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2)

1932年,上海光华书局出版了王独清记叙其1920至1926年间游欧生涯的自传《我在欧洲的生活》。王独清原为创造社作家,当时已加入以陈独秀为首的托派组织,受到当局的缉查。书中的若干段恋情颇为戏剧化,很有创造社那种自叙传式抒情小说的味道,不过作者在自序中宣称:“这儿所有的事实都是实在的,只是除了一部分的人名我是用了另外的形式表现了出来。这却不是为有人来作‘索隐’,这只是为了在目前的情状下方便出版的起见。”书中主要涉及的是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使用的化名都与本名的读音或字义有一定联系,言行特征亦有迹可循,很容易对号入座。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3)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4)

在这个收入与房价不成正比的时代,仍然有那么多人愿意自己的大半生时间甚至一生努力去买房,为的是什么呢?很多人或许不解,但是就几个例子你就知道了。

  另一位有留法经历的托派人物郑超麟晚年忆及与王独清的交往时,曾特别提到吴虞的女儿吴若膺,称“她是王独清的爱人,后来破裂了,这件事当时勤工俭学生中传说很多”(《谈王独清》,《郑超麟回忆录(下)》,东方出版社2003年版,350页)。吴若膺名吴楷,《我在欧洲的生活》中,那位与作者同船赴法,旅途中迅速相恋的四川“名士”之女吴蒻云,明显指的就是她。而书中吴蒻云的原男友,那位少年中国学会的核心汪广季,则是王光祈的化名。留学法国的另一位少年中国学会会员陈登恪后来以其字春随为笔名发表了小说《留西外史》,1927年在上海《时事新报》连载,并由新月书店出版单行本,但故事未完。《留西外史》有意模仿此前向恺然(平江不肖生)讽刺留日学生的小说《留东外史》,人物也均用化名,在当时留法的中国人里大约都有原型。小说中便描写了何瑛(吴若膺)在船上同汪一白(王独清)坠入爱河,抵法后与从德国赶来计划与她团聚的齐小敏(王光祈)摊牌并决裂的经过(《留西外史》,新月书店1927年版,41-44页、48-54页),可见这段三角恋在留学圈中确实广为流传。

  在叙述和吴若膺的恋爱时,王独清始终将自己置于被动无辜的一方,一开始是因为把持不住受了引诱,此后虽意识到她性情品质中的种种毛病,但以一种近似于牺牲精神的态度一直履行着对她的责任。对王光祈,王独清则将其描述得老于世故,在发现吴若膺变心后便及时抽身而退,甩掉了这个包袱。不过在王光祈的友人看来,吴若膺的移情别恋对他打击极大,甚至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作为少年中国学会的灵魂人物,王光祈曾一手筹划组织工读互助团,在出国留学时满怀改造社会的雄心壮志。到巴黎与吴若膺会面当天,王光祈即返回德国,临别时与送行的友人执手泪下,“以兹私事含痛,或竟至其死时”(李璜《我所认识的光祈》)。回德后,他一度几乎自杀,随后放弃原本打算深造的政治经济领域,在毫无基础的情形下坚持改学音乐(参见宗白华在南京王光祈追悼会上的致辞),“明知其繁复,不易有功,顾迩来心境颇恶,非此不足以悦性灵,培植热情”(黄仲苏《哀辞》)。不过王光祈学音乐的初衷虽是聊以自遣,经过深入研习,从中依然生发出了以音乐兴国,“创造伟大国乐”,“陶铸民族独立思想”的崇高理想(参见周谦冲《王光祈与现代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以上文章均收入1936年友人为王刊行的《王光祈先生纪念册》),并经过数年苦读获得音乐学博士学位,可惜两年后便猝然病逝。

  吴若膺给王光祈留下了惨痛的记忆,王独清却也没有从这段恋情中收获幸福。王独清到法国本是计划参加少年中国学会的巴黎通信社,负责为中国各大报撰写欧洲特约通信栏目,作为留学的经济来源。但他和吴若膺相恋后,激怒了与王光祈交好的周虚成(周太玄)、曾暨(曾琦)等几位学会的中坚人物,以致失去这份工作,生活无着(《我在欧洲的生活》,1-5页,以下明显引自该书的内容均只标注页码)。王独清在巴黎的开销只好由一位名叫席带均的朋友资助。席带均是“靠名流接济或拿官费的人”(13页),比王早到法国几个月,比其年长资深。王独清原本受中华工会的委托,打算在法国创办一个分会,席却劝王“不要从事于实际的活动。应当埋头读书作一个Savant”(第7页。Savant意为专家学者,辽教版错印成令人费解的S.vant)。在王独清与吴若膺走到一起之后,也是由席带均赞助了路费,王和吴旋即从巴黎移居到M城。

  M城是五四运动后“一部分艰苦而前进的智识青年会合的地方”,大量中国人聚集在此研究政治,“讨论,组织,在准备着作革命的战士”(13页)。从这个描述可以清楚地辨认出,M城即为蒙达尔纪(Montargis,或称蒙达尔尼、蒙达尔)。但王吴二人在M城相处并不融洽,经常争吵。王觉得吴浅薄虚伪,浮躁冲动,性格中已经埋下了分手的隐患。四个月后,二人的矛盾果然因为刘乔牟的到来而彻底爆发(15页)。刘乔牟是“五四”时期风头甚健的一位学生领袖,仰慕她的青年得知她将赴欧留学,纷纷表示愿在欧洲与她相会,刘则一一答应。席带均此前在上海曾拥护过刘,也是“相约在欧洲等她的一个”(第8页)。但刘乔牟当时却对王独清更有好感。根据王独清的叙述,王从与席带均同住的朋友那里得知,席到法国后不断给刘写信,催其来法。而刘则在王动身赴法后每周给王写信,态度火热。刘写给王的信寄到法国时均由席带均转交,席私自拆阅后,将信故意当着吴的面交给王。同时又向刘乔牟写信搬弄是非,说王故意拿刘的信去讨好吴,结果刘从此不再给王写信(第9页)。

  刘乔牟是和北京大学的助教陈澁严同船旅法,二人在船上的浴室中幽会被人发现,引起轩然大波。到法国后,刘遭到留学生的集体攻击,不过她和陈还是走到了一起(16-17页)。但席带均发现自己挖空心思想得到刘乔牟,她却一下子成了陈澁严的人,不禁大为光火。在王独清看来,席的性情中“有一种自强的个人主义一类的英雄色彩,对于关系自己的事体,总要尽可能地使本身得到一种胜利才肯停手”。于是席带均迁怒于王独清,转而将吴蒻云作为猎取对象。席忽然到M城拜访王,悄悄和吴订下密约,“决定一星期后两个人到距离M城约一天路程的J城去同住”(19页)。从刘乔牟和陈澁严的身份特征和赴法时间判断,二人无疑是指刘清扬和张崧年(申府)。陈登恪在《留西外史》里也用杨小姐和孙先生的化名写到了浴室约会一节(《留西外史》,45-47页)。美国学者舒衡哲(Vera Schwarcz)在张申府晚年对其做了一系列访谈,从中可知张刘相识于1919年,赴法前便已互有好感。书中也有对刘清扬其人的详细介绍(参见舒衡哲著、李绍明译《张申府访谈录》,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1年版,70-85页)。

  吴蒻云搬到J城追随席带均后,王独清与其断绝了来往,独自“度过了一个秋季和一个冬季”(32页)。但他忽然收到吴发来的电报,称自己在距巴黎很近的S城病势凶险(“Maladie dangereuse”,辽教版误作“Miladie”),要王即刻去看她(33-34页)。到S城后,王发现吴竟已怀孕两个多月。“据她说席带均因为和她的结合引起了供给席带均生活费的某名流的反对,曾经几次想和她分开,及至她怀了孕,席带均便更不愿负一点责任,因此她负气离开了J城。她手头是没有钱,她不断地在说着要我救她。”(37页)吴坚决不想把孩子生下来,王替她四处奔走,寻找肯为其堕胎的医生,但得到的回答都是法国的法律禁止私自堕胎。无奈之下,王只得听信一个医生的安排,让吴生下孩子后送到孤儿院。经过一番波折,王终于从一个孙姓军官那里借到一笔款子,在吴临产前一个月陪她到巴黎生产。吴生下一个女儿,取名Barrie,当天便送进了孤儿院,此后不知下落(38-46页)。

  生下孩子后,吴称自己在巴黎熟人太少,坚持要去里昂投奔同乡,于是王再度与其分手。而席带均此时仍在J城,因为和吴的关系受到攻击,便给王写信,要求王出面替其向几个少年中国学会的朋友解释,否认席与吴的瓜葛,以保持席的名誉。席的这封信“用一种有色彩的伤感主义者底鼓动手法在刺激着读信的人”,于是王被其打动,依言一一给几位少中会员写信,大力替席辩护(47页)。到了1922年7月,王收到吴从里昂的来信,向王诉苦,王便赶到里昂看望,打算送钱给她,结果却无意中发现吴早已在和傅翘约会,生活费用也是由傅供给(64-65页)。这位傅翘是四川籍的少中会员,“是半官费生,并且家中听说也很富裕”。虽然他是王光祈的好友,一度对吴若膺抛弃王的行为不齿,但自己却诡异地也拜倒在吴裙下。王发现真相后极为愤慨,将与吴的恋爱史告诉了傅,并与吴就此分道扬镳(67-68页)。后来傅又和吴继续来往了一段时间,“被她累得很是狼狈,不但考试落第,并且还假冒过别个的名字向银行骗取了一宗大款”,终于也被吴抛弃。吴“到德国去看她一位新到欧洲的北京底教授的叔父”,旋即被介绍了一位“工业学士”,满意地回国结婚了,但不久又离婚再嫁(71-72页)。

  在这段令人眼花缭乱的多角恋里,其他几位当事人的真实身份都一目了然,“席带均”和“傅翘”则不太容易辨认。李村(辛晓征)在《吴虞的女儿吴若膺》(辛晓征  ||  吴虞的女儿吴若膺)一文中以《我在欧洲的生活》为材料叙述了吴若膺的感情纠葛,王光祈、王独清、刘清扬等人均用真名指代,席带均和傅翘却沿用了书中的化名,表示无法判断其真实姓名,“希望有更熟悉这段历史的人指出”(收入李村[辛晓征]《前人后事》,知识出版社2010年版,109-114页)。此前有人撰文考证过王独清这本回忆录中的人物(高冰冰《王独清〈我在欧洲的生活〉主要人物索隐》,载《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五期,102-104页),认为傅翘是李劼人,但没能考出席带均是谁。或许由于王独清将姓名的三个字都进行了替换,且对其的身份去向交待得比较隐晦,使得“席带均”成了一位至今仍不为人知的神秘人物。

  要确定席带均的身份,可以从吴若膺的行踪上获得线索,二人同居的“J城”是破译的关键。吴若膺赴法留学后,吴虞一直与其保持通信联系,并在日记中记录下了吴若膺来信的时间地点和大致内容。吴若膺在信中一直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好学上进的乖乖女,积极向其父详细汇报她的学习计划,单独看似乎都很真诚,但综合起来却矛盾混乱,令人难以捉摸她的真实想法。对照王独清笔下的吴蒻云,更显得反差强烈。

  吴若膺属于华法教育会组织的第十二批赴法勤工俭学生,于1920年5月启程,6月到达法国,这批学生随即分散到各处学习(参见赵世炎《航海中之赴法学生消息》、肖子暲《我们一路怎么样到的法兰西?》,《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第三册[上],北京出版社1981年版,125-128页)。从1920年9月收到的同乡小友李劼人的来信中,吴虞得知吴若膺已进入蒙达尔中学(《吴虞日记》上册,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554页)。这与王独清书中所说王偕吴到M城定居正好吻合。吴若膺本人于1920年9月也给吴虞写了一封信,表示自己“在校除专习语文外,一切外界事,悉行拒绝”(571页)。她声称准备五年内把英文和法文学到均可随便看书的程度,一两年后从事译述,“直待里昂大学开办,楷预备考入,再补习二年法文,即直进巴里国立大学文科”(572页)。

  此处说的“待里昂大学开办”,是指当时正在筹画,于1921年7月正式开始招生的里昂大学海外部,或称里昂中法大学。1921年9月勤工俭学生发起的占领里大运动即是针对这所学校。而吴若膺在1921年5月8日寄出的家信中,却突然宣布已经到了一个此前从未提及的城市:“四月迁至底雄一所预科大学,其地景致佳美,不差于巴里,繁华较巴里稍次,此为法古都,如吾国南京之与北京。……此地中国人少,全省只有三人。终日除同法女孩一道外,别不能同人来往。学校规则极严,从早到晚,皆有监学随着。数月以来,除作家书习中文外,概不说中国话,写中国字。”(623页)
在王独清的叙述中,吴在1920年年底之前已从M城迁居J城,到一所女校报名读书,并在席带均住处附近租了房子(23页)。由此判断,吴若膺向其父交待的底雄,就是王独清笔下的“J城”。吴若膺信中将移居底雄的时间说成1921年4月,大约是为了给自己的转向留出一定的过程,显得不那么突兀,不过“数月以来”还是暗示出她到该校应该不止一个月。1921年2月底,吴虞得知自己此前的信和汇款吴若膺都没有收到,殊觉诧异(《吴虞日记》上册,585页),真实原因也许就是吴若膺已经悄悄搬了家。

  底雄是哪里,当时还有谁在这个城市呢?根据王独清对席带均的描述,席应该也是少年中国学会的会员。1921年4月出版的《少年中国》杂志上,例行刊有《少年中国学会消息》,其中第二条为“巴黎会员之星期谈话会纪事”,称“今年暑假满后,会员李璜自Grenoble,许德珩自Dijon,周太玄自Frankfurt,胡少襄、曾慕韩、李哲生自Montargis,均归巴黎。于是巴黎会员共有九人,即何鲁之、李劼人、李哲生、李璜、胡助、许德珩、曾琦、周太玄、赵世炎是也。”(《少年中国》二卷十期,62页)同年6月的《少年中国》上刊登的消息中报告了留法少中会员组织巴黎分会的情形,也提到“同人近来离开巴黎者日多,如许德珩往帝雄Dijon,曾慕韩往墨兰Melun,李劼人往拿米儿La mure,胡助往里勒Lille,李璜往蒙百里Montpellier,何鲁之移居哥仑布乡间Colombes”(《少年中国》二卷十二期,61页)。也就是说,底(帝)雄即为Dijon,现通译第戎。这个城市确为“法古都”,位于巴黎以南约两百七十公里。按当时的铁路时速估算,如果早上出发,在傍晚可到,大致可以称为“一天路程”,符合王独清对J城的描述。而在第戎的唯一一位少中会员,就是许德珩。

  许德珩在北大读书时即积极投身学生运动,是“五四”时期著名的学生领袖之一,的确是比王独清年纪长,资历深。并且他是由蔡元培向江西省教育厅长许寿裳推荐,获得江西省的官费资助留学法国(参见《请给予许德珩等留学津贴致江西省教育厅咨文》,《蔡元培全集》第十八卷,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291页),也的确属于“靠名流接济或拿官费的人”。在晚年撰写的回忆录中,许德珩提到他在上海参加全国学联时曾与刘清扬等人一起拜会了孙中山(《为了民主与科学:许德珩回忆录》,中国青年出版社1987年版,82页),他从上海乘船赴法时,刘清扬和王独清都在送行的朋友之列(103-104页),这说明许确与刘、王相熟。许德珩于1920年2月启程,3月抵达法国马赛,几天后转往巴黎,与同船赴法的北大同学杨立诚和先期来法的少年中国学会会友周太玄租住在巴黎大学附近的同一家旅馆里(101页、116页、124-125页)。这也符合王独清所说席带均比他早到法国几个月,且同住者中也有与王相识的(王书多次提到周太玄)。许德珩的个人特征和经历与王独清笔下的席带均严丝合缝,而且席与许、带与德为同一声母,均与珩的常用同声字衡有语义联系,这一姓名的转化也很符合王书的惯例。可以判定,“席带均”就是许德珩的化名。

  吴若膺曾将乘船赴法直至抵达巴黎的经过写成《欧游杂记》,发表在1920年10月丙辰学社出版的《学艺》杂志上。丙辰学社前身是1916年由留日学生创办的中华学艺社,吴虞之堂弟吴永权(君毅)是发起人之一。吴君毅曾在北京法政专门学校任教,即王独清书中那位吴若膺“北京底教授的叔父”。《欧游杂记》中几次写到吴在途中与王独清一起上岸游览,到巴黎后,“住了几天又会着一位我很久想见的朋友许楚僧君,他是一个很爽直活泼的人。我见他虽然才一面,也就很看得出他的为人。”吴若膺还提及随后同王独清、许德珩和陈剑修一道游览巴黎名胜(见《欧游杂记》,载《学艺》二卷七号)。由此可见,吴若膺在抵法后不久便认识了许德珩,对其印象不错,后来能跟许去第戎有着一定的感情基础。

  许德珩在回忆录中对吴若膺只字未提,对王独清也一笔带过,仅将其称为“陕西人,能诗文,参加过创造社,后堕落为托派”(《为了民主与科学:许德珩回忆录》,103页)。不过他却详细交待了自己从巴黎到第戎的过程,将迁居动机解释为便于专心学习,将自己那段时期的生活描述为“集中精力攻读法语和马列主义著作”(152页)。根据许德珩的记叙,到巴黎后不久,他受少中会友蔡和森的邀请到蒙达尔纪报告国内时事,深为他们的刻苦学习精神所鼓舞,但也感到自己人聚在一起会妨碍学法语,于是便没有留在那里(126-128页)。许在巴黎住了几个月,感到“终日人来人往,应接不暇”,而自己两年来从事救国运动,学业荒芜,“又想到在蒙达尔尼的朋友们那种努力攻关的精神,促使我下决心离开巴黎,到法国南方一个名叫地雄的城市去居住。地雄是解决法文问题的绝好地方,它有法文补习学校,也有大学和男女中学,生活费用比巴黎便宜。在这里我一直住到1922年冬”(130页)。第戎实际上位于法国中东部,并不在南方。

  关于自己在法国的感情生活,许德珩表示:“我自1915年丧偶,便立志于求学与学生运动,故以‘楚僧’为别名,以示无意续婚。”(143页)据许所述,他于1921年经蔡元培介绍,结识了来法求学的劳君展(137页)。劳君展1922年进入里昂大学,与许经常通信往来,颇为投缘。某次劳在信中将楚僧的僧字圈掉改为生,从此与许的感情更进一步,1925年二人在巴黎结婚(143页)。从1918年出版的《国立北京大学廿周年纪念册》中的在校学生名单可以看出,当时许德珩的字是楚荪。直到1919年6月傅斯年和罗家伦联名给许德珩等北大同学写信澄清谣言时(收入《傅斯年遗札》第一卷,[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2011年版,5-13页),仍称许为楚荪。这说明许在北大期间经常使用的字本是楚荪,楚僧是后来的改称。而劳君展和吴若膺一样在里昂大学学习,却未受许吴关系的影响,与许顺利发展出恋情,也可看出许德珩确是在离弃吴若膺后保全了在朋友圈中的名誉。

  1921年7月,吴若膺给吴虞写信,表示她的理想是考巴黎大学,不再是里昂大学了(《吴虞日记》上册,634页)。12月,吴虞又收到吴若膺10月底自三思城寄出的信,称自己“现已有同法生上课之程度”,“明年即去考里大或不成问题”(662页)。而就在吴虞得到“明年即去考里大”消息的12月,吴若膺又写信称自己已于11月底到了巴黎,“向美国某夫人商借学费,尚未得正式答复,年假后能入里大再详告”(《吴虞日记》下册,6页)。根据王独清的叙述,这段时间正是吴若膺怀孕后跑到S城,又到巴黎产女的时候。则这个“三思城”就是王独清笔下的S城,对照法国地图可知为桑斯(Sens),处于巴黎到第戎的铁路沿线上,对吴若膺而言可以方便到达。

  做完这番铺垫后,吴若膺终于如约报告自己到了里昂。1922年1月,她写信给吴虞,称去年12月底抵达里昂,到里大交涉,“此校不收勤工俭学生,虽自费亦不准”,因此“仍在外租房,入里大外国部上课”,让吴虞托蔡元培出具一份正式许诺书,以便能进入里大(18页)。从这封信来看,吴若膺原本打算入读的是里昂中法大学。不过一个月后,她又写信交待自己“已正式用中学毕业文凭考入外国里昂大学文科哲学门”(27页)。据叶国荣撰《里昂中法大学简史》(载《欧华学报》第一期[1983年5月],119-123页),当时中国留学生受到里昂官方的大力支持,里昂市原有的大专院校均向中国学生开放,“里昂中法大学实际上只起一个大学预科或法语补习学校的作用,并为中国学生提供食宿的场所。该校学生除在本校学习法语外都分散在里昂的所有院校中学习各种专业”。里昂中法大学的学生名单中没有吴若膺(参见李尘生编《1921-1946年里昂中法大学海外部同学录》,载《欧华学报》第一期,127-150页),说明她后来并未获得该校身份,可能确实读的是“外国里昂大学”。

  吴若膺在里昂读书期间交往的那位傅翘是否真是李劼人呢?前文所引考证文章中断定傅翘为李劼人的理由包括李是四川人,是少中会员,也是王光祈和曾琦的好友,曾与二人同学(《王独清〈我在欧洲的生活〉主要人物索隐》,104页)。但同时符合这几条的并不止李劼人一个,仅仅据此判定傅为李失之武断。李劼人在回忆文章中称其少年时丧父,靠亲戚资助得以读完中学,于1919年8月赴法国留学,临行前完婚。李劼人在蒙达尔纪住了不到一个月后到巴黎参加少年中国学会的通信社工作,1921年春患病住院。出院后,他到小城拉米尔(La Mure)养病,后又转到格勒诺布尔(Grenoble),1921年10月进入蒙彼利埃大学半工半读,生活穷困,直至1924年春转到巴黎大学(参见《李劼人自传》,《李劼人全集》第一卷;四川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2-3页、5页;《回忆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的片段生活》,《李劼人全集》第七卷,296-298页)。李的家世和经济条件与傅翘不符,更未有在里昂的经历,另外李劼人的名字本身与傅翘这一化名相去甚远,因此“傅翘”应该不是李劼人。

  《少年中国》上刊登的学会消息中提供了当时在法国留学的少中会员名单,排除《我在欧洲的生活》里已用其他名字指代过的周太玄(周虚成)、曾琦(曾暨)和赵世炎(赵斯年),满足四川籍这个必要条件的还有李璜、李思纯(哲生)、何鲁之和胡助。根据李璜在回忆录中叙述的经历,他于1920年底到巴黎大学听课,1921年秋至1922年夏转到蒙彼利埃大学,1922年夏又回到巴黎大学(《学钝室回忆录》,[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45页、50页)。而李思纯是1920年进入巴黎大学,1922年转入柏林大学(李德琬《李思纯哲生小传》,《李思纯文集 诗词卷》,巴蜀书社2009年版,1605页),同样不符合傅翘1922年在里昂的特征。何鲁之亦是就读于巴黎大学,且他在1917年便已结婚(黄欣周《何鲁之先生事略》,《何鲁之先生文存》,[台北]青城出版社1978年版,363页),也不像是傅翘。

  从《1921-1946年里昂中法大学海外部同学录》来看,当时唯一一位在这所学校的川籍少中会员是胡助,入学时间是1921年10月,恰好和傅翘在里昂的时间能对得上。胡助和王光祈、曾琦、李劼人一样是四川高等学堂分设中学堂的毕业生,是少年中国学会最早成立的成都分会的九名创始会员之一(陈正茂《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少年中国学会”史》,[台北]秀威资讯科技2010年版,41页、81页)。吴若膺在回国前夕写给吴虞的信中,提到曾向胡助借川资,也说明二人有交往(《吴虞日记》下册,167页)。而且胡与傅读音相近,他极有可能就是“傅翘”。

  据王独清所述,吴若膺到里昂后的第一个情人还不是傅翘,而是一位里昂中法大学的职员,一向“在留法学生的招待机关里面办事”的刘达伯(71页)。这一描述明显是指曾担任华法教育会秘书的刘厚(大悲)。然而吴若膺在1922年2月寄给吴虞的信中却称自己“到里昂月余,所交者多系教授之女,名门之家,在里昂很少同中国人往来,盖有弊无利也”(《吴虞日记》下册,27页)。从留学伊始,吴若膺便爱宣称她慎于持己,不滥交游。1920年6月27日,《时事新报》刊登了一篇萧三(子暲)撰写的《法游通讯》,其中提到他和吴若膺在赴法船上交谈,吴表示“很不以滥交际为然,以为旷时废日,有害无益。现今青年,求其有根底者,非常之少。我们应极力注重求学,埋头求学,使社会暂不知有我为好”(参见《吴虞日记》上册,548-549页)。这样的表白与王独清笔下吴若膺的形象放到一起,实在颇有讽刺意味。

  从《吴虞日记》可以看出,吴虞的家庭关系很不正常。他经常在日记中抱怨家人,出语刻薄,对其父动辄以“老魔”呼之,称其继母为醮妇(10页)。继母来告知其父病危,请其想办法时,吴的第一反应竟是“以老魔谲诈险狠,不敢信”(114页)。他也屡次把女儿们贬得一无是处,一面又哀叹得不到亲情温暖,“吾家骨肉乖离,形神冰炭,

第一,当你夜晚下班走在路上,或者走在路上看着这个城市的车水马龙,万家灯火时,有一盏灯火是为你而亮时,脚下的步伐也会变得轻快,感觉生活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吧~;第二,当你回到租的房时,房东通知你下个月涨房租,或者是让你马上搬走,你看着家里的一切,内心是不是会想到如果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或许就不会受到这样的苦了呢?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5)

其实这些都是我们许多人都有经历过的事,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买房的原因。海南以优越的气候、康养的环境受到内陆众多用户的喜爱,纷纷想要在海南买房,而毗邻海口的文昌就是各位选择的地区之一。那么2021年了海南文昌房价怎么样了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任何一个地区的房价是由当地的经济发展、交通、配套、旅游来决定的。文昌在2020年,房价波动最大的时间是3-5月,3月平均房价在12962元/㎡,由于疫情的影响,房价4月下跌到了11144元/㎡,在5月开始回暖。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6)

6-12月文昌房价有个小幅度的上涨但是不大,截止到2020年12月文昌房价在12536元/㎡左右。

综合来看,海南文昌在2021年1月房价与2020年12月不会有太大的变动。海南在2020年12月平均价格在15073元/㎡,文昌位于这个平均数之下。

相对于海南东线城市、海口这些地区来说,房价算是比较中下的了,也是用户所能接受的价格,不少的用户肯定会问在文昌买房有什么优势呢?请接着往下看~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7)

气候、旅游优势

文昌常年温度在23.9℃,空气质量常年保持在优上,而生态环境、海景资源优越,生态宜居。海南以旅游闻名,文昌也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8)

“奇峰秀天下”之称的铜鼓岭,“中国大堡礁”的云龙湾海底自然公园(珊瑚噍),千姿百态的石头公园,有滨海椰林风光独特的椰林湾;有风光旖旎的高隆湾;有神奇迷人的冯家湾,宋氏祖居、木兰灯塔、七洲列岛等等,让你尽情领略文昌的美好。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9)

经济、交通优势

文昌除了以旅游产业为主外,拥有中国第四个航天发射基地——文昌航天科技城。作为海南自贸港的重点园区,文昌在发展航天事业的同时,加快科技创新,5G站点建设,打造“智慧文昌”。文昌处在“海澄文”半小时经济圈内,以海口为中心的带动下,会带动文昌的资源整合以及促进当地的发展。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0)

在交通上,“两桥一路”的建设,文昌到澄迈、博鳌等高速公路,也将各地的交通网连接起来,实现生态、旅游等特色资源共享,凭借着良好的区位优势和便捷的交通条件,使文昌完全融入半个小时的省会经济圈,开发潜力巨大。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1)

文昌除了航天城的概念,其实它还是省会海口的卫星城之一,著名的“华侨之乡”、“国母之乡”、“排球之乡”……这座小城值得慢慢品味。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2)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3)

那么文昌购房优势有哪些呢?

一、性价比高,有增值空间。

目前东线城市中,博鳌,三亚,神州半岛的一线海景房房价常年居高,同属于东线海岸的文昌海景房,价格处于中等阶段,具有较大的增值空间。

二、交通便利。

海口与文昌由海文高速连接,从海口到文昌高速很快可达,文昌市内发展建制较完善,道路四通八达。

三、经济发展迅速

“海澄文”一体化综合经济圈,力争2020年文昌,海口与澄迈一起创造全省经济总量50%,旅游总量25%的琼北三个明星市县。而基础设施一体化,是实现综合经济圈的前提。

四、环境质量好

文昌位于海南省东北部,受东南季风影响,降雨量丰富,植被覆盖率高,海滩资源优越,以月亮湾,高隆湾,淇水湾三湾海景较为突出,淇水湾旁边是铜鼓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美石奇,素有琼东第一美峰之称。

了解了以上优势,我们在来看一看文昌房价贵吗?挑选几个不错的楼盘给各位客官参考!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4)

融创高隆湾

在售房源:1#、3#、11#

户型面积:建筑面积为103-124㎡

参考价格:均价约11500元/㎡

项目地址:文昌高隆湾旅游度假区高隆大道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5)

融创高隆湾    实景图

椰风浪琴

在售房源:现房期房

户型面积:建筑面积为59-88㎡

参考价格:均价约13000元/㎡

项目地址:文城镇清澜开发区高隆大道323号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6)

椰风浪琴    实景图

一个好的度假环境定然是能让人知晓这世间的更多美好,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而存在的。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7)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8)

世茂怒放海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图19)

世茂怒放海地处文昌市的东海岸,月亮湾北部起步区的中北部,地理位置优越,对外交通便捷。项目总占地面积1250亩,分四期建设,有公寓、洋房和别墅。容积率是0.75,绿化率60%。打造文昌世茂月亮湾的原生态自然美景。

项目优势:

1、地处文昌月亮湾起步区、毗邻航天城,地理位置优越;

2、八门湾红树林骑行、七洲列岛的海钓休闲生活、登山338米的铜鼓岭山峰、俯视七色彩虹的月亮湾带你享受“海居生活圈”;

3、名车俱乐部、18洞高尔夫球场、网球俱乐部、9个酒店等周边配套齐全。

项目动态:

【在售房源】 住宅、公寓、洋房;

【户型面积】 建筑面积约为100.97-116.03㎡三室,建筑面积约为47-83㎡一至两室公寓,以及建筑面积约为57㎡一室洋房;

【参考价格】 参考房价为12500元/㎡起;





清澜半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白资讯网 » 2021年选择文昌怎么样?是房也是生活~王蔚 || “席带均”是谁?