但不少用户还有一些个性偏好,认为某个品牌的就会更好一些,万一买到的不是多少也会失落。自由选择之后,就不会有这个纠结了。而如果因为选装空气悬挂、EC光感天幕导致官方交付时间延期至明年,自2022年1月1日起,极氪每天将赠送1000等待极分,赠送截止时间为车辆到达交付中心,且明确通知用户可以提车当天,可以说是大大增强了人性化。这其实也是极氪在上海车展后爆红带来的幸福的烦恼,从4.15日发布两个月内就售罄全年配额,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和建议也推动极氪开始了全新持续的优化和整改。 目前极氪的用户反馈速度已经非常快了,而对于用户反馈问题的解决方案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开始逐渐建立了和用户之间的沟通渠道和妥善的模式,并且开始用用户意见来推动车型的优化和功能的完善。这一点配合浩瀚架构的优势,相信会成为未来极氪赢得市场的关键。 近些年,传统企业被颠覆的核心关键其实大部分不在于技术的领先或者落后,很多时候还是在于和用户之间的关系处理。和用户之间关系处理的好,很多一般的产品也能成为网红爆款,而更多利用好用户反馈的企业一下就成了行业新贵,打造出了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全新产品,不少领域都出现了在设计和智能上的较大突破。
汽车工业做为重型产业,能够在这个领域实现灵活转身,实属不易。而一旦转身成功,自然会创造出更好的产品和更大的价值。这对于刚刚兴起的新能源车行业来说,无疑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而对于极氪来说,把“极致”到底的关键,最终还是用户的支持。
—往期推荐—苹果错失的iCar,要让奇瑞做起来了二奢爆发考拉出手,联和大黑屋能否重塑格局?从爱奇艺到生产力,华为MatePad 11带来无纸化学习新形态
互联网行业困在流量里明星领衔,内容升级,YY66直播节的底层逻辑
39岁随笔:希望新十年还有机会
新青年的新未来,我们将要面对怎样的新十年?
营销重塑,快手如何打造品牌磁力场211天荣耀归来,不是绝地反击,是力挽狂澜二手电商新战局:小米领投转转1亿美金融资,toC模式受宠5G专网助力企业触底反弹,海能达引领行业加速升级解密华为全场景智慧生态生长逻辑,与开发者开启全新未来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鸿蒙要在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坐标
新品牌新物种,添添能否帮助小度拓宽朋友圈?
让时代赋能,每个人都可以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
8万亿GMV财报亮眼,阿里核心稳健,下沉迅猛,投资未来
延续百年光影传奇,vivo携手蔡司用“专业致敬专业”
—账号简介—2015至2020年,微博连续六年科技十大最有影响力大V2021年百家号年度影响力创作者2021年百度APP年度个人作者2021年微博第一届北京网络知名人士联谊会理事2020年微博V光计划-名人堂证书2020年百家号百大创作者2020年人民网科技领域年度创作者2020年一点资讯一点号年度影响力作者2020年商业新知新耀之星创作者2020年Donews灵眸奖2020年百家号百大创作者2017至2019年克劳锐最具影响力科技互联自媒体2019年百度百家号年度优质个人创作者
2019年经济观察报年度财经自媒体2019年Donews年度十大专栏作者2019年蓝媒汇年度精英30人2018年百度动态影响力红人2018年百度动态最具影响力合作组织(大熊会)2018年度中国财经TMT行业“领秀榜”年度最佳自媒体人2017至2018年媒体训练营最佳媒体人奖2017年蓝鲸自媒体联盟年度科技大V2017年自媒体作者极客大奖2016年新浪科技自媒体界领袖2015年凤凰年度自媒体人2015年速途网新媒体联盟十佳自媒体2015年微博微电商年度最强影响力自媒体

1980年1月,我从吉林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现代文学研究室工作。因为一直喜欢新诗,于是就选择以此作为研究方向,从此开始了寻诗之旅。首先做的是原始报刊的查找与阅读,其次是新诗书刊的寻访与收集,再是新诗作者的追踪与联络,没想到竟蹒跚了近四十年。最近将与诗人往来的书信找出,翻阅一页页有些已经变黄甚至发脆的书简,不觉感慨万千。现如今书信的作者已大都远去,作为受信人,我也是白发满头。于是,抽出时间做了初步整理,打算围绕信件的内容撰写一些相关的文字,为研究者提供一点资料,也借此重温这漫长的寻诗之旅。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图4)

诗人南星

    1982年,我承担了国家社科重点项目《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中的《中国现代新诗集总书目》的编撰工作,开始了一段真正的寻诗之旅。北京、上海、广州、长春、重庆……先后查阅了五十多家图书馆,对新诗集出版情况进行了系统地梳理。

南星的诗集,我找到了《石像辞》《离失集》两本。大约1982年底,在北京图书馆(现国家图书馆)书目卡片柜中查得南星的《松堂集》,以为也是一本诗集。等书调出,才发现这是一本散文集。不过也有收获,书中《忆克木》一文,让我了解了诗人的交际。为掌握更多的情况,便致信金克木,不久收到复信——

刘福春同志:

信收到,因我已不在东语系(现归北大南亚研究所),且忙于搬家,故迟奉复。

杜南星,原名杜文成,北大西语系毕业(1935?—6?),河北人,诗集有《石像辞》等,沦陷时在北京教书,胜利后曾去贵阳教书。现已退休,住北京郊区。我和他抗战前他在北大读书时认识,以后至今未能再见。他的《忆克木》我看到过,但人未见到。他会英文、德文,听说现还在翻译。

《朔风》上登的《招隐》大概就是我在上海《现代诗风》或《新诗》(戴望舒编的)上登过的那首(是“十四行”吧?),因为是在沦陷区北京刊出的,而我在“大后方”,所以南星拿出刊登时将名字去掉一个字,这事我不知道,到战后才由吴晓铃同志告诉我。吴在你们研究所,他认识南星,是北大同学。你可以向他问询情况。

敬礼

                                                          金克木

                                                         1983.1.20.

金克木复信对南星的介绍虽然简单,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已很满足,重要的是还提供了继续查找的线索。至于信中“《朔风》上登的《招隐》”一事我将另叙,在此不赘。现自己怎么也弄不明白的是,收到金克木复信后,我为什么迟至1984年12月10日才致信吴晓铃先生。

吴晓铃先生的复信很快:

福春同志:

十日大函收悉,迟复为歉。

金克木这人好坏!他和南星比我熟,都是望舒发现的诗人,即:望舒在他编的《诗刊》上首次发表其诗作也。

我是在一九四七年间和南星认识的,他姓杜,北大外语系毕业,比我早,似乎和其芳、广田、之琳同时。我是通过北大同学张中行认识的,你最好写信问问他。中行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工作,老了,不怎么上班,住在儿子家:北大十一公寓203宅。

不是踢皮球,我还查了《北大历届同学录》,姓杜的很多,就是对不上号。

听中行说过,南星在本市某保密院校任英语教授,保密嘛,故未问。我知道他老早就译出过《哮吼山庄》。

撰安!颂

年禧!

                                                                 晓铃手白

                                                   一九八四.十二.二十

又及:还有位新诗人马文珍,他在清华图书馆工作,有《北望集》等,不知您入目否?查日记,我1984年12月26日去长春和哈尔滨查资料,之后回老家过春节,1985年3月3日才返京。吴晓铃先生的复信应是从东北回来才见到的。这次我没有耽搁,马上给张中行先生写信。3月12日我收到张中行先生复信:

福春先生:

奉手教。南星先在国际关系学院任教,文革中退休,目前在京北怀柔县北大街十号休养。我们交往很多,知道他数种诗集都已失落。我书橱中可能有三种。又所存书中可能还有俞平伯和于赓虞的。又天津一人,名已忘,为南星之友,记得曾送我诗集一种,经过文革变乱,迁居,能否找到则难知了。承问,谨奉闻。我每周二至五在人教社,有事通电话为便,44,2931,分机85。匆匆。

                                                                  张中行

                                                                   3,10

我收到张中行先生信的当天就致信诗人南星,并于3月15日上午去人民教育出版社拜访张先生。张先生很健谈,讲了一些有关南星的事。可惜的是我至今都没能养成做笔记的习惯,日记也是简单的流水账,因此现在回忆所谈之事已很模糊。好在扬之水兄是有心人,她1987年10月19日拜访张中行先生也曾有过关于南星的谈话,她在《关于南星先生》一文引用了那天的日记:

与我谈及先生之挚友杜南星,欣慕之情溢于言表。道他乃极聪慧之人,不仅是诗人,而且就镇日生活于诗境之中。并说,世有三种人:其一为无诗亦不知诗者,即浑浑噩噩之芸芸众生;其二为知诗而未入诗者,此即有追求而未能免俗之士;其三则是化入诗中者。而杜氏南星,诚属此世之未可多得的第三境界中人。

关于南星,张中行先生曾撰写过《诗人南星》,文章不难查找,在此就不赘述。拜访张先生另一收获,是知道南星除《石像辞》《离失集》外还有一本诗集,而且张先生答应下周从家里带过来。于是,3月20日我又一次去了人民教育出版社,见到了南星的诗集《三月·四月·五月》。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图5)

南星1985年4月12日信

又有了新的收获,4月3日我又一次致信诗人南星,请教诗集出版情况,并附了一份查找诗人的名单,终于得到了南星先生的回信:

福春同志:

前后收到两函,谢谢。因健康情况不佳,家里有病人,又有客人,竞忙得喘不过气来,迟复,万分歉仄。

《石像辞》,由上海新诗社出版,《离失集》系自费出版。《山蛾集》由上海文帖社出版,我仅见广告(刊于《文帖》第2期),未得书。《寄花溪》诗稿久已失落。《三月四月五月》,47年由北京文艺时代社出版,其中二首被选入四川人民出版社82年印行的《黎明的呼唤》。

在想要查找的诗作者名单中,我只知道王梦白的地址是哈尔滨黑龙江师范大学;石樵久已逝世,他是王梦白的好友,可以向梦白询问他的诗集情况;田植萍不知今在何处,他有一本诗集,名《落月集》。

匆匆,敬颂笔安。

                                                           南星4,12

信后还附有诗人简历: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图6)

杜南星简历

至此,我以为弄清楚了南星的全部诗集出版情况,于是撰写了《南星和他的诗集》,介绍南星已经出版的三本诗和未能出版的两诗集,以《寻诗散录》(之三)为总题刊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1年第1辑。

实际上,除了这三本诗集,南星还有另外一本诗集。这当然是后来才知道的。1995年4月2日,我去国际关系学院拜访已从怀柔搬回城里南星先生,临别时南星先生讲他还有一本诗集,记得好像是《春怨集》。因为我已走到门口就没有多问,想改日再次拜访,没想到南星先生于1996年10月16日病逝。从后来的一些资料查证,这本诗集确是《春怨集》。封世辉编著的《中国沦陷区文学大系·史料卷》(广西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出版)写得很确切:“1940年自费出版了第三本诗集《春怨集》”;陈子善兄送我的大著《梅川书舍札记》(《点滴》编辑部2011年6月编印),书中《不要忘了南星散文》引用了南星1996年1月13日为其提供的简历,也有这本诗集,不过书名笔误为《哀怨集》。

查我收集到的诗集资料,只有一本《春怨集》,作者署名是林栖。据《中国沦陷区文学大系·史料卷》,林栖是南星的另一笔名,由此可以断定此诗集为南星所作。有趣的是,《春怨集》并非原创诗集,而是一本集句集,所集均为应淡的诗句。这也许就是这本诗集没有署用常用笔名的一个原因,或许也是因此南星在给我的简历中一直没有提到这本诗集。至于“应淡”,并未发现有这一位作者,但从南星交往的诗人中很容易想到朱英诞,“应淡”与“英诞”同音。这在1943年9月《文学集刊》第1辑刊出的沈启无《闲步庵书简钞》中得到证实。沈启无致朱英诞信中讲:

春怨集句亦是新诗佳话,一怨字却颇有南星的“我相”,若足下殆犹是“仙藻丽秋风”欤。或者仍当以春知名集。贺东山有词云,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唯有春知处。这个春知处的句字真写得好,此幽独美人乃不觉在想望中也。春怨集南星允再送来几本,以便分与同学们看看。已经题我名字的那一册,仍请便中带给我,凭不厌乎求索,想或不以为笑。

致南星信也说:

春怨集句颇有意思,希望再送我几册报纸本的,此间同学亦多有爱好新诗者,拟分与看之。

我想再做进一步的查证工作,但因当时在图书馆查到《春怨集》只是抄录了诗集的目录,无法将《春怨集》与朱英诞的诗作进行比对。去年春终于托朋友在图书馆复印来完整的诗集,下了几天笨功夫,在1939年12月10日《辅仁文苑》第2辑朱英诞的诗辑《紫竹林集》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其中全部查到出处的是《绿窗》:

绿纱的窗子是年青的夜,

葡萄熟透了在无花的路上,

我看见石像孤单的,

白云乃牧羊的良友。

 

这里可以没有伴侣,

花是对宇宙满意而开的吗?

一只蝴蝶也如负重而飞来,

花阴遂做为说梦之场所。

这首诗的诗句全部集自诗辑《紫竹林集》中的诗,第一句出自《冬月》,第二、三句出自《归》,第四句出自《阳光的林子》,第五、六句出自《道傍的园子》,第七、八句出自《夏之来去》。为便于比较,现录《夏之来去》一首如下:

琉璃瓦如波的流下了大雨来

有看着行云作出城之行

乃默读一篇悼文似的

青松对着白石永久如诉的

夏日的雨丝自然如感泣

蓝天里雨丝与红月之斜线

一只蝴蝶也如负重而飞来

花阴遂作为说梦之场所

夏至的绿叶更绿一番了

雨后的花开清醒之使命

远处笛子那是无言人的

到青山的小腰看夏之来去处

游子的光阴与乌云俱远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让我有了更多发现的野心。刚好王泽龙兄寄来所选编的《朱英诞现代诗选集》(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我又向陈均兄讨来他编的《仙藻集·小园集——朱英诞诗集》(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11月出版)的电子版。王泽龙和陈均都是研究朱英诞的专家,这两本诗集的选编体现了他们在诗人文献整理方面所下的功夫。遗憾的是,诗集所收的诗作,作者都做了较大的改动,像前面引用的《夏之来去》,已改为:

看看行云,出去吧

默诵一篇悼文

青松与白石相对无言

人啊是多么好事

 

蓝天里雨丝和斜阳舞蹈

一只蝴蝶如负重而飞来

花阴遂作为说梦的场合

夏至日绿叶是更绿一翻了

诗的题目也改成了《说梦》,据此来考查,怕很难确认《绿窗》的第七、八句集自这首诗。我能选择的也许只能是急流勇退,所希望的,就是能有专家和感兴趣的朋友来关注。

《春怨集:集应淡句》,林栖著,1940年出版,为“喜雨丛书”外集第二种。收有《春怨》《绿窗》《青灯》等诗18首,分为3辑。有应淡《序》《后序》和林栖《编订后记》。为便于对这本诗集有更多的了解,现将诗集的序跋抄录如下:

据云集句起于王安石,考据的事情不慧未能详知,我只记得王安石不及陈后山改前人句反多佳胜,若作章句观当然也是后不如前,但是我不大喜欢那个“章”的古法,这是很奇怪的,世人现在仍多唐宋的分争,这种话也应该少说为宜也。清汤传楹著“湘中草”中诗前附一寄尤西堂小柬云:

“近偶过一家,见有以书籍覆酒瓮者,取视之则李青莲集也。急欲易归,而纸角已濡湿瓮间,剥落殆尽,仅青方幅,且无他书可易,怅然舍之。因念青莲一酒中圣人,今其文集犹恋恋于此,岂酒债未完耶?……遂口号一诗以记其不幸落菜庸家,屈辱至此。又念以青莲之才至今为诗家俎豆,尚不免覆瓮之辱,则凡才不如青莲,其著书之传于后,而浮沉于市肆酒家者,或覆甑,或粘窗,或为甲乙帐簿,或为刀尺剪裁,其屈辱固当十倍于此,不遇知者,亦竟谁赏之而谁赎之耶?乃知吾辈穷年苦神,虽有著述,仅足自娱,至于身后之名,则仅有幸不幸。书生家怀玉自宝,望为必传,惑矣。……”汤卿谋是清初才人兼类有道者,二十五岁死,是尤西堂的好友,其集即附于尤著中,闲中亦有时喜翻阅。这惑矣二字说个多么恰好!我们更不必多加赘注,且作整个的文抄公可也。又“幽闲鼓吹”中有一节云:

“李藩为侍郎,尝掇李贺歌诗为之集。序未成,知贺有表兄与贺有笔砚之旧,召之,见讬以搜访所遗。其人敬谢,上请曰:某尽得其所为,亦见其多点窜者,请将其可辑者视之,当为改正。李公喜,并付之。弥年绝迹,李公怒,复召诘之,其人曰,某与贺中外,自小同处,恨其傲忽,常思○之,所有者,一时投于溷中矣。”溷,俗所谓“茅楼儿”也。

四唐三李,都是才子的“命”,而有两位已经有这样故事,那一位也不怎么样,我们是更不必说了。只是一个人工作的时间多了,总要有点休息,休息不一定非兀坐,坐忘不可,室外的运动之外如看书,作草字,谈天说地,或作闺谑,甚至于集句,均无不可也。我很羡慕工人们单有茶时间,如曰“喝茶去了,”这个我们就没有,此虽细事,然而有点惭愧。栖兄忽然集我的诗,这个乍一听很有些惶慌,然而一想也即得了然。又让我写一篇序,我却太难,为什么呢,集句的事情我固别无反对的理由,但是这究竟是我的什物,有如书箱换个方向,从西墙搬到东墙耳。我自己的诗我喜欢是不成问题,然而不能便满意,要说好更是不对的,我其实只是赞成小林兄此举而已。集句的书寒斋只有一部集唐,集曰“饤餖吟”,清贵筑石赞清著,这家伙似乎专门会集句,在序里又引用郑板桥覆瓿之说,其人盖稍可知。最后自记,集一诗曰:

旧制新题削复刊,阴阳差互不成丹,甘泉未献扬雄赋,客路虚弹贡禹冠,语少渐知寒思苦,愁多惟怕酒杯干,等闲缉缀闲言语,付与诗人一笑看。

若林栖则正可比于吃茶谈天的时候已届,我不反对其集句并不是我的护犊子,理由已详上面,则观众如送给店家包落花生伍的似亦不可阻拦耳。二十八年十二月,应淡书记。

后序

栖兄想为其集句集取名曰春怨,这个书名有点喜欢,盖可以列入我的一点回想,即少小时候所受的旧诗人的影响,也就是王昌龄的春怨,秋怨,闺怨,宫怨等等与边塞等的题目同样的多所爱好,那果是唐代所独有的特色,所谓醇酒妇人也。后来清代又有死灰复燃之势,却已经如木乃伊似的乱跑了,此无他,乱真而已。

春怨虽然源出于乐府中的班婕妤故事,好像又与投笔的典实有点缠夹,其实我们还是只喜欢王龙标的诗,金圣叹评会真记传奇,到后来似乎大不满意,只见其惟以不通不通,一片犬吠之声等断语以了之,想起来就有点可乐,因此我也想到有人惋惜的说他未能等待着红楼梦出世而批之,他大概没那末大工夫罢,他在西厢里关于春怨的诗云:

“只知道王龙标悔教夫婿觅封侯诗,其妙在第一句(闺中少妇)不知(愁)字,第三句忽见(陌头杨柳色)字,非妙于第四落句也,盖其通首有闺中中字,少妇少字,(春日)凝妆(上翠楼)字,全副皆写不知神理,而又别用春日上楼柳色等字,全副又写忽见神理,此分明欲于一顷刻中,写得此妇实是幽闲贞静,忽地触绪动情,所谓国风好色不淫,其体有如此也……”。圣叹谈诗,我们可以加以信任,有第四才子书及唐才子集可以证明,他不会多劳我的驾也。江宁闺怨诗第一句不知一作不曾,恐是王渔祥所改,今不暇去察全唐诗,姑附识于此,感春的事情照例有过,然而我已经编好一本小集曰“春知集”,并写得一题记,说明其缘起于“恋神祖”武则天的诗。所谓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据说Laplace临危时说,科学是区区琐事,只有爱情是真实的。这就仿佛爱鹅的王羲之的儿子之遗语一样,这个我无所动于中,或可以反证春怨欤?这个我也莫明其妙,盖鄙人也何敢跟栖兄班门弄斧谈爱情,若春怨实在先有了春知,这却也是一段因缘,不可以不奉告者也。

林栖从我的小集其三其八及其十二三等四卷中集出十八首,书虽薄而量已不算不多了,这可以说是他个人的东西,有如泥土里种出了白菜来;怨而不怒,不慧固别无反对,先后写了两篇序和题辞,都是题外想说的话,因顺便足成之而已,若谈到诗,诗何足道哉。应淡书记。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编订后记

写诗难,做了现代人写诗更难,盖许许多多绝妙情景皆被古人占先写了出来,我们一旦有所吟咏,必须完全以新感觉为准,若有真实诗意,而恰与古人暗合,只得丢下笔墨去读人家的了。这虽似乎是一种委屈,其实也并无不上算之处,“孟德新书”尚不足惜,况一张白纸乎,欲求名利者又当别论也。

集句不知始于何人,(请应淡兄考据之。)其为聪明人则无疑义,自己有感,却借了前人生花妙笔,一支不足又求其多,于是左右逢源,只要在组织上费一点心,即斐然成章,并无抄袭之罪,原作者见之,也只得笑而不言。

我第一次看到的集句是“牡丹亭”作者的一首集唐,那时候颇喜其天衣无缝,想不到今日自己也来偷闲了。然此前只有集古人句,现代人集现代诗的从来没有,有之始于吾友HT集拙句一首,题为“寄意”,细心读者想早鉴之矣。其中自是他自己的心情,我这几章集句则不然:应淡兄著作繁富,迄今已三十六种,而诗集几占其半,我虽有拜读全部之福,世人谁复能“雪夜闭门”哉。应淡兄诗情纵横上下,变幻如风云,读者若对其人少所了解,对其诗恐亦少所了解,然而篇章间,又多有美丽如话之句,我岂敢惜一集之劳使诸君不得共欣赏乎。每章例定八行,并妄加题目,至其内容则仍保留原作者“喜悦是美”的心情,毫无我的悲哀掺杂在内也。集成,应淡兄曰,“这当然是你的。”我非泰山石也。他答应写序并写后序,盛意可感。一九三九年冬林栖记。

                                                     2018年3月7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南星与《春怨集》 ——寻诗之旅(一)极致不是说说而已,极氪如何从底层颠覆行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